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杰睿】玫瑰酒店

催更走→集锦


10.

 

眼睛睁开一条缝,窗外一片漆黑,断定还早,迅速入睡。

翻来覆去,脑袋半梦半醒,没有听到闹钟铃,再睡一会儿吧。

双手双脚呈大字型伸展,打了个哈欠,眨了眨眼睛,怎么闹钟还没响?

刘明睿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拔掉充电线,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屏幕,任他开机重启,数字仍是2没变。

不是凌晨的两点,而是下午两点。

 

“居然睡到了两点!闹铃怎么会没响呢?”刘明睿猛地坐起,满是疑惑。

“刘少爷,您醒了,您需要再睡一会儿还是吃早饭?”于管家看穿了刘明睿的疑惑,解释道,“主人看少爷您为了开业,最近十分辛苦,所以放假一天。”

“……替我谢谢他。”

“您可以亲自向他答谢。”

刘明睿扯了扯嘴角,还是别了吧。

走了没两三步,刘明睿停下,“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

“昨天您进了主人房间后,由我负责寻宝活动。”

言下之意,于管家不知道。

说起进杰的房间,刘明睿总感觉记忆不连贯,少了一块儿似的,细想好像又没什么。难不成杰又抹去了他的记忆?依照先前几次来看,抹去记忆的人是不会知道,甚至不会发现异常。

谜团太多,杰本身就是最大的谜。刘明睿无意再探究下去,他只是在这里住个……嗯?周管家并没有说期限,按照老宅的翻修,如果家具还要特别定制,岂不是要个三年五载!不行,过会儿就得打个电话问问。

 

“刘少爷,您要再休息会儿吗?”

刘明睿从思绪中抽离出,歉意地朝于管家笑笑,“不用。我洗漱完就吃早饭。”又问道,“昨天的活动怎么样?”

“没有突发事件,蒋经理负责颁发奖品和最后的总结词。总的来说客人对这个活动很满意。有些碍于时间,提早离场。今早有大概百分之三十的人在办理退房手续同时办了会员卡。放在房间里的调查问卷表,还没有全部回收,目前是好评偏多。”

“那就好。”刘明睿把毛巾挂在一旁的架子上,“我今天不在,向谁汇报工作?”

“主人。他命每人写了份报告,已经发送至您的邮箱。”

“杰?”刘明睿有些惊讶,想起现在玫瑰酒店的部分员工就是前玫瑰酒店的员工,还没倒闭,甚至花了重金重新装修,肯定不是像他嘴上说的“家底”那么简单。

“主人还带了句话给您。”于管家清了清嗓,“总经理不是事事要管,我可不想玫瑰酒店因为有人死了而出名。”

毒舌。能不能好好说话,明明是关心,听上去就是不舒服。刘明睿心里怎么想的,也不会诚实地说出来,冷漠道:“哦。”

好吧,语气还是表明了刘明睿的态度。

于管家只当不知道,嘴角隐约有着笑意,“今天天气好,要不要在花园吃早饭?”

“好。”

刘明睿的怒气顿时消失,谁会和吃的过不去。

 

突如其来的假期,刘明睿不太适应。瘫在椅子上玩了会儿手机,也才过去一个小时不到。于管家尽职尽责地守在门口,绝不让刘明睿能进书房。不知道做什么打发时间,这种甜蜜的烦恼,刘明睿选择再睡一觉。

睡了半个小时,刘明睿就醒了,浑身发酸。央求半天,磨破了嘴皮子,才获得在酒店里闲逛的资格。

仅仅是闲、逛。字面意思,在酒店里乱走,还要维持总经理严肃的一面,冷冷地点头,以表示自己非常忙碌,不要来打扰他。光是走遍玫瑰酒店就累得不行,早早吃饭,洗澡睡觉。

迷迷糊糊前最后的一个想法,白白浪费了一整天,明天一定要好好工作。好像还有什么事忘记了来着……

 

 

“今天刘少爷睡到自然醒,多喝两碗奶油蘑菇汤,喜欢芒果奶冻,不喜欢草莓。吃完午饭后,在酒店里消食散步,顺便视察工作。六点准时用餐,喝了两碗粥配小菜。在健身房锻炼了两小时后,回到房间洗澡,睡前翻阅了邮件,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要睡觉了。”

“看来没什么异常。”杰喃喃自语。

第一次追问被敷衍过去后,于管家不再询问,安静地站在桌前等待。

“什么事都要他管,请那么多员工是来度假的吗?”杰把文件夹扔在桌上,“就一个酒店有必要这么上心吗?”

并非杰说得这么严重。有倚老卖老,偏要对着干的,被刘明睿收拾得服服帖帖。只不过刘明睿的高标准高要求,深怕一个做错,落得这些人的下场,这才有了事事请示。现在正是玫瑰酒店最重要的时刻,刘明睿默许,但也没事事都管。

于管家不会把这番话说出来。他是被杰安排在刘明睿身边的卧底,明面上是个助手的身份,不应过多干涉酒店的运营。在他看来刘明睿心善,没必要给这群人好脸色看。

虽自小服侍杰,这个人一如既往的神秘。和刘明睿的关系,凭借这些年的了解,才能在细枝末节中了解到对刘明睿的特别待遇。最关键的是,刘明睿的那间房,空置许久,要从玫瑰酒店开门营业算起,像是一直在等待他的到来。

整个房间都活起来了。

大概是幻觉吧。

饶是于管家有私心,不愿做出违反杰下令的事。旁敲侧击地说了点,半是意外地杰发话了,那他可以行动了。

 

 

万事开头难。

玫瑰酒店万圣节活动打响了它的名号,不少人慕名而来。虽是酒店的淡季,入住率还是在平均值上一点,主要是双休日的生意。常常是一家三口,原本大名鼎鼎的都市传说,却成了周末放松的好去处。

流言不减。

最火的故事与时间差错有关。

 

玫瑰酒店著名的三条规定:

1.半夜不要照镜子。

2.半夜不要敲别人的门。

3.半夜不要回头看。

说是这样说,总是有人会可以去破坏。有些人没事,有些人真的遇上了。

 

在半夜这个特定的时间,不同的时空会在某一个地方重合。你每走的一步,都有可能在离你现在的世界远了一步。

有人声称,穿越到了古代。见到了打扮迥然不同的人,说着听不懂的语言,白皙皮肤浅色瞳孔,也有和他差不多,姑且称之为人类。一切都十分真实。街道上的叫卖声,路人的交谈声,用铜钱交易的买卖,没见过的食物等等。感觉像是灵魂在飘,而非躯体。朝着一个方向,没有停歇,没有任何感觉,又回到现实世界。[1]

 

身为唯一一个没有这三条规矩的住客刘明睿,听了发笑,这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如果不是他住在玫瑰酒店,如果他没有请人编故事,一定会拍手叫好,信以为真。

这波免费的宣传,刘明睿自然是不会介意。随着入住的人越来越多,口口相传,这样的故事不会伤害现有的品牌形象。再说了哪个学校没有奇怪的鬼故事,傍晚七点二楼女厕所传来的哭泣声,天台上跳楼自杀的学生,由停尸间改造的储物室,也没有见哪个父母因此不让孩子去读书。

 

桌上的电话响起,刘明睿一愣,放下了手中的杂志。自从玫瑰酒店步上正轨后,需要他操心的事变少了,只需把控大方向,恰巧又是淡季,几乎没有要请示他的事。

“喂。”

“刘总,这里有一位客人,一定要见您。”

是许经理的声音。

“好的,我马上下来。”刘明睿挂了电话,更觉奇怪。他的交际圈不算大,知道他搬来玫瑰酒店的人更少,会是谁?

 

被许经理请到角落,摆上热茶和点心,没有怠慢顾客,也没有影响到其他客人,刘明睿暗自点头。越走越近,戴着一副墨镜,浑身打扮说不出的怪异,上身毛衣下身短裤,这是冷还是热?的确不认识,脸上带着客气不失热情的笑容,“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事吗?”

“玫瑰酒店换人了。”这人站起来,绕着刘明睿走了一圈,又走下,“居然是你。”

“不好意思,我们认识吗?”

“我们怎么……”

另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不认识。”

杰飞身出现,刘明睿吓了一跳,看了看周围,好在地方偏僻,没有人会发现。

“这个人你不用管。”杰的手搭在这人的肩膀上,皮笑肉不笑道,“你最近很闲,连处理客人的事情都弄不好,还要你出门。”

“发什么火。是我要求的,给你个惊喜也真是不容易。”这人笑道,“不好意思啊小朋友,把你吓到了。”拍了拍杰的背,“走吧,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把人找到了。”

“你少说点话会死吗?”杰皱眉,看了眼刘明睿,“你还矗在这儿做什么,没有别的事做了吗?”

“刁难小朋友算什么本事,他今天吃错药了,忙去吧。”这人扯了一把杰,“还不走,不怕我说……”

杰一把捂住他的嘴,走了。

刘明睿数度张口,屡屡被打断。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原来杰也有朋友。

 

 

注:

[1]:时间差错的故事来源于法国凡尔赛宫,可在度娘上找到。在此根据上进行了改编。

———————————————————————————————

关注了我微博的人应该都知道我刚狗完三天的活动,回来生病了orz晚更新了抱歉!这算上周的更新,这周的更新还是会更的。年底较忙,先把一些其他欠的坑再日更。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