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十九枝花

 

在黄少天看不到的地方,张佳乐一头扎进了孙哲平的怀中,孙哲平没准备好,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还好站稳了。

现在还是在荣耀酒吧的后门处,张佳乐很少做出这样出格的举动,孙哲平担心道:“怎么了?”

张佳乐两只手抓住孙哲平的衣服,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这下孙哲平更慌了,“发生什么事了?”

过了好一会儿,张佳乐抬起头,眼角是憋笑而流的眼泪,一只手捂住肚子,一只手扶着孙哲平,“你的车呢?我们上车再说。”

孙哲平直接抱起了张佳乐,一只手打开车门,小心地不让他撞到他,再坐到了驾驶座,“到底怎么一回事?”

“哎呀,你不知道刚才喻文州转身就走,我还替黄少天感到不值。毕竟竹马竹马,还是初恋,因为我的一句话,说不进去就不进去了。我当时就想要是喻文州再来找黄少天,我肯定不帮忙了。谁知道我俩一出后门,就被了个正着。”张佳乐笑道,“还敢嘲笑我!遭报应了吧!”

“这下满意了。”孙哲平无奈道。

“嗯。”张佳乐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们俩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要是被黄少天发现这之中和我有关系,非弄死我不可。”

“那你还要去掺和一脚。”孙哲平斜眼道。

“这不一样。明明最一开始这个计划是你订的。”张佳乐把锅甩给了孙哲平。

“因为喻文州拜托我去找黄少天。”孙哲平有理有据。

“……这,这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无力挽回。”张佳乐梗着脖子道,“他俩明显一个有情,一个有意,我属于给人牵线搭桥。”

“随你。”孙哲平又道,“你可以做好的最坏打算,被黄少天发现了,你怎么办。”

“他发现不了的。”张佳乐信心满满,“被喻文州缠上了,他肯定一个劲地纠结。喻文州的母亲做事也不厚道,黄少天肯定很难办。等真的被他发现了,十有八九还是喻文州说的,这时候他还得给我们俩一个大红包。”

“我们肯定比他们先结婚,所以得先给他们包红包。”

“凭什么?”

“你如果想保密下去的话,要给叶修一个封口费的红包,黄少天平时没少撺掇你,是不是也要给一个红包?”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都在一起要八年了,还结婚?”

“这个想法我很早就有了,只是时间的关系,一直拖到现在。”

“办婚礼就办婚礼,我无所谓的。”

张佳乐这么说就代表心里还是抵触的,孙哲平不再继续聊下去,“他们俩的现在就是喻文州自己能力不够导致的后果。”

张佳乐一愣,还在想他们是谁,听到后半句,才知道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孙哲平忽然换话题,自己没反应过来,既然他不在追究婚礼的事情就好,顺着他的话讲下去,“你这样说你的下属真的好吗?我觉得你们俩半斤八两。”

“张佳乐。”

“到!你看你这追人的水平,和喻文州好好学学。”

“他今天就跑来荣耀酒吧和黄少天见了一面,什么也没说,然后就是后门堵人,和我有什么差别。”

“唉,大概是我和你待久了,有点腻了。”

“刚好我本来想带你去中环路上的西餐厅,我们现在还是回家继续吃饺子吧。”

“我就说怎么这条路看上去和平常回家的路不太像。”张佳乐突然拔高声音,“中环路上的西餐厅,是那家一直在排队的店?”

“大概吧。”

“啊啊啊啊啊”这家店是张佳乐心心念念想去吃的店,“我们真的不能去了吗?”

“不能。”孙哲平又道,“作为补偿……”

“补偿什么?”张佳乐期待道。

“我亲自煎牛排给你吃。”

张佳乐顿时泄气道:“你曾经煎了一个月的牛排,我对你做的真的没什么兴趣。”

“那我也没办法了。”孙哲平耸肩道。

“不对啊,家里没有牛排。”

“所以先去趟超市。”

“那我们干脆吃火锅吧。”

“……你这想一出是一出。”

“我现在很想吃火锅,牛肉、鸭血、牛蛙、土豆、年糕……”

“好好好。”孙哲平被张佳乐念叨得也开始想吃火锅了。

本来他并不是个重口腹之欲的人,自从认识了张佳乐,就开始搜刮X市的美食,作为一个当地人,居然大部分的店都是他没有吃过的。久而久之,孙哲平开始习惯找餐厅,和张佳乐一起吃。要说约会时的记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同的餐厅辗转。那时候也实在是太忙了,能抽空找个时间吃饭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怎么想想,张佳乐提出让自己重新追求的提议也不是没道理。是不是真的要找喻文州取取经,啧,一定会被取笑的。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张佳乐道。

“有啊。”孙哲平低头看方向盘,还好刚才开启了自动驾驶模式,“把你刚才说的都点上,还有什么网上推荐的隐藏菜品。”

张佳乐眯眼道:“你倒是把隐藏菜品都给我说一遍。”

“我哪儿记得住。”孙哲平是根本没听,“你觉得好吃,我再吃。”

“就知道你刚才没听我说话。”张佳乐双手抱臂,“过会儿我要多吃几盘牛肉。”

“只要你吃得下,也不生病,随便你怎么吃。”

 

好在现在不是以前人工点单,每次张佳乐报出长长的菜名,服务员都会忍不住插话,委婉地表示对于两个人太多了,这些菜已经够了。每次结果表明他们两个人吃得完,并且还要把张佳乐没有报完的菜名再加上去。张佳乐快速地拿起pad把自己要吃的都点上,不一会儿桌上已经放不下,旁边的架子放了两个,才刚刚好。

和张佳乐吃饭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看着他吃就觉得特别幸福,不知不觉自己也就吃多了。导致有一段时间,孙哲平发现自己胖了,做不到少吃,只能多动,连带着张佳乐一起运动。反而张佳乐瘦得比孙哲平明显,好在孙哲平身上的腹肌块比张佳乐的明显,本来失衡的心终于收到了补救。

吃一顿火锅足足花去了快三个小时,现在是夏天,天已经暗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属正常,在商场里逛了一圈,饭后消消食才准备回家。

就在路上,孙哲平接到了喻文州的来电,示意张佳乐安静,他连忙用手把嘴捂上,“喂。”

“孙哲平,我要辞职。”喻文州直白道。

“理由。”孙哲平毫不意外喻文州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还是问道。

“追人。”喻文州把玩着手上的打火机。

“我给你放假,有空的时候帮我做事,顺便帮我看着张佳乐。带薪!”果不其然,孙哲平掩饰性地再带上张佳乐,这样自己不在荣耀酒吧的时候,有人能看好张佳乐。

“好。”经过今天这一幕,喻文州意识到黄少天和张佳乐关系挺好的,有必要把潜在的情敌隔离开来。虽然这样做太过谨慎,但是所有和黄少天有关的事情上还是小心为好。孙哲平估计有着相同的目的。

确定电话挂断了之后,张佳乐道:“你让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就成,关我什么事!”

“按时回家,不要住宿舍。”

“你怎么还记得这件事……”

“我记得的事情多了。”

“打住打住。”张佳乐撑头道,“我保证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你看看最近我可从来都在家住。”

“因为我天天都在家。”孙哲平拆台道。

“知道别说出来。”

孙哲平福至心灵般,说:“你这算不算别相地表示你想我了。”

张佳乐沉默片刻,“知道别说出来。”

孙哲平顿时心情大好,张佳乐捂脸靠着车窗,糊弄过去了吧……



第十八枝花

第二十枝花

评论
热度 ( 2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