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十八游

 

王俊凯命人烧热水之后,连忙赶去马思远的房间,却发现人倒在地上,一摸额头,有些发烫,双手冰凉,便知是染上风寒的症状。王俊凯抱起马思远,想放在床上,碍于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摇摆不定间,王俊凯低声道一声,“得罪了。”把马思远的衣服悉数脱掉,从衣柜拿出新衣服,随意地套上去,再裹上被子,去找张一山求助,敲门不应,去了齐三石的房间。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张一山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俊凯拉走了。

“你快看看。”王俊凯焦急道。

“他怎么浑身都湿透了?”张一山边搭脉边问道。

“掉进池塘里了。”王俊凯回答道。

“没事,只是风寒。我过会儿煮点药,让他喝下,睡一觉,明早就会好上许多。”张一山宽慰道。

“那这热水?”王俊凯问道。

“拿到我房间去,或者你自己用了。现在这个状态就是让他出一身汗,睡一觉。明日早上保准就好了。”

“谢谢师兄。”

“这有什么好谢的。还不到做饭的时候,你就先在这儿看着吧。”

“还是我来照顾吧。”齐三石走了进来,“你们的师兄,似乎是,王大陆,他来了。”

“大陆?”

“大陆师兄?”

“出去看看,我先让人去煮药。”张一山走到齐三石的身边,“你自己就是个病人,容易被传染,回房间里待着。”

“我的确是中了毒,不代表我弱不禁风。反正在哪儿不是待着。”齐三石道。

“我这是为了你好。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一旦生病,我连药都不能给你用。”张一山被齐三石漫不经心的语气刺激,难以自制地拔高嗓音。

“我知道。”齐三石脸上平静,仿佛被吼的那个人不是他。

“那就麻烦齐三石了。”王俊凯眼看情况不对,拿着张一山往外走,“我们先去找大陆师兄。”

齐三石坐在马思远的床边,轻敲了两下,“人走了。”

马思远倏地睁开双眼,“多谢教主。”

齐三石轻笑,“你心真狠。大冬天跳进池塘。”

马思远翻了个身,“做戏做全套。比不上教主您。”

“教中的药物大多没有解药,今夜想个方子熬过去吧。你这种情况,说不定会提早毒发。”齐三石站起来,整理了衣袍,“下雪时分,小轩窗,抚琴练字,真是妙不可言。”

大约是风寒的缘故,本就毫无血色的脸庞更是苍白,马思远的手掌攥紧成拳,“属下不明。”

“放心,他不会记起来的。”马思远的房间较为偏僻,推开窗,却能看见院中景色,梅花开得正艳,深吸一口气,凉意和香气同时袭来,“这天真冷啊。”

“一个人风寒属偶然,两个人风寒就是有意为之。”马思远道。

“你可要好好养病啊。”齐三石关上窗,“好戏可就要上演了,你可不能缺席。”

“属下知晓。”温暖的被窝却感觉瑟瑟发抖。

“三石少爷,药熬好了。”

“多谢。”齐三石接过托盘,“再烧一桶热水送到房间里来。”

“吃药。”

马思远端起碗,一口气喝完,苦味猝不及防地蔓延,“太苦了。”

“喝点水。张一山的药向来如此,奉行着良药苦口的原则。”齐三石递给马思远一杯温水。

“容属下提醒,教主一提起张一山就开始笑,还是收敛点的好。”马思远道。

“还真是不肯吃亏。”齐三石的手一僵,又恢复自然。

 

王大陆一路风尘仆仆,险些被守卫赶出来,好在亮出了玉佩才得以放行。

“你们的师兄王大陆来了,还不快出来!”王大陆喊完之后,发现没有人出来,又开始大喊,“小凯。一山。子健。昊然。刘昊然!董子……哟,才听到啊。”

“别喊了,耳朵疼。”董子健揉着耳朵,“我们都还没说你呢。寄出去的信一封都没回。在这扬州城都快待上一个月了,你人也不知道在哪里。”

“都被孔有立那家伙给藏起来了,把我放了的时候才给我,这不就赶过来了。”王大陆大力地拍了董子健的肩膀,“不会这么小气,还怪我吧。”

“大陆。”刘昊然看董子健吃痛,可也知道王大陆向来把握不好力气的精准度。

王大陆连声道歉,“一山,小凯呢?”

董子健也不知,看到了齐三石,连忙喊住他,“三石,你看到一山了吗?”

“被王俊凯拉走了。”齐三石停下脚步,发现还有一个陌生人,“这位是?”

“这是王大陆。”董子健介绍道,“这是齐三石,一山照看的病人。”

“你好。”王大陆走到齐三石的面前,“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你。”

齐三石侧过头,“你可能记错了,或者看到长得和我比较相像的人。”

“长成你这样,理应过目不忘。”王大陆道。

“过奖。”齐三石转身就走。

“大陆,你怎么了?练功的时候打到脑子了?”董子健担心道。

“就是啊,你也不看看那人是谁。”刘昊然附和道,“一山的病人啊。”

“你们俩想什么呢。”王大陆各敲了他们俩的额头,“是真的有点眼熟。不过也有可能我记错了。”

“肯定是你记错了。”董子健道。

“倒是你好像比以前更加嚣张了,来比一场啊。”王大陆道。

“不要。”董子健整个人趴在石桌上汲取热意。

“那昊然你来。”王大陆道。

“好。”刘昊然拔剑指着王大陆。

比剑术,王大陆不是刘昊然的对手,但是经验让两人不相上下。眼看,王大陆就要落下风,看到张一山和王俊凯,喊道,“要不要一起来啊。”

没想到,两人理都没理他一下,王大陆一个失神,被刘昊然抓到,剑指心口。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王大陆收剑,“好了好了,不要欺负老人。”

“输了就知道倚老卖老了。”董子健讽刺道。

“你们一个一个成双成对的,还不允许我对你们有意见。”王大陆道,“一山,小凯你们俩怎么回事啊?昊然信上说的都是真的?”

“大陆,你饿不饿啊?”张一山问道。

“有点。”王大陆下意识答道。

“昊然,我们做饭去。”张一山道。

“等下,你还没有回答我问题。”王大陆又道,“我知道我们小凯宝宝最乖了,告诉师兄,诶!你别跑啊。”

“我去帮忙。”王俊凯忙道。

“这怎么回事啊。”王大陆看着一旁笑得前仰后翻的董子健,气不打一处来,“你也不管管昊然。”

“昊然有什么好管的。”董子健莫名道,“我觉得他很好。”

“哦。”王大陆不满道。

三个人一起做饭,速度快了不少。不到半个时辰,一桌菜都做好了。看到有好吃的,王大陆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边往嘴里塞菜边道,“饿死我了。”

董子健皱眉道,“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刘昊然把董子健的碗和自己的碗对调,“先喝汤,不烫了。” 

王俊凯随便扒拉两口,“我去看看思远。”

“思远怎么了?”董子健问道。

“风寒。”张一山道。

“三石呢?怎么不出来吃饭?”董子健再问。

“他看着马思远。”张一山闷头吃饭。

董子健刘昊然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对劲,估摸着和齐三石吵架了,王大陆直接地问道,“吃醋了?”

张一山剧烈咳嗽,“王大陆,现在是吃饭时间,还有齐三石是我的病人,他现在不遵照医嘱……”

“谁不遵照医嘱了。”齐三石道。

张一山看都不看齐三石,话也不说。齐三石坐在张一山的旁边,捧起饭碗,拿筷子夹了一口饭,刚要送嘴里,就被张一山拦下,“吃下面的。”

张一山把碗上表面的一层米饭全部放到自己的碗里。齐三石茫然,重复同样的动作,忽然明白了张一山此举何以。上面的饭已经凉了,下面的还是热的,而他吃不得冷的。

 

王俊凯撑着头,望着正在熟睡的马思远,手伸出去好几次,还是收了回来,轻轻地放在马思远的额头上,不烧了。王俊凯松了一口气,就见马思远睁开了双眼,“你你醒了。”

“嗯。”

 “你先吃点东西再睡吧。” 王俊凯慌乱地把粥递给马思远,想了想,还是自己拿勺喂他。

粥略带咸味,十分粘稠,偶尔还能吃到蛋花和肉沫。马思远有心多吃几口,喝了半碗,就觉得饱,“够了。”

“听齐三石说,你药已经喝了。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叫我。”

“王俊凯,你还在吗?”

“在。”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马思远又问道,“王俊凯,你在吗?”

“在。我和你说说在苍山的事吧。”

“好。”

隔着屏风,王俊凯不急不缓地讲着他的过往,马思远咬着被子,努力地让自己不发出声。疼痛难耐,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只有王俊凯的声音,才让他清醒半刻。

如果那个时候,你来救我,该有多好。

——————————————————————————————

学校罢工啦~很快就能日更啦~高兴(〃'▽'〃) 



第十七游

第十九游

评论 ( 4 )
热度 ( 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