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二十一游


扬州城明显冷清了不少,少了大半的武林中人,百姓们早就过了新鲜劲,按部就班地生活,但是参加了婚宴的所有人都发觉不对。大婚刚过去一天,没有往常的客套,小门小户没有试图留下来,以武当、峨眉为首的老门派更是默不作声离开。而李祥杰更是没有任何回应,除了本就有算作赔罪的礼物,每位宾客还有一份送别礼,着实丰厚。

客人像是逃难,主人像是给封口费。

留下来的大多是像苍山派这种中间派,借此机会在扬州城游玩一番。特意搬离李祥杰安排好的庭院,去客栈租了几间客房。这样也不会让苍山派成为众矢之,王大陆张一山董子健刘昊然王俊凯心存感激,特意上门道谢。

好在师父们回信不慢,三天后就收到了来信。信中一没提珍宝岛,二没说苍山派,只问了五人是否安好,期盼早日归来,还特意提了要带马思远和齐三石回苍山。

“太好了,这样你……嗯,我们都不用分开了。”王大陆有意的停顿,引来了王俊凯和张一山两道视线,“我们明日一早就出发,这宅子一山你自己处理。”

“扬州城有我金玉山庄的人,派他们就好了。”张一山道,“齐三石身体不好,我还是先带他去老头那儿。”

“齐三石都还没说话,你着什么急啊。”王大陆笑道。

张一山看了眼齐三石,“我想起来了,老头给了我一瓶药,应该能支撑到那个时候。”

“看样子是救命药,怎么给你不是给三石呢?”王大陆习惯性地逗张一山。

张一山心生疑虑,他只是随便扯了个谎,因为齐三石像是有话和他说。但是王大陆的这句话点醒了他,在百草堂比他熟知药理,比他擅长医术的人不在少数,更何况陆易明还有自己的徒弟,为什么偏偏找上他?尤其是那个药瓶的分量,最近齐三石的病都没有复发的情况,也用不上这药。如果一直维持下去的话,这个药能吃上许久,陆易明对病人的熟知程度肯定比他厉害,不可能犯把药给多的错误。

“药不能乱吃,所以放在一山手里比较好。”齐三石道。

“哦——”抑扬顿挫。

除了王大陆王俊凯,也许还有马思远,刘昊然董子健也明白了不对劲。

“哎呀,你们这样回去,到时候师父估计能出一口气。”王大陆看了看左边,刘昊然董子健,看了看右边,张一山董子健,正前方,王俊凯马思远。

“什么有的没的,若是你拳法没练好,郁峰主可是会骂你的。”董子健懂王大陆的言外之意,但是这四个人的情况和他们俩不一样。

“不过也有可能因为不止我们两个,所以郁峰主出不了气,还要骂你。”刘昊然帮腔。

“好好好,当我没说。”王大陆把信收起来,“我要去街上买点东西,带给师父,你们要一起吗?”

“我跟你一起。”王俊凯道,“思远,你不许去,把你要买的东西告诉我就好。”

虽然张一山确诊没事了,但是王俊凯还是担心,马思远只能点头。

“还有我。”张一山道。

“小董要拆机关,我陪着他。”刘昊然道。

“行,我们走吧。”王大陆道。

“不好意思,我有话和一山说。”齐三石道。

“我们在外面等。”大家不约而同地散开,留下空间给他们二人。

“我是无意间闯到百草堂。药,这件事情我不清楚。况且,我这条命能活到什么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齐三石解释道。

张一山板着脸,不说话,突然笑出声,“是不是昨夜的话吓着你了?我……”

齐三石打断道,“不管你说那些话出于什么心态,但是你既然对我有误会,我觉得就应该解释清楚。省的猜来猜去,对大家都不好。”

“好,我知道了。”张一山的认真看着却怎么也不觉得认真。

“我不打扰你了,早去早回。”齐三石倒是不怎么在意,话一说出口,听不听得进去就是张一山的事。

“不和我们一起吗?”张一山问道。

“不了。”

“一山师兄,你好了没有?”王俊凯喊道。

“来了。”

一个向右,一个向左,背道而驰。

庭院里的梅花开得正好,洁白的雪衬着梅花,如同血的鲜红,灿烂夺目。风一吹,枝头摇曳,幽香更甚,未掉几片花瓣。但张一山看不清背后的人在想什么,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而他没有勇气握住那双手。

开头就注定了结局。


“一山师兄,你看我是买这个梅,还是这个竹?”

点心铺子的店小二得知是买回去送人,就推荐了几款包装精美的礼盒供他们挑选。王俊凯挑得眼都要花了,王大陆在后厨试吃,只好求助张一山。

“啊?”张一山在想事情,听到自己名字条件反射抬头,“你送给谁啊?”

王俊凯努力分辨两者的区别,没注意到张一山的走神,“还能送给谁,当然是师父、掌门、郁峰主、沈峰主和梁峰主。”

“那我建议你,每人都买一样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会攀比,倘若你送了更好的给苏峰主,那么师父就要来问我,为什么不送他们,小凯送的就怎么怎么样,特别烦。为了师兄们的耳朵考虑,你还是都买一样的吧。” 

张一山学得活灵活现,王俊凯忍俊不禁,“你们不送吗?”

“你挑,然后就说是我们送的。这样一人有一份,就不会起争执了。”

王俊凯面露为难之色。

“总不可能让他们每人收五盒糕点吧。得吃到什么时候去。有你这份心意就够了。”

“成。”王俊凯选了一款有八个不同种类的糕点,拿了五盒,“大陆师兄,我挑好了。”

“小凯,你和大陆在这边等我,我去一趟对面的铺子。”

华祥楼,金银首饰玉制品,以原材料上等,做工精细闻名。在匾上有一个小小的金玉二字,正是金玉山庄名下的产业。

“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店小二早就注意到张一山,看上去像是个懂行的,挑的都是放在外面最好的东西。

“有没有扇坠?”张一山问道。

“有。爷,是自用还是送人?”

“……送人。”

“若是心上人,店里新进了鸡血石,做成红豆状,以表相思之情。还有这芙蓉玉,粉紫色,女子定是喜欢。……”

“给我这个吧。”

张一山挑中一块,羊脂玉,类似半圆,近看是一条鲤鱼,下坠檀色的流苏。

“爷,好眼光。这是一对。”店小二拿出来,把两条并一块,就成了一个圆形,驼色和檀色,颜色十分相近。

“就这两个。”张一山拿出镶了金边的玉牌,“记这个账上。”

掌柜一眼就认出了代表张一山的玉牌,诚惶诚恐。“小的见过少爷。”

“我只是来买扇坠的,东西能给我了吗?”

“是。”掌柜刚想亲自动手包装,就被张一山阻拦。

“不用了,这样给我吧。”

“是,少爷慢走。”

张一山回去的时候,王大陆坐在椅子上,旁边一摞糕点,张一山快步,“等很久了?”

“没有,你要不先回去。我等小凯就好了。”

“也没什么事。小凯在干什么,不是都挑好了。” 

“还不是你。”

“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去华祥楼不要告诉我是去巡店。”王大陆挑眉道。

“以前的扇坠坏了,就买了一个新的。”张一山避重就轻。

王大陆拍了张一山的肩膀,“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王俊凯做着和你一样的事情,在后厨学做点心呢。所以你赶紧回去吧。”

被揭穿的张一山坐在了王大陆的身边,“没事,我和你一起等。”

“送个礼物,你怂什么啊!”王大陆近距离观察着张一山的脸,“不会吧。你至于吗!”

张一山别开脸,“我回去总行了吧。”

“好走不送。”


张一山踢了一脚树,“你们两个有想过树的想法吗?”

“树觉得你踹他比较不好。”刘昊然笑道。

“你要是羡慕,去找齐三石啊。”董子健和刘昊然背靠树干,坐在不同的树枝上,也亏得两人找到这么牢固的树枝,“不过你得把他抱上来,别着凉。”

张一山:“你给掌门寄过信吗?”问道。

刘昊然:“寄过。”

董子健:“你什么时候寄的,我都不知道。” 

张一山:“多久收到?”

刘昊然:“师父从来不给回信。” 

张一山:“为什么大陆寄了,这么快就收到了?”

刘昊然:“你怀疑大陆?他有什么好怀疑的。你现在就跟前段时间的小董一样,疑神疑鬼的。”

董子健:“一山,你简直就是当掌门的料。”

张一山:“你这样说昊然可就不高兴了,他可是掌门接班人。”

刘昊然:“对了,小凯和大陆呢?”

张一山:“小凯给齐三石做点心,大陆陪着他,我被赶回来了。”

董子健和刘昊然不说话,意味深长地看着张一山。

“当心掉下来。”张一山顶不住这样的视线,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

“我一回去就把掌门令交给师父。”刘昊然道。

“好。”董子健嘴上这么说,却深知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的。



第二十游

第二十二游

评论 ( 3 )
热度 ( 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