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毕侃】不容

※更新 10-11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OOC有 

※HE!HE!HE!

※原梗戳这儿 不戳也不要紧

※争取五万字完结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1800粉丝点梗福利 了解一下~


集锦



10.

 

荒谬。

李希侃为这场重逢如此定义。

 

或许是因为异于常人的相遇,或许是因为这段畸形的关系,使得一切的不正常都变得正常。

 

毕雯珺,李希侃的目标。

再怎么详细的书面资料都不如实打实地接触了解,所以李希侃特意把房子租在毕雯珺的楼上,全然不觉自己的行为和一个跟踪狂有什么区别。

毕雯珺的生活简单无趣。

周一至周五,上课,其余时间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家里。到了饭点,绝不吃食堂。除了偶尔林彦俊作陪,大部分时间都是便利店标配,一份三明治一杯柠檬茶。

坐在校园的长凳上,带着耳机,一手拿三明治,一手捧书,生人勿进的气场。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

周末,每个礼拜去大超市采购。不是李希侃所想的泡面速冻食品,而是蔬果,想来是会做菜的。

李希侃坐在阳台,嗅着飘来的香味,恶狠狠地吃着外卖。其实味道也不差!

 

在毕雯珺不知道的时候,李希侃早已经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是便利店不经意地擦肩而过,是地铁里背靠背站立,是社会实践活动的好心人。

 

李希侃单方面了解毕雯珺因一只猫而结束。

 

毕雯珺面冷心热。

小区有一只流浪猫,毕雯珺每晚都会在花园里放上两个碟子,一个装食物,一个装水。从来都只是远远地看着,李希侃不解,脑子一抽,把猫带了回去。

常说,猫不如狗忠诚。

这只猫到了他家后,李希侃特意按照养猫手册买了一堆东西,不管有用没用,放在阳台上,供猫主子选择。非要发挥他老人家高超的跳跃能力,进入毕雯珺家的阳台。

起初,李希侃太天真,竟然以为猫会回来。等到第二天天亮,阳台空荡荡。若是普通住户,李希侃立即杀到楼下,把猫带回来。偏偏是毕雯珺,李希侃足足做了三天的心理准备。

 

摁了门铃,门一开,李希侃低着头,如机关枪说个不停,“抱歉,我家的猫跳到你家的阳台了。我能进你家把猫抱回来吗?”

没等到回应,抬眼看了毕雯珺一眼。长时间的远距离观看,贸贸然面对面,各种不适。太近了,又低下头,不会被认出来了吧。最近好像就超市里碰到一次,公园里撞见慢跑,小区花园一次,好像也挺多的。

“进来吧。”

“打扰了。”

李希侃感觉自己的心要跳出嗓子眼,故作淡定地走向阳台。果不其然,猫主子在阳台。

岂料,猫一见李希侃,身手敏捷,先跳到隔壁的阳台,再向上一跃。得,回家了。

李希侃尴尬地回头,冲着毕雯珺鞠了一躬,“非常抱歉,我家猫给你添麻烦了。”

“这猫真的是你的?”

“是。”李希侃拿出手机,找到自己给主子做的身份证照片,“你看。”

“哦。”

李希侃有心解释,却会暴露他知道毕雯珺喂猫。

 

有一,有二,就有三。

是他低估了自家的主子。

李希侃从未想过有一天,毕雯珺会主动敲自己家的门。

原因是主子,又又又私闯民宅。

为什么这么多又,是因为不止一次。

 

李希侃打开门的瞬间就有了关门的冲动。他不会是有史以来做卧底,还没接近目标,就被发现的第一人吧。

“你好。”

毕雯珺直接跳过寒暄的步骤,眉头紧锁,指了指怀里的猫,“这是你家的猫吧。”

“是……”

“能管好你家的猫吗?之前放养,跟个流浪猫在小区里游荡。现在倒好,天天往我家跑,这算你的猫还是我的猫?”

“我就是看它是流浪猫,才捡回来的。”

“……”

“对不起,我这是租的房子,没法把阳台封起来。”

“没事。”       

“啊?”

或许是毕雯珺这个人,又或许是毕雯珺的言简意赅,平日里能说会道的那张嘴自动熄火,傻愣愣地站在门旁,看着他下楼。

又来了。

心脏跳动的速度太快了。

 

身为侯建英的李希侃,以乒乓球为梦想,结果脚踝受伤,不能再负荷高强度训练而心灰意冷,离开训练营。在教练的帮忙下,现在教小朋友打乒乓。

前段时间正值暑假,最忙的时候,李希侃从早九忙到晚八,才把猫关在阳台。现在迫不得已,关在家里,每天回到家都是遍地狼藉。

“主子诶,你说你,怎么就盯上毕雯珺了?”原本主子还不肯被李希侃抱,拼命挣扎,一听到毕雯珺三个字,安分地停下来,“这猫成精了不是?毕雯珺哪里好,除了比我高点帅点,也没有什么别的优点。我们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好不好?”

自认说服了主子,李希侃放心地上班去,回家还是老样子。

于是,李希侃第二次敲开毕雯珺家的门。

早上八点半,毕雯珺还没起床,满脸写着“挡我睡觉者死”几个字。本就散发着冷漠的气息现在更是被一团黑气笼罩,李希侃一个哆嗦,早知道昨晚来谈就好了。

李希侃说得结结巴巴,颠三倒四,难为毕雯珺居然耐着性子听完了,抱着猫,“好。”

门就关上了。

这是答应的意思吧?李希侃边走边想。

 

两人的关系因一只猫而突飞猛进,甚至李希侃搬进了毕雯珺的家。

一时兴起造成这样的结果,李希侃绝没有想到。

毕竟没想到的又不止这一件。

队里明面上让他去策反,实际上是为了激发毕雯珺和毕嘉浩之间的矛盾。说得他跟苏妲己似的,能迷得毕雯珺五迷三道,神魂颠倒。

说得厉害,实则还是双方实力博弈的棋子。

岳岳待他好,以完成警方目的为首。

毕雯珺喜欢他,以保护自身利益为先。

他敬岳岳,喜欢毕雯珺,却时时刻刻想要逃离。

 

谁也不是谁的第一,何来埋怨。

 

四年前,蠢,是他阅历不深。

四年后,蠢,是他自讨苦吃。

 

 

想通了的李希侃抬头,对上了一双再熟悉不过的双眼。

忍不住抬手去触摸眼角的那颗泪痣,停在半空,“老毕,这样好玩吗?”

毕雯珺设想过很多种场景,生气、抵死否认,断然没有眼前这一种。

如过去般熟稔的口吻,专属于李希侃一人的称呼,好像时间从未流逝。

没由来的心慌,正要伸手握住,但已经收了回去。

“恭喜你的目的达到了。”李希侃边鼓掌边打量周围,看来自己被毕雯珺抱到沙发上了。在一个陌生环境想入神,是大忌。拿起茶几上的两份文件,回头看了眼保险柜,应该就是从里面拿出来的。“这就是你想让我看的。”打开纸袋,分别是两份文件,不出所料,“证件照拍得不错。原来我这么早就暴露了,亏我还以为我伪装得很好。”

在和毕雯珺搞好关系之前,他黏着毕雯珺。确认关系之后,成毕雯珺黏着他。根本抓不住他的把柄,想来也是岳岳特意将他边缘化。

“希侃……”

毕雯珺欲言又止。他想说的话太多,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身份也好,名字也好,这些都不重要。日日夜夜的陪伴才是真实的。所求不多,只一个你罢了。

“你放心我哪里也不去。我答应了岳队,在办成之前,是不会离开这里。”李希侃话锋一转,“我现在没心思和你谈尤长靖的工作,我想你应该也没有。尤长靖还在忙,我先下楼了。”

毕雯珺总算没晚一步,抓住李希侃,“我有,我和你谈,尤长靖那边有林彦俊,你放心。”

李希侃发笑,这是何等有趣的前任挽留的场景。谈工作不谈过去,这样也好。伸手去勾自己的包,拿出里面的笔记本,“可以。”

 

 

李希侃听得用心,时而发表了自己的想法。不像个助理,倒像个经纪人。

毕雯珺哪有心思谈工作,只寻了个借口把人留下。话题怎么也绕不开尤长靖三字。好在有林彦俊之前交上来的尤长靖工作方案,此刻他才能对答如流。

 

“大体如此,有些还需要再敲定。”毕雯珺眼看李希侃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去,急道,“时间也差不多,一起吃饭吧。”

“不用了,我还要陪长靖。”

“我们四个人可以一起。”

“四个人?”李希侃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还有林彦俊,“他应该不乐意。”

“他会同意的。”毕雯珺当着李希侃的面打电话,大约三分钟不到,“走吗?……我知道你急着去找岳岳,等吃完饭我陪你过去。”

被毕雯珺点破心思不奇怪。说着不在意,李希侃还是想要一个答案。这个陪,算了,神仙打架,凡人退散。

“吃什么?”

“牛肉火锅。”

李希侃看向毕雯珺,又自然收回,停在数字不断上升的面板,“吃。”

毕雯珺被这一眼看得莫名,这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11.

文记,潮式牛肉火锅。

如果毕雯珺没有带他去过那家面店,李希侃更乐意相信是同名不同店。

李希侃拒绝回忆,拒绝过去。在他的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是属于侯建英,和他无关。

毕雯珺在一旁如数家珍,“以前的老板退休,现在交给他儿子。两年前刚装修好。”

李希侃打断道:“牛肉火锅有很多家,好吃的也有,没必要只来这家。”

不顾毕雯珺突然的沉默,推开门,尤长靖低头喝茶,林彦俊坦然地把空盘子垫在另一个盘子下,不忘打招呼道:“等太久了,我们就先点,你们看看还要加什么。”

李希侃扫了一眼,不仅是菜点了,位置也安排好了。这倒是和从前没变,相同的位置,相同的菜,相同的人。只不过这次林彦俊的身边多了一个尤长靖。

“按长靖的胃口点,我们肯定够了。”

“我吃得不多啦。”

“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这顿火锅你就别吃了。”

尤长靖比了个拉拉链的手势,反正接下来他也没空说话。捞起锅里的牛肉,蘸了蘸调料,好好吃。

“偶尔吃一次,不要紧。”林彦俊边说边往尤长靖的碗里夹菜。

“最好是这样。”李希侃挑出鱼丸,“他海鲜不能吃。”

尤长靖刚要摇头,收到李希侃的眼神,又点了点头,“最近有点过敏,不能吃。”

 “你怎么不早说。很严重吗?涂药了吗?”林彦俊不疑有假,关切道。

“有我这个助理在,不会让他出事的。”李希侃还要滔滔不绝,被毕雯珺塞了一筷牛肉。

毕雯珺的动作太过自然,李希侃措手不及,回过头看他,嘴里的牛肉如鲠在喉。

“看着我做什么?不好吃吗?”

“没有,我自己来。”

在场的都是知情人。林彦俊勾了勾唇,稍纵即逝,看向毕雯珺,还是那副表情。尤长靖不受影响,不知是刚才没看见,亦或是无心理会。

 

“菜上齐了。”

移门拉上,包厢里一片安静。

火锅咕噜咕噜地冒泡,毕雯珺见状,把蔬菜都放进去,慢慢煮,吸收汤里的味道。大把蔬菜放下去,飘在上面,泡也不冒了。他和林彦俊对火锅的热爱程度没那么高,李希侃尤长靖埋头苦吃,时不时交换一个眼神。和这两个人吃饭,再好吃的牛肉都变得索然无味。

 

放下筷子的人不说话,能言善道的两人专心吃菜,气氛诡异地沉默。前者享受正大光明的观赏,后者顶住目光却食不下咽。

 

李希侃点了下手机屏幕,对着尤长靖道:“都要两点了,我下午还要去见岳岳,你自己回去可以吧?”

尤长靖摸了摸自己的耳垂,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原来他和林彦俊的相互试探从根本上就错位了。

一秒的停顿,林彦俊抢先道:“我送他。” 

“我问的是长靖,好不好?”

李希侃那话音未落,尤长靖道:“嗯,他送我吧。”

林彦俊用手捂脸,也挡不住不断上翘的嘴角,“今天我买单。”

“谢了。”毕雯珺也不客气,拉着李希侃往外走。

李希侃连忙拿起桌上的手机,尤长靖在桌下,悄悄地比了个手势,李希侃冲他们挥了挥手。

 

 

毕雯珺开车稳而快,加上路上没人,很快就到了咖啡馆门口。

李希侃正要解下安全带,准备向毕雯珺道谢,发现他也下了车。

“我说了,我今天陪你。如果你不接受,也可以理解为,我找岳岳有事。”

“你找岳队什么事?”

“关于你。”

“我?”

毕雯珺手撑在车上,人往前倾,李希侃下意识倒退,“虽然很想把时间花在无意义的对话上,但是现在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啊?”李希侃微愣,“我说的哪里无意义了!”

“有意义。”毕雯珺揉了揉李希侃的头发,这句话更像是哄骗。

 

“哟,稀客。”岳岳的出现阻止了一场斗嘴,视线在毕雯珺李希侃身上来回移动,“这是碰巧碰上,还是一起来?”

“一起。”毕雯珺道。

“别矗门口,上楼吧。”岳岳走了两步,发现后面的人没赶上来,“这是要单独和我谈?你们谁先来?”

 

“岳队,我长话短说。这次行动我想退出。”

“理由。”

“我本来就是编外人员,任务也快完成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理由驳回。”

“岳队!”

“谁告诉你任务完成了?我们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着,你告诉我怎么去抓?不要因为毕雯珺又给我头脑糊涂。”

“毕雯珺手里肯定有你想要的,并且是关键性证据。林彦俊和毕雯珺的关系,你也不是不知道,查林家的事不难。林彦俊和林澜关系本就不好,能一次性铲除林澜的实力,他肯定乐意。再利用这个幌子,引诱背后人。这和四年前又有什么区别!”

“首先,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想。其次,是毕雯珺主动找上我,至于我这边的位置怎么被暴露的,我也很好奇。最后,我和他的交易,你问他比较适合。”

“我可以不退,你告诉我真正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就是身为警察的我们不惜动用一切力量,也要抓到这群人。和你这些小情小爱没有任何关系,你知道吗?”

“我没有。”

“你别急着否认。四年前仓皇离开,和四年后重回故里,你真的有一点不是因为毕雯珺吗?承认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李希侃猛地打断,“如果你不想和我说实话,我们也没必要聊下去。”

“希侃!”

在外等候的毕雯珺看李希侃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怎么了?”

李希侃试着挣脱,“岳队在叫你。”

现在这时候,毕雯珺不明情况也知道李希侃的状态绝对称不上好。

两人僵持不下,卜凡打圆场,揽着李希侃的肩,“小情侣要吵架得回家吵。来,跟哥说说,他怎么欺负你了。热巧克力喝不喝?”

卜凡一米九二的个头,把李希侃遮得严严实实,毕雯珺紧皱眉头,还是不放心。

岳岳斜靠在门上,“别看了,把东西给我,你就能走了。”

“他把你当队长看,你对他说了什么?”

“别把气往我身上撒,这个锅现在我替你背着。”

“……”毕雯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我花了很大的工夫把他还原,只有这一份,希望你不要弄丢。”

“好,我会的。还有林澜你熟吗?”

“没什么交集。”

“刚才希侃给了我一个说辞,似乎认定W-union在S城的接头人是林澜。建议提醒林彦俊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

“这不是你们警察做的事吗?”

“以免打草惊蛇,或者你可以……”思及李希侃和尤长靖的关系,岳岳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让林彦俊增派保镖。或许你们知道你们俩的命已经被悬赏一亿了吗?”

“还真是值钱。”毕雯珺面无表情,“还不如买彩票。”

“谁知道呢。有钱能使鬼推磨。”岳岳又道,“对了,最近别让希侃来这里。等他真的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毕雯珺冷淡地点点头,却脚步匆匆。

李希侃一个人坐在窗边,手里捧着马克杯,嘴边是刚喝好热巧克力而沾上的奶泡,舌头努力地去舔,感觉脸上还是有一点,拿起纸巾,对着玻璃窗使劲地擦了擦。左看看,右看看,确保脸上什么都没有,再把纸巾揉成一团。心虚地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到他的行为,却看到了毕雯珺,整个人一僵,可能是觉得太大惊小怪,朝自己点了点头。

“热巧克力好喝吗?”

“还不错。”

“我们能聊聊吗?”

“……你这样的铺垫有还不如没有。”

毕雯珺说话向来是单刀直入,毫不留面子。加个铺垫的要求是李希侃提出的。歪理一堆,什么“显得有亲和力”“不觉得是在吵架”,其实就是希望毕雯珺能多说点话。显然,他记到现在,让李希侃很有负担。

拉面店、牛肉火锅、说话方式,毕雯珺不断证明他把侯建英整个人记得牢牢的。明知只是名字的差异,李希侃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大的排斥性。或者说应该是他讨厌这段过去。

难以相信,他在嫉妒,嫉妒一个叫侯建英的自己。

——————————————————————————————

最近疯狂卡文,在OOC的边缘徘徊。今晚的飞机,我赶紧发出来。还有一章难产,会和本应该在这周的更新里一起。原以为下次更新能完结的,似乎还有点漫长……

评论 ( 2 )
热度 ( 11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