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三.第六章


王俊凯合上门,转身遇上在门外焦急等待的吴磊。

这一扇大门对他们而言,有和无,没什么区别。只要吴磊想听,里面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他没有这么做,已经不顾王源的意愿,把消息透露给王俊凯,这之后的事情不应该掺和。连刘昊然董子健向来喜欢撮合的两人,都采取不闻不顾的态度,只让张一山带了句话,“顺其自然。”

想想自己,吴磊把怨言默默咽进肚子里。早在当时做这个决定,也不知道会变好还是变坏。特意离开魔教,迫使他们正视之间的关系,这最后的结果如何,也是由他们来书写。


“王源儿在里面,你们慢慢聊。”

一时间,吴磊有些看不懂,这到底是谈妥了,还是谈崩了?

“你们……”

“把话都说...

2018-10-01

少年游

番外三.第五章


“他不会离开。”

王俊凯这个熟面孔,不受到任何人的阻拦,直接推门而入。语气一如既往,却似咬牙切齿。

吴磊在一旁,看得真切,又有几分不忍。王源脸色刷白,死咬着下唇。本就单薄的身子,轻微地颤抖,仿佛下一秒要陷入昏厥。

到底是他惹出的事端,刚想挡在王源面前,和王俊凯好好解释,被王源拉住,摇了摇头。

就在吴磊踌躇不定间,王俊凯一把抱起王源,右手搂肩,左手抱腿,“冒昧打扰你们的对话,放心,马上就好。”

“欸。”吴磊心焦,又无可奈何,目送两人的背影远去。


这一路不算远,没人开口,显得格外的长。

王源不说,因为他无话可说。

王俊凯不说,深怕盛...

2018-09-29

少年游

番外三.第四章


天色渐暗,冷热两极分化。

脖子以下浸在水里,热得直冒汗;脖子以上露在外面,风吹得头疼,感觉迟早要生病。一瞬间的温差,王源哆哆嗦嗦地拿起外衣,盖在身上,停在门口。忽然想起王俊凯已经回去了。好在记得回去的路,一阵小跑,房间里温暖舒适。

踏进房间,另一个人的气息,并不陌生,是王俊凯。

从到魔教的第一天,就占据了他的院子,现在倒好直接分一间房。

可能是温泉泡得时间太久,脑子不清醒,王源径直走到王俊凯的床边。手刚伸出去几寸,就被本应该熟睡的人一把抓住。动作极快,王源来不及反应,再一抬头,已经被王俊凯压在身下。

眼神清明,王源真的要怀疑王俊凯刚才是在装睡。

“...

2018-09-29

少年游

番外三.第三章


“王源儿,早啊。昨天睡得好吗?”

王俊凯手里端着两碗凉面,身后的侍从捧着一个托盘,上面足足有五个碗。

经过这七天的相处,对这个自来熟的人,王源已经学会选择性忽视。奈何王俊凯的一手好厨艺,让王源吃人嘴短,不好给脸色看。

“早。今天吃什么?”

王源收回努力想要伸长的脖子,一探究竟,到底装了什么?

“冷面。知道你胃不好,给你的是拌面。”

“哼。”王源知道王俊凯是为他好,不过若是王俊凯没有告诉他这两碗面不一样的话就更好了。

“料是一样的。看看你喜欢什么就加。”王俊凯安慰道。

面条装在象牙白的瓷碗里,一碗冒着热气,另一碗四周还放着冰。托盘上的五个碗分别是...

2018-09-26

少年游

番外三.第二章


一觉睡到自然醒。赶路的疲惫烟消云散,站在窗前,呼吸着带有烟火气的空气,叫卖声、食物的香气,心情没由来的好。尤其是看到了左腿上绑着一根黑丝带的信鸽停在窗边,嘴角的笑容越发地扩大。

这是吴磊的信鸽,王俊凯并不陌生,从右腿的竹竿里掏出信,才注意到脖子上的一个琥珀色的镂空配饰。戴上它,即可自由出入。

连早饭都没吃,王俊凯背上包裹,熟门熟路地到了魔教。拿出吴磊先前给的凭证,在门口等了片刻,就有人领着他往里走。


“教主有话和王少侠说,属下在外等候。”

王俊凯点了点头,刚要推门,有人从里打开了门。

从屏障后走出一人,正是吴磊。 

“见过...

2018-09-07

少年游

番外三.第一章


近日,山中多雨,一连下了好几天。原本悦耳的雨声,入耳,直叫人内心烦躁。

手中的弓箭往桌上一放,王俊凯接过小厮递来的毛巾,擦干头发。看到桌上的信,手一顿,毛巾盖在头上,没有署名,王俊凯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犹豫再三,拿出信封中的信,一目十行。快速浏览至底部,如烫手山芋丢了信,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这信来自魔教,每隔一段时间,由吴磊亲笔记载王源的日常。事无巨细,就连因苦夏而没食欲,少吃了半碗饭,远在千里之外的王俊凯知道得一清二楚。


自小王源就有这个毛病。逮着机会能不吃饭就不吃,零食倒是一样不少吃。为了哄王源吃饭,身后至少跟着两个仆人,一个喂饭,一...

2018-08-25

少年游

番外二.第六章


明知张一山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吴磊蹑手蹑脚地从他上方跨过。腰间传来的刺痛感微乎其微,可忽略不计。捡起地上的衣服,拍了拍灰,上面还有酒渍,没法穿了。吴磊重新扔到地上,从衣柜里挑拣着张一山的衣服。虽说张一山比他矮了点,肩倒比他宽,穿在身上居然正好。

正值冬季,苍山的雾气凝结成冰,往远处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和一年四季为春的鬼影山不同,有几分新鲜。从屋内到屋外,骤然降温,身上薄薄一层的衣服显然不具有保暖功能,吴磊运气御寒。

美景没赏多久,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吴磊?你怎么在这儿!”

王俊凯昨夜住在隔壁。虽然醉酒,意识不算太清楚,仍然清楚地记得第二日继任大典。想着,...

2018-08-22

少年游

番外二.第五章


无望的路忽然有了终点,即便仍然遥远,疲惫的心生出希望。

一年,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不算久,也发生了不少事。

魔教教主吴磊在三月与苍山续签了和平条约,不再侵犯中原。

四月,九大门派三年一度的收徒持续了整整两个月。

原定五月五日的掌门继任大典,被张一山往后推迟到十二月十六。

恰逢新秀榜更新,原来的少林武当峨眉名次纷纷下降,牧风央曲心素后来追上。

武林盟主改选,由蒋良凡担任,其背景来源江湖中神秘的天知楼,收集贩卖情报的地方。

……


隔了一年,众人又不得不来到苍山。因为典礼在十二月十六辰时,路途遥远,大部分人前一天就到达,下榻在苍山...

2018-08-19

少年游

番外二.第四章


刘昊然董子健的回来的确分摊掉不少事情,然而张一山还得多分出些精力在大婚一事上。一来一去,没占上多大便宜。忙碌的生活从未停止,藏匿在信件中的爱意未曾断过,只是吴磊给了明确的回复。

有事来不了,替他说一声祝福。

张一山看了暗自发笑,他算吴磊的谁?哪来的面子去替他?

龙飞凤舞地写下四个字,爱来不来。

吴磊也不恼,张一山的脾气向来如此。

大婚啊,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亲自跑一趟。

收到一个厚厚的信封,张一山一愣,打开来一看,是一张极大的纸,折了五次,才塞进的信封。上面就一个字,哦。

没说来还是不来,赤裸裸的报复。难得的幼稚行为,张一山小心地保存,放在一个盒子...

2018-08-12

少年游

番外二.第三章


早有预料的离别硬生生拖了一年多,不会一解相思之苦,平白多了几分不舍。

当断则断。


在苍山消失了两个月,早在请假的时候,奚染轩没有多问,看他一个人回来,只一句,“早点休息,明天辰时明意峰,不要迟到。”

张一山苦笑,之前都是午时之后,现在提早这么多,想必每日任务又要加重。这样也好,省得胡思乱想。

卯时,起床,早练。

辰时,听奚染轩讲苍山的历史。

巳时,跟着五峰峰主学习。每日一个,休息两天。七天一循环,直到张一山能达到每个人订下的标准才算过。

明魄峰峰主郁离,张一山的棍能击中一次就算成功。

明志峰峰主梁澈,看在是自己徒弟份上,强行把习...

2018-08-05
1 / 7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