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八场

 

雪飞霜似是无意走过羽还真所处的房间,偷偷瞄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径直走向厨房,看一眼药煮好了没有,又一次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却被之庸拦下。

“雪姑娘。”

雪飞霜一惊,之庸站在门口却没看到羽还真,有些失望,略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继续往前走。

之庸关上房门,快步走到雪飞霜的面前,“雪姑娘,请留步。在下有些话想要和雪姑娘说。” 

雪飞霜有些诧异,自从来了这天机门,之庸几乎不怎么主动来找自己。

“羽还真的身体很好,你不必担心。其实三日前,羽还真早已全部康复。”之庸说道。

雪飞霜一听羽还真的身体无碍就放心了,“那为何先前说的是两个月?”

“因为羽还真需要用剩下的时间把天舒真人所著的书研究透彻。”

“真真从未接触过占卜,两个月能把这本书学明白吗?”雪飞霜怀疑道。

“那也没有办法了。”之庸指了指天空,“他可不等人。”

“为什么一定要让真真学占卜?我想这本书对于你们天机门来说很重要,想必天机门的各位都想要拜读。”雪飞霜说道。

之庸摇了摇头,“天机门早已分崩离析,对大部分人来说,一展自己的抱负可比这本书来得重要。”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机门的祖训是不可插手世间万事,只能解读预言。”雪飞霜反问道。

“的确,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们的职责是看天象,解读天象,转化成我们的熟知的文字。这个过程需要绝对的公正,不能带有任何一丝偏颇,否则预言就会不准。正是为了所有人,才不能插手。”之庸看雪飞霜有些不解,又说道,“关心则乱。”

“你们掌门难道就没有预测到天机门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自然,要不然为何会留下他的著作。”

“我还以为掌门会把那些害群之马赶出天机门。”

“雪姑娘对天机门有些误解,我们并非无时不刻都在占卜。透漏天机是会折寿的。况且为了做的每个预言都是准确的,天机门每个人都有严格规定的占卜次数。尤其是掌门他每年只能占三卦。”

“真真并不是超脱尘世之外的人,这样还能占卜吗?”

“你知道韶舞片羽的故事吗?”

雪飞霜摇摇头。

“韶舞正是你们羽族口中的星流花神,而片羽便是韶舞的心爱之人。她本就是由一名羽族,因命格特殊,得到成仙。作为仙,她就不需要感情。可是,她偏偏爱上了人族的一个普通人,片羽。人仙殊途,更何况就算韶舞可以陪片羽一辈子,然而片羽却做不到一直陪着韶舞。这件事情还是被发现了,于是韶舞和片羽被隔绝。为了让韶舞死心,片羽被抹去记忆,普通地过完一生,孤独终老。本来此事就算翻篇了。可是韶舞不停地寻找片羽的转世,只盼来世再见。最终天帝给出的惩罚便是韶舞和片羽转世一次只能见一面,接吻的那一刹那,两人都会灰飞烟灭。即便如此,韶舞也愿意,所以每百年星流花神降临人间。”

雪飞霜刚想唏嘘一下这个悲惨的爱情故事,突然反应过来,“可茯苓是人族!”

“韶舞片羽的身份对调了,片羽则是羽皇风天逸。这也是为什么风天逸天生没有羽翼。一旦片羽在风天逸身上被唤醒,风天逸自然而然地就会有羽翼了。”

“茯苓喜欢的是白庭君,而天逸喜欢的是真真。那么这一世的韶舞片羽是不是就不会相遇了?”

“一旦韶舞附身在了易茯苓身上,易茯苓这个人格就会被韶舞吞噬,而片羽就会被迫一同唤醒,那么风天逸这个人格也会消失。可是风天逸贵为羽皇,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的身体给另外一个人控制。而白庭君也一定不希望易茯苓会消失,得到机会的宜修就跑去帮助白庭君去了。”

“可是这和真真又有什么关系?”

 “雪姑娘,你可知道本来要死的人是你,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却变成了羽还真受伤。不过,若是我不出现,羽还真可以救活,但却是以你生命为代价。”之庸宽慰道,“这只是一个预言,并不代表会成真。事实证明,你和羽还真都活得好好的。上天的确会给每个人都安排好一条路,可是这条路上会有很多岔路,都会影响到每个人的终点。你所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你自己决定的,最后会怎么样还是看你自己。但其实也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不过是另外一条路而已。”

“那么……我还是会死吗?”雪飞霜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担心如果自己死了,羽还真怎么办?

“人终有一死。生死循环本就是逃脱不掉的轮回。”

 “是这个道理。”雪飞霜正色道,“不过,我是不会让真真掺和到这么危险的事情当中。澜州大陆这么大,我就不信找不到我们姐弟俩能躲起来的地方。”

“我能理解雪姑娘此刻的心情……”

“不,你不懂!你胸怀天下,而我只关心真真一个人。我答应娘一定会好好照顾好真真,天逸的事情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但是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救世主,谁爱当谁去当。”雪飞霜一拍桌子,拂袖离去。

“羽还真早已经是个局内人了。从你把他送进星辰阁的那一天起,他的命运就和风天逸牢牢地绑在了一起。唯一能改变卦象的只有羽还真。如果想要解决这一切的,羽还真是最好的人。”

“这个卦象是什么?”雪飞霜又回过头问道。

“不死不休。” 之庸平静地说道,“你拦不住羽还真。” 

“姐姐。”羽还真打开了房门,雪飞霜瞪了一眼之庸,难怪要在门口谈话。

“我们现在就走。”雪飞霜现在处于盛怒的状态,哪还有半分公主的样子,“快去收拾东西。”

“姐姐。”羽还真拉着雪飞霜的衣服,“既然我注定是这个救世主,那我就逃不掉。况且还牵扯到苓姐姐和风天逸,我就更加不能坐视不理。”

“就算你学了两个月,也就三脚猫的功夫,还想拯救澜州大陆,你还是歇了这份心思吧。”

“可是两个月一到,我一定得回南羽都。”羽还真神色有些不自然。

“是不是天逸威胁你了?那我们现在就回南羽都,然后你再也别管这件事情。”雪飞霜越来越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了。

“姐姐!”羽还真按住雪飞霜,“冷静一点。我现在并不想见到风天逸。还有一个半月,能学会多少是多少,而用不用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我很珍惜自己这条命的。你就放心吧。”

雪飞霜看着羽还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想学就学吧。但是你记住凡是你做不到的事情,都不要去尝试,即便与我有关,保住你自己是首要目的,听到了没有?”

“知道了。”羽还真知道雪飞霜这是同意了。

“你的药应该好了,我拿来给你喝。”雪飞霜说道。

“啊!怎么还喝药啊?之庸师父不是说我都好了吗?”

“不行,都熬了,就喝了吧。”

“别啊!”

早在羽还真出来的时候,之庸就坐到了屋顶上,给了两个人空间。他拿着铜板,并不是可以用来花的,而是占卜专用,上面还刻着古朴的花纹。往上一抛,接住,却没有看结果,就握在手心里。

不死不休。

一个人的生命拯救所有人。

羽还真亦或是雪飞霜。

——————————————————————————————

这章属于过渡章,都是为了后面的铺垫。所以后面如果有什么看不懂,再看一遍这章吧。羽还真和风天逸的结局我是很早就定下来的,他们这一世肯定没有好的结果。之后会多提一些逸真的感情线。我个人认为雪飞霜对于风天逸的感情,倒不是说男女之情,只是她一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然后风天逸又不差,长年累月下来,雪飞霜就觉得这是喜欢。所以在知道风天逸喜欢的是羽还真的时候,雪飞霜是不想让羽还真的身份暴露,还有就是觉得自己摆脱不了自己的命运,就不要把羽还真牵扯进来。况且风天逸一早就挑明他并不喜欢雪飞霜,她有点不服,不过她不是有意去拆散羽还真和风天逸的。所以现在的雪飞霜是弟控上身!心疼风天逸一秒。



第十七场

第十九场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