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杰睿】玫瑰酒店

催更走→集锦

7.

 

没了周管家的叫醒服务,刘明睿竟然在闹钟声响前醒来,真是可喜可贺。

没有奇怪的梦,没有辗转反侧,少有的一沾上枕头就睡着,早上自然醒,神清气爽。洗漱完毕后,看时间还早,呈大字型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虽说床比家里的小,仅足够刘明睿连续翻两个身,多翻半个都要掉下床的危险。

这房间刘明睿是打从心底喜欢。

刘明睿拿起手机,刷了刷微博,时间太早,还是昨晚的内容,扔在了一边。这才发现天花板的图案。随意的线条,多种颜色,构成了个特别的涂鸦。

现代艺术。刘明睿在心里评价道。

一时的新鲜感过了,刘明睿打了个哈欠,艺术的品鉴能力仅为皮毛,耳熟能详的名画,小部分画家的生平,中西方艺术绘画流派,还是因为平常多读书便记下了。他更喜欢理科,简单明了,是对是错,一目了然。

闹钟还没响,刘明睿干脆关了闹钟,提早到达了餐厅。完全没有存了不想见到杰的心思。

 

昨天还只有一张桌子,一夜之后,摆满了整个宴会厅。

刘明睿一愣,准备选离自己最近的桌子,却发现这么多桌只有一桌摆了餐具。刚坐下,那个管家出现了。

“早上好,刘少爷,我姓于,平日里管些玫瑰酒店的杂事。主人吩咐,如果少爷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于叔好。”

“主人命我传话,他有事忙,让少爷先吃早饭,十点在门口等他就行。”

“哦。”刘明睿不大在意,甚至有点欣喜,“早饭吃什么?”

“今天运动量较大,推荐面食,是红烧牛肉面。少爷来得有些早,后厨还在准备,请问要喝点什么?”

“白开水就行。”大概是起太早,刘明睿也不是很饿。

“好的,稍等。”

刘明睿见于叔走了,瘫在椅子上,看到于叔仿佛看到了周叔。怎么到哪里都逃不过被管的命运?自认过了十八岁生日就是成人的刘明睿不大高兴地想。

 

人一无聊就容易胡思乱想。

也不算胡思乱想,既然被共享了这个酒店,刘明睿自当要负责任。号称十大鬼宅之一的玫瑰酒店,鬼倒是没有,啊不,吸血鬼一只。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多少吸血鬼。

虽说不是光杆司令,光靠这些人肯定也不够,刘明睿摩挲着下巴,着实愁人。不知道把招聘广告贴出去,会不会有人愿意来应聘。脑袋灵光一闪,没有人,可以有吸血鬼啊!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说不定还有别的种族,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比如精灵,比如天使,不过他们凭什么听他的。

这还是份高危职业。

刘明睿暗暗叹口气,前途未卜。

红烧牛肉面好了,红汤上飘着香菜葱。牛筋牛腩萝卜,单个拿出来,足够惊艳。最重要的面,应当是现擀,极有嚼劲。

世间的烦恼靠美食能解决,如果不,说明不够好吃。

 

十点,杰准时出现在门口。

以及一辆只有在公园里会看见的游览车。

“上车。”

平心而论,杰坐在驾驶座上,还是很帅,仿佛开的是布加迪威龙。

即便在郊外,八月的天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热,刘明睿果断选择上车。又遮阳,前排还有电风扇,车发动起来后,微风拂过脸庞,一点也不觉得热。

刘明睿突然想起来问道:“为什么我们昨天不坐这个?”

“因为你昨天吃撑了,我们的目的是消食,不是去看房子。”

被人提起吃撑,刘明睿不免脸一红,“咳咳,玫瑰酒店就这一辆?”

“没有,约有两百多吧。一半作为四个地方的摆渡车,另外一半是接他们到主酒店门口。”

后面的用处可以理解,刘明睿点点头,“四个地方是指四幢小楼?为什么还需要摆渡车?”

“说是小楼不大准确,你可以理解为四个主题公园附带酒店。住在主酒店的,可免费游玩主题公园,但是住小楼里的只能免费玩相对应的主题公园,其他三个需要付门票钱。”

这样一来,原本不太吃香的主酒店会收到大部分人的喜欢,即使价格高一点也能接受。而其他的小楼因为距离远,却离游乐设施近。各有各的优点。排除其他因素,这是个不错的营销方案,感觉上就是个普通的度假山庄,为何和外界传得面目全非?

“到了。”

刘明睿咽下自己的疑问,下了车,正是昨夜到过的地方。

“今天白天让你看得清楚一点,也能带你去室内逛一圈。”

刘明睿抬头,当真是看不懂。秉着不懂就问的良好习惯,“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你猜。”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刘明睿胡乱猜想,“风花雪月,和梅兰竹菊还挺配的。”

“上面两个字。”

杰好心提醒,刘明睿并不领情,“哦,写的什么?”

“酒红。”

“啊?”

“这四个地方是用颜色分类,这里是酒红。”

这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难不成做游览车报目的地说酒红,有点蠢。

杰走在刘明睿前面,没有看到他一脸复杂,免去一番口舌之争。他打开门,“请进。”

 

“哇——”

刘明睿由衷地发出赞叹。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昨日杰说梅兰竹菊的装修太素了。不管从饱和度上,还是图案的繁复程度,宛如十五世纪法兰西宫廷,极尽奢华绮丽。天花板上的精细浮雕,巨大的水晶吊灯,酒红色的墙壁,底边是蓝白纹瓷砖,木质地板上铺着波斯地毯。

这还只是个客厅,推开门,卧室不逊起色。抓人眼球的就是放在中央的床,占据了整个房间约三分之二的位置。有墙壁的映衬雪白的床更是白上三分,却不会让人不适。没有了浮雕,亲手绘画的花卉图案布满了天花板。除了正对着床的三个小灯,隐藏在天花板里,还有一盏如月亮形状的灯,足以照亮整个房间。

 

“从这个房间看出去,能看到植物园。”杰沉思片刻,“算是M城最大的植物园之一。世界各地的植物在这里都能看到,同时还设有插花课程。”

“我们能去逛逛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们速度得快点,还有三个地方。”

 

和普通的植物园不同,这里是人造森林,仿造气候、土壤,身临其境地观察植物。配上杰如百科全书的解说,虽是走马观火,仍然很是过瘾。

 

 

“第二个地方是黛紫。”杰没有卖关子,而是边开边说,“M城最大的人造海滩,每两个小时人造海浪,还有分大人和小孩的水上乐园。”

忽然停下,杰指着外面道:“这是模拟地震桥,现在没到时间没开。”

“什么时候开?”

“你什么时候营业,什么时候开。”

刘明睿脸顿时垮了下来,这算什么运营者,连自家酒店的设备都不能玩。

“先去看房间,你改天自己来玩吧。”

“好!”

 

先看了酒红的房间,再看黛紫,相比之下,普通酒店的装修。话也不尽然,也算是超五星级酒店,在刘明睿看来,更甚。极简风格,家具电器软装修都是一等一的好,将客人的体验考虑得十分周全。

“这才是真的素。”

刘明睿说得小声,被杰听到,“那当然。”

啊?听到正常,但是刘明睿不解,为什么语气里感觉到了一丝嘚瑟和自豪?

 

刘明睿一把拦住杰,“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不喜欢?”杰皱眉道。

“不是。”刘明睿只是远远地看,仿佛真的来到了海滩边上,而自己穿得正式,还有两个酒店没看。若是这么下去了,怕是再也不想出来,还不如自己找个时间爽爽快快玩一下午。

杰没多问,原路返回,发动车子。

 

“绀青,这五个酒店中最便宜的。有剧场,舞台剧、戏剧、脱口秀表演,应有尽有,还有DIY手工课,比如陶艺、烘焙。”

有了先前的地震桥,刘明睿有理由怀疑道:“该不会还要我自己去找人?”

杰点头,“是的。”手指着左前方,“就是那里,我们快到了。”

 

倘若不说这是酒店,说是学生宿舍都会有人信。刘明睿富家子弟出身,周管家为了锻炼他与人交往,特意选择了住宿的学校。没有任何的优待,四人宿舍,上床下桌。白墙,六层楼高,还没有楼梯。好在他比较幸运,跳级念书,总共就住了两年。

毕竟本质是酒店,光外观而言好看不少。同是方方正正的楼,前面一大片草地,长着不知名的小花,红墙的一角长满了爬山虎。说起来毕业也快两个月,刘明睿对离别情绪不太敏感,在此时,此地,异样的情愫涌上心头。

温馨明亮,可供三到四人住,床靠墙,桌子在中间,不算太紧凑。说是最便宜的,也有四星级酒店级别。

刘明睿被杰又带去了天台,向远处眺望,说不上尽收眼底,也能看个大概。绀青的地理位置不错,算是中央,去酒红和黛紫的路程差不多。

 

 

八月的天,在毫没遮挡的地方还是热得不行,把刘明睿心中的情怀蒸发得一干二净。“我们快去下个地方吧。”

“好。霜色,偏外围,不过景色是最好的。运气好,晚上能看到星星。所以设立了天文博物馆,还有专门的赏星台。”

刘明睿眼睛一亮,杰紧接着说道:“当然你的房间是最好的。”

“嗯!”

刘明睿重重地点头,逗笑了杰,浅浅笑意,一瞬即逝。

 

远看如飞船,内在犹如船舱内部,房间装修充满科技感。刘明睿欣赏不来,但是一排按钮,简约的房间里一会儿床倒下,一会儿电视机弹出,甚至还能准确地从冰箱里投掷一瓶冰可乐到床上。

方便是方便,对刘明睿而言,惊吓更多一点。谁知道晚上会按到什么键。

 

刘明睿不抱希望地问道:“天文博物馆开了吗?”

“你的房间是最好的。”

“嗯?”

杰显然不打算为刘明睿解惑,“我带你参观完了整个玫瑰酒店,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全权交给你,赔钱了我也无所谓。记住一点。”

“没事别来找我,有事也别找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把整个玫瑰酒店讲完了,这里借鉴了sun city,也是由四个酒店组成。有点类似,不过这里埋着别的梗hhhh

明明网易云音乐在英国已经能用了,为什么LO至今不行么orz本来用了穿梭好好的,突然用不了了,我明天再试试看!链接什么的我也明天再做_(:з」∠)_

评论 ( 8 )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