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祺泽】今天的校霸开心吗?

※看念念时的脑洞,最终CP:向横x向南  校霸哥哥x病娇弟弟

※副CP达鑫 亓桃

※HE!HE!HE!

※原背景向

※带了剧 念念 的TAG 如有不适 请提醒我删除

※以上都能接受者,希望喜欢(づ ̄ 3 ̄)づ


前文:1  2  3


4.

 

“向横,我知道你不是学不进,而是没有好好学。你看前段时间你一直学习,分数比原先好了不少。为什么现在又开始不写作业?”班主任把空白的作业本摊在向横面前。

都失恋了,谁还有心情写作业。

“你不是和林说关系很好,我听林东阳说你们俩最近和他一直在学习。是不是最近学得太累?高一没好好学,基础差,高二再追的确有些辛苦。你慢慢来,这是其他几科老师整理出的学习笔记。你和林说一人一粉,好好学。老师们都相信你们。”班主任苦口婆心道。

向横低着头,他比较习惯挨训,老师的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让他有点不习惯。

“谢谢老师,以后都不会了。”

“快回教室吧。”

相比以前向横吊儿郎当,一副随你说,听不听随我,今天能认真道谢,班主任就把他放回去了。

“刚刚那是向横啊。”

“是啊,我们班的问题少年现在主动学习了。”班主任语气里透露着骄傲,“就是今天有点懈怠。”

“你可真了不得。班里平均分能上个好几分吧。”

“这不是平均分的问题,学生愿意学习,就应该好好鼓励。诶,你们班米乐呢?”

“他啊,别提了,头疼。”

“怎么了?”

“好不容易消停了,也不知道最近在闹什么幺蛾子,神出鬼没。”

“有空和他谈谈心。青春期的孩子不都这样。”

“嗯,你说的有道理。”

 

向横一回到教室,把手上的复习材料放在了林说的桌上,自己垫着复习材料,趴在桌上。

“这什么?”林说戳了戳向横的背,“刚刚班主任把你叫过去干什么?抄作业的事情暴露了?”

向横动了动,没有理睬林说。

林说走到向横的左边,“到底怎么回事?你从早上开始就不对劲。”

向横换了一面趴,林说就走到了另外一边,“你说话啊!”

“这是各科老师觉得我们最近开始学习,准备了高一的所有知识点。我心情哪一天好了。”

向横说完,撑着头,随意地翻着堪比一本书那么厚的复习材料。

“不对。你昨天还好好的,难不成向南……”

林说试探性地提起向南的名字,岂料向横反应平淡。

“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

“说,你到底是谁!你不会也穿越时空了吧。”

“哥?”

林东阳一过来,就看到林说捧着向横的脸,上下左右。

“林东阳你来得正好,把你哥拉走。”

“哥,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向横催促道:“你快出去。”

他没看到林东阳给林说比了个“吴措”的口型,林说脸色突变。

终于获得宁静的向横,无事可做,拿起笔开始做复习材料的配套习题。

“向横?”

“陶老师!”向横猛地抬起头,笔险些都飞出去。

“这节音乐课,就算你再怎么喜欢数学,也得放松放松吧。”陶桃点了点向横的桌子。

“啊?我没听到上课铃。”向横手忙脚乱,就一本复习材料、一本数学书、一个笔袋,越理越乱。

“不着急。你慢慢来,上课铃还没有响。”陶桃笑弯了眼,“我只是经过你们班的时候,发现还有一个人在教室里,来看看是哪个爱学习的小朋友。”

“我不小。”

“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小朋友。”

“我……”

“你?”

“没什么。我东西都理好了,走吧。”

陶桃和向横并排走着,不知道的人挤眉弄眼,估计向横被陶老师抓去谈话的消息要传遍学校了;知情人,如林说,悄悄给向横竖了个大拇指,拉着林东阳往另外一个地方走去。

向横瞪了林说一眼,偷瞄前面的陶桃,“陶老师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陶桃没听清,回头看着向横。

向横故作平淡,双手插兜,以免把手搭在陶桃的肩上,“老师,你别害羞啊。我今早都看到了。”

“嘘——”陶桃脸颊通红,明知道向横的音量不大,却还是担心会被别的人听见。

“那真的是你男朋友啊。”

“是啊。”

这个已知的答案亲耳听到,羞涩、略带甜蜜的口吻,向横感觉到自己心在滴血。

历经四十天的暗恋终于结束,悄无声息,正如第一次看到陶桃般不被人所知。

 

向横手里拿着面包和牛奶,却在天台碰到林说和吴措。

“向横!你怎么来了?”

“这天台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想来就来。”

吴措站起来,往外走,经过向横身边,轻轻地说了一句,“看好向南。”

向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学校里除了林说和林东阳,没有人知道向南和他的关系。但是吴措话里没提,向横摸不着头脑,向南在学校向来低调做事,怎么会惹到吴措?

“这不是食堂限定菠萝包!”林说抢走了其中的一个,咬了一口,“真好吃。”

“我靠!”向横奋力地摇晃林说,大有让他吐出来的架势,林说三下五除二地把面包全部塞进嘴里,努力咀嚼。

“没了。”林说无辜道。

“你可真够厉害。林东阳呢?快把你哥带走!”向横喊道。

林说拿起一旁的水润嗓子,“你不去食堂偶遇陶老师?一个人孤独寂寞地啃面包,是不是有点惨?”

“没有!总比某些人吃了我的面包好。”向横愤愤道。

林说充耳不闻,“今天我和林东阳特意给你俩留了空间,没聊什么,促进促进感情?”

向横避而不答,“那你和吴措又是怎么回事?”

“偶然碰到。”林说拍了拍向横的肩膀,“转移话题。老实说,你该不是觉着走廊的气氛贼好,然后顺势就表白了吧。”

向横没有发现林说的回答十分敷衍,也是转移话题的一种行为,“滚犊子!”又小声道:“她有男朋友了。”

“什么?”

“她——有——男——朋——友——了——”

“真的假的?”

“她亲口说的。”

“我们可怜的向横啊,初恋就这么结束了。”林说流着鳄鱼的眼泪,“加油,相信自己,你会找到更好的。”

“我谢谢你啊。”向横泄愤似地咬着面包。

“不客气,我们可是好兄弟。”林说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有什么需要兄弟做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把我午饭吃了,给我去买一个面包。”

“得嘞!没菠萝包怎么办?”

“随便买一个,都行。”

“成,在这乖乖等着,我这就给您买面包去。”

向横往后一躺,手枕在脑后,思绪随着温柔的风四处飘散,越飘越远。

 

陶桃说:“我的男朋友还和你有点像。”

不仅是长相。

向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陶桃从他的身上看到了简亓的影子,哦,这是她男朋友的名字。所以,陶桃停下了车,选择拯救失足少年。恰巧,还是陶桃即将就职学校的学生。

简亓和向横截然不同,是两个世界的人。假如是同一个年纪,简亓一定会和林东阳玩得很好,他们是同一类人,品学兼优,风度翩翩,是全校女生所追捧的对象。简亓也会弹钢琴,兴趣爱好就是专业,未来想走编曲的方向。和陶桃相识就是因为共用一个琴房。

在大学里,琴房十分紧俏。连着两个礼拜,陶桃都没有订到自己喜欢的时间段,开始在群里询问有没有人愿意共有一个琴房。唯一答应陶桃要求的就是简亓。因为是厚着脸皮,和别人一起使用,陶桃总是会带些饮料或者吃食。一来二去,两人也熟了起来。此后,陶桃再也不用为抢时间段而发愁,她有了一个固定搭档。

直到在正式交往之后的很久,简亓才告诉陶桃,他故意选择那个时间段,就是存着让陶桃提出和他交换的想法,没想到成了共用琴房。


向横不会忘记说话时的陶桃,整个人散发着“我很幸福”,偶尔的小脾气抱怨都在炫耀她的爱情。

原本向横想要告诉陶桃,自己的心意,即便被拒绝也无妨,但现在,他只想让自己的爱意埋在心底。

简亓和陶桃的故事,不需要第三个人的出现,连一个名字都不会有。

 

“你的面包。”

半梦半醒的向横感受到拍在脸上的塑料袋,默默地拆开来,啧,是红豆夹心。

“我下去的时候,食堂都卖完了,就这么几个,将就着吃吃吧。”

身为发小,林说自然知道向横不喜欢吃红豆,他还特地挑了一个从外面看上去就很普通的面包,还是挑错了。

向横没有说话,先把周围一圈吃了,留下红豆夹心,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今天的校霸开心吗?不开心。

——————————————————————————————

啊啊啊啊新章节是什么校园爱情故事我的天!只可惜不磕这对CP,沉迷小哥哥的美颜。祈祷五章之内可以完结!保佑!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