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邬松】入骨相思

前文: 1 2 3 4


5.

怕相思,已相思,轮到相思没处辞,眉间露一丝。——《长相思·折花枝》

 

邬童站在原地,像一个雕塑,低着头,双手自然垂下。就算尹柯跟在班小松后面追了出去,不为所动,站在原地。

班小松的一番话让邬童明白,从来不曾真正了解过他,自己却在沾沾自喜,宛若一个笑话。

不可否认的是,邬童和尹柯的确有过一小段荒唐的日子。至今为止都被邬童认为是个耻辱,想必尹柯也是。现在想来,那根本不叫做恋爱。邬童的父亲很忙,一年能见到的次数,十个手指都算得清。还好有邬童的母亲一直陪着她,只可惜在初中的那一年,邬母不告而别。邬童觉得自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空荡荡的。

邬童那时候的脾气很差,同学们都包容,但也不会凑上去,就尹柯不怕邬童的冷嘲热讽,主动与之讲话。尹柯就好像是邬童和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愿意透过他小心翼翼地去接触这个世界。就在邬童以为会这样一辈子的时候,尹柯却是主动放手的那一个。

因为邬母的事情,邬童最讨厌的就是被抛下。阴差阳错之下,邬童转到了月亮岛,再一次地碰到了尹柯,事事都要和他对着干。看到尹柯隐忍不发的表情,邬童就越高兴,觉得转学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唯一值得邬童烦恼的就是班小松。不知道一个大男生怎么可以那么缠人,天天邬童长,邬童短,跟在邬童身后,就连上厕所的时候也不放过。邬童不断甩冷脸给班小松看,他会受打击,可是下一秒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跟邬童一副哥俩儿好的样子。

用一颗真心去换取另一颗真心,一直都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有一天,班小松生病,邬童觉得很不适应,没有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即便教室里还有其他人,可他的心却空荡荡的。放了学之后,邬童鬼使神差般的走到了班小松家。被班父班母好一阵招待,才进了班小松的房间。

睡着的班小松嘴角微微翘起,像是做了什么好梦。翻了一个身,被子全部夹在班小松的双腿间,衣服被蹭了上去,露出纤细的腰。邬童这时才发现床边还有一条被子,想来是班父班母准备的,深怕班小松着凉。想了想,把被子盖在了班小松身上,自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班小松醒来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了,“邬童!你怎么来我家?”

“还不是因为你生病了,来看看你。这是今天的作业,别忘了做,我先走了。”邬童有些不自然,背着书包就要往外走。

班母正要上楼看看班小松,对着邬童说道,“留下来吃饭吧,都做好了。小松,还不快点把人给拦下来。”

邬童在盛情邀请下还是答应了。他几乎没有同龄人的朋友,更不要说去其他人家里做客。至今为止也就尹柯和班小松家。尹柯的母亲和班小松的母亲不一样。即便在尹柯家里,邬童基本上也见不到几次尹母,就算有,大多都是板着一张脸。而班母特别热情,就和班小松一样,邬童最不擅长的就是面对自来熟的人,根本不知道怎么拒绝。

经过这件事情,班小松自然而然地就认为邬童把他当朋友,比以前还要变本加厉。在学校里,基本上很少看得到两个人分开。后来因为棒球的缘故,邬童故意让班小松去找尹柯,希望就此打破他的幻想。看着班小松想尽一切办法,心里又觉得不舒服,出手帮助班小松。

误打误撞,邬童和尹柯和好了。

邬童、班小松和尹柯三个人便成了学校里的一道风景线。

邬童突然明白为什么班小松知道却不说,他不想打破当时的局面,希望三个人一直都能做朋友。只可惜不论是自己还是尹柯渴求的从来都不只是朋友。

 

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时间不会因为谁就停滞不前。

 

发消息,不回。

打电话,不接。

去家里,没人开门。

去学校,才知道班小松已经辞职了。

班小松宛如人间消失了一般,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邬童和尹柯才发现事情不对劲,不得已去了班小松父母的店。

“欢迎光临~”

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店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客人,“这不是童童和小柯吗?童童,好久不见啊。”

“阿姨好。”邬童和尹柯都有些拘谨。

“来来来,你们吃过晚饭了吗?没吃过的话,我让孩子他爸给你们下面。”班母热情地说道,“孩子他爸,你看看谁来了!”

“哟,这不是邬童嘛。听说你也去国外念书了,最近刚回国?”班父端了两杯水放在桌上,“你们俩来找小松啊?那还要等一会儿,他今天的火车,应该还没到。”

邬童和尹柯忙接过水,道了一声谢,“我和邬童也没什么事,等一会儿也不要紧的。”

“对对对,叔叔,我可想你做的拉面了。”邬童附和道。

“现在就给你去做啊。”班父最喜欢有人夸他做得好吃,“尹柯你呢?”

“那麻烦叔叔了。”

“麻烦,这里结账。”

“诶,来了!”班母回过头说道,“我先去忙了。”

没过多久,班小松拉着一个行李箱,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家。

“小松!”邬童和尹柯同时喊道。

“爸,妈,我回来了。”班小松皱了下眉头,“你们俩怎么在这里?”

“小松,饭吃过了吗?”班母兴奋地抱住班小松,“你看今天谁来找你?童童,小柯你们今晚要住下来吗?”

不给班小松反驳的机会,两人一口答应了下来。

“我又不住这儿。”班小松试图反抗。

“今天你也住这儿,平常上班就算了,现在放假就得住家里,听到了没有。”班母说道。

“妈,我们三个人睡一个房间太挤了,让邬童和尹柯两个人睡客房吧。”班小松退而求次道,“就这么决定了,我先上楼,给我煮一小碗面就够了。”

“阿姨,那我们上楼了。”邬童连忙跟了上去。

“麻烦阿姨了。”尹柯紧追其后。

“过会儿给你们把面送上去啊。”班母很享受家里有很多人的感觉,“孩子他爸,小松也要面,记得煮少一点。”

邬童一到了房间就问道,“小松你去哪里了?” 

班小松没有回答,只是把行李箱里的脏衣服拿出来,扔进了门口的那个桶。

尹柯说道,“我们都很担心你。”

“我想一个人到处看看。”班小松手上的动作并未停下,“一个人明白吗?就只是我一个人,没有别的人。”

“就算你一个人旅行,打你手机总归要接吧。”邬童道。

“手机坏了。”班小松从行李箱拿出碎的可以掉渣的手机。

“过几天,我再陪你去买一个新的吧。”尹柯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在网上买好了。”班小松拒绝道。

“面来了。”班母敲了敲房门,是班小松开的门,“你们怎么都站在,快坐下。”

“他们喜欢站着,你就让他们站着。”班小松接过班母手中的托盘,“妈你也早点休息。”

“好好好,你们别睡太晚啊。”

“阿姨晚安。”

班小松已经捧着碗吃着面,含糊不清地说道,“有什么事明天再问,我累了。”

邬童手中的筷子一会儿拿起一会儿放下,“小松,我从来没有利用你。初中那年,我爸和我妈离婚,然后我妈就消失不见了,连尹柯都背弃了我们的约定。你突然出现,我其实很高兴。如果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无论是过去,现在,未来,我都只爱你一个。”

“话不要说太满。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班小松说道,“尹柯,你不说些什么吗?”

“我已经把我的话在这十年里都告诉你了。只有一点,我和邬童真的没什么瓜葛。”

“那我也不想和你们有任何关系。”班小松站起来把邬童和尹柯赶出了自己的房间,“你们都去睡吧。”

邬童和尹柯面面相觑。

班小松坐在地上,靠着门,他果然不应该回来的,可放心不下。若是面对尹柯,班小松一定可以把话都讲明白,而尹柯也一定理解自己的意思,要不然他不会在这十年只是陪着自己,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尹柯从不会为难人,也不会让人在相处的过程中觉得不适。可越是礼貌,班小松越是感受不到尹柯对自己的爱意,藏得太深,只让人惊慌。

邬童,这个名字就好像刻在了骨头上。除非磨掉,才会消失。磨骨的过程太痛,班小松做不到,舍不得。他不是不爱,而是太爱,不敢爱。邬童就好像一把火,太近会被灼烧,太远又会觉得寒冷,只有在适当的距离才会温暖自己。班小松就如同那飞蛾,不断扑进去,遍体鳞伤。说他自私也好,无情也罢,他觉得现在的距离刚刚好,再近一点,只怕是又要重蹈覆辙。

——————————————————————————————

星期天家里网断,昨天又发生糟心的事情orz 实在是不想受情绪影响,写的更虐。下一章应该就要甜起来了,说不定就完结了哦~

 


6

评论 ( 1 )
热度 ( 5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