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杰睿】玫瑰酒店

催更走→集锦


6.

 

头脑发热后的结果,就是站在走廊里,尴尬地和杰对望。

 

房间只有一个出口,也只有一条路。刘明睿没跑出去多远,意识到自己对玫瑰酒店认知得还是不够全面。

餐厅在哪里?杰知道这个答案,他现在正以一米左右的距离在自己身后。刘明睿只需要开口问即可,偏偏问不出口。

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技能,又或许是太早没有父母,缺乏安全感,刘明睿对人的情绪极为敏感。是敌是友,是心存善意还是不怀好意,无论包裹了多少层伪装,刘明睿都能一一识破。

少有失手的刘明睿看不懂杰。彼时,杰不过是一个偶尔出现在他生活里的人。安慰自己,这是个非人类,看不懂是正常。此时,杰成了朝夕相处,躲也躲不过的人。这一份不了解成了不安。

杰的身体里像是有三个人。一个眼睛恨不得长在天上,成天用下巴看人,傲气十足,却让人难生厌,仿佛他天生就该是如此。另一个温柔如水,像是个情场高手,尺度把握得刚好,处处妥帖,没有半点不适。还有一个幼稚得和小学生有得一拼,喜欢逗你,捉弄你,看到你一脸狼狈样,在一旁拍手叫好。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他?

 

“怎么停下了?”

就像现在,又变得疏离,说实话他更擅长面对这样的杰。

“我不认路。”

“跟我来。”

杰重新回到刘明睿的房间,拉开衣柜旁的门,是电梯。

“鉴于你身份特殊,又是房客又是员工,这是你的专属电梯。一般来说,没人能找到这间电梯。如果真的被人找到了,除了你的房卡,别人的房卡,它识别不了,不会运作。”杰说完,把一张白色的房卡递给刘明睿,“下次离开房间的时候,记得带着房卡。”

刘明睿连忙接过房卡放在口袋里。真的是好险,把房卡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那你呢?”

“我?这个房间的钥匙只有你才有,如果你弄丢这张卡,我就只能抱着你飞回房间了。”

刘明睿本心存怀疑,听到了后半句话,立即想起今天下午被公主抱起的场景,“太麻烦了,我不会弄丢的。”

“最好这样。”

 

走出电梯后,又是一阵七绕八绕,刘明睿的记忆力不错,就走了一遍,记了个七七八八,应该不会有错。不知道是不是杰早有预谋,这条路的终点在前台,绝对不会有人找错电梯。

刘明睿脸上的表情真实地反映了内心的想法,杰道:“这样不是方便你上班。”

“……是。”

左转,一直向里走,是个起码能容纳几百人的宴会厅,却在正中央放了一张双人桌。左右两边是红木椅子,桌上放着纯银餐具,中间还摆放着蜡烛和鲜花。

刘明睿没有谈过恋爱,但也在电视上看过别人谈恋爱,这标准的烛光晚餐适合他们两个大老爷儿们?

杰自然地坐下,刘明睿只当自己想多了。

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刘明睿发现还冒着热气的蒜香面包。香气勾人,原本不怎么饿的肚子发出抗议。他抬头看了眼对面的杰,打开了一瓶葡萄酒,倒入醒酒器。犹豫半天,正要伸手拿面包,杰转身回来了。伸出去的手,握住玻璃杯,喝了一口冰水,更饿了。

 

这时,穿着打扮和周管家十分相似的人出现。刘明睿吃了一惊,原来玫瑰酒店里还有除了他以外的人!根据电视剧的套路,这个人很有可能也是个吸血鬼。

光一个玫瑰酒店就能看出杰坐拥多少财富,是个古老的世家,所以一定会有个忠心的管家。

或者是杰遇上的普通人,懒得再找下一个管家,让他变成了吸血鬼。转换成吸血鬼,是件风险极高的事情,有可能这个管家是唯一一个成功的。

 

“面包不吃吗?”

“吃!”

能及时打断刘明睿的幻想,除了快递就是吃。先前顾忌身为主人的杰,现在既然得到首肯,刘明睿叉起一块面包就往嘴里送。

还没吃,鼻腔满是大蒜和黄油的香味。面包边脆脆的,面包带有嚼劲,牙齿费力地咬断,没有膨松剂,而是实打实面粉的味道。大蒜和黄油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几乎在面包表面上找不到大蒜的痕迹。

“好好吃。”刘明睿由衷地发出赞叹。

“那你多吃点。”杰把面包筐推向刘明睿。

“你不吃吗?”

“不喜欢吃热的。”

听说过不喜欢吃蒜的,听说过不喜欢吃面包的,第一次听说不喜欢吃热的。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

刘明睿再三提醒自己,这是吸血鬼,不是普通人。可能是为了掩饰不能吃蒜吧,难道杰认为自己隐瞒得很好?早就被机智的自己识破了。

一不小心又开启了脑内小剧场,喝一口奶油蘑菇汤,吃一口面包,刘明睿不知不觉地吃下两筐面包。

 

直到上了主菜,刘明睿不由地开始后悔。

和快餐店的汉堡不能比,芝麻面包,一层生菜,一层番茄,一层芝士,足足有一根半手指粗细的厚度的汉堡肉,配有自制酱料。还有一个不锈钢的小碗装着红薯条。

摆盘好看,味道诱人,刘明睿不知从何下手。望向对面的杰,是一块牛排,似乎只有外面一圈边是熟的,里面全生。杰轻轻划开一刀,鲜血随之溢出。切成入口的大小,快速而优雅,嘴角连血渍都没有,除了变深几分的唇色和空盘子算是唯二的证据。

相较于自己,吃得狼狈相。西餐礼仪刘明睿不是没有学,只是这汉堡,他更倾向于用手。可坐在这样的环境里,刘明睿认命地拿起刀叉,先吃面包生菜番茄芝士,最后解决汉堡肉。倒是被杰的那块生肉吓到,吃汉堡肉都有了心理阴影,深怕自己这块也是生的。

 

面包真的吃多了。

刘明睿不喜欢浪费,努力地吃完,瘫在椅子上,一动都不想动。

“带你去看看另外四个地方。”

“不是说明天?”

“你都吃撑了,晚上不再运动运动,明天起来胃会不舒服。”

“吃药就好。”

不知是哪个字踩中杰的雷点,冰冷的眼神看得刘明睿浑身打了个激灵。

“去,现在就去!”

“在外面转一圈就行。”

“今日事今日毕。”

 

刘明睿后悔了。

远,是真的远。

在徒步将近一个小时,四处都是草,别说建筑,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要不是相信杰不会把自己卖了,早在刚才听到“快了”的回答,就应该扭头走人。

“我们还要走多久?”

“到了。”

一扇古朴的木门,布满岁月痕迹,在风中前后摇摆,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大概是字迹太过潦草,刘明睿读不懂。没多纠结,跟着杰跨过门槛,是个别墅群。他找不到更好的词语来描绘。

地上是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路,两旁是一栋栋房子。路蜿蜒曲折,房子错落有致。前后距离加上绿化在保障了私密度时还有便利度。建筑风格模仿傣族竹楼,下周四面空旷,上面是一大平层。

“这里可接待以一家三口或者在三到六人左右都可住在里面。”杰拿着手电筒,“我没戴钥匙,明早再进去。”

“好的。”刘明睿在手机上敲完关键词,又问道,“名字叫什么?”

“没有名字。这四个地方都没有名字。”

“为什么?”

“设计者没取名字……不如你来取吧。”

“我?这怎么行!”

“你取的名字他会满意的。”

“我文科的成绩一直不太好,还是别了吧。”

“你不是IQ180,我相信你可以的。慢慢想,不急于一时。明天带你逛完剩下三个地方,你应该会有想法的。”

眼前的是上司,刘明睿不得不接下这个任务,“好吧。”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早点睡,明早九点相同地方吃早饭。”

“是。”

 

“闭眼。”

话是这么说,杰根本不管他到底有没有真的闭眼,熟练地打横抱起。

熟悉的高度,有了杰所谓的提醒,刘明睿没有害怕。一回生,两回熟,坦然地向下看,什么也看不见。

杰停在阳台,把人稳稳地放在地上。

刘明睿连谢谢都没说出口,杰已经不见踪影了。

被打上了吸血鬼的标签,杰做任何的事情都被归为合理。方才唯美的如偶像剧的剧情,刘明睿没有丝毫的感觉,甚至觉得有些烦躁。刚才走了一圈,身上不可避免地出了汗,又得洗把澡了。

 

洗了个热水澡,疲惫因子再次作祟。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没有周管家在外守候,毫无负担的刘明睿倒是睡得不错。

一夜无眠,安稳到天亮。

 

杰没有这份好运,喝下去的酒好似葡萄果汁,越喝越精神。

刘明睿的认生,杰知道。

刘明睿在他面前的不设防,杰知道。

是他,又不是他,自己该拿他怎么办?

——————————————————————————————

大姨妈来了的我,就是咸鱼一条。趁身体状况还不错,赶紧补上上周更新。还有一章,把伏笔埋完,玫瑰酒店终于能正式开始营业了!希望不要嫌弃我进度慢。后面的进度可能会快得飞起orz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