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二十场

 

“唉。”

雪飞霜长叹了一口气,拿起抹布把家里从里到外打扫一遍。虽然房间里都没积灰,估计是风天逸派人每日都来打扫,但是雪飞霜一想到羽还真陪在风天逸身边,心里就不太舒服。倒不是雪飞霜还留恋风天逸,只不过羽还真于雪飞霜而言,意义非凡,从未想过有一天这个被护在身后的弟弟就要被别人给抢走了。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得找点事情做做转移注意力。

“这里就是雪飞霜家?”风刃看着并不算大的房子,门和一旁的柱子都被植物所缠绕。两颗大树屹立在两侧,树叶仿佛接连一片,成片的树荫遮挡着大门,这栋房子一点也不显眼。

“正是。”裴珏点头道。

雪飞霜听到外面的声音,闻讯开门,“真是稀客啊。”

“本王不请自来,飞霜可不要在意。”风刃脸上的笑容不变。

“不敢,王爷请进。”雪飞霜打开大门,等风刃和裴珏都进来之后,再关上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什么好东西来招待王爷,只有这蜂蜜水,希望王爷能喜欢。。”

蜂蜜水的器皿是琉璃杯,风刃举着杯子,在阳光的照射下,还未溶解在水里的蜂蜜像一块琥珀,熠熠生辉。“这夜蜂本就稀少,产的蜂蜜虽多,但是鲜少有人能找到夜蜂。常说,一克蜜一克金。飞霜为了招待本王还是下了不少血本啊。”

“王爷好眼力。招待您自然是用最好的,也不枉费特地跑来一趟。”雪飞霜在特地二字上加了重音,偏偏挑了一个羽还真不在家的时间,风刃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是心血来潮,听闻飞霜今日到达南羽都,就来看看。”风刃抿了一口蜂蜜水,“味道果然不同凡响。”

“没到多久,王爷就来了,也是巧。”雪飞霜笑道,“临走时,我送王爷一罐蜂蜜。”。

“不好不好。”风刃连忙摆手道,“这传出去叔叔抢侄媳妇的东西,怕是不太好。”

“王爷客气了,我和天逸早就没有了婚约,当日婚礼也未完成。一直想感谢王爷和天逸留下我和弟弟的命,这点蜂蜜不足以挂齿。”

“因为稀少所以珍贵,若是给了本王一瓶,只怕是尝不出这其中的特别之处。”

“那只能说明王爷并不是适合这蜂蜜的人。喜欢的人,不会因为贵,就不喜欢。而不喜欢的人,也不会因为便宜,就喜欢。”

“飞霜说得字字在理。是本王不懂欣赏,别白白糟蹋了这蜂蜜。”

“总会有人喜欢的。王爷还是收下这瓶蜂蜜,偶尔尝之,别有一番滋味。”

“那本王就却之不恭。”风刃挑了一下眉,伸手拿起琉璃杯,停在半空。

雪飞霜会意地举起自己的杯子和风刃在空中碰杯,微凉的水带着一丝丝的甜味,不腻,带着一缕花香,沁人心脾。

“本王听说了一些传闻,甚是有意思。”风刃把琉璃杯放到嘴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放在了桌上。

“愿闻其详。”

“天逸有意立羽还真为后,这件事情飞霜知道吗?”

“是吗?”雪飞霜上身前倾,拿起一旁配套的琉璃茶壶往风刃的琉璃杯倒水,抬头看了风刃一眼,“王爷,虽说不痴不聋不做家翁,但是乱嚼舌根子的人还是早早赶出去,别扰了自己的清静。”

“话是这么说,可是皇兄临终前把天逸托付给本王,本王就有义务辅佐天逸成为一个合格的羽皇,这样才不辜负皇兄的遗愿。”

“合格这二字是史书上写的,我小女子一个,没有什么伟大的志向。一盼,弟弟天逸平安喜乐,二盼早日找个如意郎君,三盼南羽都国富民强。”

“飞霜和向家向从灵来往密切,莫非好事将近?”

“只不过看得顺眼,说不上谈婚论嫁。这结婚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岂能草率决定。况且向从灵还未展翼礼,一切都还太早。”

“说来,明年这个时候天逸也要展翼礼了。本王终于可以享清福了。”

“说不定王爷还得给天逸出谋划策,这清闲的生活只怕是做不到了。”

“天逸已经大了,不需要本王了。”

“这话还是和天逸去说吧。我可说不动天逸。”雪飞霜僵硬地扯出一个笑容,她根本不敢揣测风刃说这句话背后的意义。即便风刃现在已经从摄政王这个位置退下来,不代表他的势力就此消散。

“看本王聊得时间都忘了,舟车劳顿,还是早日歇息。”风刃站起身来,大概是坐的时间太久了,还需要裴珏扶自己起来,“这蜂蜜本王有空再亲自来拿。”

“谢王爷体恤。”雪飞霜顺势扶着自己的额头,让风刃看不见自己的面部表情,“飞霜就不起身恭送王爷了。改日等飞霜有空了,亲自去送。”

风刃摆了摆手,也没答应也没否决。裴珏行了一个点额礼,跟在风刃身后。

雪飞霜整个人瘫软下来,被风一吹,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湿透,贴在后背上。风刃当真是个老狐狸,难怪和雪凛虚与委蛇这么多年深获雪凛的信任。恐怕也就在死之前,雪凛才明白风刃和他根本不是一路人,风刃心心念念的只有让风天逸安稳地坐上皇位,成一个名正言顺,不受任何人胁迫的羽皇。

难怪风刃马不停歇地就跑到这里,因为风天逸带走了羽还真。明明已经不再是摄政王的风刃却依然可以快速地获得皇宫里的情报,这到底是因为风刃的能力还是风天逸故意透露出去。雪飞霜不得而知,但是她知道如果风天逸继续这样下去,风刃可能会使用一些不太好的手段迫使羽还真离开风天逸身边。最有用的方法只怕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羽还真。

这就应了之庸之前的卦象。

雪飞霜生,则羽还真生。雪飞霜亡,则羽还真亡。

在雪凛这么多年的压迫下,雪飞霜并不是没有保护自己和羽还真的能力。要说离开南羽都,重新生活根本不是问题,况且风刃一定会帮忙,绝对不会让风天逸找到。这不代表风天逸就没有办法,可以散布假消息,羽还真一定会主动去找风天逸。到时候如果风天逸以羽还真知道怎么让他生出双翼,风刃必定放弃对他们的保护,甚至主动带着羽还真去见风天逸。

眼下看来,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羽还真救世主这个身份。雪飞霜是舍不得让羽还真去冒险的,就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能够……

雪飞霜还未想明白,羽还真已经回来了,“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呆在院子?”

羽还真拿起桌上的杯子一闻,“还是夜蜂的蜂蜜。今天有谁到我们家里?”

雪飞霜不想告诉羽还真风刃来过,但是又怕羽还真对风刃没有戒心,左右为难。

“我知道了!”羽还真一拍手,“是不是向从灵?你不用不好意思的,我懂得。”

“走走走。”雪飞霜将错就错,装作嫌弃地对着羽还真摆手。

“我也要喝!”羽还真赶紧跑到了厨房,找装蜂蜜的罐子。

“别全部喝完!”雪飞霜喊道。

 

“你说皇叔去找飞霜?”风天逸诧异地看着向从灵。

向从灵点点头,他本想进去找雪飞霜,却看见风刃已经走了进去,他只得躲起来,偷听他们的对话,然后回来汇报给风天逸。

风天逸紧锁眉头,命令道,“派人看好,一旦有风吹草动马上告诉我。”他猜到风刃说服不了自己,就会去找羽还真,没想到的是先和雪飞霜说了这件事情。风天逸至今未和裴珏真正的交过手,也不确定他的武功有多高,只怕向从灵自以为高明的躲藏早就被裴珏看在眼里。

“是。”向从灵按捺住心里的喜悦,可以天天跟着雪飞霜了。

“你给我呆在皇宫里。”风天逸眯起双眼道。

“是。”向从灵低下了脑袋,心痛得难以自已。

风天逸冷哼了一声。雨瞳木在一旁轻微地摇了摇头,心里为向从灵哀悼,明明挺聪明的一个人,现在老是揭风天逸的伤口,这不是找死吗!

———————————————————————————————

庆祝我其中一门考完~\(≧▽≦)/~虽然题目太恶心,不按套路出牌,和历年真题不一样,少看了一道题虽然做完了但是考试结束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做错了以外,一切都挺好的吧QAQ想和同学毕业旅行啊啊啊啊啊



第十九场

第二十一场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