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六页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即便马思远站在窗台前,都能感受到阳光的热意。他看着远处的一群小孩在花园里放风筝。这年头,风筝的花样也比他小时候多了不少,更加精致。居然还有一个是奥特曼,看着比那小孩儿还大,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放到天上去。

“唉。”

失败了。

王源的手重重地摁在琴键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哥,算我求你,别再叹气了,叹得我心烦。你要是想和他偶遇,就去理发店,一起剪个头发。再等下去,他也不会给你发消息的。”

“谁说我在等他发消息。”马思远的目光牢牢地黏在那个小孩儿身上。

“先不说有没有,马班长,这个职位你又不是第一次得了。”王源没等到马思远的回复,还以为自己猜中了,继续说下去,“你和他呕什么气啊。就知道你临时来我这儿,不是因为我。唉,我这个弟弟在你心目中的位置……”

马思远眼看着小孩儿要成功,连忙叫来王源,“快来看。那个风筝!”

“嗯?”王源离开琴凳,顺着马思远的视线,“你刚刚有没有听我说话!”

“有啊。”马思远敷衍道,“我们也去放风筝吧。”

王源扶额,这个想一出就一出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那风筝呢?”

“自己做不就好了。”

“那也得有材料吧。”

“我去买。”马思远拿起钱包往外跑。

“你小心点。”王源听到电梯的提示音,拿起自己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马思远拎着一堆材料准备去找王源,“Karry?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啊。”Karry拿起手中的风筝,“不是你要放吗?”又自然地拿起马思远手中的袋子,“你还真打算自己做啊!”

“自己做的,比较好看。”马思远紧张地吞咽口水。

“下次我教你做吧。反正你也不会做,把这些都用完了,也不一定能飞上去。”

“怎么不会?!”马思远习惯性地反驳,被Karry看了一眼,把话又咽下去,“那放哪儿?”

“放王源那儿。我们家附近没有那么大的空地。等有空过来再做吧。”

“好。”

马思远和Karry在等电梯,看到他一直在发消息,也看不到是谁,“你不是说你去剪头发吗?”

“说到这件事,”Karry随手把手机锁屏放进口袋里,“谁和我说一起去理发店的,怎么临阵脱逃了?”

“我临时有事。”马思远不敢对上Karry的眼神。

Karry眉头一皱,“你不会真的因为选班长这件事情生气了?”

“没有。你听谁瞎说。”马思远又道,“我都当了这么多年的班长,从小学开始,谁还会因为这种事情不高兴啊。”

Karry还想问,马思远拉着他走楼梯,“这个电梯实在是太慢了。走楼梯都比这个快。不要听源源乱讲,我只是起晚了,就没和你一起。”

“可是我们约的是早上十点,你那个时候不是已经到这儿了。”

“是吗?那可能是我记错时间了。”

“马思远。”Karry抓住马思远的手,“你要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都可以告诉我,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知道了。”马思远笑着把手抽出来,指了指风筝,“我心情不好怎么还会放风筝,快点,马上就要到了。”

 

“哥,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王源听到开门声,只觉得奇怪,不是发短信给Karry了。

“你把东西放这儿吧。我有话和源源说。”马思远一把勾住王源,“你发的短信?”

“什么短信?”王源装傻。

“我知道是你。别瞎操心。”马思远警告道。

“真的和我没关系。”王源转移话题,大喊,“Karry,我哥喊你放风筝。”

“走了。”Karry从王源身上把马思远剥开,“回见。”

“拜拜。”王源爱莫能助地耸了耸肩,露出了无奈的神情,眼底的得意被马思远看得一清二楚。

“王源也是关心你。”Karry道。

“我知道。”马思远有些烦躁,还是不太放心,“他和你都说了什么?”

“你自己看。”Karry 把手机递给马思远。

马思远也不推辞,直接用自己的指纹解开了Karry的手机。

“这下放心了。”

“放风筝去。”

其实,今天的天气并不适合放风筝,刮得是阵风,放一会儿就掉下来。尤其是花园里都还是一群小朋友,Karry和马思远显得特别的突兀。奈何马思远兴致勃勃,Karry也只能奉陪。

马思远逆着风跑,拉着线,风筝颤颤悠悠地飞到天上去。一会儿左扯一下,避开飞过来的风筝,一会儿右扯一下,保持平衡,直到风筝平稳地在天上飞,马思远才回过头对着Karry炫耀,“Karry,你看你看!”

“看到了。”Karry坐在草坪上懒洋洋道。

他突然想到小时候也陪马思远放过风筝,不过那次可没有现在那么开心。马正阳给马思远做了一个风筝,马思远宝贝得不得了。终于等到一天,拉着Karry去放风筝。结果那天的风太大,线被吹断,风筝掉到隔壁人家的花园里了。

花园里有一条恶犬,体型巨大,都快马思远一半高,看到不认识的人就狂吠不止。马思远被吓得半死,奇怪的是主人没有因为犬吠而出来。于是Karry就让他站在大门口吸引狗的注意,反正隔着一道栅栏,而自己就翻墙进去把风筝拿出来。

马思远十分纠结,最后还是点点头同意了。Karry身手敏捷,快速地把风筝捡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狗似乎是闻到了Karry的味道,扭头就要进去。马思远急了,扒着栅栏门,居然开了。

马思远愣在原地,眼看狗要扑过来的时候,Karry拉着人开始狂跑,后来才发现那个狗有项圈,连着锁链,而锁链捆在柱子上。就可活动范围而言,那只狗是怎么都不会咬到马思远的。

回到家的时候,两个人灰头土脸,马思远因为跑得太急,还摔了一跤,膝盖破皮,血流不止。这幅样子就足以刘惠劈头盖脸数落一顿,更别提还让马思远受伤,全部集火在Karry身上,弄得马思远特别不好意思,把事情经过老实交代,结果家里人捧腹大笑。

“你笑什么?”马思远坐到Karry的身边,接过他递过来的水。

“六岁那年放风筝,被狗吓哭。”

马思远呛了一下,早知道就不问了,“怎么可能?我肯定没哭。”

“涂红药水的时候,眼泪汪汪。结痂的时候,以为不能好好走路,又哭了。”

马思远不停喝水掩饰自己的羞涩,“你记那么牢做什么。”

“没办法,谁让从小一起长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Karry摸了摸马思远的头发,“哥罩着你。”

“少来。谁罩着谁还不一定呢。”马思远拍掉Karry的手,“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摸头会长不高的。”

“没事,反正也不是我的头。”

“嘿,你这人怎么这样呢!”马思远立即伸出手试图摸Karry的脑袋,可惜手短摸不到。

Karry一下子站起来,“就你这身高,差不多就这样了吧。”

“什么叫就这样!不知道男孩子到了高中还会再长的嘛!”马思远反驳道。

“这就是你把每天早上牛奶都喝了,然后就让我喝酸奶的理由。”

“明明是你自己不喜欢喝牛奶。”

Karry凑到马思远的身旁,闻了闻,“你说你又喝了牛奶和酸奶,身上不会有奶味了吧?”

“那是我沐浴乳的味道!”马思远感觉脖子那块肌肤跟烧起来似的,“回去,做晚饭去。”

“这么早?”Karry看了眼表。

“还得去买食材。你等下。”马思远打电话给王源,“你晚上想吃什么?”

“能吃什么就做什么咯。”王源正站在马思远站过的地方,看到来电提醒,还以为被发现了。

“那我做了,你不许挑食。”

“保证不挑食。”

“行,我看着买。”

就在马思远要挂电话的时候,“哥,你玩得不是挺高兴的。”王源马上挂了电话。马思远抬头望去,一个身影蹲下去,眯起了双眼,哼。

 

“哥,为什么有青椒酿肉!”今天做饭的时候,马思远一改常态,让Karry给他打下手,王源只当马思远开窍了,打算培养感情,结果是在这等着他。

“青椒,营养好,开胃消食,丰富的维生素C,多吃点。”马思远说着,就夹起青椒放在王源的碗里,“慢慢吃。”

“哥~”王源撒娇,试图让马思远回心转意。

“吃完这个,下下个礼拜三就可以去学校。”

“真的?”王源先是开心,又苦着脸把青椒一点一点咽下去。后来发现这样太折磨人,咬了一大口,不带咀嚼,直接吞咽下去。还好还有肉沫,不全是青椒,嘴里的味不是太重。

“什么?”王俊凯一愣,“那不就是我得照顾他?”

“嗯。每两个礼拜的其中一天,我和源源对调,到时候就麻烦你了。”马思远道。

“都高中了,你不担心一下自己的学业?”Karry还以为马思远和王源只是说着玩。

“这不还有你嘛。”马思远觉得Karry有些大惊小怪,之前初中的时候也是这样。

“那到了高三呢?”Karry问道。

“到了高三,我还不乐意去,天天就是做卷子,和待在这里有什么区别。”王源道。

“知道了,不会累着你的。”马思远敏锐地感觉到Karry情绪不好,却不知道原因。

回去的路上,马思远又一次地提起,“源源之前在学校里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

马思远停下脚步,“Karry,你还记得你下午和我说了什么吗?”

“嗯?”

“你要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都可以告诉我,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马思远又道,“这句话现在换我问你,可以告诉我答案吗?”

“……”Karry想了想,“怕你跟不上高中的学习进度。”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全班第十担心我这个全班第一。”马思远知道Karry有事瞒着他,不过他也有一个秘密瞒着Karry,“明天一起写作业?”

“我都写完了。”

“那你陪我写。”

“才不要。”

“我不管。”

“你这个人真是的……”

“我回家了,晚安。”

“晚安。”

马思远不知道的是Karry一直站在过道,看着他家的房门,足足半个小时。若不是刘惠开门倒垃圾,谁也不知道Karry会站到多久。

——————————————————————————————

真实事件改编,小的时候真的是不懂事,想去逗狗,结果狗不停地叫,门要开了,狗开始更加狂躁,吓得我开始跑。我那时候穿得还是拖鞋,没跑几步就摔跤orz小时候真的是熊_(:з」∠)_



第五页

第七页

评论
热度 ( 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