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前方高能

※请不要寄刀片

※一开虐就掉粉丝orz

※食用愉快~\(≧▽≦)/~

———————————————————————————————

第二十六场

 

风天逸站在雨凌宫外,身体本就虚弱,一吹冷风,脸色更是苍白,神情有些恍惚。不过是过去了两个时辰,却接二连三地传出噩耗。白庭君留下的一个烂摊子让风天逸着实有些头疼。

“多谢羽皇陛下出手相助。”夜彦端着一杯姜茶递给了风天逸。

风天逸看着正在冒热气的姜茶,只是握在手里,“不必客气。”

“想必羽皇陛下已经看了信,属下以及白月军团众人都会听从您的指令。”夜彦半跪在风天逸的面前。

“既然知道内容,何不阻拦白庭君?”风天逸问道。

“属下怎敢私拆吾皇的信件,这不过是吾皇的口谕,自当遵从。”夜彦低头道。

风天逸把信扔给夜彦,“即便如此,你们也要跟从本皇?”

夜彦看完信,神色未变,“属下只听从吾皇,不敢质疑其决策。不过,吾皇也告诫过属下,若羽皇想毁了霜城,我等必定十倍奉还给南羽都。”

风天逸冷哼一声,“还算有点脑子。”把茶杯放在窗台上,“这苦难事本皇先不接……”

“属下斗胆想问缘由。”

“白庭君还不会这么容易就死。”风天逸说完,转身进屋。

夜彦仍然跪在地上,目光所及之处,正是白庭君写给风天逸的信。

 

“风天逸亲启,

本以为我们的命运或会在战场相遇,拼个你死我活,或是各守一国,老死不相往来。最后却是我把霜城托付给你,我已准备了两道密旨。一道是封苓儿为女皇,而另一道便是让羽还真以国师之名辅佐苓儿。待我死后,这密旨由夜彦亲自取出,昭告天下,还望羽皇善待我霜城子民,共修人羽两族的和平。

白庭君留”

 

“现如今什么情况?”风天逸问道。

“回羽皇陛下,血已止住。因失血过多而导致的昏迷,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

“这么说,明日白庭君就能醒过来。”

“未必。人皇陛下身体里有一不知名的东西,在源源不断地汲取他的生命力。臣还不曾见过,也不知道该如何救治。”

“不知道?”

没有起伏的语调却让御医更是惶恐不安,整个人都快趴在地上,“臣定当竭尽全力。”

“庭君哥哥!”易茯苓不顾夜彦的阻拦,冲了进来,抱着白庭君。

风天逸在一旁冷眼看着。 

“如果你们一个个都不能把他弄醒,你们就都做好陪葬的准备吧!”易茯苓吼道。

“皇后娘娘饶命!”

“风天逸,羽还真呢?我要找他,为什么庭君哥哥躺在床上?你不要骗我!当真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一盆一盆端出去红色的水是什么吗?”易茯苓平生第一次不惧怕风天逸,就差扯着他的衣领。

“和还真无关。你若是敢纠缠他,你就和白庭君去做一对亡命鸳鸯吧。”风天逸一听易茯苓牵扯到羽还真,明知易茯苓的处境,却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好啊!”易茯苓并不怕,“如果我死了,可以换回庭君哥哥的命,那就换啊!”

“羽皇陛下!”夜彦一看大事不好,连忙分开风天逸和易茯苓,“还请羽皇陛下谨遵吾皇的意愿。”

“哼。”风天逸一甩自己的衣袖,坐回了椅子上,“把刚才的话给易茯苓再讲一遍。”

御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虽然血不流了,但人皇陛下身体里有一不知名的东西,在源源不断地汲取他的生命力。臣不才,不懂如何救治。”

“那你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想办法吗?”易茯苓把脾气全部撒在御医身上。

“臣告退。”御医抓起医箱就往外跑。

一下子宫殿里都安静了下来,易茯苓有些不适应,嘴巴长了好几次,却还是闭上了,勉强地挤出一句话,“还真还好吗?”

“不好。”

易茯苓也不知道接什么话,又变得安静了。

风天逸突然说道,“羽族有一秘术,叫做分魂术。两个人共用一个灵魂,人是活了,但却不再是那个人。而贡献灵魂的那个人也会变得痴傻。我告诉你的目的在于,不要尝试任何奇怪的办法去救白庭君。夜彦,看好皇后娘娘。”

“是。”

风天逸走了两步,又说道,“看在白庭君的面子上,我会对你稍微好一点,只要你别犯蠢。还有,最近别去找还真。”

易茯苓还没反应过来,风天逸已经走远,对夜彦说道,“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夜彦挣扎了许久,还是站在雨凌宫门外,“娘娘若有需要,摇一下铃,属下就会出现。”

易茯苓由坐变躺,感受着身旁白庭君的气息,却仿佛只有她一个人。

深爱的父亲死了,因为人族前女皇白雪,与其同归于尽。

现在轮到她了,白庭君因她而死,自己也理应偿命。

和一个人相守好难。

“想要力量吗?”

“起死回生。”

“我们两个合二为一。”

易茯苓充耳不闻,轻轻地在白庭君的耳边道了一声晚安,闭上了眼睛,好似与世隔离。

 

 

白庭君眨了眨眼睛,一切好像做了个梦一样,低下头一看,易茯苓正躺在他的身边,就如同之前的每一个早晨。他有朝会得早起,为了不吵醒易茯苓,穿衣洗漱不假以他人之手。原来死后还会经历以往发生的事情,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愿离开易茯苓。

夜彦听到屋里有动静,连忙推门,却发现白庭君竟然醒过来了。“陛下!”

“怎么梦这么真实?”白庭君低喃道。

“太好了,陛下您终于醒过来了。皇后娘娘守了陛下一个晚上,知道您醒了,一定会很高兴。”夜彦激动道。

白庭君感觉有些不大对劲,轻柔地推了推易茯苓,“苓儿。”

没有回应。

“苓儿。苓儿。苓儿!”白庭君的眼睛充血,话语里隐含一丝哭腔和哀求。

“御医呢?”白庭君骤然回头,大喊道。

“属下这就请御医过来。”

御医是被夜彦直接提过来的,一碰到地,就碰到白庭君,吓得都要晕过去了。哆哆嗦嗦地把完脉,暗道不好,“臣……臣……皇后娘娘歿了。”

白庭君听到这个答案并不奇怪,只不过心里接受不了,平静地说道,“给朕叫宜修过来!”

宜修只看了一眼,便回禀道,“皇后娘娘和韶舞合体之后,便把自己的命给了陛下您。”

“分魂术?”夜彦插嘴道。

“应当是娘娘受韶舞的蛊惑,不过执念太强,韶舞只得把命给出去。这是羽族一种古老的秘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啊。”

白庭君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当真……没救了吗?”

宜修摇了摇头。

“朕知道了,都下去吧。”白庭君道。

“此事要通报给羽皇陛下吗?”夜彦硬着头皮问道。

白庭君挥了挥手。

 

“皇后娘娘殁了。”

“什么?昨日不还是好好的?”风天逸惊讶道。

夜彦简单描述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

风天逸沉思片刻,说道,“这件事先不要告诉还真。”

夜彦有些为难,“这……必定昭告天下,瞒不了多久。”

“能瞒多久就多久吧。”风天逸扶额道。

夜彦听到脚步声,立马消失在风天逸的面前。

“天逸,怎么不喝药?虽然这药是苦了一点,但是对于风寒特别有效。”羽还真一走进来,就看到满满当当的一碗药,动都没有动一口。

“太苦了。”风天逸抱着羽还真,“不想喝。”

“把药喝了,我给你糖吃。”羽还真献宝似地拿出一个口袋。

风天逸一口喝下所有的药,吻住了羽还真的嘴,“没有你甜。”

羽还真一嘴的药味,连忙把玉米糖塞在了自己的嘴里,口齿不清地说道,“苓姐姐怎么样了?”

“她……我一整晚都陪着你,还没见到易茯苓,过会儿我帮你问问。”风天逸道。

羽还真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去雨凌宫。”

“别去。”风天逸一把拉住羽还真的手,“怎么可以把心思都放在别人的身上,我刚凝翼,你都不关心我。”

“知道了。”羽还真轻抚风天逸的背,就像哄小孩儿,也不知道风天逸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

风天逸心想,原本以为白庭君因羽还真而死,不用想,羽还真必定对易茯苓是有求必应。如果这是白庭君的心愿,易茯苓就会答应,在易茯苓的央求下,羽还真只能同意。而自己担忧羽还真,就会帮忙治理霜城。有了羽还真的监督,风天逸根本做不到损害人族之事。

现在看来,只怕白庭君不因易茯苓一事来挑衅羽族就算不错。若是让羽还真知道是自己的随口一言导致了易茯苓的死亡,只怕还会闹出更大的矛盾。

不死不休。

现在正是应了这一预言。

总有一线机会改变命运。



第二十五场

第二十七场

评论 ( 8 )
热度 ( 2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