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毕侃】不容

※更新 14-15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OOC有 

※HE!HE!HE!

※努力争取一下五万字完结orz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催更走这里→集锦


14.

出于主人的义务,尤长靖准备了两杯温水,给自己泡了一杯浓茶。即使他一点也不困,即使几分钟前他在床上翻来覆去,饱受失眠的困扰。

“想问什么就问吧。希侃在哪里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当然,你可以选择去M国找他,然后没找到,然后失去他的踪迹,包括我。”

毕雯珺何尝不知道这点,否则也不会大半夜地跑来这里和尤长靖大眼瞪小眼,“尤长靖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我的目的你们还不清楚?”尤长靖意有所指,看了林彦俊一眼,“我可不是卷钱跑路的人。”

林彦俊作壁上观。右手握着水杯,左手撑着头,半睁半合,似乎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那李希侃呢?四年前从他假死到M国,这一段时间是断开的,你做了什么?”

“你应该问问你的父亲做了什么?”尤长靖轻笑,“我忘了,你知道,毕嘉浩派人狙杀李希侃,而那个人是我。”

事情过去四年了,李希侃现在活得好好的,被尤长靖这么一提,仍是在毕雯珺的伤口上撒盐。

尤长靖也是好本事,一个毕嘉浩,一个李希侃,短短一句话里踩了毕雯珺仅有的的两个雷点。名为理智的弦当即被怒火烧断,行动快过大脑,“噌”地站起,双手抓住尤长靖的衣领,被突然插手的林彦俊阻挡。

“雯珺,冷静一点,你来这里不是来打架的。”

林彦俊背对着尤长靖,不知道他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应该是惊讶吧,全球第一的杀手哪里需要人保护。

说出去,真是啼笑皆非。

毕雯珺倍感可笑,这就是他最好的兄弟。他们半斤八两,谁也没资格说对方。松开了手,重新坐回沙发,“四年前发生了什么?”

“其实你怪我没有任何用,如果不是你没有保护好希侃,就不会有我的出现。”

 

 

时间还要再往前推算,五年前,毕雯珺和李希侃在一起一周年。

起先,李希侃根本不够格吸引到毕嘉浩的注意力。毕雯珺身边有什么人,有什么样的人,哪些是好朋友,哪些是仇人,这些毕嘉浩都不愿意去管,他只需要一个乖乖听话的毕雯珺。

这点,毕雯珺一直做得很好。

渐渐地,这个毕嘉浩认为的乖儿子正在脱离他的掌控,而改变的原因出在李希侃身上。

然而,毕嘉浩没有去查李希侃的身份,不过一个玩物,毕雯珺只是玩物丧志。他需要让毕雯珺认清现实,用李希侃逼迫他低头。

送上来的把柄,岂有不用的道理。

毕雯珺早有反心,毕嘉浩知道,他也不在意,谁让他只有毕雯珺这一个儿子。

第一次,谈判失败。

毕竟还不想和毕雯珺撕破脸皮,决定从李希侃下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李希侃竟然是个卧底。这个结果令毕嘉浩怒火中烧。倒不是因为卧底的身份,这年头,混黑道里面没几个警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混得好。反之,警方里也有他们的暗线。

但是,毕雯珺是什么人?养不熟的狼崽子,怎么可能没有脑子的让陌生人接近他。

毕嘉浩钟意毕雯珺,不仅仅是因为是他的儿子,还因为他们两个极其相似。他不得不怀疑,喜欢李希侃是个幌子,实则毕雯珺搭上李希侃的这条线,为了搞垮毕家。

毕嘉浩选择压下这份报告,开始派人跟踪李希侃。

特别行动小组早有耳闻,一旦被盯上,没有失手,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富贵险中求,毕嘉浩敢贩卖军火走私毒品,就有所依仗。

 

如果可以,毕嘉浩是绝对不会动了杀李希侃的念头。就算是个卧底,只要警方愿意,随时随地李希侃都会成为一个为了社会为了群众而牺牲的人民警察。舆论没什么用,但会严重影响明面上的赌场生意。

毕嘉浩忍气吞声,却等到一个毕雯珺真的爱上李希侃的结果。

时间对毕嘉浩来说,尤为重要,等同命。毒品、军火,在自己的手里多待一秒,都有危险。什么都没等到和早先预期,造成巨大的心理落差。

而毕雯珺在做什么?面对李希侃的消息,显得镇定并且表示不会在意。

对这个过了十几年顺风顺水的毕嘉浩,是个不小的打击,做下一个错误的决定,

暗杀李希侃。

 

 

“说来真是巧,我刚在W城做完任务,顺手接了S城的任务。没想到,有人截胡。”

“我正准备处理了碍事的人,希侃已经倒地身亡。”

“第一次,拿了钱,没做事,心有不甘。不过少了一分危险,我准备离开。发现,原来截胡的人是警方。”

“碰巧听闻要送希侃出国,我就跟着一起了,想着在路上干掉他,才能对得起我的钱。但是,付我报酬的人,已经无法偿付尾款,就收手了。”

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讲这个故事的尤长靖,说完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双手一拍,掌心传来的疼痛感,强打精神,“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希侃,”毕雯珺似是斟酌说辞,“知道吗?”

“他知道。”尤长靖紧接着说道,“如果你接下来的问题都这么无聊,麻烦你带上他都可以走了。”

“你怎么知道关于毕家这么多消息的?” 

父子关系不和,鲜有人知,这个和毕雯珺的母亲有关。毕嘉浩平日里行事处处记挂着毕雯珺,而毕雯珺只需要做一个懂事的孩子。聚会上人人吹捧父子情深,知道有做戏的成分,也绝不会想到他们恨不得弄死对方。

毕雯珺念着李希侃,没有注意,局外人林彦俊听得心惊。

尤长靖挑眉,“希侃告诉我的。”

这个答案没让林彦俊感到意外,但尤长靖知道得肯定比他现在表现出来得多,就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尤长靖伸了个懒腰,换了个姿势,舒服地窝在沙发里。反正赶也赶不走,想留就留着呗。抬头看眼钟,都要凌晨一点了,李希侃还在飞机上。

“毕嘉浩是不是和林澜有合作?”

尤长靖眼皮都快搭在一起,毕雯珺忽然开口,惊醒,没好气道:“这个问题不应该是你更清楚?”

“他应该有一个所有暗账的记录,我虽然有,但不全。找了所有地方都没有。你受聘于他,现在又接了林澜的单子。你身上太多巧合,背后一定有原因。”

“接任务而已。照你这么说,我的雇主们跨越半个地球都互相认识?”

“彦俊的任务要半年了吧,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一亿不是个小数目,总有人会为此动心,付诸于行动。就算你第一,也不可能防得住所有人。”

“除了警方,不会有人来截胡我的生意。”

“可这个生意还有,你不急,林澜肯定急。他不会把所有的宝都赌在你一个人身上。”

“我说了!没有人敢接这单生意。”尤长靖有些恼火,嗓音不免拔高。

“你用什么威胁他?还是他又用什么威胁你?”毕雯珺语速加快,吐字清晰,“你迟迟不动手,他总会觉得奇怪。会不会林彦俊发现了,会不会暴露了,会不会你喜欢上林彦俊了?”

“别说了。”

又一次,林彦俊阻拦了毕雯珺。

“我只是合理猜想。”毕雯珺冷笑,“真相向来是残忍的,还是你们都入戏了?当然你们怎样,我管不着,我只关心李希侃。”

“当年,警方找不到毕嘉浩运输军火和毒品的航线是因为来源林澜。你所说的账本,我的确不知道,但是他们两个早有勾结。毕嘉浩迅速定罪,不仅仅你交了你有的线索,还有林澜友情赠送给你的。当然,你是不知道的。因为他搭上了Rema,只有废弃现有的,才能重新不为人知地做回老本行。”

尤长靖像是耗尽所有力气,有气无声,“你满意了吗?”

“这件事你和希侃说了吗?”

“他应该猜得到。”

“你让希侃去M国,还有一个原因是不是因为,当年你要杀的人根本不是希侃,而是我。”

“没有。林澜只是用你的性命……”尤长靖忽然停顿,“就算林澜真的放出消息,不会有人真的杀你。”

毕雯珺没再追究下去,“明日,不,今天下午两点,我约了岳岳,你们两个务必到场。”

“你会不会太急了?”林彦俊道。

“我恨不得今天晚上去逼问林澜,把他知道的都吐出来,什么W-union,Rema,最好今天一网打尽。”毕雯珺又道,“我就是等太久了,才把李希侃弄丢了。”

“除非你把侯建英忘了,重新接受李希侃,或者让李希侃接受侯建英,说不定还有一丝希望。我把离开选择权交给了希侃,是他选择了离开。”

毕雯珺搭在门把的手一顿,“谢谢。”

 

房间里少了一个人,只留林彦俊和尤长靖,气氛降到冰点。

“他走了,你呢?”

“事关林澜,于公于私,我都希望能把林澜抓起来。所以,我们的事撇开不谈,把当下的事处理完,我有话对你说。”林彦俊抢在尤长靖开口,“你最好不要逃,有了雯珺,有了林家全部的力量,你在那里,我都找得到你,不要去尝试,好吗?”

林彦俊式霸道的温柔,尤长靖不由打颤。

他有几千几万,不重样的狠话,句句伤人,却一句也没说出口。

“好。”

 

 

15.

毕雯珺停在精神病院门口,这里关押着他的父亲,毕嘉浩。

说是父子,仇人更适合。

 

 

毕雯珺十岁以前,是没有父亲的,和母亲过着两个人的生活,平淡而幸福。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参加完补课班,回到家,门口站了两个黑衣人。如果不是门牌号对,毕雯珺都以为走错了地方。

原本吵架的两个人,因为他的到来,瞬间安静。

“你就是毕雯珺吧。我是爸爸。”

毕嘉浩自认露出和蔼的笑容,毕雯珺看都不看,望向母亲,她点了点头,“妈,我饿了。”

扔下这句话,回到了房间,把笔袋作业一一从书包拿出来。又悄悄地走到门口,偷听他们的对话。
“毕雯珺我一定要认,你将会是我的毕太太。”

“免了吧,毕嘉浩,你当我还是那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吗?儿子你也见了,一个月让你见一次。现在从我家离开,立刻!”

“我只是通知,看在我们以前关系的份上。给你一个月,下个月的今天,搬回毕家。”

“毕嘉浩你疯了!有大把的女人想给你生孩子,你盯着我做什么?”

“你知道……”

毕嘉浩的声音变轻,毕雯珺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接下来的一个月,母亲试过许多办法,搬家、逃到别的城市,都被意义抓住。连母亲的工作单位和自己的学校都受到了影响,

最后三天,母亲像是认命了,紧紧地抱着他,“我们会好好的。”

约定之日,毕嘉浩准时出现,帮忙搬家,住进了毕家老宅。

 

只有在电视里看到的豪宅,真实地出现在毕雯珺眼前,不惊讶不激动,甚至有些害怕。望向母亲,脸上是还没掩饰好的厌恶,转而对他露出笑容。

一个月后,母亲穿着高定婚纱,与毕嘉浩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婚礼,全S城的人都知道。在婚礼上,毕嘉浩泣不成声,满是对母亲的歉意和找回来的感动,誓要好好待她,做个好丈夫和好父亲。

这誓言只持续了三个月。

毕嘉浩长时间不在家住,家里隔三差五有不认识的阿姨上门挑衅。母亲大肚,陪人聊了一下午,甚至鼓励她们“能把她踹了嫁进豪门”的想法。往往这样的女人,毕雯珺不会再见到第二次。后来人少了,但还是有白痴妄想自己抓住毕嘉浩的心。

这本就是不是一场因爱而结的婚,不过是母亲迫于压力,不得不罢了。 

即便如此,母亲还是因为长时间的焦虑造成神经衰弱,为了不让毕雯珺担心,装作她很好,最后演变成抑郁症。

 

毕雯珺对母亲的记忆留在了他的生日后一天。

十四岁的生日,毕嘉浩出差不在家,母亲少有言笑晏晏。煮了一碗长寿面,生日礼物是他想要很久的悠悠球和一本书。

次日一早,毕雯珺面对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她的手臂布满了割伤的痕迹,疤痕的颜色证明不是近期,左手手腕连肉都被翻起的伤痕,是致命伤,满池子的鲜血。

可母亲在笑,她获得了解脱。

毕家是她的牢笼,舍不得儿子,不满生活,矛盾的心理,最后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毕雯珺不仅恨毕嘉浩,还恨他自己。那本书里夹了一份信,是遗书。如果他早一点发现,说不定母亲就不会死。

他可能不值得被爱,爱他的人,他爱的人,终将离去。

十四的时候是,二十四的时候也是,还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没有外面的标志,定会以为是高级的疗养院。不似医院,只有白色,而是大量地运用暖色调。坐落在半山上,一是防止病人跑掉,二是清静,不会吵到人。

人人叹,毕雯珺对毕嘉浩好,努力把人从牢里捞出来,待在精神病院,总比没命好。

这哪里好?分明是要了毕嘉浩的命。

 

“毕总,今日病人生命体征正常,最近喜欢坐在庭院里。到了饭点才肯回来。”

毕雯珺不是第一次来,几乎每年都会来一次。毕嘉浩刚关在里面,每三个月都派人了解情况,深怕跑了。就算这里的看守人员有他的人,也有警方的人。

“知道了。”

毕雯珺推开门,毕嘉浩正面向窗外。

这里二楼,跳了也死不了人。

 

“爸,最近好吗?”

“我在这边,你觉得好吗?”

“挺好,有吃有穿还有人伺候,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你可以走了。”

从四年前一见面就吵架,到现在心平气和地讲两句话,总归是不一样了。如果没有毕嘉浩怨恨的眼神,毕雯珺冷淡的口吻,更像一对父子。

“希侃没死,我找到他了,你马上就要有儿媳妇了。”

“哼,当年我就说了,我没杀他。”

警方玩的这一手,有苦说不出,毕嘉浩尤为不齿。

“可您想杀我,也没什么区别,毕家很快就会灭在我手里了。”

“逆子!”

“别生气。我知道你有一个孩子,想想,都要读初中了吧。”

“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和我无冤无仇。更何况,又不是我弟弟。”毕雯珺笑得怜悯,“这就是报应吧。我妈不想和你扯上关系,偏偏有了我。想要和你有关系的,不是怀不上,就是夭折。好不容易有一个,还是别人的孩子。”

“胡说!不可能的。”

“想不想知道是谁的?是林澜的。替你的对手养孩子,爸,我也是服气的。”

“你再说一遍。”

“林澜,你可能不知道,他傍上了Rema,现在和W-union进行军火毒品交易。这个组织的名字是不是特别熟悉?你知道吗?他也请了一个杀手,想要杀了彦俊,杀一个不够,还想杀我。你们不愧是好朋友。”

毕嘉浩捂着心脏,想说却说不了,手胡乱地在身上寻找药。

毕雯珺喜欢看他痛苦,每次过来一定会“无意间”刺激到他。毕嘉浩是坐过一段时间的牢,高血压诱发成了心脏病。受不得半点刺激,平日里吃药治疗,控制住了。

毕雯珺不会让毕嘉浩就这么简单地死了。拿出一瓶药,放在毕嘉浩手里,又倒了一杯水。

“放心,这药没毒。消消气,你不如把之前藏着掖着的都告诉我,也好帮你报仇。”毕雯珺看了看四周,“你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啊。”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

“你帮不帮忙,我都无所谓,迟早会找到的。不过你给我,和被警方找到,就是两个概念了。”

“你在威胁我。”

“我们之间用不上威胁。”

你死我活,合不合作,没有任何区别。

“你的一面之词,我信不过。”

“我知道,今天我就去见岳队,你想要的证据,我会给你。”

“我可以给你一半,剩下的一半看证据。”

“行。”

毕雯珺猜到毕嘉浩不会这么爽快地把东西给他,能有一半就不错。不知道这一半里有多少能信,有多少被动了手脚。

“在你妈妈的遗物里。”

母亲没留下什么东西,其中能让毕嘉浩藏东西的,应该就是她的首饰盒了。据说是外婆留给她的,所以格外宝贝。而这些都被毕雯珺原封不动地放在老宅,除了每周一次的打扫,不会有人进去。

“人渣。”

“你妈妈是我唯一爱过的人。”

“你的爱令人恶心。”

 

 

毕雯珺大力甩上门,和毕嘉浩在同一个空间多相处一秒,浑身不自在。要遏制杀人的冲动实在是太难了。

脚踩油门,开向老宅,毕雯珺径直走向母亲的卧室。

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六年前,能让他回到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思念母亲。

时间在这个房间是停滞不前的。一瞬的恍惚,毕雯珺没时间怀旧,一眼就看到了首饰盒。混杂在首饰里有一把钥匙和一串密码。

毕嘉浩的书房能看得都看过了,电脑也被查的一干二净,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也被翻了个遍,难不成……


——————————————————————————————

比原定的9000字【指13+14+15】少了500左右的字数。因为接下来就是走剧情,赶紧分开来影响观感,就放到【16+17+18】开学了之后,事情变多,可能不能维持周更9000,如果我能完结,下周更9000,如果我不能完结,下周可能就6000!

这章主要是把之前的伏笔都填掉。比如小尤和小侃相识,这四个人复杂的关系,之前看不懂的,这里都有解释。如果有我遗漏,没有解答的,欢迎评论!长得俊part会放在番外,正文不多做阐述,不影响剧情的部分都会删除。

评论 ( 2 )
热度 ( 5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