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二十游

 

魔教中人的出现确实打扰了宾客的兴致,即便李祥杰再三申明没有臧宝图,是污蔑,之前坊间流传的谣言在这时候实打实地影响了人们的心理,就连安安静静吃饭的苍山派也不免引得人多看两眼。无论明面上如何的杯酒言欢,推心置腹,心中始终有点膈应,不到半个时辰,李祥杰借酒醉,就遣散了酒席,并派人奉上礼物以示歉意。

王大陆一行人走得最是爽快。本就是应师父所托,到场送礼离去也是给了极大的面子。况且在场所有人都以长辈自居,任性离场也不失颜面,但坏就坏在明是魔教和李祥杰的冲突牵连到苍山派,此时若走,必定会怀疑。

苍山派独守一隅,占据着苍山,就地理位置而言,左边是魔教,右边是武林,不折不扣的中立派。百年来不争不抢,不参杂武林中的琐事,鲜少表明态度,向来和非武功世家交朋友。提起苍山派,除了武,便是商,尤其是张一山,金玉山庄的大少爷,将来的接班人。金玉山庄可是皇商,背靠管家,武林人最反感的就是和官打交道,所以看着苍山派虽心里蔑视,却也不敢动分毫。

为了维持这份中立,已是不易。师父们接下李祥杰的请帖,送礼祝贺是本分,遣徒弟前来,也存了和苍山无关的意,不过总是有人看苍山派不爽,觉得是装清高。现如今魔教来这么一招,就是逼迫苍山派表态。百年前苍山派的崛起的确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师父们也说得含糊。

说起魔教,最一开始并不是叫魔教,至于叫什么,时间太久,想必连魔教的人也不知道。不是什么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坏人,是一群随心而为,与武林正道不同,便是异己。排挤、打压,都属平常。当时的魔教教主看不惯正道,满口正义,做的都是腌臜之事,残杀同门、利欲熏心,这脏水都泼到魔教身上。

俗话说得好,凡事留一线。

当时的武林并不太平,建立的新规则维持堪堪几十年,资格老练的谋权为己,又是青黄不接。被魔教打得毫无反抗之力,前辈担心脸面,怕输,不敢应战,后生还练不到家,送上去就是死。这是苍山派第一次出山,即挑衅名门望族后再一次出现在世人眼前。

苍山派不帮正派,却与魔教正面抗衡,理由便是维护武林和平。掌门叶正和教主在星光塔上交手了整整一夜,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的结果是教主带人回鬼影山,订下互不相犯条约。至此,武林迎来了和平。

虽说现在的后起之秀都不太了解魔教,毕竟当时的后生便是现在的前辈,对那段历史都讳莫如深,谁愿意说出其实正道什么都没干都靠苍山派,着实说不出口。

现在说自己是魔教的,大多都是下九流,真正的魔教只有在和他交手之时,才会暴露身份。就如同今天的红衣人,他吹的是魔音。听着是动人的曲子,眼前会出现最美好的画面,其实吹得时候用上内劲,若是用足功力,从耳膜开始破碎,最后七窍流血而亡。在场都是武林中人,立马就能察觉,纷纷用内力护体,也知道这是他下的警告。

 

“让齐三石和马思远受惊了,是我们的不是,向二位道歉。”王大陆郑重道,“虽然一山和小凯反应及时,捂住了你们的耳朵,但是不知是否有别的影响,让一山给你们看看。”

“我会的。”张一山道。

“还有今夜之事,昊然,我会写信给奚掌门,等收到回信,再启程。”王大陆道。

“好。”刘昊然道。

“那大家就早些休息。”王大陆走两步又回来,“我打算去厨房弄两碗夜宵,你们有人要吃吗?”

众人一哄而散。

王大陆见状欣喜,没人跟他抢了,“张妈,要吃面!”

张一山把脉的时间比往日久,王俊凯趴在门上偷听,时不时地试图从几乎严丝合缝的门缝中看房内的情况,就是因为早上一直催张一山,引发不满,被赶到外面去了。

“你风寒初愈,吹不得风,若是想要外出,多穿点衣服,药一日三顿不可少。年轻气盛,理应好的快,不过你体质特殊,还是慢慢地养,这样才能好透。切不可仗着年轻就任意妄为,这样老了都是要吃苦头的。”张一山苦口婆心道。

“陆医圣的医术你没全学到,倒是这嘴上功夫学了个十成十。”齐三石笑道。

“毕竟你这样的病,百年来都不见得有一个,但是像你这样的病人,我长这么大看得不少。”张一山反驳道,“你现在也该回房了。熬夜伤身,回去睡觉补补元气。你也是。外面那个缠人的,我会帮你解决掉的。”

马思远突然被提到,先是一愣,“多谢。”

张一山一打开门,王俊凯反应及时才没有掉在他身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又被推了进去,“最多一盏茶的时间,等我送他回来,发现你还在,就和我日日比武。”

“知道了,师兄!”王俊凯连忙把门关上,还不忘说一句,“下雪了,地滑,走慢点。”

“你!”

齐三石捂着嘴,大概是觉得这个时候笑不太好,“就这么点路,我自己回去就好。”

“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严肃的表情让齐三石说话的声音忍不住放轻。

“天冷,你不能受寒。”张一山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齐三石还在原地,“走吧。”

两人无话,映着雪景,倒是说不出的凄美。

“你想和我说什么?”到了房间,齐三石想要脱掉斗篷,但是绳上的结成了死结。

“齐三石,你的名字是齐三石吗?”张一山凑近帮忙。

交换着对方呼出来的气,手指交缠在一起。房间本就比外面暖和,手一冷一热,指尖有些麻痒,许是十指连心,连心尖都好像有一只小猫用着不重不轻的力度轻轻地挠,不痛,就是痒。

相比之下,张一山的问话,却让这份暖意速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善意的谎言,谁都可以接受,我自然不例外。如果你有难言之隐,我可以谅解,毕竟我连你的朋友都算不上,只是一个照看你的人。不过这可能仅仅是你的想法,不是我的。你想要的,我想要的,不冲突吧。”张一山每说一句话,就往前走一步,距离越发的近,齐三石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跌坐在床上,被人压在身下,“是你引诱我的。”

齐三石知道被小瞧了,而他也知道自己小瞧了张一山,“我什么都没做。”

“也许吧。”结解开了,张一山坐在齐三石对面的椅子上,“今天是我给你的第一次机会,你什么都不打算告诉我吗?或者说你坚持你的说法?”

“我该说的都说了。”

“好,我尊重你,不过一共就三次机会,你已经用掉一次了。”

齐三石原以为张一山还要再做纠缠,却爽快地离去,让他倍感成谜。自认做得滴水不漏,整个计划筹谋许久,就算被发现了,也得做下去。至于其他的,齐三石装作遗忘,左手抚过右手的手腕,印子都消了,脑子里的记忆也应该消失。

                                          

张一山路过马思远的房间,灯熄灭了,也不好敲门打扰,拐去了王俊凯的房间,没人。手靠在门框上,玩味地笑了笑,去敲了刘昊然董子健的房间,“哟,还没睡啊。”

“不是你让我们等你的,怎么这么久,再等下,我俩都要睡了。”董子健抱怨道。

“我不想知道你们之后的内容。”张一山插话道。

“说正事。”刘昊然敲了敲桌子。

“只许你们做,不许我说。”张一山挑眉道。

“要不您先解释一下,为何一山师兄的衣衫不整,这是从哪间房回来的?”刘昊然道。

“说正事。”张一山学着刘昊然的样子,“今天的事情,你们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完全不知道。”董子健又道,“你要是为了这事来的,抱歉,什么都不知道。不如聊聊一山师兄从哪间房出来的。”

“作为师弟,非常关心师兄的感情生活,毕竟师兄结婚了,我们才能开始考虑。”刘昊然附和道。

“你们两个一唱一和,没法聊。我回去睡觉去了。”张一山逃也似地离开了。

“早知道我就先睡了。”董子健打着哈欠道。

“你现在倒是不着急。”刘昊然打趣道,“这几个月看看你,天天操心,哪有那么多好担心的。”

“操心有什么用,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反正现在小凯和一山好好的,看着倒是他们两个占上风。”董子健摆摆手,“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想明白就好。”刘昊然道。

“以后我就管着你。”

“求之不得。”

 

“我今晚就要睡这儿,本来我照顾得好好,都是齐三石。”王俊凯猛然停住,“不要说给一山师兄听啊。”

“是我自己的问题,和三石没有关系。”马思远笑着摇摇头,虽说要不是因为那枚药丸,风寒的确好得快些。

“你快点盖好被子。”王俊凯现在很是紧张,深怕又回到前几天的状态了。

“知道了。你要不睡床上?”马思远脱口而出,只觉得躺在地上太冷了,全然忘记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真的?谢谢思远。”根本不等马思远反驳,就被赶到里面,王俊凯顺势躺在外面,“晚安。”

“晚安。”马思远面朝墙壁,紧皱眉头,这还怎么睡觉?!



第十九游

第二十一游

评论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