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二十一场

 

“你告诉朕,为何苓儿已经躺在床上整整三天了?”白庭君隐含怒意,声音却不响,深怕吵到易茯苓。

宜修连忙跪下,“陛下,这是星流花神要觉醒的征兆。皇后娘娘陷入昏迷的时间会越来越久,臣先前提的事情已经不宜再拖了。”

白庭君沉默了良久,“配制的药已经没用了吗?”

“回陛下,臣的药只能提高皇后对于星流花神能量的抵抗,若是陛下把实情告诉皇后,有了皇后自身的意志力会更有效。”

白庭君看着宜修,宛若盯紧猎物的眼神,被面具遮掉的半张脸更显恐怖,“当初也是你说,有了苓儿自身的意志力,苓儿更容易被星流花神所吞没。”

宜修并不畏惧,神色自然,“此一时非彼一时。不知陛下考虑得怎么样?”

“等苓儿醒来,朕自会做决断。”白庭君说道。

“臣这就开新的药方,但服药并非长久之计,望陛下早做决断。”宜修再次磕头道。

“朕知道了。”白庭君对着候在一旁的宫女说道,“照看好皇后,朕晚些时候再来。”

 

 

“参加羽皇陛下。”夜彦说道,“深夜前来实属抱歉,只是事关紧要,还请羽皇海涵。这是吾皇给您的信。”夜彦递给雨瞳木,“人皇让您务必现在看完给一个答复。”

风天逸一目十行,“告诉白庭君,这件事情本皇答应了,三日后必定到达霜城。” 抛给夜彦一枚刻了“羽”的令牌。

“属下先替人皇感谢羽皇陛下。”夜彦道。

待夜彦离开后,雨瞳木才出声问道,“陛下,不通知大臣们,私自前往霜城真的可行吗?”

“有皇叔在,这件事情不是个问题。”风天逸把信扔给雨瞳木看,“没想到,白庭君居然可以忍到现在,为了易茯苓,还真的是豁出去了。”

雨瞳木大惊,风天逸天生没有翼孔在贵族圈里不是个秘密。这也就是为什么雪凛有胆子造反。身为一族之皇,居然没有羽翼,这传出去只怕是要贻笑大方。如今,白庭君给了风天逸一个获得双翼的机会,风天逸如何不心动,而风刃出于这个目的一定会出面解决所有风天逸的后顾之忧。

“本皇怎么可能让羽还真独自一个人去涉险?”风天逸看出了雨瞳木的疑惑,“先前一直没想好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拦他,但是也不确定是否能够说服皇叔离开南羽都。”如此一来,白庭君不仅得到了羽还真的帮忙,还有自己的鼎力协助,定然不会在不设防的情况下被片羽上身。打得一手好算计。

雨瞳木突然出声道,“向从灵明日请假,和飞霜公主一同去向家吃饭。”

“多嘴。”风天逸停了一下,“吩咐下去,明日休沐。”

“是。”

 

 

夜彦在雨凌宫外用特殊的频率敲击着门,便候在外面等传召。

片刻,门就打开了,夜彦走了进去,拱手道,“如皇上所料,羽皇答应了。”

白庭君并不意外,“他们什么时候到?”

“三日后。”

白庭君颔首,“多派点人看着宜修还有苓儿。”

“属下这就去办。”

“对了,如果宜修有任何不轨的行为,不必通告直接按照规矩办事就好了。”

“是。”

“在霜城和南羽都两地跑也辛苦了,明日让夜影跟着就行了。早些休息去吧。”

话音刚落,夜彦已经消失在白庭君的眼前。

白庭君望着里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和天争人,不知道可不可行?若是不行……思及此处,白庭君拿出笔墨纸砚,写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风天逸亲启”五个大字。他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至始至终都不是一个合格的人皇。

 

 

次日

羽还真被外面嘈杂的声音给弄醒了,昨晚做了一晚上的机关,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桌子前,揉着眼睛走到了外面。

正在打架的雪飞霜和风天逸两人顿时停战,雪飞霜立即走到了羽还真的面前,“真真再去睡一会儿。昨晚是不是又熬了通宵?”

“也没有。”羽还真说着打了一个哈欠,歪了歪头,他其实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了。

“乖,回去再睡一会儿。”雪飞霜哄道。

“哦。”还未清醒的羽还真没有发觉雪飞霜此举的深意,听话地走了进去。

“羽还真!”风天逸站在后面,大声地喊道,略带一丝怒意。

羽还真打了个激灵,只觉得这声音耳熟,雪飞霜在一旁瞪着风天逸。

正因为雪飞霜的举动让羽还真看到了风天逸,一下子就醒过来了,“参加羽皇陛下。”

“免礼。”风天逸走到羽还真面前,对着雪飞霜说道,“与向家约好的时间快到了吧。向家主最讨厌的就是迟到。”

“哼!那我今日就不去了。”雪飞霜说道。

“姐姐,向从灵应该等急了。你都换上了这套衣服,别浪费啊。”羽还真一看雪飞霜的打扮,就知道肯定花了很多功夫。别看身上这套衣服做工并不精致,料子也不是最好的,但这是羽淑兰亲手做给雪飞霜。一般情况,雪飞霜从来都不拿出来穿。看样子和向从灵好事将近。

“飞霜?”向从灵站在门口,左等右等都不出来,进去一看,连忙行了一个点额礼,“参加羽皇陛下。”

“还愣在这里干嘛?”

“谢羽皇陛下。”向从灵连忙拉起雪飞霜的手往外走。看这个情况就知道雪飞霜想要陪在羽还真身边,提防风天逸,一定得在雪飞霜开口前赶快离开,要不然就得一个人回家了。况且再不走,只怕又要被拉起和风天逸对打。开玩笑,谁打得过风天逸,就是被狠揍一顿出气啊!

雪飞霜一个不察,就真的被向从灵拉走了。

一上马车,雪飞霜就开始絮絮叨叨,“真真怎么办啊?怎么可以让他和天逸呆一起啊!”

向从灵已经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如果真的说上几句,只怕到时候错的还是自己,不管是支持雪飞霜也好,还是帮风天逸说好话也好,最后的结果就是引火上身。

 

雪飞霜一走,羽还真才刚刚醒过来,想起来他和风天逸已经七天没有讲话了,现在依旧不想见到风天逸。转个身,准备继续睡觉去。可是他才迈了一步,就被风天逸一言不发地拉到了庭院的石凳子上。羽还真刚想说话,又闭上了嘴,才不要和风天逸说话,他倒要看看风天逸要做什么。

羽还真等了半天,困倦感再次袭来,眼皮耷拉了下来,头也一点一点,仿佛下一秒就要睡着了,然后就被风天逸摇醒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羽还真恼怒地拍着桌子道。

“终于肯理我了。”风天逸眼带笑意。

“哼。”羽还真鼓着一张脸。

“好了好了。”风天逸揉了揉羽还真的脸,“不闹你了,我跟你一起去霜城。”

“什么?”羽还真没反应过来,“去霜城干什么?”

“救世主,不是吵着要去霜城。本皇又有什么办法?”风天逸摊手道,“只能陪你去了。”

“当真?!”羽还真有点喜出望外,“可是摄政王不会同意的。”

“我自然有办法让皇叔同意。”风天逸不打算让羽还真知道自己和白庭君暗中的交易,“两日后就要去霜城,你自己收拾收拾,到时候我来接你。”

“怎么赶?”羽还真诧异道。

“易茯苓的状况不是很好。白庭君比较着急,现在也就你能救易茯苓了。”风天逸说道,“不过,你可不许逞能啊。”

“知道了。”反正到时候你也拦不住我。羽还真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

“现在不生气了?”风天逸点了点羽还真的额头。

“生……生的……”羽还真突然红了脸,他和风天逸之间的关系本来不清不楚。被这七天一闹,好像之前发生的事情都一笔勾销了,又回到了从前。

风天逸拉着羽还真的手,摸着自己的胸膛,“这里为你而活。我知道之前我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你还愿意相信我吗?我爱你,永远的爱你。”

明明隔了一层衣服,羽还真觉得自己的手心都快要着起来了。被风天逸淡蓝色的眼睛看着,仿佛沉浸了一汪潭水,深不可测,却清澈见底,有魔力一般,羽还真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风天逸喜不自禁,一把抱住羽还真,好似要嵌进自己身体一般的强硬,舍不得放开,贪婪地想要汲取更多。羽还真有一种被人当做珍宝的感觉,小心翼翼。想起自己的命运,不知道自己还能陪着风天逸多久……

———————————————————————————————

这章终于写出来了QAQ本来上周就可以更新了,卡的要死,碰巧又是考试,总算今天更新了。因为接下来的章节会和下一世的秦明方木有一个呼应,所以设计了很久,希望没有什么BUG如果有,我也想办法自圆其说,或者安慰自己在有羽人的世界,科学是不存在的!

在逸真是没肉的,毕竟年纪还小,真真才十七岁啊!怎么下的去手啊!在双若和瞑目,应该也许八成可能大概会有肉吧orz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3<



第二十场

第二十二场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