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叶修叶秋生贺

※原著向

※时间线退役后两年

※以叶父的视角

※OOC会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老婆,我回来了。”

没有一个人回应。

意外却又合乎常理。

今天叶琛源奉旨早日回家,却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看着鞋柜旁的两双拖鞋,就知道主角叶修和叶秋还没有回家。

“阿姨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厨房?”叶琛源走到厨房,果然看到正在忙活的苏珏。

“你回来了啊。”苏珏头也不回,今天是叶修和叶秋的生日,她理应下厨做一顿好的,“我让阿姨去买菜了,家里有些食材没有了。”

“昨天不是刚大采购过,阿姨缺斤少两了?”叶琛源想到此处,板着一张脸,眉间的沟壑更深了。

“没有没有。叶修喜欢吃河鲜,买了点黄鳝。叶秋喜欢吃肉,牛肉的营养价值高,就又买了牛肉。难得家里都到齐了,多买一点。反正吃不完,明天还能接着吃。”苏珏说道。

“哼,这俩臭小子有口福了。”叶琛源知道因为是生日,难得苏珏下一趟厨,心里不免有些嫉妒。

“你的血脂还高着呢!过会儿多喝点汤。”苏珏把火关小,转过头说道,“对了,你东西准备好了没有啊?”

“准备好了。过会儿就放在他们房间里。”叶琛源说道。

“还有啊,叶修回来的时候,别板着一张脸。都到家里了,你以为是接待下属啊。叶修好不容易回一趟家,你自己也想他想的紧……”

“谁想他了!”叶琛源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明明是他老是给我找罪受,有本事永远都别回来,在H市好好待着。不是还拿了好几个冠军吗?”

“好好好。”苏珏只得应承下来,明明荣耀的所有比赛都特意找人买最好的票,能在B市看的比赛一场不落,其他比赛不是乘着工作的机会看,就是在家里看转播。如果实在是有事冲突,还叫助理录下来。有事没事还去找主席冯宪君聊聊天,旁敲侧击地了解叶修的情况。别以为她都不知道。

“我先上楼放东西。”叶琛源被苏珏挪移的眼神看得心虚,找了个借口离开厨房。

“去吧去吧。”苏珏也不拆穿,挥挥手,专心地做下一道菜,虾爆鳝。

 

 

叶修的房间一尘不染,倒不是因为叶修这个人都爱干净。只不过叶修几乎不住在这里,换了一张床以及一些叶修常用的东西,其余的装修都没变,还保留着六岁时的乱涂乱画,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叶修退役那年,原本以为可以陪着家里人多待些时间。结果一通电话,直接被派出国做领队打比赛,为国争光去了。即便冯宪君很害怕叶修会再复出,想要留叶修在联盟工作,可还是被叶修拒绝了。叶修就在H市和B市两地跑,呆在兴欣指导几句,玩玩荣耀,或者待在家里陪陪叶琛源和苏珏,偶尔还会被叶秋拉去公司当苦力。

而现在是十二赛季,正是忙的时候,叶修总算百忙之中,抽空回了趟家,还因为是生日的关系特批了一天假。现在的他正在高铁上休息,一大早的火车困死他了,叫他熬夜可以,早起是绝对不行的。

叶琛源把一个盒子放在了叶修的床头柜,看着上面的照片,是有一年的暑假,他带着叶修和叶秋去钓鱼。照片中间的是他,两边的是叶修和叶秋。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调皮捣蛋的孩子现在也长大了,也不知道怎么就长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虽说叶修是玩电脑游戏,但是现在有一个高级的名字,叫做电竞玩家。更何况,电竞这项新型事业正在蓬勃发展,而且还在被讨论是否应该加入奥林匹克运动。打电脑游戏没出息早已是很久之前的观点了。再者说,叶修在这个领域,被封神根本不为过。

叶琛源到现在都还记得和联盟主席聊天,那个时候还不是冯宪君,是金成义,跟他大吐苦水,说叶秋怎么怎么好,连拿三届冠军,还是什么最佳价值选手。据说叶修长得也不难看,怎么就是不愿意接广告呢?

叶琛源那个时候对游戏还真的是一概不知,通过金成义了解了不少知识,一边为叶修的成就感到高兴,一边又低不下头和叶修和解,只希望他能早点回家。如果电竞是运动的话,这就是个吃青春饭的职业,过了三十岁,就不值钱了,还不如现在就早早回家。

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直持续了叶修的整个职业生涯。叶琛源其实到了后来,也觉得叶修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挺好的。就算到时候退役真的没事情可以做,家里也是养得起他的,让叶秋想办法给叶修一个闲散职业也不是个问题。可是,叶琛源的性格和叶修的自带嘲讽,两个人根本没有办法好好谈一谈。

叶琛源表示心很累。

历史遗留问题直到现在,叶修的主动让步,叶琛源也退了一步,现在爷俩儿难得也能好好聊天。

 

 

叶秋的房间就和叶修完全不一样了。自从叶修十五岁离家出走之后,叶秋就被严加看管,身前身后必有保镖,身上的证件全部没收上缴。所以,这个房间伴随着叶秋的成长,长高了就换了桌子,书多了就添了一个书架,墙上的海报也撕了下来,放在了抽屉里,刷了一层淡蓝色的漆。比叶修的房间生活气息浓重多了。

叶琛源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教学方法出了问题,还是因为自己不怎么管家,导致这两个孩子没有一点像自己的。一个自说自话跑去打荣耀,一个心心念念就是想要离家出走,劝说叶修回家,把身上的重任交给叶修。

话是这么说,叶秋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小孩。小时候,学习成绩优异,懂事有礼貌。长大了,是叶氏集团的老总,事业心有成就。但是,在正统的外表下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

时间久了,叶秋的不安分变成了一种执念。他并不是那么地想要说走就走,而只是想要体会一下叶修的那种生活。一直在一个十分规律的生活里,叶秋需要刺激和不同于他人的方式。要现在真的让叶秋放下一切,不超过七天,叶秋就老老实实地回到正轨上。

想到这里,叶琛源就觉得心累,把礼物放在了床头柜上,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哟,还记得回家过生日啊!三十岁的老男人!”叶秋一看到叶修,温润儒雅的外表一秒被揭穿。

“呵,弟弟啊,我就比你快几秒出生,你也是三十岁的老男人啊。”叶修毫不生气,一边换鞋,一边慢悠悠地说话。

“你们回来了。”叶琛源背着手站在叶秋和叶修的面前。

“爸,我回来了。”叶秋下意识地挺直背,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回家迟到,被叶琛源骂个半死。

“呵。”叶修轻笑一声,“爸,我回来了。”

叶秋立即瞪着叶修,他这不是习惯了吗?!这个十几年不呆在家里的家伙!

“快点洗手吃饭,你们妈做了一桌菜。”叶琛源就看了他们两眼,又回到了餐厅。

“我比你快。”叶秋故意走到叶修的前面。

“幼稚。”叶修无语地说道。

“呵,别不知道家里的洗手间在哪里?”

“你以为我是你啊!”

“明明不常回家的是你,不是我。”

“切。”

“你切什么切啊!我这是在控诉啊!”

“你应该会和黄少天做好朋友。”

“啊?”叶秋楞了一下,在脑中回忆了一下有关叶修的资料,“呵呵”

“不客气,下次我带你去G市。”

叶琛源听着叶修和叶秋俩的吵闹声,摇了摇头,“还不来吃饭!”

“家里热闹多了吧。”苏珏笑道。

“只有闹!”叶琛源说道,“生日长了一岁,也没看出来。”

“那爸给不给红包啊?”叶修说道。

“去去去。”叶琛源停顿了一下,觉得这样不是很好,又说道,“礼物放你们房间了。”

“妈,你真好!”叶修立即说道。

“妈,你真好!”叶秋不甘示弱。

苏珏但笑不语,叶琛源在一旁吹胡子瞪眼。

“知道,肯定是我爸出的钱,对吧?”叶修连忙补上一句。

“爸,你最棒了!”叶秋说道。

“就我爸的眼光可好了。”

“我超级喜欢!”

“好了好了,快吃饭,菜都要凉了。”叶琛源克制不住脸上的笑容,但还是严肃地说道。

“吃饭,听到没有?”叶修戳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叶秋。

“听到没有!”叶秋又戳回去了。

叶修突然不戳了,叶秋有点得意洋洋。

叶修摇了摇头,一副“哥不屑和你玩”的模样,让叶秋大为不爽,抢走了叶修碗里的虾爆鳝。

“我哥都不在家那么多年,以前的生日礼物,爸你补给吗?”叶秋突然问道。

叶琛源一想到这个就来气,“对了,你的那张卡呢?”

“什么卡?”叶修一脸茫然。

“你十八岁那年不是办了张银行卡。”苏珏说道。

“哦哦哦。我放家里了。”要不然不就立马被抓到了。叶修偷偷地补了一句,“怎么了?”

叶琛源想说却说不出口,闷闷地说道,“吃饭!”

苏珏偷偷地比嘴型,“打钱。”

叶修秒懂,一定是叶琛源拉不下面子,怕自己在外面过得不好,就给自己打钱,但是没想到自己一直把这张卡放在家里。

“那里面一定是笔巨款。”叶秋偷偷地在叶修耳边说道。

叶修看了叶秋一眼,“吃你的饭去。”

叶秋想了想,就自己的身价,不把这些钱放在眼里。想通了之后,默默地往嘴里扒饭。

 

 

“我和你妈先上去休息了,你们俩也早点休息。”叶琛源看了看时间,都晚上九点了,还不去拆礼物!

“我们马上上去。”叶秋说道。

叶修点点头。

苏珏会意地跟在叶琛源后面,“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他们敢不喜欢?”叶琛源说道。

苏珏没忍住笑了出来,老小孩老小孩,叶琛源真是越长越回去了。

等叶琛源和苏珏上楼了之后,叶修和叶秋马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都在自己的床头柜上看到了一份礼物。

叶修拆开来一看,是一个U盘。插入电脑后,居然是所有人给他的生日祝福。都不知道叶琛源怎么做到的,感觉叶琛源不像是这种为了儿子动手上权利的人。叶修不知道的是叶琛源一直偷偷摸摸地观察他的生活,还和冯君宪搞好了关系,录个生日祝福是件特别简单的事情。

叶秋激动地快要在床上跳起来了,他可以休假了!!!!虽然只有一个月也够了,叶秋决定不浪费这一分一秒,马上把之前看中的攻略掉出来,明天,阿不,后天就出发!

叶琛源打开电视,正是一个宣传片,祝贺叶修生日快乐。之后,还是一段采访,叶琛源看了下去。看着看着,绝对不太对劲,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叶秋吗?!叶修又坑害叶秋。

今天的叶琛源心一样很累。

他不知道的是冯宪君表示高兴,终于啊,叶修肯露面上个节目了。

——————————————————————————————

因为这阵子一直在忙着考试,然后刚好今天还有考试,晚上和家里人吃饭祝贺自己的生日o(*////▽////*)q 现在才有空码字,非常不好意思,只能做最后一个给叶修叶秋过生日的人。

选择叶父的角度,是因为联想到我爸凌晨给我发的消息。我爸并不是个很善于用语言来表达的人,因为忙于自己的事业,很少管我,基本上就是在人生的大方向给我点指使,算是盏明灯。虽然他老讲自己不是个好父亲,但在我心目里他就是最好的父亲。

于是我想到了叶父,一个儿子离家出走为了自己的梦想。身为父亲肯定是担心的,毕竟觉得孩子还小,在他的保护下,叶修做的决策是不是正确的,会不会在这几年当中变坏,被人骗。作为父母总归是担心的,一方面希望孩子永远被保护,被养一辈子,一边又希望孩子可以独当一面,可以养活自己,不求孝顺父母。所幸,叶修遵循着自己的内心,把自己的爱好当做了一项事业,并且做到极致。说起来,还是一种匠人精神。叶修的执着,叶修的退让,叶修的坚持,叶修的努力,叶修的十年,一切一切都是为了荣耀。雏鸟终会归巢,家就是一个港湾,无论走的都远,家都在哪里,等候叶修。

最后,祝叶修叶秋生日快乐,同时也祝我十九岁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 ( 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