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洋灵】梦中情人(一发完)

※题文不符orz

※灵感来源痴人之爱贤者之爱  所以你们懂得

※部分情节桥段使用原著不一一标出,直接运用的句子有标出

三观不正 年龄差12岁 养成 雷点应该挺多的 

※还有学步车 擦边球o(*////▽////*)q

※人设我的 和正主没啥关系

※有一点点卜岳

※ooc预警

※HE!HE!HE!

※主洋视角  想看灵视角请戳→链接

※前模特后总裁洋x作家灵

※dbq 我不是人 我默背未成年人法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请继续向下滑,希望喜欢(づ ̄ 3 ̄)づ


0.

痴人、贤者,一线之隔。

养成、被养成者,到底谁被谁调教,又是谁被谁引诱?

 

1.

0岁、18岁、26岁。

出生的日子,从李振洋变成木子洋,收养灵超。

就连走蓝血品牌的闭场模特,连续代言八个季度,时尚杂志封面更是常客,都不值得被纪念。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是他花下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是他与生俱来能驾驭多种风格的脸,是他从不出错甚至变成潮流的穿搭,才造就了现在的名模木子洋。

哦,还有一丝运气,碰上了摄影师岳岳。

国际享有盛名的摄影师首次拍摄人像非御用模特卜凡。更别提这位摄影师还是纡尊降贵,三番两次,才让木子洋点头同意。

近乎所有人都在思考两个问题。

木子洋是谁?

木子洋和卜凡谁更厉害?

各种阴谋论铺天盖地,其实再简单不过,两个人有过一面之缘,成了非正常定义的朋友。

 

不同的家庭背景造就性格相似的人,要么相得无间,要么水火不容。

他们两个算是上一秒相得无间,下一秒水火不容,相处时间不得超过半个小时。

往往都是因为岳岳仗着比木子洋大两岁,就说些人生道理,木子洋最不爱听这个。自己和卜凡一堆破事都没处理清楚,跑来管教他,是不是吃饱撑的。

不得不说,岳岳还真给过几个比较有价值的建议。

其中一条,收养可以,别把自己套进去了,永远记得一条,灵超是木子洋的弟弟,。

 

 

2.

从小,木子洋就看穿人间冷暖。自十八岁进这个行当,更是明白阳谋和玩手段那套。

待人和善,是你不够格。

以德报怨,是看不上小伎俩。

见人三分笑,应了那句“漂亮的东西都带毒。”

人人总觉得木子洋是靠岳岳捧红的,却忘了在此之前,就已经有红血品牌邀约。虽然只是走秀,也是靠自己实打实得来的。饶是如此,还有不长眼的往人身上凑,成了炮灰尚不自知。

今天也是这样,一个算有名气再加上背后稍微有那么点资本塞了进来,装不懂事,拿着原本是木子洋穿得那套。谁不知道这是设计师专门为其设计的,更是将要上该品牌秋冬的广告。

离开场只有一个小时,催场员帮着赔罪,木子洋原本微微翘起的嘴角不断地往上扬,双手交叉,明明是坐着,比拿着衣服的那人还要矮上一点,在气势上就压过了对方。

刚巧设计师正在确认开场组的妆容,这个催场员估计不是新来的就是被收买了,不懂规矩。其他人在一旁看热闹,木子洋闭目养神。催场员的声音逐渐变得不耐烦,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慢悠悠地开了口,“这衣服我给你穿,你怕是也穿不上。”

字字如刀,戳得那人脸色发白。

这是个新锐品牌,全是因为老板和他关系好,喜欢这个设计师的风格,木子洋才放弃了自己的假期白干活来了。果然不应该接。

“小孩子不懂事,喜欢就拿去穿吧。”好在木子洋还没换衣服,拿起外套就往外走。穿过拥挤的后台,没走几步,就被拦了下来。

“木子洋!哥!爸!我求你了!”正应该在前台的老板突然出现,抓着木子洋的手臂,一阵哭天喊地。

木子洋甩开了老板的手,“叫爷爷都没用,我时差还没倒回来,困了,回家睡觉。”

“你都回来一周了,六个小时的时差你打算倒到什么时候去。”老板硬是拉着木子洋,二话不说,把衣服塞给他,又抓了一个化妆师,“现在立刻马上给他化妆,盯着他换完衣服。”

化妆师一愣,木子洋还没有换上秀场的衣服,怎么化妆?

木子洋没忍住笑出了声,“抱歉,他来添乱的,我去换衣服。”

 

复古风潮来袭,流行色姜黄色,没有柠檬黄的刺眼,没有土黄色暗淡,个人舒服、温暖的感觉。上身oversized款的logo卫衣,从手肘开始,用黑色的皮绳交叉打结,直至手指。下面一条藏青色的小脚裤,搭马丁靴。再加一件军绿色的背心。在初春穿,倒也不冷,体现了既要风度又要温度的穿衣理念。

至于那个小模特,木子洋没放在心上,他朋友会妥善处理。忽然心生无趣,又自嘲地笑了,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下雨了。

木子洋慢吞吞地站起来,走进一家还在营业的便利店。从冰柜里挑出几瓶啤酒,跑去收银台结账,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不忘给岳岳发了一条消息和定位。他注意坐在门口的男孩很久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长开了将来又是一个祸害。

大概是酒精上头,大概是长夜漫漫,木子洋喊了一声,“小朋友,你过来。”

四处看看,指了指自己,“对,就是你,别看了,快过来。”

磨磨蹭蹭地走了过来,特意空了一个位置坐下。

 “不要怕,哥哥不是坏人。”木子洋想到自己脸上还带着口罩,“你等着。”没记错的话,那本杂志应该开始售卖了,还真被他找到了。摘下口罩,放在脸旁,“我就是他,一模一样,还是我本人比较好看吧。”

小孩儿的视线来回移,木讷地点点头。

木子洋的心情没由来地变好了,“你坐过来,我有点无聊,想找人聊聊天。想吃什么,哥给你买?”

小孩儿倏地站了起来,还以为自己吓到他了。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袋装牛奶,还是热的。

“我都多大了,喝什么牛奶。”温热的牛奶顺着食道滑进胃里,似乎真的起到了解酒的作用。木子洋拿出钱包看也不看,塞了一沓钱在小孩儿手里。“作为大人怎么好让未成年人买东西。”

小孩儿劲儿小,木子洋装作没感觉,“你怎么都不说话?该不会……抱歉。”

“我不是哑巴。”

声音还挺好听。

木子洋终于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头发,和人一样,很温柔。“小孩子装什么深沉,就应该活泼好动一点。”

小孩儿是个很好的听众。碰上个陌生人,不仅给了牛奶,还愿意听他讲废话。这一天讲的话都快赶上这三个月的量,讲得太起劲都忘了还有个在找他的岳岳。

 “木子洋,长本事了啊!”

岳岳看到还有人在,给木子洋点面子,松了手,微微鞠躬,“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是他朋友。你家在哪儿,要不我送你回去。”

“老岳,都学会拐小孩儿了。我明天再来找你。”

 

 

3.

那句“我明天再来找你”不是客套话,在那一刻,是承诺。一时的任性导致休假被迫提早结束,木子洋成了天上飞人。不明白这年头一个模特为什么不能好好地走秀,还要去参加综艺节目和接受访谈。

这一耽搁就过去了两个月。再次相遇,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场景。

木子洋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堵车了,隐约听见着火二字,没太在意,正准备绕路而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小孩儿。

木子洋赶紧把车停在一边,快步走到他面前,“你有没有事?”

小孩儿刚哭过,脸上还有泪痕,见到是他之后,原本失焦的眼神有了光,“你……你怎么在这儿?”

“路过。”木子洋回头,滚滚黑烟,自发地泼水,消防车还没来,“这,不会是你家吧?”

小孩儿点点头。

“你家里人呢?”

“不知道。”

木子洋不敢多问,小孩儿被冻得嘴唇发紫,瑟瑟发抖,连件羽绒服都没穿。把外套脱下来盖在他身上,“去车上等吧。这里太冷了。”

小孩儿抓紧衣服边缘,缓缓地点了点头,跟在身后,眼睛一直盯着对面的小区。车里开着暖气,木子洋怕他热,让他脱了外套,十分听话,只是反应有点慢。

现在是晚上十点,着火的居民楼较旧,大多都是老年人住在这里,睡得早。大火一烧,没有人察觉。这里也是老城区,路小,七绕八绕,消防车姗姗来迟。

冬天,天干物燥,好在面积小,也花了两个小时才控制火势。小孩儿就一动不动,似乎连眼睛都没眨过。若不是车内安静,木子洋听到呼吸声,都要以为后座放了一个洋娃娃。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小区外,警察、消防员、新闻记者、居民、围观者,不断地有人被抬出来。车里车外像是两个世界,木子洋看到电子屏幕上显示凌晨一点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疯了。陪着一个小孩儿,拒绝了酒吧邀约,就坐在车里,什么也不做?!

忽然,小孩儿推开车门,冲了进去。木子洋扔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思绪,跟上前去。他跪在一副担架旁,双手撑地,没有眼泪,小声嘀咕,讲到什么,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流下来。

这一幕不难猜测出发生什么事。一步之遥,木子洋停下。人来人往,这种场景并不少见,也不乏欢喜相聚。

“要不要和我回家?”

“……好。”

 

多年之后,木子洋这样评价道:夜太黑,风太大,天太冷,心太软,才会脑子不正常,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是他不后悔。

 

 

4.

“你今天睡在这间房。衣服在衣柜里,随便自己挑。牙刷在抽屉里,毛巾都是新的。时间也挺晚的,早点睡,明天你不用去学校。剩下的事都由我来办。”木子洋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也不管小孩儿听没听懂,把钥匙放在床边,“明早就得靠你来给我开门了。”

“你呢?”

“去做大人要做的事。”木子洋想了想,还是抱住了小孩儿,“不要害怕,你睡一觉,再睁眼的时候,我就会出现了。一个人乖乖呆在家好吗?”

“好。”

“对了,你叫什么?”

“李英超。”

“你知道我叫什么的吧?”

“木子洋。”

 

关上大门,“咔”的一声,锁上了。

木子洋这才接起不断在振动的手机,“喂。”

“敢情你把我这儿当24小时热线了是吧?什么都找我?我就是一摄影师,不做保姆的事!”岳岳临时被爽约,再被一个电话赶去工作室,满腔怒火。

木子洋摘掉耳机,大概十分钟,再戴上,“我现在马上过来,见面聊。”

一阵忙音,被挂电话了。

 

岳岳坐在真皮沙发上,双脚一翘,搁在茶几上,“你最好给我一个值得我半夜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木子洋随手把外套挂在椅背上,坐在了岳岳的对面,“上次那小孩儿的资料你放哪儿了?”

“啊?不早就给你了。你大晚上就为了这事?”

“对,顺便帮我了解一下怎么办收养手续。”

“不是。”岳岳下意识舔了舔下嘴唇,脑子有点乱,“怎么突然就想收养?你该不会要收养那小孩儿?”

“怎么不可以。就许你后面天天跟着卜凡,我就不能哄个小弟。”木子洋又补了一句,“不上床的那种。”

木子洋一阵翻箱倒柜,岳岳只好转过来,“你考虑清楚,一旦收养,你得对方的人生负责。没有机会重来,你敢去承担吗?”

木子洋直起腰,是在这个牛皮纸袋里,“我是看出来你不敢。”

“李振洋!我没在和你开玩笑。”

“我知道你不只是个摄影师。麻烦帮个忙,就算不收养,四年之后,他也成年了。和另一个成年男子合租,不犯法。对了,你说灵超这个名字怎么样?好听不?”

岳岳被气到没话可说,双手无意义地在空中挥舞几秒,“成,我帮你。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把他当弟弟。”

“我记住了。再多一个要求,这个叫灵超的李英超,无父无母,和外公相依为命。因为一场意外,外公去世,靠着政府的抚恤金长大。”

“这个我会让人处理好的。”

“还有一个问题,来问问你这位高材生。”

“你一次性都说完,我好回家睡觉。”

“你说我家附近哪个中学比较好?我打算给他换个学校。”

“……公办高中不好弄,读国际学校,你觉得怎么样?”

“你看着办。”

“这些都好办,问题是,你这个小孩儿乐意吗?”

“他会乐意的。”

 

 

5.

养一个小孩是真的不容易,操不完的心。

一日三餐,不仅要味道好,还要有营养。

一年四季,衣服要穿得暖,天天不重样,好在一到五穿校服。

语数英理化,要时时和老师沟通了解在校表现和学习进度。

一天24小时,青春期的小孩,捉摸不透,十二岁的年龄差简直是马里亚纳海沟。

木子洋的生活作息习惯,也被调整过来。早上不起,晚上不睡的日子离他已经很远。工作时间除外,只要在家,早上六点半爬起来变着花样做早餐,晚上六点准时吃饭,八点送个水果,十一点催人上床睡觉。

这样的老年人生活果不其然被岳岳嘲笑,但是对灵超实打实的好,就差把人拐回去当儿子养。出国工作,木子洋只能拜托岳岳帮忙照顾。买一送一,还带个卜凡,做饭手艺好,弄得灵超乐不思蜀。

不光是他们,木子洋的好友都被灵超纷纷虏获,嚷嚷着也要出门拐个弟弟回来。难得的聚会都是先问灵超什么时候有空,想去哪里,至于木子洋的要求,有这个人吗?从酒吧夜店到农家乐游乐园,也没什么不好的。

 

在育儿这条道路上,就两样东西,书和感觉。

木子洋哪来的经验可借鉴,就他一个爹不疼娘不爱,全靠自身,居然没走歪,简直就是奇迹。朋友们都是未婚,也没有经验拿来参考。

主要是灵超的变化给了木子洋巨大的信心。

从一开始对外界毫无反应,木子洋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吃饭睡觉洗澡打游戏学习运动就跟完成每日任务,多余的时间就在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家里的落地窗是灵超最喜欢待的地方。

再到现在被宠得天不怕地不怕,每天不惹点事就浑身难受,典型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灵超也就看到木子洋会害怕,毕竟都快十八岁的人还被打屁股,就两个字,丢人。

 

从十四岁到十八岁,木子洋是个合格的哥哥。

本应该继续下去,兄友弟恭的生活失控了。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人是岳岳。

模仿是天性。

灵超有时的动作、说话的语气和木子洋如出一辙。

岳岳没细想,毕竟他们在一起待久了,口头禅就跟病毒传播开来。

 

模特是个吃青春饭的行业,就算没有灵超,木子洋也开始考虑找一条新路。总归是离不开时尚两个字。做服装利润高,光靠自己带货,也不知道能挺多久。奢侈品牌难进,除非挖到老牌设计师,有名气加持。和新晋设计师合作,大多都有自己的想法,那意味着他做管理层,这可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放在以前还敢赌一赌,有了灵超,木子洋舍不得他吃苦。被有文化有背景的岳岳一巴掌拍醒,“这年头谁的工作是专业对口的?我还是商科毕业,不还是去做了导演。你这些年的投资收益都不是钱啊!”

木子洋的魅力不减,碰上一群迷妹设计师,经过层层挑选,留下三个。如火如荼忙了大半年,赶上了时装周的末班车,又有卜凡的加盟,引起热议。

初衷是为了多花时间陪在灵超身边,尤其十九岁就要考大学了,木子洋比考生还要紧张。渐渐退居幕后,把控公司的大方向,看起来和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没什么区别。

出差是难免的,为了自家品牌走秀也是难免的。可是把灵超一个人放家里两三个月,这就不对劲了。

 

“最近出什么问题了,得让你这个老总往外待那么久?”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木子洋脸一白,“公司没事,我有事,看好小弟。”

“大家都是兄弟,你有事说事。”

“我越线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听得岳岳脑袋发懵,“你疯了吧!他才十八!”

木子洋不置可否,浅浅一笑,“小弟就拜托你照顾了。”

“是弟弟还是男朋友,自己想清楚,别不明不白的。”

一瞬就恢复正常,到底是岳岳,木子洋挥了挥手,表示听了进去。

 

剩下的麻烦戳链接 【车在P2】


0.

迷恋于梦中情人,无可救药地倾心。

合情合理。

——————————————————————————————

拖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QAQ万万没想到写了10000+还开了一辆破车,我真的是疯了。

部分观点来源《痴人之爱》和《贤者之爱》

看书的时候就觉得挺有意思的。第一本是男性养成女性,结果不可自拔地陷入爱情。而第二本是女性养成男性,运用了xing这个东西,来构架两人之间的关系。结局明讲是男性深陷其中,但我觉得女性在不知不觉间不再纠结于复仇,对男性说不上爱,是一种依赖。到了一种极致,或许也算是一种爱。

结合灵视角来看,简单来说,这是个双向暗恋的故事。但其实有了洋视角,显然,是在步步为营,洋看似运筹帷幄,却总会被打直球的灵给打败。不是灵单纯,从尤点灵那个part,就看得出来。只是在爱面前,灵变得卑微,不敢忤逆洋,却在无形之间给洋套上了枷锁。

或许这就是洋想要的,把灵变成了他的梦中情人,那么喜欢变得顺理成章。洋对灵来说,就是梦中情人,他甘愿堕入这个深渊。

感觉越讲越不清楚orz反正大家看个高兴就好(๑•̀ㅂ•́)و✧这比较重要!希望大家能喜欢(づ ̄ 3 ̄)づ

PS:到底是LO在屏蔽我,还是真的没人看orz

评论 ( 15 )
热度 ( 12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