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亓桃】逆时光的浪(一发完)

※第二人生原著向

※简亓x陶桃

※私设有

※OOC有

※有虐!有虐!有虐!

※HE!HE!HE!

※建议搭配BGM逆时光的浪食用

※注意【】内容,是本段视角

※同时打了祺泽TAG,如有不妥,会删除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每当我逆着时光

搜寻你的脸庞

回忆是人海的浪

穿越不了远方

亲爱的等我好吗

靠近我左心房

我在这我在这

我在这别忘了

天亮了雨停了

失去了我还等着”——《逆时光的浪》

 

【陶醉】

“欢迎大家收听本期节目,今天本栏目收到一个投稿,想和大家分享。”

“这是一个俗套的狗血爱情故事,若是放在电视里,可能看在演员的脸好,我才会去看一眼吧。”

主持人轻笑,“真是尴尬,我就是个喜欢看这种故事的人。抱歉,我继续读下去。”

“故事的男主人公,我们就称他为J,不能暴露职业,要不然太容易被猜出来了。”

 

【简亓】

十八岁的简亓过着令人艳羡的生活。

在S市,简家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说放眼全国,有许多个和简家实力旗鼓相当,但在这S市就是个土霸王,人们眼中的豪门贵族。

简家的今天全部都靠简亓的爷爷,简泽,买股票投资,保本为主。出乎意料,买的股票都涨了,也不贪心,立即抛掉。这么来回几次之后,家里小有积蓄,决定买房。一买就是四套,当时邻里都笑他。过了五年,简泽买的两套房碰上拆迁,换来了不少钱。

简泽有商业头脑,拿着这笔钱,成立公司,投身房地产行业。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房价一路飞升,还是有人在买。从有限公司到了上市公司,不过短短十年。就算都赔了,当年简泽买的另外两套房一套是学区房,有价无市,还有一套房能保证全家人还有个地住。

简泽有两个儿子,老大,简友成,简亓的父亲,老二,简睦成。希望兄弟之间和和睦睦,不要因为财产起纷争。大概名字是真的有用,简泽以年迈为由,从总裁之位退下,交由兄弟俩打理,事业蒸蒸日上。

家庭和睦,不愁吃喝,承担家业的责任在其兄身上,又小上五岁,简亓就像是在城堡里的小王子,不知忧愁,不知艰辛。这样的方式长大,简亓身上没有任何娇惯的痕迹,而是腹有诗书才华气。

学音乐这件事耗钱耗力,高昂的学费,名贵的乐器,优秀的老师,非凡的天赋,最终考上了理想的音乐学院。这个过程对简亓来说,易如反掌。

 

【陶醉】

“哇,这个J真的太太太苏了,我真的要怀疑这真实存在吗?难怪会说这是一部电视剧。女主人公不会是傻白甜?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好像和我们的J不是很搭。这份投稿看得我心痒痒!”

“故事的女主人公,我们称呼她T,一样不能暴露职业,理由同上。”

 

【陶桃】

十八岁的陶桃说是公主都不过分。

相比简家,陶家是书香门第。据说祖辈出过好几个状元,有着读书人的风雅。爷爷是全国书法协会会长,奶奶在乐团中弹奏古琴,隶属于国家,父亲是书法家,母亲是画家。

家里装修简单,透露着质朴的气息,花钱从不大手大脚,都花在刀刃上,看着拮据。其实家里人随便一个字、一幅画都能被炒到天价。

陶桃和弟弟陶醉的人生就像是被安排好的那样,读了音乐学院,一个钢琴专业,一个编曲专业。当然,他们打心眼就喜欢自己的专业,从小受熏陶,割舍不掉对音乐的喜爱。

不过,这样的家庭背景也让大家对陶桃会有误解:出口成章,之乎者也,弱柳扶风香,语文成绩很好。除了最后一条,陶桃别的成绩也不错,就是数理化一般,嘴里偶尔会蹦出几句古文,全是因为小时候做错事被批评的时候,父亲就会引古论今,导致常说的几句都记熟了。

陶桃和所有的女孩儿都一样,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偶尔也会追一下时尚潮流,买限定款化妆品。少女怀春,幻想将来的男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不过高中时,陶桃已经172的身高,眼神凌冽,寡言少语,给人高冷之感。再加上弟弟陶醉一直像个骑士保护在自己身边,几乎很难有男生靠近。无形之间,让陶醉成了姐控。好在上了大学了,陶醉的课表和陶桃不同,人是少看见,这短信电话变多了。

 

【陶醉】

“这不是傻白甜,电视剧里女二的设定。这个故事只是人设苏了点。很想跪下喊T女王大人!原谅我的激动。这两个人很配啊!希望他们能好好地在一起!”

“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在图书馆梦幻般地相遇,前十八年的等待似乎都是为了眼前人。仅一眼,就知道,他/她是自己对的那个人。”

 

【简亓】

同是钢琴专业,陶桃在人群中太显眼了。

第一节乐理课的时候,简亓就注意到了她,便再也无法忘怀。

在教室里,偶尔目光相交,简亓都会先一步移开视线,再偷偷抬起头,即便有时候陶桃可能没有看到他。在大家讨论喜欢哪个女生的时候,简亓总是会笑着不参与这个话题。在陶桃常去的地方待着,然后她经过的时候,简亓做出略显夸张的举动,希望她能回他看一眼。

他知道她喜欢在早上八点去琴房练琴,三个时候之后去食堂吃饭。

他知道她喜欢吃清淡的,因为要减肥,但还是在中午的时候会忍不住吃一道荤菜。

他知道她有一个弟弟,是在编曲专业,所以周四下午他不在。

他知道她喜欢去图书馆,有时是找琴谱,有时是名著。

他知道她喜欢用祖马龙的牡丹与粉红麂皮绒,留香长,不浓不淡,刚刚好。

……

也许是因为矜持,也许是因为害羞,也许是因为胆怯,简亓一直在暗暗关注着陶桃。简亓怀疑自己是疯了,这样如同偷窥狂的行迹,却不敢贸贸然上前。

或许是连上天都看不下去,给两人制造机会。

在图书馆找书的简亓,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下意识地追寻,是陶桃!他刻意放慢脚步,即便心脏都快要从身体里跳出,先陶桃一步,拿了书。故作淡定地递给她,然后冲着自己腼腆一笑。

简亓不敢多待,努力憋着笑,嘴角拼命上扬,怕脸上扭曲的笑容吓到陶桃,又想给她留下风度翩翩的印象。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谢谢你,这本书你急用吗?如果不的话,可以先让我借吗?”

“可以。”

“谢谢,我是陶桃。”

“我是简亓。”

 

【陶桃】

傻子。

这是陶桃对简亓的第一印象。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洛丽塔》

而简亓表现得太明显了,只是不自知而已。

一开始,对于时常见到的简亓,陶桃感到奇怪,这个人想要做什么。简亓的大名在学校里可谓是响彻云霄。身边的朋友,无论是谁,都视简亓为梦中情人,有钱,长得帅,还从没谈过恋爱,这样的人上哪儿找。

陶桃偏见地认为这是简亓的假象,上课的时候忍不住盯着他看,没想到倒是他慌张地低头,暗自发笑。不知为什么,陶桃并不打算把这一现象告诉陶醉。出门的时候,开始化起淡妆,考虑穿什么衣服,举止优雅。

“姐,你不是说懒得起床,怎么都有功夫化妆了?”

陶醉的提问,让陶桃心一慌,“胡说什么呢。这化妆品可是有保质期的,没用完就丢,多浪费啊。”

“可你不是说……”

陶桃一瞪,“哪儿那么多废话,还不赶紧吃饭!”

陶醉笑着不说话,眼里满是戏谑。

他低下头,陶桃不经意看到坐在后一排和其他男生说话的简亓,哼,傻子。

一天,陶桃心血来潮地想去图书馆,询问了图书管理员,知道在哪个书架之后,正准备踮脚拿下来的时候,有一只手先于她伸手。陶桃回过头一看,是简亓。

傻兮兮的笑容,却让她心动不已,双手接过书,等了好久也不见简亓说话,陶桃开口道:“谢谢你,这本书你急用吗?如果不的话,可以先让我借吗?”

“可以。”

“谢谢,我是陶桃。”

“我是简亓。”

 

【陶醉】

“啊啊啊啊啊大半夜地看这种故事,真的是虐心,欺负我这个单身贵族。相信广大听众也和我一样,有相同的感受吧。那我们就不读这份投稿。嘿嘿,开玩笑的,我现在特别好奇这个故事了。”

“爱情是盲目的,想要找个能有未来的人在一起,最后却是个想过要一辈子的人。”

 

【简亓】

一句简单的问候,互相交换的一本书,浅谈看法,越聊越广,越聊越深,相投的理念。就在寝室201等着简亓请吃饭,简亓才恍然,自己还没有和陶桃正式告白。请客吃饭,这是规矩,只要一谈恋爱,就带给兄弟们看看。简亓找了个理由往后推,脑子里在筹划告白计划。

寻常的下午,陶桃陪着简亓练琴。

一首四手联弹的曲子,因为有情,手生导致的磕磕绊绊,几次之后,琴声悠扬。简亓有些意外,这样的话时间就要提早,否则陶桃一定会察觉到异样。赶紧发了短信,又拖了一会儿,手机在裤子口袋连续震动三下,简亓这才放心。

“陶桃,抱歉我临时有事。就得你一个人回去了。”

“没事,你去忙吧。”

简亓拿起包,飞快地跑出去,拿起墙角的东西,直到教室才停下,开始摆蜡烛。越是急,越是点不上,还得分身看微信,所幸都是好消息。

简亓去洗手间换了衣服,洗了把脸,紧张地站在蜡烛中央,等待陶桃的来临。

“简亓,你搞……”

门开的那一瞬间,眉目传情,陶桃补完她要说的话,“什么鬼。”

“陶桃,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陶桃手捧玫瑰,慢慢走到简亓面前,“我,我愿意。”

简亓给陶桃戴上了一条项链,在额头烙下一吻,满是虔诚。

 

【陶桃】

和简亓的相处,陶桃不得不承认之前的都是偏见。能言善道,有时候生僻的地方他也知道。尺度把握得刚好,不会觉得被冒犯。温柔体贴,能注意到自己身上细小的改变。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人人羡慕,却让她感到不安。

周六的下午,简亓邀她一道练琴,没有深思就去了。很明显,每每手机震动的时候,简亓的表情会变得不自然。陶桃好奇,简亓却把手机调成静音,放进口袋里,还向自己道歉,打扰到练琴了。

“陶桃,抱歉我临时有事。就得你一个人回去了。”

“没事,你去忙吧。”

陶桃更觉古怪,爽快地答应,实则是想跟在简亓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一出门,人就不见了。陶桃左看右看,不见踪影,在校的同学用着堪称诡异的眼神看着她。有些人塞给了她一只玫瑰,上面还有一张纸条,因为提及简亓,陶桃就跟着指示,手中的玫瑰越来越多,还是没看到简亓,心里有个猜测逐渐明朗。

推开眼前的门,陶桃羞愤道:“简亓,你搞……”

眼前是排成爱心的蜡烛,教室里满是粉红色的气球,黑板上写着话,最大的几个字“陶桃,答应他!”陶桃不忘说完最后几个字,“什么鬼。”

“陶桃,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我,我愿意。”说完,陶桃难以克制地想到婚礼上的誓言。这一瞬间,她是想和简亓,携手走到老。

这是简亓第一次破格的举动,却只是亲吻额头,陶桃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简亓,你知道吗?

 

【陶醉】

“好有仪式感……现在都是用短信,感觉谈恋爱都跟玩一样。其实这种的确是有点费心力,但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不是正常的吗?当然,做不到也不要紧,当面说一句‘能做我女朋友吗?’也是一种仪式感。”

“不由地有感而发,让我们继续。生活之所以是生活,那就是有太多不确定性,注定是苦难的。”

 

【简亓】

一个普通的下午,一个普通的电话,就让简亓一无所有。

二叔说破产了,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被查封拿去抵债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简亓怎么会相信?虽然不曾碰过公司的运营,但是这几年公司的运营目标从激进到保守,现金充足,怎么可能说破产就破产?和银行这么多年的关系下来,难道不肯再借一笔钱,或者缓一缓收利息的日子?

在简亓的追问下,七拼八凑,得出一个真相。

和陶桃有关。

原来当年有个被陶桃拒绝的人,于鸿景,一直死缠烂打,现在自己成了陶桃的男朋友,炮火就对准了简亓。当然,仅仅是这个理由,没有必要弄到破产,而是想进驻S市,地盘就这么小,仗着在B市有手段,联合其他人,弄了个骗局,导致项目亏了几个亿,一时间资金断链,还负债累累。

简亓本来就不喜那群豪门子弟,仗着有钱,四处炫耀或是攀比。要好的就是宿舍那群兄弟,可他们都只是小康,有心帮不上忙。现在的公司给简亓的待遇不算苛刻,可作为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歌手,他的工资只是杯水车薪。

屋漏偏逢连夜雨。

简亓新写的歌被同公司的歌手得知,“好心”地问他要,表示会给钱。若是放在以前,简亓肯定不会同意,甚至会问他,“你打算开出多少钱?”然后写下一张更贵的支票给对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开出的价格极高,简亓犹豫了,想到家中情形,同意了。

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被于鸿景给简亓下的套,一步一步坠入深渊。

刚毕业的简亓想成为幕后制作人,但是经纪公司看他的外形,觉得做幕后太浪费。双方各退一步,简亓成了创作型歌手。陶桃身为女朋友,以“不放心自己男朋友”为由,成了他的经纪人兼助理。公司觉得陶桃是个女人好欺负,事实上业务能力极高,恨不得让她去带别的艺人。

简亓卖歌这件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还是被陶桃知道了,“你看这首歌的作曲,他是不是抄你的曲了?咱们告他去。”

第一反应,要钱。简亓不由地冷笑,他也变成一个眼里只有钱的人了,“不用,我知道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知道就完了。你不是很喜欢这首歌吗?”

在恋人面前,简亓仍想维持最后的尊严,低声道:“我,我把它卖了。”

陶桃火冒三丈,“你把它卖了?还卖给一挂名的,这能有几个钱啊?咱们缺那点钱吗?”

简亓想起于鸿景说的话,终是抬起头,“缺,我缺。”

现在简亓一家和二叔一家蜗居在简泽买的房里,留下那套学区房,靠每月的租金还债。其实,家里人都有海外账户,早有察觉,还是有些家底,正在托人寻关系,重新把生意做起来。

于鸿景早先松了口,若是简亓和陶桃分手,说不定看在这个面子上,能够放他们一马。

这句话家里人一直没有和简亓说过,虽知道简亓和陶桃分手是最好的结果,好好一姑娘不用被家里的债连累,而简家也能有一条活路。为人父母,总想什么都自己扛着,让孩子过得开开心心。

简亓不能浪费家里人的一片苦心,在四处碰壁之后,尊严、梦想和未来都是奢侈品,早就揉吧揉吧扔进了垃圾桶。只有在陶桃面前,简亓希望他能一直做原来的简亓。

事与愿违。

或者说简亓累了,他不屑于去装了,而他终于等到了陶桃的那句,“我们分手吧。”

是如释重负,不用愧对父母,陶桃值得更好的人,所有人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包括自己。

 

【陶桃】

表面是清晰明了的谎言,背后却是晦涩难懂的真相。——《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

于鸿景这个人,和以前一样,令人作呕。追自己的理由不过是因为赌约,被自己戳穿了,还有脸找到跟前,说他喜欢自己。

“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了。”

“知道就好,没什么事,我就走了。”陶桃是一秒都不愿意待。

“当年的才女,现在成了一个经纪人。这就是所谓的仙女入凡啊。”于鸿景笑道。

陶桃翻了个白眼,想绕路,却被于鸿景拦下。

“多年不见,不能给老同学一个面子?”

“我和你不熟。”

“急着见男朋友?可能你的男朋友,不想见你吧。”于鸿景语调上扬,听着阴阳怪气。

陶桃走了好几次,都没法过去,抬头看着于鸿景,“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是提醒你一句,你可能不是很了解你的男朋友。”于鸿景说完,双手抬起,侧身让陶桃离开。

陶桃瞪了于鸿景一眼,却把他的话放在了心上。最近简亓的状态不对,问也问不出答案,只能自己去找。

向来不关注财经新闻的陶桃开始关注起来,简家破产了。不用她仔细找,新闻不断推送,连电视新闻都在提这件事情。陶桃下意识地想打电话给简亓,问他需不需要帮助,电话是通了,可她却不敢说了。

“桃桃,怎么这时候打给我了?”

陶桃找了个理由,“我看你最近挺累的,是不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调整好状态再出歌。”

“不用,这点不算什么。”电话听筒那端传来嘈杂声,是上门讨债的声音,简亓匆忙地挂断电话,“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简亓挂断自己的电话,算了算时间,和简家破产的时间吻合,一切的变化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简亓不说,陶桃就装作不知,暗地里让人帮忙,奈何于鸿景现在正在风头,没人敢逆鳞。她心里着急,也知道简亓比她更急,粉饰太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碰上竞争对手的经纪人得意洋洋地向她炫耀,正巧装上了陶桃的枪口,气冲冲地找到简亓,“你看这首歌的作曲,他是不是抄你的曲了?咱们告他去。”

简亓低着头,帽檐遮住了他的表情,“不用,我知道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知道就完了。你不是很喜欢这首歌吗?”

“我,我把它卖了。”

“你把它卖了?还卖给一挂名的,这能有几个钱啊?咱们缺那点钱吗?”话已出口就后悔了。

简亓眼里的平静让陶桃胆寒, “缺,我缺。”

这件事情其实再小不过,既然被人买了,那就再创作,简亓还有其他备选的歌曲,但是陶桃满腔怒火。桌上的曲谱是简亓最喜欢的一首歌,他有多用心,陶桃怎会不知,现在确定新专的主打才是正事,可她有心无力。

因为她从这份普通的曲子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如果说简亓还在陶桃面前遮掩,现在连谎言都不愿意说了。

陶桃知道简家的事情有一部分的原因在自己身上,也知道于鸿景去威胁简亓和自己分手换来简家安稳。能撑到现在,陶桃筋疲力尽,她想要放过自己,放过简亓。

陶桃约简亓在咖啡厅见面,开门见山,“我们分手吧。”

所料不错,简亓点头,“好。”接到了一个电话,“抱歉,我有事先走了。”

陶桃看着简亓跑出店外,直到消失不见,她知道没有电话,没有要事,有的只有简亓最后的尊严。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街上人来人往,或是面无表情,或是笑逐颜开,背后都有他们的故事。知道了真相又如何,有时候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心里还能好受些。

在黑名单中找到一个电话号码,“于鸿景,我和简亓分手了,你也别找他麻烦了。”

简亓,这是我能为你做得最后一件事了。

 

【陶醉】

“看到这里,唉,别怪我有点想哭,只是深更半夜的,比较敏感。到了这里,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是狗血电视剧。各位听众,请不要换台,我们这个稿件还没有读完。”

“人的一生,苦也罢,乐也罢;得也罢,失也罢。要紧的是心间的一泓清泉里不能没有月辉。——《贾平凹》”

 

【简亓】

不停地跑,像是后面有人在追,实在跑不动,简亓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汗水不停地从头顶到下颌滑下。

简亓和陶桃分手了。

简亓和陶桃分手了。

简亓和陶桃分手了。

简亓捏着衣服,心脏的位置揪心地疼,疼到连话都说不出口,他终于还是失去了她,属于他的最后一样东西。

湿透的衣服,通红的眼眶,简亓狼狈地回到宿舍。他这幅样子绝对不能被家里人看到,公司的工作还不能辞掉,违约金赔不起,好歹还能提供宿舍住。至于陶桃,简亓不愿去想。

好在陶桃主动提出了辞职,听说她出国了,简亓再也没有见到她。而他变得忙碌,忙到没有时间去想她。家里把二叔成功送出国,找到之前的关系,重新在M国开起了公司,让父亲远程协助,盈利比不上以前,但对现在的简家来说,好太多。于鸿景松了口,履行了约定,债务全部由他承担。而简亓因卖歌一事,和公司申请为旗下的偶像团体或者歌手写歌,公司同意了。

这一决定,不是他一时兴起。本来做歌手就不是他希望的,而且没有人会愿意带他。没什么名气,接不到活,就没有钱。还不如做枪手,工资虽少,胜在稳定。他既然不能为家里带来财富,那就不要添麻烦,这些钱足够他活下去。

这之间,简亓不光写歌作曲,利用空闲时间去打工兼职,还试着做经纪人,在各处转悠,看看能不能发觉什么艺人。

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当成四十八小时用。简亓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瘦削的脸庞容易暴露真实的生活现状。父母肯定心疼,但他觉得现在很好,看着银行卡上的余额就能带来安全感。最重要的是,他坦白了,和陶桃分手的事实。

分手之后,简亓就换了手机号码,像是正式和过去的简亓做告别。每当他累得不行,躺在床上,仿佛下一秒能睡着的时候,他就会想到陶桃。找出以前的SIM卡,闭着眼睛都能输入的电话号码,始终犹豫着要不要拨出。直到又一次,出去应酬,喝醉了酒,躺在床上,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还好没接,只有“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简亓笑了,这个电话号码没有人使用,可以肆无忌惮地打出去。他鬼使神差地给这个号码充了话费,就变成了“嘟嘟嘟”的声音。永远不会有人接的电话,简亓却心生期待,幻想着有一天,这个电话会被接起。

合约期满,简亓转行做了经纪人,签下了程以鑫。的确有些天赋,适合在这个圈子里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是这个公司不行,太小了,限制程以鑫的发展。

两年后,简亓带着程以鑫跳槽到深度发觉。

意外地在等电梯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人,陶桃。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比以前更有气质,还好,他今天穿着最贵的一件衣服,看着不算失礼。

一眼就够了,他关上了电梯门,任由载着陶桃的电梯下去。简亓告诫自己,他也做到了。

陶桃,好久不见。

 

【陶桃】

突然的分手,家里人都吃了一惊。到现在,简亓和陶桃都谈了快有七年的恋爱,双方父母都见过。本是打算一毕业就结婚,但当事人不想早早地进入婚姻的殿堂,这件事一直搁置,怎么就分手了。

简家的事情有所耳闻,没人敢问,陶醉劝着,等陶桃想说了就知道,但自己寻根究底地询问,“你们为什么分手啊?”

陶桃把包往地上一放,拿起卸妆水倒在化妆棉上,对着镜子开始卸妆,“感情不和,就分了。”

陶醉试探地问道,“听说简哥家里最近……你不是也找人帮忙?”

“我帮了,所以我们分手了。”手机不停地在响,陶桃一看来电提示,把电话给了陶醉,“帮我应付一下。”

陶醉接过来一看,还以为是简亓,没料到是于鸿景,“这个神经病还敢找你!看我不骂死他!”接通了电话,劈头盖脸一顿骂,“你这人有没有羞耻心,现在还跑来追我姐。是脑科医院没开门,还是疯人院监管不力?有空管好你自己,别来打扰我姐。要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

“谢啦。”陶桃从手机里拔出SIM卡,扔进了垃圾桶,“我买好了明天去F国的机票,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

“啊!怎么这么仓促?”陶醉急道,“要去多久啊?”

“不知道。一个礼拜,一个月,一年,什么时候我想回来就回来了。”陶桃揉了揉陶醉的头发,“姐不在身边,别太冲动,还有……别去找简亓,不要打听他的生活,什么都不要告诉我,好吗?”

“好。”

出国的第一件事,陶桃买了个新的手机和当地的手机卡,旧的手机却一直待在身边。从不开机,从不使用,宛若一个装饰。陶桃在等待,她的等待注定是徒劳。

旅途中,陶桃认识了一个爱音乐的人,伍扬。对于他的主动搭讪,陶桃是警惕的,但在他的眼神中,是纯粹对音乐的喜欢,渐渐放下戒心。巧合的是,他们的路线是一样的。就在伍扬要回S市,他开口聘请陶桃成为深度发觉的经纪人。

“理由?”

“要什么理由?直觉。你能做得很好。”

“好。”

伍扬先一步回去,陶桃再待了一天,把旧手机开机,手机震个不停,是来自同一个人的未接来电,再熟悉不过的十一位数字。

飞机场,陶桃把旧手机丢了,终于能回家了,而她也要过上可能碰到简亓的生活了。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

深夜里响起的电话,录音棚里的歌手,经手的歌谱,陶桃还是选择带歌手。出乎意料的,陶桃从没有遇到过简亓,也开始习惯现在忙碌的生活,深感当时伍扬就是看她好忽悠,骗过来打工,事事亲为,事无巨细,不止一次地申请,需要新的经纪人。

伍扬很无奈,在陶桃的高压下,来的经纪人短则三天,长则三个月,全都走了。陶桃义正言辞,是他们能力不够。每次应聘新的经纪人,都先给陶桃过目,收到了一封简历,熟悉的面孔,简亓。

“今天我还有事,您一个人慢慢看吧。”

“诶,我还没同意。”人已经风风火火地走了,伍扬叹道。

陶桃站在门外,透过磨砂玻璃,看模糊的影子。一时间,入了神,没注意到里面的面试结束,匆忙离开。

电梯间,一扇重新打开的门,对上的视线,陶桃匆忙避开,却知道简亓一直看着自己。他退后一步,门再一次关上,陶桃松了一口气,若不是扶着扶手,恐怕站都站不住。

简亓一点都没变,她又何尝不是呢。

 

【陶醉】

“太好了,终于又遇见了。应投稿人要求,此时播放《未接来电》,这首歌的歌词十分贴合两位主人公的心境了。希望听众们会喜欢这首歌。”

“也许你会想我深夜里

选择陌生却又眷恋熟悉

未接来电或许是你匿名的提醒

在模糊的空气里 

深陷过去的记忆

也许我会开着收音机

听见你最爱的那首歌曲

未接来电是你给我残酷的关心” 

 

【简亓】

人生犹如电视剧般的开端,戏剧性的发展,和真实的结尾。

三十岁的简亓听着电台,这样评价道。难怪今天开完会之后,伍扬命令他们俩一定要听这个电台节目,还要写感想,明天交。不用猜就知道这之中还有陶醉的手笔,居然连电话这件事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同在一个公司,陶桃带歌手,他带演员,办公室都不在一层楼,能够碰到的机会寥寥可数。见了面,也只是点头示意,能少说一句是一句。深度发觉是以音乐发家,影视这块比较薄弱,碰上一甩手掌柜,好在每年都在涨的薪水让简亓收起心里的抱怨。

从另一个人的嘴中,讲述自己的故事,有些陌生,有些熟悉。

曾经轰轰烈烈的过往,那些刻骨铭心的感情,都随着时间这道风消失在过往。

简亓在等待,尽管他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陶桃在等待,这或许是简亓的一厢情愿。

反而陶醉急得慌,明明是他约得简亓,脸上一副不耐烦。

简亓习以为常,开口道,“心情不好?”

陶醉心烦意乱,“我姐心情不好,我就心情不好。”

简亓眼帘微垂,“那你这一年到头,怕是没几天能笑得甜啊。”

“说正事儿吧。”陶醉道,“你和我姐打算就这么耗着?”

沉默片刻,“我们只是普通同事关系。”

陶醉气不打一出来,“我看,你和我姐还是不明白。钱不是不重要,但是不是最重要的。”

简亓下意识反驳道:“其实,钱现在对我来说……”

“这话你不用跟我讲。”陶醉翻了个白眼,“我姐今年都三十了,家里人正在想办法给她相亲,你要是还想挽回什么,就趁早吧。否则,你就在婚礼上看我姐最后一眼吧。”

简亓瞳孔微缩,迟早的事情,他应该坦然接受,就如同六年前的分手。所有的事情冥冥中有着安排。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不是我想,或者我努力,就一定成功的事情。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他都不能给陶桃幸福。

年少的感情,不参杂外界因素,是一份纯净,全心全意的爱。

现在的感情,干扰太多,担忧太多,陶桃要的,他还给的了吗?

 

【陶桃】

简亓和陶桃已经认识十二年了。

杯中的红茶已经冷却,陶桃手捧茶杯,似是认真地听着电台节目,心里挺想换节目。这个故事,从开头的第一句话,她就知道出自陶醉的手笔。

弟弟的想法,父母的想法,陶桃怎么会不知道。简亓,知根知底,家里原是有难,现在又起来了。是自己不好,不能患难与共,提了分手。两人僵持不下,就让自己相亲,两手准备,要是简亓被刺激了,皆大欢喜,要是陶桃相中一个,放下简亓,那自然也好。

怎么就沦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陶桃也想知道,三十岁生日,每一年的每一天都有可能接到未接来电,独独这一天不会,是简亓的风格。

电话铃响,是陶醉的电话,“我一猜就是你。”

“姐你那边怎么那么安静?又一个人过生日?”

“我都这么大了,还过什么生日。”

“瞎说我姐一年美过一年,这是岁月内在的沉淀,从内美到外。”

“怪不得连伍哥都要服了你这张嘴,还是我们弟弟最好啊。”

“怎么了要过来陪你喝一杯吗?”

“不用了,我现在的样子不想让弟弟看见。”

“姐要不我,其实简哥他,”

“这都多少年前的旧账了。”

“可是我觉得姐你并没有真的放下。这么多年你这么执着,究竟在执着些什么?我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我就问问你自己的想法,你真的过得开心吗?”

“我的想法,我的想法重要吗?当年也是他说开始才开始,他说结束就结束,到最后伯父伯母的事他也瞒着我。他家里的事都是我最后一个知道的。就他一个人努力,就他一个人为了我好,我对不起他什么呀?”

“姐你真忘了吗?当年,是你跟简亓提的分手。”

陶桃怎么会忘,在这六年中,她一直把原因归结在简亓身上,是他逼得,是他的语言,是他的举动,都是因为他。可她自己不也是当时让简亓处于困境中的其中一个原因。

陶桃的视线落在那部旧手机上,只要它响一次,一秒就好,都能奋不顾身地去找简亓。

她的想法并没有传递到简亓那儿,自是有缘无分。

在这六年,陶桃给了太多次最后的机会。像是这次相亲,故意闹得人尽皆知,希望传到简亓的耳朵里,知道他什么反应。

怕又是要失望了。

 

【陶醉】

“稿件念到这里,实在是令人感动。如果J和T此时在收听我们的节目,就不负投稿人的良苦用心。有人怀疑是真,有人怀疑是假,这并不重要,希望J和T能在一起。最后一首《逆时光的浪》作为结尾,祝福二位在等待中找到彼此。”

“本期节目,到此结束。”

“回家的路
像是迷失了方向
想念的人
但却忘记了模样
我在等待什么呢
也许我在等待
是一种永远没有结果的缘分”

 

夜静人深,听完故事的人陷入好梦,路灯还在亮着,以及深度发觉二十楼和十八楼的各亮着一盏灯。

简亓站在大门口,像是在等人。

陶桃站在原地,下意识地往反方向走,脚不听使唤地往前走,步伐放缓,高跟鞋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里更显嘈杂。

简亓回过头,拦住陶桃,“我送你回家。”

陶桃爽快道:“好。”

简亓连拒绝之后的借口都想好了,陶桃的一反常态,让他愣了几秒。

陶桃走了几步,回过头问道:“后悔了?”

“没有。车停在那儿。”简亓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用手挡着车框,让陶桃坐在副驾驶。

一路无话,简亓本享受这样的氛围,身边是陶桃,不由地想找话题,“刚才的电台,你听了吗?”

“伍总的话谁敢不听。”

“当年,我……”

一时之间,竟不知从何说起。

“简亓,你爱我吗?”

猛然刹车,好在有安全带,陶桃大惊失色,“简亓,你没事吧?”

简亓松开他的安全带,紧紧地抱住陶桃,“我爱你。我一直都爱着你。给你打电话,是我不好,给你造成了困扰。”

陶桃无声落泪,紧咬嘴唇,“这,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好。”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机会。

陶醉左思右想,还是选择在楼下等陶桃。一辆很眼熟的车,一个很眼熟的人。

“明天见。”

“明天见。”简亓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陶桃没有走,而是从包里拿出一条项链,递给简亓,“这个还是你帮我带上吧。”

这条项链,简亓再熟悉不过,是他表白时的项链,也是他自己设计的项链,纯银的爱心坠子,可以打开来,里面是他和陶桃的合照,背面刻的是QT,还以为陶桃丢掉了。

简亓给陶桃戴上项链,撩起头发,吻落在额头,一如当年。

“晚安。”

“晚安。”陶桃说完,眼神一瞥,“陶醉!”

“姐,这么晚才回家啊。”陶醉像是才发现简亓的存在,“哟,这不是那谁啊,简大经纪。怎么想成为我姐夫啊?”

“大晚上的不睡,跑出来干什么。”陶桃捏着陶醉的耳朵,往家里走。

陶醉偷偷回过头看了简亓一眼,他朝着自己鞠了一躬,吓得赶紧摆手,又被陶桃一顿揍。陶醉没有忽略掉陶桃多年光洁的脖子上戴上的项链,这两人总算不枉费他的一番苦心。

 

日子就是这么的庸常,却有细碎的事物,如太阳碎碎的光芒,洒落其上。——《我们都不是完美的人》

那些在过往时光险些丢失的人,都在原地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

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激动QAQ昨天英国夏令时,我给记错时间,导致少了一个小时的我,十分颓,还没写完。

本篇脑洞最初来源一首歌,未接来电。在我心里,我认为亓桃是互相喜欢,却爱而不得,小心翼翼地试探。未接来电就很符合。结果我又听到了另外一首逆时光的浪,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个作为基调,等待。其实,握不住的他,我也觉得蛮适合的,但是这样就挺容易BE的,我还是放弃了,或者重新开一篇文。唉,还想写陶醉陶桃简亓的三角恋╮( ̄▽ ̄")╭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希望你能喜欢>3<


评论
热度 ( 3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