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十八枝花

 

孙哲平和张佳乐太熟了,四年的朝暮相处,从朋友过渡到恋人,相处模式似乎没有变化。所以在第一次约会,张佳乐夜宿孙哲平家,两人同塌而眠,心里没有半点波澜。

张佳乐醒来时,孙哲平躺在他身边,下意识地踢了他一脚,“早。”

孙哲平险些被踢下床,一下子就醒了过来,“下次喊人的方式,能不能温柔一点?”

“我努力吧。”张佳乐边打哈欠边伸懒腰,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床上。

“拜托这是我的床。”孙哲平被张佳乐挤得只能缩在角落里。

“谁让你买那么小的床。”张佳乐无赖道。

“平常就我一个人睡。买什么大床。”

“你这是邀请我和你一起睡吗?”

“……”

气氛变得微妙,以前两个人开玩笑惯了,并没有觉得这些话十分暧昧。现在心里有鬼,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好像别有意义。

“你今天不上班吗?时间也不早了。”说着,孙哲平已经起床了。

张佳乐胡乱地点头,想起来昨天无故加班,今天休息一天,又躺了回去。

孙哲平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张佳乐仍然躺在床上,“你这到底上不上班?我九点前要到,顺便能把你送去荣耀酒吧。”

“我现在就起。”张佳乐努力坐起,在地上蹦了两下,清醒了不少,走进浴室,“孙哲平,牙刷。”

“在抽屉里有新的,你就用那个吧。”孙哲平回道。

“好——”张佳乐拆开包装,拿起孙哲平的牙膏挤在牙刷上,再用孙哲平的杯子漱口,最后把自己的牙刷放进杯子,一个朝左,一个朝右。也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次来这里,很好奇孙哲平看到这个是什么反应。

张佳乐的饺子还是派上用场了,不是作为昨天的晚饭,而是今天的早饭。一次性一袋全部下完了,盛在盘子里,配上酱料。

张佳乐接连吃了两三个饺子,喝了口牛奶,“对于昨天的约会有什么评价?”

“糟糕透顶。”

“说明下次还有进步的空间。这次是我制定的计划,下次就是你来了。”

“不是说你追我吗?”

“是啊。”

“那约会的事情不应该都是你搞定。”

“孙哲平同志,对于你都把我拐到你家里来了,难道不是代表你被我追到手了。”

“张佳乐同志,对于你这种顺杆上爬的行为,我表示谴责。”

“你昨天亲都亲了,睡都睡了,你可不能不负责任啊!”

张佳乐大胆的话语让孙哲平呛到了,边咳嗽边喝牛奶。

“你没事吧?”张佳乐关切道。

“以后吃饭的时候你别说话。”孙哲平擦了擦嘴角的奶渍。

“凭什么啊!”

“为了以免发生惨案,我可不想做第一个被呛死的人。”

“我分明陈述的是事实。”

“是你主动亲的我,是你昨天懒得回家,我好心收留你。”

“我亲你的时候你也没推开。我说睡沙发,你和我说睡床就成。”

“……”

孙哲平低头吃饺子,张佳乐察觉到不妥,后知后觉的害羞,也低头吃饺子。两个人犹如情窦初开的高中生,沉默不语,偷看对方,视线交汇,下意识地移向别处,不敢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孙哲平把碗放在水槽里,换了件衣服,张佳乐坐在沙发上,翻阅茶几上的杂志。等孙哲平出来之后,张佳乐跟在身后,去了车库,坐在副驾驶座上,才开口说道:“你把我送到宿舍就成。”

“好。”

一路无言,也不尴尬,张佳乐趁机又多睡了一会儿。

“你到宿舍再给我发个消息。”孙哲平道。

“就这么点路很安全的。”张佳乐不以为然,“明天见”

“明天见。”

张佳乐目送孙哲平的车远去,到了家里,第一件事就是瘫在沙发上,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给孙哲平发了一天短信,“安全到家。”

张佳乐由趴变仰,每隔几秒看了眼手机,怎么还没回消息。猛然想起,孙哲平现在应该还在开车。张佳乐把手机调成铃声模式,把音量调到最响,难得放假,给家里来个大扫除。

先把脏衣服都扔进洗衣机,阳台上的衣服都收进来。再把卧室整理一遍,该收进柜子的放进柜子里,该扔掉的扔掉,房间里奇迹般得多出许多空间。这下张佳乐用吸尘机也变得方便,最后再拖一遍地。外面客厅就比较好收拾了,没什么东西,只需要拖地就成。最后打扫浴室,清理了地面上的头发,把镜子擦得锃亮。除此之外,张佳乐还要时不时地停下来,回孙哲平的短信,十分地腻歪。

 

“想想当时,你对我明明是早有图谋。”张佳乐道。

孙哲平避而不谈,“我倒是希望你可以像那个时候一样主动。”

“你又不是”

“我不是有意打扰二位回忆过去。”叶修又一次神不知鬼不觉地窜出来,“张佳乐,人手不够,快来帮忙。”

“叶修,你想吓死人啊。”张佳乐意识到自己的警惕心还是太低。

“我只想是个吉祥物。”叶修道,“大孙,和你借走张佳乐一会儿不要紧吧。”

“不要紧。”张佳乐转过身道,“你要是有事就去忙。”

“你答应了喻文州,五点和黄少天见一面,你忘了?”

“没忘。”张佳乐感到奇怪,这和孙哲平有什么关系。

“咳,没事,我今天特地一整天都空出来,你去忙吧。”

“到时候后门见。”

“不就是上个班,有必要这么磨磨唧唧的吗?”叶修感叹道。

“单身狗不懂了吧。”

“呵。”

 

苏沐橙走过张佳乐身旁,轻声道,“那里有人找。”

“哦。”张佳乐看了一眼是喻文州那桌,“麻烦你给他们点单了。”

“请问两位想好喝什么了吗?”

张佳乐突然想起,五点一到,带喻文州去见黄少天。走过去的时候,眼神扫视一圈,十号桌,孙哲平已经走了。

“您好,黄少天现在应该是休息。我带您去找他。”张佳乐面上冷静,心里雀跃。

“好的,谢谢。”

喻文州熬到了五点,努力让自己专注地和楼冠宁谈生意,还是被一语道破,“不用陪着我在这儿,很明显我就是一幌子。”自作主张地替他叫来了张佳乐。能见到黄少天这个想法占据了整个大脑。

“黄少天,外面有人想要见你!”张佳乐推开员工休息室,果不其然黄少天正在里面换衣服。

“谁要找我?”黄少天刚准备出去,发现了不对劲,如果是熟人的话,张佳乐一定会报名字,而不是用有人,这个模糊的替代。脑海中闪现他的脸,不会吧,他居然待到现在。

张佳乐看着黄少天迈出又收回的腿,忍住笑意,故作回想,“嗯……和孙哲平一桌的。”

果不其然,黄少天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大有在这里待到天老地荒的架势,“就说我回家,不见。”

“好。”张佳乐收到黄少天的指示,转述给喻文州听,至于他信不信,就和自己没关系了,“他回家了。”

“这样啊,谢谢你。”喻文州一听就知道是在撒谎,黄少天肯定是猜到自己才不愿出来。刚想要问张佳乐有没有专属的员工通道,转念一想,这样直接问,张佳乐说不定认为自己是帮孙哲平问得,怕是不会告诉自己。

殊不知张佳乐就在等喻文州开口,甚至都想好如果喻文州要硬闯,自己往哪里跑的路线。谁料到,喻文州直接走了。

问不了张佳乐,但孙哲平肯定是知道的。喻文州问道:“这里有没有员工通道。”

“被人拒绝了。”孙哲平幸灾乐祸道。

“如果你不希望下一次来荣耀酒吧,碰到和我一样情况的话,你最好还是带我去。”喻文州笑了,双手抱胸,胸有成竹。

“好好好!”孙哲平看了看时间,是时候接张佳乐下班了。。

 

“少天,我跟你讲,今天……”张佳乐说到一半,就看到黄少天指了指他背后的方向,“怎么了?”

“我先走了,拜拜啊!”张佳乐一回头就看到了孙哲平走了过来,撒腿就跑,终于有人能分享。

“你想要跑去哪里啊?”孙哲平加快了步伐,把人堵在了路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黄少天笑到一半,也笑不出来,喻文州就站在他的面前。

 

 

第十七枝花

第十九枝花

评论
热度 ( 2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