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九场

 

“整本书你也学完了,不懂的自己再琢磨吧。占卜本就靠的是天赋,和天沟通的能力。还是快点去和雪飞霜回合吧,她已经走来走去很久了。”之庸说道。

羽还真哭笑不得,“姐姐归心似箭,还望师傅见谅。”

“今日一别,怕是没有机会再见。牢记一点。”之庸指着羽还真左胸口,“遇到危机的时候,跟着你的心,他会解答一切。”

羽还真笑道,“那还希望到时候师傅会出现来解决我的问题。”

“我不能离开天机门。既然身为掌门,就要与之共存亡。” 之庸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和他年龄不符的沧桑。

羽还真在天机门了解了不少关于之庸的事情,他是一个天才。别人算卦需要有辅助,比如掐算,这样才可以解卦。但是之庸根本不需要,倘若他使用这些东西是为了让他的结果更加准确。年仅二十三岁的之庸就已经被看做是掌门的接班人。许多长老都说在之庸的带领下,天机门永不倒。可是天机门内隐藏的矛盾太多,随着天舒真人的逝世和宜修带头破坏天机门的祖训,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之庸现在拿的就是一个烂摊子,内忧外患。

“不过,传授你占卜之术也算是破了劫,不必把自己当做天机门之人。”之庸看羽还真一脸担忧的表情,说道。

“师傅,可是我……”羽还真

“你并不是澜州大陆的救世主,你只是你自己的救世主。”之庸说道,“你的命运是不受天掌控的,那么你就应该放肆使用自己的权利。”

羽还真似懂非懂。

“好了,别想太多。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把外面想要踹门的雪飞霜哄好,还有回到南羽都怎么面对风天逸。”

“师傅。”羽还真无奈地喊道。这两天羽还真一直让自己可以忘掉风天逸,可偏偏雪飞霜和之庸老是在他面前提起风天逸,是忘也忘不掉。

“这些事情你一个都躲不掉,不如正面面对。”之庸突然伸出一只手,刚刚身上德高望重的气质全然没有,“雪飞霜和向从灵传书信的那个东西你能给我一个吗?”

“可以。”羽还真从包里拿出一只尺素递给之庸,“本来临别前就想送给师傅一点什么,我也就擅长做些小玩意儿。这边材料不多,也就够做出一个。等我回了南羽都,再给你寄一些。”

“没事没事,一个就够了。”之庸摆摆手,“路上小心。我就不去送你们了,省得雪飞霜看到我就想打人。”

羽还真忍不住笑了出来,自从之庸挑明了自己是个救世主,雪飞霜看到之庸是恨得牙痒痒,总觉得自己被之庸给洗脑了。雪飞霜不忍心打骂羽还真,就把气全部撒在之庸身上了。

“还真就此别过。”羽还真行了一个标准的顿首礼,然后转身离开。

之庸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动,是个好孩子啊。可是好人不长命,操心的事情太多了。

 

“总算把你放出来了。”雪飞霜拉着羽还真就往外跑,“天逸已经派人来接我们了,快走吧。”

“是不是向从灵在飞船上?”羽还真问道。雪飞霜现在的情况不太像是生气,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

“和他没关系。”雪飞霜红着一张脸,大声喊道。

“那看样子他不在飞船上了。”羽还真说道。

“弟弟啊。”雪飞霜严肃地看着羽还真,“不要随便就占卜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我没有啊。”羽还真无辜地摇了摇头。这点事情根本不需要占卜就知道了。

雪飞霜叹了口气,“你跟之庸学坏了。”

羽还真眨了眨眼睛,“师傅是好人。”

雪飞霜被羽还真盯得没脾气了,“天机门是个好地方,之庸勉强也算是个好人。”

“走吧。不想见向从灵了?”羽还真拿过雪飞霜背在身上的包,往飞船上跑。

“居然敢嘲讽你姐姐,不要命了啊你!”别看雪飞霜柔柔弱弱的,从小为了保护羽还真,不知道打过多少架。后来又因为陪着风天逸,雪飞霜一同学习鞭法,体力和耐力都得以锻炼。就羽还真小身板,整天埋头研究机关材料,根本比不过雪飞霜。没一会儿,就被抓到了。

 

“羽少爷,飞霜公主,南羽都到了。”

“我怎么就成公主了?”雪飞霜纳闷。

“公主不是挺好的。”羽还真刚下了飞船,就被雨瞳木拦住了,“羽皇请羽少爷去宫中一叙。”

羽还真原地不动,皱着眉,他还没做好准备去见风天逸。

“你站在原地干什么?”雪飞霜看到了雨瞳木,就知道一定是风天逸派来的,挡在羽还真前面,“他累了,明天再说。”

“还请公主不要让属下难办。”雨瞳木一挥手,羽还真和雪飞霜就被羽卫包围了。

雪飞霜不屑地笑道,甩出手中的绸带,“那就要看到底谁让谁难办了。”

羽还真按下了雪飞霜的手,“我一会儿就回来,跟你一起吃晚饭。”

“若是你回不来,我就杀到皇宫里去。”雪飞霜说这话的时候,看着雨瞳木,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属下一定会在这之前送羽少爷回去。”雨瞳木松了口气。

“我们走吧。”羽还真对着雨瞳木说道,看了眼雪飞霜走远了,“今天换成向从灵,说不定姐姐还不会发那么大脾气。”

“正是因为这样,更加不能让向从灵来,说不定为了飞霜公主,就把羽皇陛下给忘了。”雨瞳木轻声说道。不过他没有说出口的是,风天逸嫉妒向从灵可以和雪飞霜日日都有书信往来,然而羽还真却什么都没有跟风天逸说。风天逸想要知道羽还真的情况,还得靠向从灵,所以这次雪飞霜回来,向从灵刚好要监督去了,估计今天是赶不上去看雪飞霜了。说白了,就是风天逸小小的报复。

羽还真无语地摇了摇头,“反正向从灵估摸着也会跑到我家去。”

“羽皇陛下在里面等着呢。”雨瞳木停在祁阳宫门前。

羽还真站在门口,就是不推开门,雨瞳木看着有点着急。良久,羽还真终于推开门,而风天逸仿佛心有灵犀般走到门口,想要打开门,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

还是风天逸先反应过来,笑道,“先进来吧。”

“嗯,好。”羽还真有些不自然地走了进去。

“本想留你一起用晚膳的,但是飞霜怕是不肯,我让人准备了点心,你要不先吃一点?”风天逸知道以雪飞霜的性子是肯定不会放羽还真和自己独处,所以故意以退为进,这样起码还有一个时辰是属于自己的。

羽还真的眼睛一亮,都是他喜欢吃的。

风天逸装似无意地说道,“我找到了玄冰,你明日要不要来看看?”

“真的吗?当真千年不化,看上去是一块冰,摸上去却是热的?!”羽还真惊讶地看着风天逸。

“是。”风天逸点点头。

“可是我明天应该不能来。”羽还真泄气道。

“若是因为飞霜的话,我明日可以放向从灵一天假。”风天逸说道。

“不是啊,是因为我要去霜城找苓姐姐。”羽还真连忙摆手,本来想和风天逸说正事的,结果被他一打岔都忘了。羽还真把发生在天机门的事情简要的和风天逸说了一下,“所以我想去霜城看着苓姐姐,不知道宜修会捣什么鬼。”

“我不许!”

羽还真被风天逸的怒气吓了一跳,“我一定要去。”

“这件事情你给我订个详细的计划出来。不对,我来处理这件事情,你给我老实地呆在南羽都。”风天逸越想心越惊,天机门的情况比他想的还要差,而白庭君那边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万一易茯苓真得被韶舞占去了人格,白庭君一定会发疯,到时候人羽两族和平又被打破。羽族才刚刚被自己接受没多久,百废待兴,根本经历不起战争。而羽还真又一定会想办法救易茯苓,和韶舞抢身体,韶舞就算转世了,也是神,怎么斗得过,说不定就有性命之忧。

“你如果拦着我,那我就偷偷地去办。”羽还真说道。

“你!”风天逸第一次认同雪飞霜说的,之庸把羽还真带坏了,“我们两个一起解决,你不能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羽还真有些为难。

突然风天逸抱住羽还真,“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羽还真闻到一股熟悉的龙涎香,鼻子一酸,抓紧风天逸的衣角,缓缓地点点头。

——————————————————————————————

五月份就是考试月,太令人绝望了。因为考试时间隔得很开,所以有空我就更新,不能保证周更。然后六月十号我就毕业,就可以开心的日更啦~祝我能够考个好成绩,被大学录取吧~ 



第十八场

第二十场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