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四十二场

 

良好的生物钟,不等闹钟响,秦明已经在六点四十五醒来了。睡在客厅的林涛还在睡觉,秦明懒得叫他起床,把蓝山咖啡豆放进半自动咖啡机,磨粉、压粉、装粉、冲泡,房间里弥漫着醇香又有一点苦涩的味道。

左手拿咖啡杯,右手持锅煎培根,西红柿放在边缘处。大概两三分钟,秦明拿筷子把培根和西红柿都放在了已经烤过的面包上,再配上几片生菜,早饭就做好了。秦明还在思考要不要给林涛准备一份的时候,林涛的手机发出了玻璃被砸碎的声音,让秦明诧异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怎么会有人设置这种闹铃。

“知道了!”林涛挂了电话,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走到厨房拿起三明治就往外跑,“谢谢老秦!我先走了。”

“你!”秦明眼睁睁地看着林涛跑出去的背影,只能再做一份。

林涛一早上接到邰伟的电话,问他方木好不好,为什么他不接我电话。林涛没有说出口,心里暗想,整天跟个老妈子似的,活该人家不愿意理你。不过,想到昨天只是没看住方木一小会儿,就被事情给缠上了,还是去接他上班。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喂,是方木吗?你已经到警局了吗?”

“嗯,我还没有出门。”方木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还没八点啊。

“那你在楼下等我,早饭吃了吗?”

“还没有,我过会儿去食堂吃就可以了,要给林队带吗?”

“我……不用了。”林涛发现手中的三明治,完了完了,居然从秦明那儿抢东西吃。

“麻烦林队了。”

“不麻烦不麻烦。”林涛停顿了一下,“你能不能别让邰伟在白天打电话给我了?”

“好的。”方木总算明白为什么林涛对他这么照顾了。

 

“木木啊,你总算是接电话了。怎么样啊?龙番的人对你好不好啊?有没有被欺负啊?住得习不习惯?唉,要我说,实习去什么龙番,绿藤不挺好的。”邰伟马上接起电话,如同一个机关枪说个不停。

“我挺好的。还有我都大学毕业了。”方木无奈地说道。

“我能不管着你吗?有哪个大学生安眠药一吃吃半瓶的?有哪个大学生天天失眠到凌晨四五点?有哪个大学生枕头下面还放着一把匕首的?”邰伟一听就来气。当时第一次见方木的时候,还是有朝气,眼睛里带着狡黠,被冠名为“天才”的学生。结果现在呢?死气沉沉的,明明最了解人的心理,却救不了自己。

“……”

“不只是我,大家都很关心你。”邰伟把方木当弟弟来看,不光是他,还有整个绿藤刑警队。饶是见过不少生离死别,破不了的案件,明知凶手却抓不了,种种苦难把心都磨练得麻木了,在看到方木经历的,还是觉得心疼。可是除了安慰,最后还是得靠他自己走出来。

“帮我谢谢大家,不过我都到了龙番来实习,你还是不要老打电话给林队。”

“知道了。”邰伟嘴上应付道。

“我得上班去了。以后我一个礼拜给你打个电话总行了吧。”方木喝完最后一口粥,端着盘子放到架子上。

“行。”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法医,秦明。”林涛带着方木到了法医办公室,“这是新来的实习生,方木。”

“方木!我们昨天见过的。”李大宝挥了挥手。

“秦明。”秦明抬眼看了方木,又重新把视线放在了书上。

“方木。”方木略微点头。西装笔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不像个法医。把人拒千里之外的气场,不过,这样的人他反而比较能相处。

“不要盯着我。”秦明突然抬头说道。

“别理他,他就是有的时候……”李大宝点着自己的脑袋,“人还是挺好的。相处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了。”

“对,老秦在我们龙番是个天才,你们俩交流交流。”林涛连忙打圆场,“之前的办公室还在装修,就委屈你和他们呆在同一个办公室了。”

“不会。”的确是方木下意识地去研究秦明,总觉得哪里很眼熟,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太好了。有帅哥在,心情都好起来了!”李大宝感慨,这个办公室里终于有人可以和她交流了,不再是秦明一个大冰块放冷气。

“随便。”

“今天太阳是打从西边升上来的吧。”林涛调侃道。

秦明放下手中的书,瞟了林涛一眼,对方立即双手举起,“我去忙了。”

“我不管你之前做了什么,但是这里是龙番,还是得按照这里的规矩做事。”秦明皱眉道,“来这里实习有这么让你兴奋到一晚上都没睡吗?”

“倒是我觉得我可能要为将来而担忧,作为一个休假的法医上班第一天居然没有休息好,真的不会玩忽职守吗?”方木报以微笑道。

李大宝默默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神仙打架,凡人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秦明眯着眼睛说道,“我们见过吗?”

方木端详着秦明许久,语气带着一丝不自知的迟疑,“没有。”

李大宝一脸茫然,就这样结束了?

 

当天晚上,秦明做了一个久违的梦。

是自己,又不是自己。

一双蓝眸,是羽族的皇,却没有羽翼。没有实权,被摄政王风刃和雪凛把持朝政,不得不韬光养晦,隐藏自己的实力。借着与雪飞霜大婚的机会,铲除了雪凛的势力,方才得知风刃的用心良苦。不想,被卷进更大的阴谋,天机门,之庸和宜修,谁都不可信。

“主上。”

穿着一身蓝衣,颇有些不满,却不敢表露出来,跟在身后,惴惴不安。

“风天逸!”

因为突如其来的接吻而被吓一跳,眼睛瞪大,不知如何安放的手。

“天逸。”

不敢对视的双眼,低着头,偷瞄着被自己吹上树顶的花瓣。

“天逸……”

眼眶含泪,带着释然,嘴角的鲜血刺痛着他的心,无声地再见。

“还真!”秦明挣扎着从梦中醒来,额头上都是冷汗。不过,时隔十几年,他总算是看见了羽还真的脸,竟然有几分像方木。说几分都有所保留,几乎就是方木。

秦明掀开被子,从储物柜里找到了一个纸箱子。那个时候,他刚开始这个梦,身为每一个小孩子都会有的中二时代,秦明认为这是冥冥中注定的,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于是花了许多时间去寻找关于人族、羽族和天机门的资料。后来,父亲的死亡成了他的梦魇,秦明根本无心调查,现在是时候再拾起来了。

 

一个灰暗的房间,只有桌上的化妆灯亮着,她挑出一只口红,是带有闪粉的人鱼姬色,在唇的内侧加重,然后一点一点晕开。对着镜子仔细观察自己的妆容,拿起手边的药瓶,整个倒进了嘴里。片刻后,她就倒在了地上,药瓶也从手中滚落。

———————————————————————————————

第一个案件!START!



第四十一场

第四十三场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