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五十三场


电话铃声骤响,秦明和方木才回过神,躲开了对方的视线。

刚刚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医院里连轴转的医护人员,或是喜极而泣或是悲痛欲绝的家属。在这个嘈杂的环境,刚刚那个瞬间仿佛只有秦明和方木两个人,与外界隔离,独属于他们的时间和空间。难以想象,仅仅是看着对方,却好像在交流。

“我们?对,我们还在医院,刚刚和家属谈好。现在正准备回局里。”李大宝挂了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秦明和方木并排行走,隔着一拳的距离。

“宝哥宝哥,这个怎么办啊?”小赵手捧一个文件,拦住了李大宝。

“我是法医科的,你问我?”李大宝想要推开,但还是架不住小赵的哀求,留了下来。


“不好...

2017-10-23

【昊健】少年游

第四游


董子健只感觉到轻微的晃动,手拿着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这是他第一次出行是坐在马车里,着实有些别扭。都怪那一碗桂花糯米团子,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让刘昊然这块小年糕又黏在董子健身上,直到子时还未停下,董子健已经晕过去了。早上起来久违的腰酸背痛,刘昊然本打算第二日再出发,不过被董子健拦了下来,也失去了骑马的机会,就成现在这样。刘昊然在外骑马,董子健靠在车厢上,半躺在靠垫上。

董子健掀开窗帘,外面一片绿意,应该是出城了。从云州出发到天下第一酒庄,以现在这个速度得花上十五天,再启程到马家姑且得二十天,这一来一去在路上竟还要一个月。若是酒翁林淼故意扣下刘昊然,王俊凯岂不是都和...

2017-10-22

【韩张伞修双花喻黄】妖怪公寓 (一发完)

※ @顾且十。   @ GLORY 【叫这个名字的艾迪太多 我没找到QAQ】 以及两位微博上的粉丝 

因为伞修韩张都没订题材,于是我就放在了一起写

※韩张(守门人) 伞修(半妖x人类) 双花(老虎妖x猫妖) 喻黄(秋葵妖x柯基妖)

※甜!甜!甜!

※HE!HE!HE!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3 ̄)づ╭❤~


纪念那些曾经在周末早上睡不成懒觉的日子


那是个往常的周六的早上九点。在经历周五晚上这个宣告一周工作结束的时间点,不管是人还是妖往往都会选择狂欢到...

2017-10-21

【逸真】因缘

第五十二场


李大宝习惯性地去开后座的门,等坐进去了,才想起来方木不和他们一起,又出来,再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我们去哪儿?”

“王逸夫的家。”秦明回答道。

“为什么不先去医院?”李大宝随口问道。

“顺路。”

“你有碰到过这种犯人主动自首的吗?”

“我是法医,专业不对口。”秦明又说道,“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那么多问题。”

李大宝明显地感觉到秦明的不耐,但是根据共事多年的经验来看,秦明应该不是恼怒于自己的多话。平常李大宝和林涛在一旁聊得火热,秦明偶尔也会插两句话,足以证明他在认真听。不过从早上开始,办公室里的气氛就有点奇怪,李大宝那个时候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好像是从方木...

2017-10-18

【昊健】少年游

第三游


刘昊然发现本该躺在床上的董子健不见了身影,就去了隔壁的绣房,只见董子健专心致志地绣着花团锦簇的牡丹。即便是近距离看都很难发现针脚,第一眼定当是手绘。董子健的这双手就有这样的本领,能做机关杀人,也能绣花供人观赏,全凭他喜好。

“小董,坐在窗口也不多穿件衣服。”

“没事我马上就好了。”董子健加快手上的速度,绣几针极短的针脚以此藏匿线头。

“怎么想起来绣牡丹了?”刘昊然按摩着董子健的手。

“今日就是百花节了,我们没花就绣一副,也是应景。”董子健四处张望,轻声说道,“你先藏起来,万一被方姨看到了,就没有了。”

刘昊然对董子健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先来用午膳。”

“...

2017-10-16

【昊健】约定(一发完)

※ @静子姑凉 的粉丝福利

※前黑道大佬现总裁昊x前卧底现医生健

※HE!HE!HE!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能喜欢(づ ̄ 3 ̄)づ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能收手吗?”

“如果我说不呢。”

“……”

“我答应你,四天后是最后一次交易。远离这里,像平凡人一样生活。你说好吗?”

“好。”


微风拂过,窗帘随之起伏。

躺在床上的人缓缓睁开了双眼,转过头,勾起嘴角,在逆光中的那个人膝盖上摊着一本杂志,发现他正看着自己报以微笑。

“终于舍得醒了。”董子健穿着白大褂双手插兜。

“有你,我怎么舍得不醒呢。”刘昊然抬起...

2017-10-15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五十一场


“还真就给人一天空闲的机会。”李大宝伸了个懒腰,发现林涛动都没动,“怎么不走?”

“今天早上九点十分的时候,死者王逸夫在过兴义路的时候被一辆大卡车撞倒当场死亡,司机当即弃车逃离现场。据路人的证词和兴义路口的四个监控,这辆车超速行驶,属于一场交通意外。现在全市正在追查这名逃亡司机,按照道理来说,这不归我们刑侦队管。”林涛边走边说,“然而就在刚刚有一名女性陶梓来自首,说人是她害死的。”

“不是哪个司机?难不成想要包庇?”李大宝问道。

“前段时间交通大整治,监控都换成了高清摄像头,拍得清清楚楚,是个男的。是不是包庇就不知道了。”林涛回答道。

“医院有在死者的血液...

2017-10-11

【昊健】少年游

第二游


因为担心王俊凯,本需要花上半个月的行程,刘昊然董子健日夜赶路七天后就到了云州。江南多烟雨,刚巧就被他们碰到了。细如牛毛的雨水滴在人身上非但不觉得冷意反而有一丝暑气被驱散的快意。街上的行人纷纷撑起油纸伞,或是在屋檐下躲雨,唯独刘昊然董子健行色匆匆。在最繁忙的街道上,有一幢约有五层楼高的四角塔,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

“子健!”

“红姐。”董子健连忙挥手。

“沈峰主不让你来拿东西就想不起我们了。”红姐故作生气,想要敲一下董子健的额头却被刘昊然拦下来。

“红姐,小董去年的时候刚来过这里避暑。”刘昊然说道。

“这不是昊然嘛。”红姐仿佛刚才看到刘昊然,“你这次过来还带着...

2017-10-11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五十场


羽还真擦了擦头上的汗,抬头的瞬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易茯苓,连忙起身迎接,“苓姐姐,你怎么来了?”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现在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啊。”易茯苓手上提着食盒,“这是我最近新学的,尝尝看好不好吃。”

羽还真拿起一个裹着芝麻的糯米团子,“好吃!真的很好吃!”

易茯苓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好吃你就多吃一点。”

“苓姐姐你今天过来找我到底什么事?不是就因为给我送吃的吧。”羽还真说道。

“你啊。”易茯苓用手戳了戳羽还真的额头,“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如果,只是如果,我真的变成了星流花神,一定要杀了我。”

“你说什么呢?”羽还真怒道...

2017-10-10

【昊健】少年游

第一游


六月,山中的早晨依旧偏冷,薄雾缭绕形成天然的屏障。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破晓而出,如同金沙般洒在大地上。草丛中的露珠还未消散,晶莹剔透。

刘昊然已经起床,正在完成每日的早课,挥剑一万次,同时复习昨日新学的招式。呼出气的气立马变成白烟,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往下滴,后背已经全部湿透。只见他直指一个方向,感觉一阵风刮过,最后一株桃花落下来掉在剑上,身后传来鼓掌声。

“你的剑术越来越精妙了。”

“你怎么起来了?外面冷,快关窗。”刘昊然回过头,正是趴在窗框上的董子健。

“不冷。”董子健笑道。

“手都凉了。”刘昊然一摸董子健的手就知道他看了不止一会儿。

“没事,倒是你流着汗在...

2017-10-09
1 / 62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