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十一页

 

这一抱,有点一笑泯恩仇的味道。

可是Karry和马思远之间有什么恩,又有什么仇呢?

马思远不懂Karry,Karry何尝不是呢?

不过在自己的安全圈里小心地试探对方的安全圈,怕受伤害就又缩回去。

马思远因为心里的情愫,那Karry又是因为什么?

无穷无尽的问题在马思远脑海冒出,渐渐陷入沉睡,一夜好梦。

 

“早,马思远你今天和Karry一起来的?”白文珞惊道。

“我们不都是一起来的。”马思远坐在椅子上,把书包里的作业拿出来放在左上角,再把书放进桌肚,按照今天课表的顺序摆放。

“前段时间,有的时候你俩一起,有的时候不是。”白文珞回想道。

“因为他有时候睡过头,起不来,我就没等他。”Karry道。

“你们俩住一起?”白文珞问道。

“我们是邻居。”马思远不知道为什么Karry说谎,是自己每次提早离开家,让刘惠把早饭转交给他,顺便告诉他不用等自己了。

“难怪。”

“我交作业去了。”马思远发现左上角的作业不见了,四处翻找,明明刚刚拿出来了。

“找什么呢?”Karry问道。

“我作业。”

“我帮你交掉了。”

“谢谢。”

“这有什么好谢的。”

马思远想起昨夜,又想起刚才白文珞说的话,这场莫名其妙的冷战细想是因为他思虑重,曲解了Karry。念及此处,豁然开朗,马思远戳了戳Karry的脸颊,“源源说了,我们这段时间忙着复习,都冷落他了。等考完试,得陪他作为补偿。”

Karry握住了马思远作乱的手,“他会邀请我?”

马思远不自然地把手抽了出来,“当然,为什么不会?怎么你不想去?”

Karry的手自然垂下,“怎么会。去就去,我又不怕他。”

马思远忍俊不禁,“他比你还小,你肯定不怕他。”

Karry一转头就看到马思远促狭的笑,“有什么好笑的。我从来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要不是……”

Karry的话含糊不清,马思远没听清,向前凑去,“你说什么?”

“我说你还没考试,就想着玩。物理题做出来了没有?化学弄明白了吗?先想着好好考试吧。”Karry道。

“还差一点。今天晚上你来我家,我有问题问你。”马思远又道,“这些我都承认,不知道你的政治、历史背了吗?语文古诗词呢?”

Karry不耐地“啧”了一声,“知道了。”

坐在Karry马思远的前排白文珞姜宇诚自然听得一清二楚,白文珞小声道:“他们俩这是怎么了?”

姜宇诚回过头看了一眼,又道:“他们俩不是一直这样吗?”

“不是啊。前段时间两个人不还阴阳怪气的。”白文珞道。

“你感觉错了吧。”姜宇诚边说边看着小说。

“是吗?”白文珞仍心存怀疑。

“我怎么知道。你要不直接去问他们。”姜宇诚就快看到结尾了,脾气有点着急,“你不敢,我可以帮你代劳。”

“不用不用。”白文珞连忙拦住姜宇诚,“你有空看小说,咋不复习呢?”

“我这几天尽在复习,得缓缓脑子。”姜宇诚道。

“还有半小时就早自习了。今天是陈斯慧,别被没收了。”白文珞道。

“放心,”姜宇诚摸了一下厚度,“快了,大概就几十页。”

白文珞没忍住也回头看了一眼,Karry和马思远认真地看语文书,今天要默写,很正常。白文珞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产生错觉了。突然,在桌子的掩护下,Karry和马思远疑似牵着手!白文珞险些要叫出声,肯定是自己看错了,转过头也拿出了语文书。是不是该去检查视力,眼睛似乎有点近视,看东西看不清楚。

上课铃声响,姜宇诚刚好看完,把书放进书包里,却看到白文珞没精神的样子。

姜宇诚关切问道:“怎么了?”

白文珞推脱道:“没什么。过会儿要默写,头疼。”

姜宇诚听完,也觉得心烦,“唉,一大早的好心情都没了。”

陈斯慧道:“十分钟默写,错一个字扣五分,错两个字扣十分,低于八十分就抄十遍。”

马思远翻开默写本,背诵不是件难事,说不上过目不忘,看两三遍就会印在脑海里。不到五分钟就写完了,检查了错字,就走到讲台前,交给陈斯慧批改。马思远站在一旁,等陈斯慧批完,“马思远,第一,全对。去把第十二课看了,古文注释写在书上。”

“好。”马思远拿过默写本,回到位置上,不经意地偷看了一眼Karry。

之前,马思远特意拉着Karry背了一遍,快速记忆是他的强项,只要不出错别字,那就不成问题。

今天周五,下个礼拜就放假在家中复习,然后三四五分别考完语文、数学、英语、化学、物理、生物、历史、地理和政治九门课,考完就能放学回家。学校发了通知,不放心的家长也可将孩子送到学校来,有老师答疑解惑。同学们为来之不易的假期而高兴,老师们为之担忧,深怕影响考试成绩,发了不少复习提纲和卷子。因为一回来就直接考试,所以发卷子的同时,附上了考试答案,引得同学没有想做卷子的动力,又担心少做一套卷子就会漏过一个知识点的担忧,这种矛盾心理比比皆是。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书包里全是厚厚一打的卷子,像是需要背诵的科目,如语文,还得把书带回家。好些背着较小书包的同学,只能捧在手里。白文珞作为从成安中学直升的,懂得学校的套路,带了一个行李箱,把卷子全部放在里面,一身轻松,让人看得着实羡慕。

“你这方法不错,就不知道你会不会做了。”姜宇诚道。

“做怎么不做,我跟我妈说了,我在家好好做题,要不然我就得送到学校来。”白文珞叹道。

“其实没什么区别。”马思远道,“不一样都是在做题。”

“相信我,来学校和在家里是不一样的。”白文珞循循教诲,“在家里学习,轻松愉快。在学校学习,生不如死。”压低声音道,“要是运气不好,被老师抓到你不会,还会给你加卷子。”

“不会吧。”马思远怀疑道。

“我亲身经历,爱信不信。”白文珞道,“周末一起出来复习吗?得抱紧你们这些学霸的大腿。”

“我……”马思远犹豫道。

“不行,他得给我补课。”Karry一把揽住马思远,“走了。”

白文珞见怪不怪,毫不失落,“那我们俩一起?”

“行啊。”姜宇诚无所谓。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爱学习的一面啊。”马思远笑道,“背古诗背上瘾了?”

“要是我都背下来,你还能做第一?”Karry道。

“那你倒是考个第一啊。”马思远反驳道。

“做第一有什么好的,我对我现在的成绩很满意。”

“做人得有上进心!到时候阿姨又要怪你了。”

“她才无所谓我考多少,倒是你特别希望我考第一。”

“有吗?我只是觉得你要是好好考试,肯定能考过我。我这不是受之有愧。”

“看不出来你还会受之有愧,就当哥送你的。”

“哼。”

Karry看出马思远的不高兴,“你让我考第一的话,总得我点彩头,让我好有努力的方向吧。”

马思远故作思考,“我可以奖励你一朵小红花。”

Karry不屑道:“当我没说。”

马思远忙道:“你想要什么彩头啊?”

“我也不知道。”

“……”

“这样吧,如果我考了第一,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不能告诉你。”

马思远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那你万一报复我,让我穿女装,这怎么行,不可以。”

Karry眼睛一亮,“有道理,我本来还没想到。这个提议不错。”

马思远懊恼不已,给自己挖了个坑。

Karry揉了揉马思远的头发,“放心,不是这个。这件事就算你答应了,我考第一,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

“感觉我好亏啊。”

“那你第一,我答应你一个要求。这样不亏了吧。”

“这还差不多。”

 

王绮今天难得早回家,看到Karry和马思远正在低头写功课,估计是和好了。想当初小的时候,两个人就坐在书桌前一起写作业,打打闹闹,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要是其中一个是女孩,估计现在就已经和刘惠成亲家了。

马思远拿着自己和Karry的杯子准备出去倒水,就撞见了正站在房门口的王绮,“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Karry忙抬起头,“阿姨好。”

“好好好。Karry,你妈妈还在出差?”

“嗯,航班延误,改成明天的飞机。”

“今晚就在我们家吃饭吧。”

“谢谢阿姨。”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出去做饭,不打扰你们学习。”

—————————————————————————————— 

 因为同时日更另外两个坑,平常还要学习,所以这篇仍保持周更。不会弃坑!不会弃坑!不会弃坑!重要的话说三遍!

其中行李箱放卷子,是我同学这么干过,把所有以前的真题打印下来带到学校,当时我整个人都震惊了。事实证明,她也都做完了。学霸不愧是学霸。期中考试放假制度,是我高中的时候,因为学校有一年可请假次数,基本上在考试周,大家都请假回家。后来就变成了学校让学生自行选择,还有专门的回执条。身为一个国际高中,居然还有回执条orz

最后!请记住成安中学的理念是愉快教学!

 


第十页

第十二页

评论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