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照实】我睡了谁?

※养父子年上

※拖了太久的粉丝点梗orz

※短篇,估计五章内完结

※OOC有

※HE!HE!HE!


催更走→集锦


3.

 

一个蛋糕能把人哄开心,这是蔡照没想到,实实在在松了口气。

 

普通的水果蛋糕,最顶层摆放着新鲜水果,一层奶油一层蛋糕,其中夹杂着像是菠萝的水果,吃起来更添层次感。简单,却难做。现在蛋糕品种很多,从外型开始,逼真的卡通人物,鲜亮的色泽,再到口味,慕斯、乳酪、巧克力等等。

对陈秋实来说,还不如这一个水果蛋糕来得好吃。

最关键一点,蔡照亲手做的。

蔡照记得他的喜好:放得满满的水果、甜而不腻的奶油、厚而绵软的蛋糕胚。

陈秋实眼神一暗,蔡照很贴心,是习惯,不是独他一份。

 

“蔡照……”

“接下来哪天有空,刘醒叔叔和其他几个叔叔想请你吃饭,犒劳犒劳你这个高三毕业生。”

陈秋实没有立即回答,像是在思考,眼睛快速眨了两下。看得出来蔡照很急切,还不太像提这件事。能让他回避,却又主动坦白是因为自己开口了。不知道自己会说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自己,说了之后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干脆选择转移话题。

陈秋实隐去了嘴角的冷笑。唤蔡照的名字只是想让他递张餐巾纸,未免太小心翼翼。

“我没什么事,哪天都可以。”

“哦哦哦。”蔡照问道,“你们没有毕业旅行吗?”

“没有。”

吃完蛋糕的纸碟,陈秋实用叉子认真地刮上面的奶油,再放进嘴里。乍一看,像是没使用过的新碟。陈秋实满意地抬起头,看向试图寻找话题的蔡照,“你不是说带我去海边玩?”

明明和过去无二的眼神,蔡照没由来地不敢对视,“嗯月底,还早。”

“你知道的,我做什么都很认真,尤其是爱你。”

 

椅子在地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是蔡照往后躲,而非陈秋实转身离开。

两者相比,高下立见。

蔡照不明白为什么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任何人敢对蔡照说出“爱你”两个字,永远只会有一个答案,拒绝。

早些年为了赚钱,舍弃了所谓的艺术家情怀,在杂志社辗转。如今小有名气的风景照摄影师蔡照看在过去的情分,偶尔也会帮个忙拍个照。半只脚踏在娱乐圈,风气总是有些不好。

桃色诱惑不停歇,蔡照不喜,早早放出单身主义的消息。知情知趣的人点到为止,往往有异想天开的人,有真心实意的追求,还有被拒绝还死缠烂打。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让蔡照有丝毫的摇摆。

偏偏碰上陈秋实,话说重了怕他哭,说轻了怕他不信。左右为难。

 

“嚓”

极其小声,似乎是一张餐巾纸被撕开了。

只有在极度安静的环境下,才能被听见,明明客厅的电视机还传来后期配上来劣质的笑声。

客厅?电视机?陈秋实!

是王青。

双手紧抓头发,死死不得一个答案,不符自己形象的事被另外一个人知道了。自己和陈秋实的事也暴露了。

不对,王青的话,说不定陈秋实已经告诉他了。

也许……自己能找王青谈谈?

这个念头刚冒出,就被蔡照摁了下去。

他到底该怎么办。

 

 

面上维持着相安无事。无言地吃完晚饭,蔡照负责洗碗,王青和陈秋实在客厅里看了会儿电视,又各自回了房间。时间实在是拖不下去,在书房里躲了快四个多小时,都快到零点,蔡照犹豫半天,推开了门。

陈秋实躺在床上玩手机,听到声响,抬头看了一眼,双眼又回到了手机屏幕。蔡照没有多说什么,找出垫子铺在地上,又拿了条床单和一床被子。手战战兢兢,害怕陈秋实突然地阻止。

没有。陈秋实像是根本不在意,注意力全程盯着手机屏幕。

蔡照松了口气,拿起贴身衣物进了浴室。洗完澡出来,道了一声晚安。

以为戴着耳机不会听见的陈秋实,回了一句,“晚安。”

“你以为在你清醒的时候,我会对你做什么吗?还是说你觉得你人清醒也拒绝不了我。”

陈秋实语气平淡,关床头灯按钮的动作倒是粗暴。

瞬间黑暗,蔡照毫无准备,下意识闭眼,约两三秒后,睁开,凭着感觉望向床,无奈地笑了。

 

整个房子,三个人,睁眼到天亮。

 

 

冯建宇准时地到达了陈秋实家。

不用陈秋实挽留,他压根也不想挽留,随意地往王青手里塞了块面包,“别饿着。”

王青看也没看,从冯建宇出现的那一刻,眼里只有他。

“抱歉,昨天打扰你们了。”冯建宇道。

“多大点事,有空常来玩。”蔡照道。

“我们走吧。”王青扯了扯冯建宇的衣角。

“跟蔡照叔叔说再见。”冯建宇侧头去看王青,不动声色地把衣角扯走。

“蔡照叔叔再见,陈秋实再见。”王青敷衍道。

“再见。”冯建宇笑了笑,坐进了驾驶座。

片刻,连个车影都没了。

蔡照转过身,旁边没人,陈秋实已经回去了。

“别吃这么多,刘醒叔叔请吃午饭。”

“我在生长期,现在吃,午饭还吃得下。”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

 

 

刘醒做局,还来了三个,加上蔡照陈秋实,一共六个人。

蔡照的朋友要么身边女朋友不停换,要么苦行僧,没见过一个女的,走两个极端。唯一一个,吴升,正在筹备婚礼一事,估计今年下半年就能喝上喜酒了。

陈秋实不仅是蔡照一个人的儿子,还是他们所有人的儿子,各个费尽心思地对他好。

即使年满十八,陈秋实仍不被允许喝酒,闷闷吃菜。蔡照自己也不敢喝,以开车为由拒绝喝酒。碍于陈秋实在场,开了两瓶自带的香槟酒,没什么酒精度数,自娱自乐。

酒精度数虽不高,几瓶下去,也有点上头。蔡照扶着刘醒去洗手间,正要走,被刘醒一把抓住手腕,“蔡照,你给我交个实底,你对秋实到底安的什么心。”

蔡照心里一个咯噔,“能有什么心,我把他当儿子养。”

“我不喜欢刘家,也还是刘家人。陈家的事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

刘醒是一喝酒脸就红的人,如今全身都泛红,眼睛都有点红血丝。看似醉个不行,说出来的话让蔡照心惊胆战。

“你醉了。”

“你当我说的都是醉话。”刘醒冷哼,“你养秋实不是义务,和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他长得不错,又是从小身边带大。你敢说你对他没起过龌龊的心思。”

“够了。”蔡照脸一沉,“陈秋实是我儿子,这点不会变。”

“蔡照。”刘醒有些站不稳,戳了戳蔡照,“你慌了。我这样说是不对,就凭养父子关系,你以为你抢得过陈家吗?程琪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当年她拜托你后,自杀陪你哥去了,让你答应她,一辈子养着陈秋实!”

“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哪样?我哪个没说对?换了个名字接近你哥,就是为了完成对陈家的复仇。然后把秋实往你家一放,一死了之,你哥的死有一半原因都是因为她!”

“还说个没停了是吧!”

刘醒反倒是越说越起劲,“你以为纸包得住火吗?早晚有一天,秋实会知道的。”

“他不会的。”

 

外面一片嘈杂,蔡照冲了出去,陈秋实倒在椅子上。

一个想让陈秋实沾点酒,一个又跃跃欲试,结果一杯倒。

蔡照没想到最后需要扛回去的醉鬼,居然是陈秋实。

 

“蔡照。”

“怎么了?”

没有回应,蔡照看了一眼,说醉话呢。

轻笑,小家伙喝醉了酒还挺乖。

 

“早晚有一天,秋实会知道的。”

 

刘醒的话在耳边回响,笑容僵在嘴角,手握紧了方向盘,他不会的。

 

 

陈秋实的父亲,陈晖,这个名字是当时蔡父蔡母捡回去时孩子外套里一张纸条上写着的。因为领养了,就在名字前加了个蔡字,只当是爸妈的姓放一起,也不算太突兀。

陈秋实的母亲,方琦,这才是真正的名字。和陈家有仇,化名,接近陈晖,没想到爱上了他,还为他生了孩子。

 

大同小异的豪门腌臜事,简单来说,出于利益陈家毁了方家。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若是公正也罢,方家吃进这个亏。谁能想到,陈家派人绑走了方家大少爷,再支付了天价赔偿金后,方家大少爷成了个傻子。

原本的天子骄子变成一个傻子,试问谁能接受!

方琦年龄小,根本帮不上忙。对于那时的她,记忆就是家里从大房子变成了小房子。

 

经过多方查证,幕后主使是陈家。

陈家在做这件事前就应该想到报应。

所以方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绑走了尚且在襁褓中的陈晖,并且遗弃在路边。

可陈家不比方家,家大业大,丢了一个孩子,除了第一年派了所有人手去找,渐渐地默认为死亡,没有人再去找过陈晖。

世上再无陈晖,只有蔡陈晖。

 

在这里似乎应该画上个句话,偏偏方琦和蔡陈晖相遇了。

方琦拼劲努力,拿着奖学金考进最好的大学,只想出人头地,侍奉父母。遇上了比自己小的学弟蔡陈晖,面对追求,方琦选择了接受。聊得合拍,有了带回去见家长的念头。

岂料,方父方母只听了蔡陈晖的名字,脸色大变,竭力克制自己的表情。把人送回去后,听着父母的叙述,方琦才明白自己喜欢的是仇人的儿子。也不知道方琦怎么想的,她当时的原话就是“鬼迷心窍了,居然做出这种事。”

方琦铁了心地要嫁给陈晖,以怀孕相逼,偷偷摸摸把陈晖还活着的消息放出去。陈家夺家产的消息人人皆知。陈晖实则二十四,上面三个哥哥,下面两个弟弟,还有他们成精的妈。一回到陈家,绝对是所有人的眼中钉。而他面对一群豺狼虎豹有没有自保能力,方琦一点都不关心。

生下陈秋实之后,方琦伪装成一个贤妻良母,似乎日子每天就这么过了。

方琦开始动摇,不如就这样过的时候,陈家找上门来了。的确,他们不缺子嗣,但面子上过不去,一定要把陈晖认回去。

为了不给蔡父蔡母添麻烦,陈晖选择认祖归宗。

和方琦想得差不多,陈晖的日子并不好过,即使是他的母亲也在担心他会不会抢了他哥哥的股份。到底不是亲生的,觉得不是一条心。

陈晖在陈家被边缘化,后来想想,还不错,他们一家三口还是过得安稳的日子。在陈老爷子把加急病房当家住,把医生当亲人,家里人终于坐不住了。各式各样的争斗每天轮番上演,方琦冷眼相待,骨子里疯狂的基因又一次被唤起,恨不得添一把火,让陈家更乱。

每天都能看见老宅有人离开,有人出国,有人悄无声息地……没了。

方琦想得太简单,在这年头,想要毁掉一个人太容易了。死亡,往往是最好的解脱。

 

陈老爷子有个正房,还有个讨他欢心的二房,和一堆在外面不知道多少的姨太太。陈晖的母亲是正房,所以才为之忌惮。尤其他同父同母的大哥为人阴险,下手狠辣,陈老爷子极为不喜。偏偏也只有他这样的手段才能踩着尸骨坐上这个位置。

照道理来说,陈晖只需要享清福即可,大哥甚至允诺,陈晖可回蔡父蔡母,继续侍奉二老。

陈晖选择自杀。理由很简单,他几乎和每个兄弟姐妹交好,为了哥哥,为了母亲,一而再,再而三地窃取情报,良心不安,彻夜难眠。

 

“琦琦,我知道陈家对你有愧,这下你满意了吧。每晚弟弟妹妹都会来梦里找我,我受不了了。”

这是陈晖留给方琦的最后一句话。

鲜血让方琦幡然醒悟,决意自杀,念及陈秋实暂缓计划。

 

陈家不安全,陈秋实基本都是和方父方母生活。有了方琦的先例,他们是怎么也不敢把上一代的恩怨再告诉下一代,带到棺材里。

方琦很感谢这个决定,眼看方父方母年迈,不忍他们继续照料陈秋实,唯一能托付的人就是蔡照。看在陈晖的份上,蔡照一定会同意的,只让他记得时常带陈秋实见见二老,算是替她尽这些年为尽的孝心

 

 

“如你妈妈说的话,你只需快快乐乐长大,别的什么都不用管。”

蔡照轻声呢喃,没注意到陈秋实的眼皮在抖,似乎睡得并不踏实。


评论
热度 ( 1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