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三.第二章


一觉睡到自然醒。赶路的疲惫烟消云散,站在窗前,呼吸着带有烟火气的空气,叫卖声、食物的香气,心情没由来的好。尤其是看到了左腿上绑着一根黑丝带的信鸽停在窗边,嘴角的笑容越发地扩大。

这是吴磊的信鸽,王俊凯并不陌生,从右腿的竹竿里掏出信,才注意到脖子上的一个琥珀色的镂空配饰。戴上它,即可自由出入。

连早饭都没吃,王俊凯背上包裹,熟门熟路地到了魔教。拿出吴磊先前给的凭证,在门口等了片刻,就有人领着他往里走。


“教主有话和王少侠说,属下在外等候。”

王俊凯点了点头,刚要推门,有人从里打开了门。

从屏障后走出一人,正是吴磊。 

“见过...

2018-09-07

少年游

番外三.第一章


近日,山中多雨,一连下了好几天。原本悦耳的雨声,入耳,直叫人内心烦躁。

手中的弓箭往桌上一放,王俊凯接过小厮递来的毛巾,擦干头发。看到桌上的信,手一顿,毛巾盖在头上,没有署名,王俊凯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犹豫再三,拿出信封中的信,一目十行。快速浏览至底部,如烫手山芋丢了信,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这信来自魔教,每隔一段时间,由吴磊亲笔记载王源的日常。事无巨细,就连因苦夏而没食欲,少吃了半碗饭,远在千里之外的王俊凯知道得一清二楚。


自小王源就有这个毛病。逮着机会能不吃饭就不吃,零食倒是一样不少吃。为了哄王源吃饭,身后至少跟着两个仆人,一个喂饭,一...

2018-08-25

少年游

番外二.第六章


明知张一山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吴磊蹑手蹑脚地从他上方跨过。腰间传来的刺痛感微乎其微,可忽略不计。捡起地上的衣服,拍了拍灰,上面还有酒渍,没法穿了。吴磊重新扔到地上,从衣柜里挑拣着张一山的衣服。虽说张一山比他矮了点,肩倒比他宽,穿在身上居然正好。

正值冬季,苍山的雾气凝结成冰,往远处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和一年四季为春的鬼影山不同,有几分新鲜。从屋内到屋外,骤然降温,身上薄薄一层的衣服显然不具有保暖功能,吴磊运气御寒。

美景没赏多久,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吴磊?你怎么在这儿!”

王俊凯昨夜住在隔壁。虽然醉酒,意识不算太清楚,仍然清楚地记得第二日继任大典。想着,...

2018-08-22

少年游

番外二.第五章


无望的路忽然有了终点,即便仍然遥远,疲惫的心生出希望。

一年,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不算久,也发生了不少事。

魔教教主吴磊在三月与苍山续签了和平条约,不再侵犯中原。

四月,九大门派三年一度的收徒持续了整整两个月。

原定五月五日的掌门继任大典,被张一山往后推迟到十二月十六。

恰逢新秀榜更新,原来的少林武当峨眉名次纷纷下降,牧风央曲心素后来追上。

武林盟主改选,由蒋良凡担任,其背景来源江湖中神秘的天知楼,收集贩卖情报的地方。

……


隔了一年,众人又不得不来到苍山。因为典礼在十二月十六辰时,路途遥远,大部分人前一天就到达,下榻在苍山...

2018-08-19

少年游

番外二.第四章


刘昊然董子健的回来的确分摊掉不少事情,然而张一山还得多分出些精力在大婚一事上。一来一去,没占上多大便宜。忙碌的生活从未停止,藏匿在信件中的爱意未曾断过,只是吴磊给了明确的回复。

有事来不了,替他说一声祝福。

张一山看了暗自发笑,他算吴磊的谁?哪来的面子去替他?

龙飞凤舞地写下四个字,爱来不来。

吴磊也不恼,张一山的脾气向来如此。

大婚啊,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亲自跑一趟。

收到一个厚厚的信封,张一山一愣,打开来一看,是一张极大的纸,折了五次,才塞进的信封。上面就一个字,哦。

没说来还是不来,赤裸裸的报复。难得的幼稚行为,张一山小心地保存,放在一个盒子...

2018-08-12

少年游

番外二.第三章


早有预料的离别硬生生拖了一年多,不会一解相思之苦,平白多了几分不舍。

当断则断。


在苍山消失了两个月,早在请假的时候,奚染轩没有多问,看他一个人回来,只一句,“早点休息,明天辰时明意峰,不要迟到。”

张一山苦笑,之前都是午时之后,现在提早这么多,想必每日任务又要加重。这样也好,省得胡思乱想。

卯时,起床,早练。

辰时,听奚染轩讲苍山的历史。

巳时,跟着五峰峰主学习。每日一个,休息两天。七天一循环,直到张一山能达到每个人订下的标准才算过。

明魄峰峰主郁离,张一山的棍能击中一次就算成功。

明志峰峰主梁澈,看在是自己徒弟份上,强行把习...

2018-08-05

少年游

番外二.第二章


兴许是夜色正好,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直到回家才仓皇松开。

“我去给你热药。”

不知道这句话是冲谁说的,张一山丢下这句话,就去了厨房。

轻微的“嗯”一声,吴磊回了房间。换完衣衫,就看到放在桌上的药,旁边还有一粒蜜饯。药,吴磊似乎从有记忆开始就在喝,早就习惯了苦味。倒是张一山,每次喝药都会附赠一样甜的吃食,或是锦糖,或是蜜饯。

吴磊一口气喝完了药,把蜜饯塞在嘴里。是奶油话梅,有些甜,有些酸,从舌尖蔓延开,盖掉苦涩。不用努力嚼,就化在嘴里,只留下了甜味。

嘴里的苦靠甜食,心里的苦又靠什么?


没有人会想到吴磊身体里的毒是前任魔教教主齐宇下...

2018-07-29

少年游

题外话  粉丝点梗福利,有兴趣地可以去戳一戳→福利


番外二.第一章


外面下着小雨,天灰蒙蒙的,直叫人犯困。室内燃了熏香,安神,更加好眠。张一山靠在门上,继而连三地打着哈欠。

这次的问诊时间有些久。

“毒已清,仍需静养。两个月内不能剧烈运动。”陆易明开出两张药方,特意用颜色区分,“红色的,每天空腹吃。蓝色的,隔日吃,晚上睡觉前。别忘了。”

“知道了。”

回话的不是吴磊,而是张一山,陆易明并不奇怪。从先前地躲起来,到后来正大光明地倚在门口当门神,现在居然还会开口说两句话。他才懒得管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专心看病,回百草堂。

“我走了,半个月后再来复诊。还有...

2018-07-22

少年游

番外一.第六章


董子健还没来得及吃上刘昊然偷带的糕点,就被人团团围住,要换下一套衣服。刘昊然被迫赶了出去,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不见了踪影。

“等一下,换什么衣服?”

董子健眼睁睁看着刚要吃进嘴里的糕点跑了,肚子又饿还没东西吃,自然语气不善。

“迎亲的衣服和喜宴的衣服怎么能一样!”

董子健哑口无言,“让我先吃个午饭,再换衣服吧。”

“不行,来不及了。酉时就得迎客,现在午时都过了,算上换衣服的时间……唉,我去找找有什么点心能垫垫饥。”

董子健满意地坐下,居然过了午时,难怪饿成这样。

为了不弄花妆容和脏了衣服,拿来的糕点都是能一口吞下的大小。不过也没多少,一块手帕里,...

2018-07-17

少年游

番外一.第五章


一语成谶。

回到苍山不过半月,刘昊然董子健聚少离多。白天,一个在明意峰,一个在明魂峰。有时,董子健犯懒就不回明意峰,要么刘昊然亲自来抓人,要么就个睡个的。

这在苍山实属罕见。

绝非是两人感情不好,大婚的消息早已传遍整个武林。

更不可能是沈瑾和奚染轩闹不和,殃及两个徒弟。

幕后黑手张一山笑笑不说话。

不过是自己忙碌,看不得别人太闲,就找奚染轩和沈瑾聊一聊。

自情人崖一战后,五峰峰主都有了退意,把手上的重担都交给了自己的徒弟。就等着后年五月,掌门之位正式交给张一山后,其余峰主也可让位。第一个是郁离。他并非只有王大陆一个徒弟,但就这个徒弟最耗心力。所以...

2018-07-08
1 / 7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