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十七枝花

 

“没看出来,你把叶修给打败了。不过,你们俩都好久没碰调酒了。”张佳乐脸上难掩喜色,“当然了,比起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张佳乐,你现在是名服务生,不是调酒师了。”孙哲平道。

“你人都跑了,没有搭档,当调酒师还有什么意思,现在当一名服务生也挺好的。”张佳乐道。

“真的?”孙哲平始终对当年张佳乐转行做服务生而耿耿于怀。

张佳乐刚想说是,看到孙哲平的表情,立即明白,“和你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想当服务生。再说了,我凭什么因为你就去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

“是,你多厉害啊。”孙哲平又道,“第一次约会排了三个小时队也没吃上饭,然后你说做给我吃,结果还是我做。”

“这都是意外,非人为因素。”张佳乐见孙哲平不再执着,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谈起第一次约会,要追溯到很久以前。

张佳乐早早地在日历上画了个圈,在手机上做了提醒,订了餐厅,买了电影票,把自己的上班时间排开,结果还是出了差子。

荣耀酒吧爆满,张佳乐原定的下班时间不得已往后拖。好在为了在第一次约会有个好印象,张佳乐特意留了三个小时的空余,虽说张佳乐和孙哲平同住在一个寝室的时候,什么邋里邋遢的模样没见过。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张佳乐看到所有人都在忙,不好意思说自己要约会所以要离开,而是留下来工作。离约会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陈果终于歇下来,“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说有要紧的事要办?”

“那我现在就走了。”张佳乐眼睛一亮,赶紧把托盘放在吧台,自己收拾东西走路。

回到宿舍,张佳乐用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洗头洗澡。即便在酒吧里,开着足够的冷气,但今天忙得不可开交,浑身是汗。一出来,张佳乐就给孙哲平发消息,说路上堵车,要迟到。这个时候,张佳乐穿上新衣服,连头发都没吹干,就跑出门。原本是想坐公交,但是打车更快一点,好巧不巧地碰上了堵车。张佳乐心急,也没有办法,这个时候下车改坐公交也来不及,让孙哲平先进餐厅点菜。

万万没想到,这个餐厅有一个规矩,如果订位的话,一定要两个人同时到才给进,而且只有十五分钟的保留期。孙哲平很有先见之明地拿起了等位的编号,此时,他前面就有五十桌之多。然而,孙哲平的编号都过了,张佳乐才来,只能重新排队。

“抱歉抱歉。”

“还真是你的风格。”孙哲平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现在怎么办?”

张佳乐看了眼表,离电影开场的时间还要半小时,“你饿吗?”

“我还好。”

“那我们先看电影,然后我亲自下厨,怎么样?”

“你做得东西能吃吗?”

“怎么不能?你可不要小瞧我了。”

好在电影两人是赶上了,一人手拿一杯饮料,张佳乐抱着一大桶的爆米花。不过,这剧情一般,讲述的是校园恋爱,然后分手,多年后相遇,纠缠不清,最后结局是两人回到最初的地方,四目相对,电影就结束了。开放式结局留给观众想象的空间,但是在第一次约会就看这种片子,感觉像是被诅咒了一样。

张佳乐默默地往嘴里塞爆米花,听着旁边有人无声抽泣,心里毫无波澜。

孙哲平拿着张佳乐的手,拍了拍上面的爆米花屑,用手指一笔一画慢慢写道,走吗?

张佳乐兴致勃勃地拿起孙哲平的手,写道,看完。

孙哲平的手握成了拳头,表示同意。

张佳乐把爆米花桶塞在了孙哲平的怀里,喝着可乐,嘴里腻得不行。

终于影片结束,张佳乐拉着孙哲平光速离开,跑到地下的超市,“啊,这部片子还好只拍了九十分钟。”

“问你的时候,怎么不走?”孙哲平问道。

“多浪费电影票钱啊。”而且今天什么都没做成,电影虽然不好看,但是看电影这个流程还是得走一走。这话,张佳乐是说不出口的。

“想吃什么?”

“只要是咸的,辣的也行,刚才的爆米花吃得嘴里都是甜味。”张佳乐嫌弃道。

“那一桶基本上都是你吃的,能不甜吗?”

孙哲平话还没说完,张佳乐捧起他的脸,亲吻了他的唇。在货架后面,张佳乐不敢放肆,舌头调皮地舔了孙哲平的舌头,红着脸,“是不是很甜?”

孙哲平呆呆地回答道:“是。”

张佳乐背着手,走在前面,似是认真地寻找。

孙哲平大步往前走,和张佳乐并排,推着车,“晚饭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做什么。”

“你确定你都会?”

“那就下饺子,保证你吃不死。”

“算了,还是我来做吧。”

孙哲平在蔬菜区拿了芦笋、荠菜和蘑菇,在豆制品拿了豆腐,在冷冻柜拿了猪肉、肉糜和扇贝,“喏,你的饺子。”

“拿就拿。”张佳乐挑的是猪肉白菜,一次性拿了两袋。

“是不是太多了?”

“今天吃不完,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吃。”

“你的一日三餐不应该是在荣耀酒吧解决吗?”

“我也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工作,休息在家,懒得做,不想点外卖的时候,就吃吃饺子。”

“那你还给我做饭?”

“懒得做,不代表不会做。”

孙哲平坚定了过会儿不能让张佳乐进厨房的念头。

“一个荠菜蘑菇豆腐汤,一个红烧大排,一个芦笋炒扇贝,一个赛螃蟹炒鸡蛋,我们两个人吃,差不多?”

“嗯嗯。”张佳乐又摇摇头,“我不会做。”

“我做。”

“不行,今天说好了是我做。”

“为了不让我再等上两个小时没吃饭,下一次再你做,好不好?”

“还有下一次!”张佳乐敏锐地捕捉到重点。

孙哲平假意干咳,“该结账了。”

“走咯。”张佳乐脸上的笑容,活像是个偷吃到鱼的猫。

孙哲平是开车过来,张佳乐的宿舍还是以前那个,就没有报地址,认为他知道,居然开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儿?”张佳乐问道。

“我现在住的地方。”孙哲平把东西从后排座椅上拿出来,“电梯在那儿,摁一下,十六楼。”

“你都有房子了,为什么以前还要住宿舍?”

“这是公司名义下的宿舍,以前不住宿舍,总不能和我妈继续住吧。”

“公司福利这么好。”

孙哲平没说,这是孙氏旗下的房子,以他现在的位置,再加上孙哲志,当然能拿到一套不错的房子。在这方面,孙哲平没有太多要求,可是孙哲志偏要这么做,他收下就是。

“哇,好像电视里的房子。”

金碧辉煌,欧式风格,眼睛所到之处,不是大红就是金。

“本身自带装修,看着伤眼睛。”孙哲平并不喜欢这种浮夸的风格,奈何买房子的人倒是很喜欢,成交率很高。

“和你的确不搭。”张佳乐坐在高脚椅上,看着孙哲平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就趴在桌子上。看着看着,于心不安,“我来给你打下手吧。”

孙哲平看了一圈,已经在煮的汤,正准备汆水的芦笋,“你把那个肉给腌了。”

“好,要放什么?”

“两勺生抽,两个蛋清,少许黑胡椒,盐。”孙哲平边搅鸡蛋边道。

张佳乐拿了一把勺,“这个行吗?”

“可以。”

张佳乐拿着生抽瓶小心翼翼地到了两勺放了进去,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分离了蛋清蛋黄,“那蛋黄呢?”

“放到这里。”孙哲平拿出了一个碗,里面已经有两个蛋黄。

“少许是多少?”

“研磨瓶转一圈就成。”

张佳乐依言行事,“接下来呢?”

“用手把它捏匀,然后等二十分钟。”

此时,孙哲平捞起芦笋,油锅已预热,往里倒入扇贝,一面成金黄色后,再翻面,倒入芦笋,翻炒,撒入少许盐,继续翻炒,倒入盆中。

“好香。我给端出去。”

“等一下,先铺一张一次性桌布。在第一个抽屉里。”

张佳乐打开后,抽出桌布,铺得平整,两边留白一样多,再把菜端上去,颇为满意。“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孙哲平给了张佳乐一个桌垫,“你把这个拿出去放好,我要端汤出来了。”

张佳乐放在中间,孙哲平把锅放在上面,“你现在去拿筷子和碗,准备吃饭。”

孙哲平把鸡蛋炒了,腌制时间也差不多了。

张佳乐先盛了两碗汤,想等孙哲平出来一起吃,爆米花早就消化完了,偷吃芦笋。

“好了。”孙哲平端着两道菜出来,“你怎么不吃?”

“汤太烫了。”张佳乐端起碗,停留在半空中,就是不喝。

孙哲平会意地端起碗,碰了张佳乐的碗。

张佳乐本来还像说两句,实在是饿得不行,只顾着吃,来不及说话。

第一次的约会就在种种糟糕下结束了,最后张佳乐因为太累,还睡在了孙哲平的床。



第十六枝花

第十八枝花

评论
热度 ( 2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