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番外四


米色的天花板,一个木质框架的吊灯,隔音隔光的深蓝色窗帘,是主卧的装修。

张若昀慢慢坐起来,小心翼翼地把手从陈若轩脖子下抽出来,看了眼钟,下午两点。又躺了回去,抱着陈若轩,回到家的感觉真好。

终于结束了长达四个月的拍摄,昨晚的杀青宴足足喝到了今天凌晨的一点多,还不知道他们散没散场。因为演员大部分都是和张若昀陈若轩好几年的交情,难得一聚,杀青宴跟平常吃饭没什么两样,吃完饭还舍不得散场。好在这个饭店也是一个演员开的,不仅提供吃饭,还有娱乐设施。昨天被张若昀包下来,老板也就任由他们闹。

虽说这部戏在本地拍摄,奈何张若昀找不到适合的酒店,最后只能找了一个面积差不大,然后重...

2018-02-24

【逸真衍生】因缘

第七十二场


“顺应天命,我们都回不去了。”方木道。

“我已经筹谋了近千年,不会失败的。”之庸的眼中透露出偏执和喜悦,“宁愿暴露自己的秘密还是要带来那么多人,又有什么用?通通都给我陪葬。”

“你疯了。”方木拼命晃之庸,“天机门,你身上的职责呢!谋害苍生,你以为你能成神吗?不可能!”

“回去了之后,这些都不存在了。”之庸露出得逞的笑容,“你必定会出现在这一世,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帮你安排好的,包括你和风天逸的记忆都是我封印的。喜欢吗?无父无母,孤单一人,就是为了让你们相遇。”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那个预言吗?难道不应该检讨检讨自己,为什么预言错吗?”方木吼道,“为了...

2018-01-06

【逸真衍生】因缘

第七十一场


邰伟手中的酒杯拿起放下数回,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都这个时候了,我们还在外面吃饭,真的不要紧?”

“是啊,信上说的那么玄乎,说不定就是个套。”林涛道。

“不会。”秦明道。

“既然都说了后日,还不如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方木道。

“不是啊,我才刚来这里,怎么感觉事情都要解决了?”邰伟不解道。

“没有。那个工厂背后的山,一半在龙番,一半在绿藤,所以还得要你在。”方木答道。

“你就这么确信地点就在废旧工厂?”邰伟问道。

“对。”

“你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个罪犯,应该不用我多说,毕竟这是你的专业。但是他真的不会临时变卦,还是在你带了其他警察一起去见他的情况下...

2018-01-05

【逸真衍生】因缘

第七十场


方木坐在长椅上,仰起脖子,长时间的低头导致脖颈有些发酸,可能是刚才晕倒的后遗症,现在头痛发胀,眼冒金星。身体上的不适,加上破案时的不顺,整个人说不出的烦躁和郁闷。

“木木,你怎么还在这儿?”李大宝把方木晃醒,“这里不能睡,会着凉的。”

方木直犯恶心,捂住嘴,推开李大宝,冲向垃圾桶。

“我打电话给老秦。”李大宝刚掏出手机,就被方木制止。

“不用。我可能是盯着屏幕太久了。”方木擦了擦嘴角,拿着水杯漱口。

“你这样也瞒不过老秦的眼睛。”李大宝只得把手机收起来。

“过会儿,我打。”方木道。

“我看着你打。”李大宝坐在方木旁边,大有你不打电话就不走的气势。

“...

2018-01-05

【逸真衍生】因缘

第六十九场


“言归正传。”李大宝咳嗽了一声,把信递给方木,“这个上面的味道你们闻到过吗?”

方木细嗅,紧皱眉头,秦明则是问道,“这个信封里你就看到这一封信?”

“是啊。”李大宝道。

秦明不解,他明明塞回信封里了。他的桌子很干净,可以称得上一尘不染。第一个抽屉里放着他未看完的书,快速翻页,发现里面夹了一张信纸。秦明拿起这张信纸,给李大宝,“闻闻看,这两个味道是不是一样的?”

李大宝闭着眼睛,“这个好像淡一点,应该是一样的味道。”

“你让方木闻闻看。”秦明道。

方木深呼吸好几次,确保什么味道都闻不到了,再把鼻子凑到李大宝手上的那张信纸,“这两个不是一种味道。”

“你...

2018-01-03

【逸真衍生】因缘

第六十八场


“谁啊?”

“警察。”李大宝掏出证件,“请问你是吴晓燕女士吗?”

“我是。”

李大宝面露微笑,拿出一张照片,“这是你儿子,蒋乐吗?”

“是。”

“我来是想询问一件事情,不必紧张。”

“进来吧。”吴晓燕打开大门让李大宝进来,“小乐,出来!”

李大宝坐在沙发上,却没有人出来。

“柠檬水。”吴晓燕又喊道,“蒋乐出来!躲在房间里又干什么坏事!”

话音刚落,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孩跑出来,“我没有,认真写作业呢。”

“警察姐姐有话要问你。”吴晓燕道,“坐好了,听到没有!”

蒋乐点点头。

“小乐,你好,我有些事情要问你,老实回答。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

2018-01-02

【逸真衍生】因缘

第六十七场


李大宝终于有所发现,想从小孩身上顺藤摸瓜的时候,林涛也抵达绿藤。

“哟,怎么有空来我这儿了?你说你来我这儿也不说一声,怎么也得好好招待你。”邰伟收到林涛的短信,立马出来,就看到一辆车。

“哪里方便停车?”林涛问道。

“你又不是第一次来了,还问这个,就前面。”邰伟笑了一下,又压低了声音,“方木出什么事了?”

“上车说。”林涛等邰伟坐上副驾驶,才说道,“收到一封信,是冲着秦明方木来的,想找你来了解情况。”

邰伟摇下车窗,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又吐出烟雾,“连累你们龙番的法医了。”

“不,说不定是连累方木。”

“不不不,是连累你了。”邰伟道。

“不不不,...

2017-12-31

【逸真衍生】因缘

第六十六场


林涛站在医院门口,双手叉腰,“我刚刚没看错吧?那个轻声细语的是老秦吗?”

李大宝右手操控手机,左手插牛仔裤上的口袋,“是。”

林涛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嗓音变响,“老秦什么时候偷偷摸摸背着我们和木木好上的?木木才多大啊!差六岁呢!”

“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吧,不过老秦估计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上了。”李大宝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人家这不挺好的。”

“你知道也不告诉我一声。”林涛想起来李大宝那灵敏堪比狗的鼻子。

“我这不是提醒你了,自己没注意怪谁。”李大宝越说越小声。

“什么?”林涛搂了下李大宝的肩膀,“我们革命般的友谊,你就在那儿看我好戏,说得过去吗?”

“提醒你很...

2017-12-31

【逸真衍生】因缘

第六十五场


事情朝着出乎意料的方向发展,唯独秦明和方木对于周轩的自首似有预料。

“是哪里产生了破绽?”林涛百思不得其解。

“姐姐最后还是因为自己死了,那么为了姐姐,也要让周轩活着,即便他是杀人凶手。”方木道。

“监控录像被修改。聊天记录和监控录像不符。过敏反应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有拨打120求救,电话第一个是赵松阳,不是为了告诉我们凶手是谁,而是为了让我们以为凶手是谁。”秦明道。

“哟,老秦和木木怎么现在这么有默契。”李大宝啃着苹果,满是戏谑。

“对了,今天早上我收到一封信,严格来说是给你们俩的。但是鉴于之前的几个案子,送到警局的信我有权拆开。不过我觉得还是我们四...

2017-12-30

【逸真衍生】因缘

第六十四场


“其有众生以二十一结染著心者。当观彼人必堕恶趣。不生善处。……若有人有此二十一结染著心者。当观其人必堕恶趣。不生善处。”——《增一阿含经》 


我,周轩,男,二十八岁,先前是公司的总裁,现在是作伪证、胁迫他人、杀人数罪并罚的犯人。穿着囚服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得到真正的救赎,就连让宋家父债子偿,家破人亡,都不会有的快乐。

本来我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直到我八岁那年,过生日去游乐园玩,刹车失灵,发生车祸,最后父亲现场当即死亡,母亲重伤,送到医院的途中死亡,只有我幸存下来。我曾经一度认为这都是自己的过错,如果不是我吵着闹着想要让父母陪我去游乐园,而不是听他们的话改日...

2017-12-29
1 / 4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