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照实】恋爱手册都是骗人的!

前文:前言


恋爱手册第一条-身为总裁一定要邪魅狂狷,让你的爱人感受到你无限魅力,就会为你倾倒。

 

很多年之后的陈秋实再次回忆到这个场景,就觉得那个时候的蔡照自带圣光,像一个骑士慢慢走到他的身边,而自己就是那个被荆棘包围,终生不得离开古堡的王子。

一眼万年。

现实则是蔡照走了之后,陈秋实就低下头,埋在了枕头里,告诉自己是在做梦,然后就真的睡着了。等陈秋实再醒来的时候,他根本不记得蔡照这个人,一瞬间的心跳被他归为大概自己做了一个恐怖的梦。

结果,不幸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已经晚上九点半了,陈秋实估摸着应该没什么人了,就决定提早关门,回去蹲十点的电视剧。关完灯,正准备锁门,陈秋实觉得有些怪怪的,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他就没放在心上,给门挂上了锁,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就要离开,发现自己的背好像被什么硬物抵着,吓得不敢动。

“把手举起来!”

陈秋实慢慢把手举过头顶,“大哥,我左边口袋里的钱包你把里面的钱都拿走吧!手上这些你想要也拿去吧,不值钱的。或者我可以让你扫个二维码……”

“闭嘴!”

“这样其实……”陈秋实感觉到后面的硬物离自己更近了,不甘心地闭嘴了。他心想B市一直想要打出安全城市的名号,哪里都是监控摄像头,而且山幽居的位置虽然不在市中心,可在这块区域也算灯红酒绿,九点半并不算太晚。最重要的是最值钱的茶叶拿出去卖上万都不止,在安保系统上花了不少钱。所以很多有钱有权的人都慕名前来,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被人抢了。

“咣”

“你没事吧?”蔡照单手把人摁在地,扶了扶自己的墨镜。

心乱跳的感觉又回来了,陈秋实憋了半天,“你大晚上戴着墨镜看得见吗?”心里都快哭出来了,会不会聊天啊你!

蔡照没忍住,笑出了声,“看得见。先把人送到警局吧。”

“哦哦哦。”陈秋实庆幸还好现在是晚上,脸红蔡照也看不见,“我们走吧。”

“打110。”蔡照真的是败给陈秋实了,他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陈秋实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大概十分钟左右警察就来了,你不累吗?”

“不会。”

沉默了一会儿,陈秋实又问道,“你今天怎么会来山幽居?”

“来找你父亲。”

“你做什么的?”

“自由职业者。”

“你要不当我的保镖?”陈秋实脱口而出。

“啊?”

“对啊,你看,你身强力壮,一手就被人干翻在地上,绝对可以保护我的!”陈秋实越想越觉得对,就这样把男神留在自己身边了,开心!

久等都没有等到蔡照的回应,陈秋实开始后悔,是不是自己太冒进了,应该慢慢来,不能把人吓跑。

“那工资呢?”蔡照问道。

“每月三万,包吃包住,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我。”陈秋实两眼发光,开出他自认为优渥的条件。

“可以。”蔡照挑眉道。

陈秋实暗道太好了,“他怎么一直不说话?”

“我早就堵住他的嘴。”蔡照在思考后悔了还来不来得及。

“请问你是报案人吗?”

“是我是我。”陈秋实指着被蔡照擒住的人,“他意图抢劫我。”

警察记下详细情况,刚写到报案人姓名,“你是陈秋实!”

“我是。”陈秋实茫然地点点头。

“我女朋友很喜欢你。”警察的话语里有一丝嫉妒。

陈秋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谢谢。”

“你能给我签个名吗?”警察连忙找了一张空白的纸递给陈秋实。

“可可以。”陈秋实大笔一挥。

“谢谢。”警察如获珍宝,小心地折好放在胸前的口袋里,“把人犯押到车上。”

“不客气。”陈秋实摆了摆手,看到警车走远,再回头对着蔡照道,“吃夜宵吗?也算谢谢你刚刚救了我。”

“不用了。改日再约吧,我先送你回家。”蔡照觉得陈秋实的心态实在是太好了,上一秒还被劫持,下一秒就想着吃夜宵了。

“好啊好啊。”陈秋实本来沮丧的心,一下子欢喜起来,决定要给蔡照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的车在那里。”蔡照指了一辆玛莎拉蒂的跑车。

“你怎么有钱?!”陈秋实讶异道。

“问朋友借的。”蔡照道,“你家的地址?”

“西康花园。你开到小区门口就行了,里面弯弯绕绕的,我怕你到时候绕不出来。”

“行。”

蔡照专注地看着前方,不经意间,喉结上下滑动。手握方向盘,显得手指特别长,骨节分明。因为手臂弯曲的关系,袖子向下滑落,露出左手戴的手表。

陈秋实的视线地从头望到脚,从脚望到头,太好看了啊!恨不得拿出手机拍拍拍,然后拿回到家慢慢欣赏。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深怕被蔡照发现自己宛如痴汉一样地看着他,主动挑起话题,但是蔡照都只回了两三句。

一路上,陈秋实感觉自己只留下了是个话唠,说不定还有吃货的标签,有违自己邪魅狂狷的性格,决定要做些什么,偷偷摸摸地在网上搜。

“到了。”蔡照打开了车门,用手抵着车框,以防陈秋实撞到头。

“谢谢。”陈秋实连忙下了车,“明天十二点山幽居见。”

蔡照已经回到车上了,车窗缓慢地被摇下,递出一台手机,正是陈秋实的,“我的手机号码,明天十二点山幽居见。”

陈秋实呆呆地接过自己的手机,还在困惑明明应该在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怎么跑到蔡照的手上了,只看到扬长而去的跑车和蔡照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啊——”陈秋实抱着头蹲在地上,好像并没有展示出自己的魅力,反而是自己越来越为蔡照倾倒!!!!

陈秋实突然站起来,他就不信了,今天只是没有准备好,明天给蔡照看看什么是真实的我!

板着脸,挺着背,仰着头,和父母淡然地说了一句,“晚安。”

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手机屏幕上赫然是蔡照的手机号码,整个人都扑到床上,忍不住打起滚来。

 

 

第二条                                                        

评论
热度 ( 1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