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二十二场

 

雪飞霜一手托腮,皱着眉头,手指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子。坐在她面前的羽还真有些紧张,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偷瞄雪飞霜。而在羽还真身旁的风天逸早已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可是碍于羽还真,只能收敛着怒气,乖乖地坐在原地。

良久,雪飞霜才开口道,“你想清楚了吗?”

羽还真点了点头。

“我说的不是你去霜城这件事。”雪飞霜的眉头总算舒展看来,嘴角翘起一个弧度。

“我自然会对还真好,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风天逸抢过话头,也就羽还真傻兮兮地以为雪飞霜是想阻拦他去霜城。也不想想,如果是这件事情的话,雪飞霜怎么会让自己在一旁旁听。

“我也没什么事,倒是身为羽皇的你,还是勤勉一点。” 雪飞霜的言外之意便是不要有事没事跑到我家来!

“啊?”羽还真还没有反应过来。本是想一回到家就告诉雪飞霜,自己要和风天逸一起去霜城。转念一想,如果在雪飞霜面前提到风天逸的话,只怕自己是去不了霜城了。羽还真想了半天,小心措辞,虽然并没有隐瞒风天逸的存在,原以为雪飞霜会一怒之下杀到皇宫去,结果却让自己去把风天逸叫过来。谁知道会是现在这个状况啊!

雪飞霜和风天逸互瞪,眼神的交流,感觉下一秒就要隔着桌子打架,顶着这样的压力,羽还真小声地说道,“想清楚了。”

风天逸不可否认,就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足以平消之前所有的患得患失。他可以不害怕雪飞霜的刁难,可以不畏惧风刃的指责,可以不愧对江山社稷,就担心羽还真会后悔,担心羽还真是权宜之计,只是为了离开南羽都。用自己的真心换得羽还真的真心。

羽还真被风天逸看得有些不自然,顾及到坐在对面的雪飞霜,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风天逸的手,示意他不要再看了。结果风天逸直接握住了羽还真的手,羽还真一惊,想要抽出来,却被握得更紧了。几番挣扎之后,羽还真就随风天逸而去了。但是风天逸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羽还真,缓慢地用指甲划过羽还真的手心。又酥又麻又痒,羽还真的耳朵不由得红了起来。风天逸轻笑一声,引得羽还真似嗔非怒地瞪了风天逸一眼。

雪飞霜一展笑颜,却让人觉得危险,以为隔了一张桌子,自己就看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是吗?雪飞霜握着杯子的手不自觉用力,手上的青筋都暴起,声音却还是温柔地说道,“真真,我和你一起去霜城。”

风天逸刚要反驳,羽还真却一口应了下来,“好啊。”

“那就麻烦你多安排一辆大一点的飞车了。”雪飞霜依旧轻柔的声音,却冷淡了许多。

“知道了。”风天逸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姐姐。”

“你说什么呢!”羽还真立马反应过来,赶紧摁住雪飞霜。

“今天就不招待你吃晚饭了。”雪飞霜说道,“看在弟媳妇儿的份上,改日再吃吧。”

风天逸并不生气,弟媳妇就弟媳妇,也算承认身份的一种了,“我会让皇叔一并前来吃这顿饭的。”

“还不去送送?”雪飞霜说道,“人还没走远呢。”

“姐姐。”羽还真无奈地喊道,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风天逸的身后,“你……”

“我明日就不来了,反正再过一日就又能见到了。”风天逸抱住羽还真,抵着额头,“还是舍不得啊。”

“姐姐现在一定在气头上,你还是别来了。”羽还真说道。

“我知道。”风天逸放开了羽还真,点了点自己的脸颊,“那你补偿我一下?”

“不……不太好吧。”羽还真眼神飘忽,都不敢看风天逸。

风天逸突然在羽还真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不逗你了,我走了。”

话音刚落,风天逸就感觉到自己的唇上有一个软软的触感。稍纵即逝,“两天后见”羽还真就跑回了家。

风天逸摸着自己的唇,有点可惜,真正的吻可不是这样的……

 

“姐姐。”羽还真红着一张脸,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雪飞霜根本不用看就知道会发生什么,告诫自己不能生气,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喝点水。”

“谢谢。”羽还真拿过茶杯喝了一大口,刚刚紧张得不得了,连水都不记得喝一口。

“既然都和天逸在一起了,姐姐也只能祝福你们,毕竟这日子也是你们在过。可是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去霜城?”雪飞霜道。

羽还真沉默。

“不死不休,我或者是你。这个你应当没有告诉天逸吧。”

“我不会让姐姐死的。”

“可是你会死。”

“也不一定。师傅说过,卦象的变化是因为变量,而我就是那个变量,所以我们都会活下来。”

“你也说了是不一定。在关于你的事情上,我根本不敢冒险……”

“所以姐姐也要求去霜城,是担心我。而我答应,是因为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还得靠姐姐拦住风天逸。”

“每次你弄出的烂摊子不都是我收拾吗?这一次也不例外。”

“谢谢姐姐。”

“其实,我一直在想当初把你送进星辰阁到底对不对。如果不送进去的话,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也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不用和天逸搭上关系。后来我又想如果不把你送进星辰阁,就不会拜机枢为师。等雪凛造反的时候,你要是不顾自己的安危闯进来救我,只怕我们俩都会惨死在那里。既然最后我们俩都会死,那就不如像现在这样,也算是替身上流着雪家的血赎罪了。”

羽还真张口就想说些什么,却被雪飞霜阻止了,“我倒是好奇你让天逸来的真正目的。”

“就只是想让姐姐知道……”羽还真越说越小声。

“你不想说就算了吧。”雪飞霜揉了揉羽还真的脸,“要去见茯苓了,我得好好收拾收拾了。”

羽还真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脸上一定都是红印子,看着雪飞霜的背影,只求这个方法有效吧。

 

 

风刃心急火燎地闯入了祁阳宫,身后跟着裴珏,“雨瞳木说的话可当真?”

“自然。天机门下一任掌门之庸说过易茯苓是星流花神,一旦她觉醒了,我就可以生出双翼。”风天逸道。

“那就好。”风刃听到是天机门,更加确信了,“看来我之前给你的问题,你已经解决了?”

“不管如何,我都会选择羽还真。即便没有双翼,我依然是羽族的皇。”

“去霜城的这段时间,朝政我会帮着处理。”风刃道,“等回来之后,找个时间和羽还真雪飞霜聚一聚。”

“多谢皇叔。”风天逸知道风刃这是妥协了。

“既然都有了双翼,我是时候该休息一段时间了,帮我想一个好听一点的封号。”风刃又道,“我会留在南羽都。”

“侄儿定会给皇叔想一个别致的封号。”风天逸心知是推脱不掉,只得接受,反正风刃也退了一步。

 

 

远在霜城的白庭君一脸凝重,易茯苓今日只醒了一个时辰,再次沉睡过去,而脖子上星流花的印记越发的明显。白庭君有些懊悔,若是早些发现,说不定还不会到这般地步。而宜修所做的事情白庭君并不明白,只能等,等羽还真的到来,说不定一切都还有转机。若不然,只怕就应了那句预言。

不死不休。

——————————————————————————————

接下来是逸真part的重头戏!也许虐心加虐身!请注意观看!反正某种意义上的全灭╮(╯▽╰)╭

我还差6.8最后的一场选择题就可以开心的放飞自我。6.10我就毕业了!终于是一名大学生了!估计从明天开始可以日更了。不过我也不是很确定,因为我也不确定我什么时候去学校什么时候不去orz



第二十一场

第二十三场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