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三场

 

“你可有逛过霜城?”风天逸问道。

“未曾。”羽还真摇摇头。

“我也没有,那你陪我出去逛逛。”风天逸笑道。

羽还真被风天逸的笑容晃了眼,下意识地点头答应。可是他们两个都没有游玩过霜城。“陛下不用去找白庭君吗?”

“叫我天逸。”风天逸纠正道。

“不合规矩。”羽还真婉拒道。

“我说的话就是规矩。而且过会儿在街上,你也总不能叫我羽皇陛下吧。”风天逸用手中的扇子挑起了羽还真的下巴。

羽还真顿时涨红了脸,“我我……我知道了。”突然,羽还真发现指着扇子上的挂饰,“这这不是我送你的玉佩。”

“是啊。我思前想后,贴身带就不能让别人发现了,所以就挂在扇子上了。”风天逸展开扇子扇了扇,玉佩随着风天逸的动作晃了晃去。

“你喜欢就好。”羽还真说道。

“走。”风天逸拉着羽还真走出了行宫。

 

霜城老百姓的生活依旧如同往常那般,并不没有受到皇帝的更新换代的影响。这条街是通往王城的主干道,人口鼎沸,街边的小贩吆喝着,还有许多商铺。

人族和羽族的饮食习惯十分不同,羽族喜冷不喜热,倒是人族并没有多大的挑剔。不过人族的糕点大多都不是热的,对于风天逸来说十分新奇,买了一堆没看到的,然后塞在了羽还真的怀里。

“你要不要尝尝看?”风天逸拿着一串糖葫芦递到羽还真的嘴边。

羽还真因为手上都拿着东西,不得已只能张口咬了一口,一种奇妙的味道。包裹着山楂的糖浆脆脆的,里面山楂是糯的。本来甜腻的口感都被山楂的酸味给冲掉了。

“那就都给你吃了。”风天逸喜甜,一丁点酸都碰不得。既然羽还真看着喜欢就全部给他,而且明显喂羽还真的乐趣更加大一点。

羽还真不得不接过来,这一路上风天逸都先尝一口,喜欢的就多吃几口塞给了羽还真,不喜欢的就尝一口又塞给了羽还真。不过,羽还真并没有风天逸那么挑,秉承着不能浪费的原则,羽还真都一一吃掉了,好在风天逸没有一次性买很多,要不然羽还真也是吃不完的。

风天逸估摸着是看着羽还真吃饱了,就带着羽还真往人烟稀少的地方。正值春天,路旁的樱花树和桃花树都开了。风一阵吹过,花瓣阵阵落下,掉在了羽还真的头发上。

风天逸伸手摘掉了那片花瓣,“你有没有听说过把花瓣吹到树顶上,就能和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陛下……天逸是听苓姐姐说的?”羽还真轻笑道,“没想到天逸也会听信这样的传说。”

“我愿意相信。”风天逸深情地看着羽还真,然后把花瓣吹上了树上,稳稳地降落在树顶。“我们走吧。”

羽还真跟在风天逸的身后,偷偷往回看了一眼,果然花瓣掉在地上了啊。

“陛下,人皇求见。”雨瞳木突然走到风天逸的身边耳语道。

“天逸,我累了,想回去休息。”羽还真说道。

“抱歉。”风天逸突然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玉佩放在了羽还真手里,“这是回礼。向从灵把他送回去。我们走。”

羽还真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玉佩。

“羽后娘娘,走吧。”向从灵喊道。

“啊?”羽还真整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脚步飞快地往前走。

 

“不知道人皇找本皇有什么事?”风天逸不满地走进了太平殿。

“你可知道天机门?”白庭君转了过来,一步一步走到了风天逸的面前。

“你的脸?”风天逸惊讶地问道。

“不过是一点教训。”白庭君摸上自己左半边脸,摸到的只有面具。

风天逸挑了挑眉,“天机门不是已经名存实亡了。星流花神……”

“正是苓儿,而片羽是你。”白庭君接着风天逸的话说道,“我现在是想向你寻求合作。”

风天逸把玩着扇子上的玉佩,“本皇怎么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

“我身边有一个从天机门来的人,名叫宜修。而且也得到了机枢大师的证实。”白庭君背着手走回了椅子上,“坐。”

“本皇不信命,只信自己。”风天逸转身离去,半句都不想听白庭君的话,“如果人皇没有什么事,本皇先走了。”

“这和羽还真有关,不知道够不够让羽皇留下来。”白庭君轻飘飘的一句话成功让风天逸停住了脚步。

“你想干什么?”风天逸一把拉住白庭君的衣领,“别忘了易茯苓还在我手里。”

“苓儿我已经安稳处置了,而你仿佛还有个雪飞霜需要处理。”白庭君丝毫不介意,拉开风天逸抓着衣领的手。

“有话快说。”风天逸坐在了白庭君的对面。

“当年机枢能够躲过我母后的追查是因为躲进了天机门。那个时候天机门还是天舒真人,算出苓儿是星流花神的转世,为了保证易茯苓能够安稳活到成年,便留下了机枢父女。然而,机枢在机关方面的天分,让天舒真人刮目相看,有心学习,发现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天舒真人早就算出自己有一劫,于是把自己毕生所学都记录下来,然后这本书就传给了机枢。这本书一直都是天机门想要得到的。无奈机枢躲起来找不到。现在机枢收了羽还真为徒,那这本书一定传给了羽还真。”白庭君说完,看着风天逸,“还好羽还真被你护着,要不然羽还真一定是天机门的首要目标。对了,不要把我的杯子捏碎。”

风天逸放下手中的杯子,“还真的事情我会解决的。韶舞片羽是怎么回事?”

“我身上有蚀骨钉,是机枢给我种的。就是因为他知道苓儿是韶舞,而他以为我是片羽。一旦韶舞和片羽相爱,亲吻之后,韶舞就会灰飞烟灭。蚀骨钉的作用就是让我不能和苓儿有任何的身体接触。”白庭君仇恨地看着风天逸,“可这一世的片羽明明是你,而我却要默默地背负这个本该不属于我的命运。”

风天逸冷笑一声,“你这个样子想必蚀骨钉已经拔除。易茯苓我也给你送过来了,之后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我只求你一件事情,当你成为片羽的时候,你最好还记得羽还真。”白庭君看风天逸满不在乎的表情,知道无论说什么他肯定都听不见去,别到时候后悔。

“哼。你还是好好地管管自己吧。”风天逸拿出一样东西给白庭君,“我明日就启程回南羽都,这花神阳佩给你,你自己想办法吧。”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的背影,没有靠近,只是站在原地。白庭君的话让他突然觉得和雪飞霜大婚的事情恐怕瞒不了羽还真多久。不知道到时候羽还真能否听得进去他的解释?易茯苓的事情就让白庭君去思考,还是得早日回南羽都,把雪凛这一心腹给除掉。



第十二场

第十四场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