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七场

 

风天逸知道今日的早朝极其重要,要给群臣一个交代和解决雪凛一死之后所有的事情,例如人事变动、该罚得罚,该奖得奖。但是他又放心不下羽还真,如果今天不见,只怕之后更加没有机会见面了。风天逸早早地从祁阳宫出发,就带了向从灵,就怕被风刃得知。

殊不知,这一切正被风刃看着。

“王爷,不拦着吗?”裴珏问道。

“让他去吧。”风刃说道。

“可……”裴珏知道风刃一心就想着让风天逸成为能独当一面的羽皇,不惜让风天逸仇视自己,但是现在风刃竟然让风天逸去找羽还真。

“不必说了。天逸,也不过十九岁,明年才是展翼礼。生在皇家已经失去任性的机会,就这么一次。”风刃摆了摆手,“通知朝臣,今日的早会推迟半个时辰。”

“是。”

 

“真真,我听之庸说你现在就要出发?”雪飞霜一惊,说话的声音却变小,“可昨日天逸他还说要来送你。”

“我知道,所以我想早点走。”羽还真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若是……姐姐想要……”

雪飞霜立即打断了羽还真,“他喜欢的是你啊!而且大婚那天只是天逸想要铲除雪凛……”

“飞霜!”

“谁啊?”雪飞霜不耐烦地回过头,结果是向从灵和风天逸。

风天逸看了向从灵一眼,他立马走到了雪飞霜的身边,“我我有话想和你说。”

雪飞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向从灵拉走了,只留下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羽还真和站在原地不动的风天逸。

羽还真费力地转动着轮子,想要回到房间里去,却被风天逸停下了,“我推你进去吧。”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羽还真婉拒道。

“我不放心。”风天逸说道,“我就想和你聊聊,可以吗?”

良久,羽还真松开了放在轮子上的手,一言不发。

风天逸只当此举是羽还真同意了,就把轮椅转向了自己。羽还真因余毒未清,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平日总是绽放着光芒的蓝眸,如今也黯淡无光。

“你想聊什么?” 被风天逸一直看着的羽还真忍不住出声问道。

“我和飞霜结婚是为了解决雪氏一族,并没有想把飞霜牵扯进去。所以我们俩做了一个局,我并没有想要骗你,向你所说的每一句话言之凿凿。”

“你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姐姐喜欢你呢?你这么做,又考虑过姐姐的感受吗?”

“情爱一事,不可勉强……”

“那你现在是来勉强我了吗?”

风天逸一时语塞,“……我并不想逼你。”

羽还真的嘴角微翘,却达不到眼底,“在这澜州大地可有你得不到的东西。”

风天逸听到这句话时,神情不免有些恍惚,想当初羽还真受欺负了也不说,就会鼓着一张脸,瞪着自己。如果被自己发现了,又赶紧移开视线,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不过估计都不是什么好话。如今,就像一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碰到危险,就用身上的刺去防御。

“我看姐姐去了。”羽还真说完就后悔了。毕竟风天逸贵为羽皇,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虽说现在风天逸可能顾及到自己的身体,但等到两个月后,他来个秋后算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届时自己不回来,雪飞霜也是要回来的,不知道会不会拖累了雪飞霜。

“这两个月你好好照顾自己,到时我必定会来接你。”风天逸在必定二字上加了重音。无论如何,他是肯定不会放走羽还真的。

羽还真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只得点点头。

“这个给你。我还得回去上早朝,不能久待,先走了。”风天逸深怕羽还真会拒绝,语速飞快,说完就一个人走了,连向从灵也不等了,怎么看都有点像落荒而逃。

倒是一旁的向从灵看到风天逸走了,赶紧和雪飞霜道了再见。雪飞霜是一点儿也不想和向从灵说话,在她的印象中,她和向从灵可是一点儿也不熟。但是顾及到风天逸想和羽还真聊一聊,所以她才跟着向从灵走到了一边,暗中观察他们两个人。

“别看了,人都走远了。”雪飞霜故意打趣道。

“姐姐。”羽还真无奈地说道。

“之前是姐姐不好,只要我想要的,你都会想办法给我。但是啊……”雪飞霜刚想握着羽还真的手,“这不是……”

“这是什么?”羽还真一脸茫然地看着雪飞霜。

雪飞霜神色复杂,“你可知道羽后的花冠?天逸为了你还把这个材料融了重新打了一个手环。”

“你你别骗我,这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羽还真像拿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样,手足无措。

“你好好收着吧。”雪飞霜把手环套在了羽还真的手腕上,仔细端详,“爱情这个东西不是让来让去的,若是真的喜欢,就要把他牢牢地握在手里。”

羽还真还想拿下来,却被雪飞霜阻止了。

之庸坐在屋顶上,手指快速地在掐算,只看得见残影。须臾,他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从屋顶纵身一跃,“我们该走了。”

“好。”

 

“参加羽皇陛下。”

“众卿平身。”风天逸说道,“昨日雪凛谋反一事想必让众卿受了惊,却今天还让大家上早朝,实属无奈之举。”

“微臣惶恐,还望羽皇陛下保重身体。”

“今日就来讲讲这奖与罚之事。雪凛当场自尽,雪氏一族中参与谋反的斩首示众。参与谋反的三只禁军后来宣布投降,本皇得饶人处且饶人。死罪虽免,活罪难逃。全部降职一等,罚俸半年。所有和雪凛勾结或是一起贪赃枉法之人全部都按律例惩办。这件事就交由督查办来处理,可有异议?”

“臣等附议。”

“这罚说完了,就该奖了。昨日大婚不过是个幌子,飞霜郡主协助本皇抓获雪凛,从郡主升至飞霜公主。皇叔救驾有功,能者多劳,这丞相一职就先有皇叔来代理。”

“本王谢过羽皇陛下。”风刃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这朝中现在能办事的人少,能办好事的人更少,只能让自己来了。

“若众卿没什么事要说的话,那就退朝吧。”风天逸还没有确定好雨瞳木向从灵等人的安排,到时候只能哪少人,往哪放了。

 

“什么?飞霜和还真不要紧吧?不行,我还是去趟南羽都。”白庭君刚刚收到风天逸给他的信,对于借过去的白月军团表示感谢,好巧不巧地被易茯苓看到了。

“雪飞霜以及经带着羽还真去天机门治病了,应该出不了什么事。”白庭君赶紧拦住易茯苓。

“等一下?飞霜怎么会带还真去看病?她不是都成为羽后了吗?”易茯苓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大婚只是一场戏,雪飞霜变成公主了。对了,雪飞霜还是羽还真的姐姐。”白庭君说道。

“完了完了。飞霜喜欢风天逸,风天逸喜欢还真,还真喜欢风天逸。我还是得去一趟南羽都。”易茯苓越想越放心不下。

“那你也得等羽还真从天机门回来吧。现在你过去,只能看到风天逸。”白庭君和风天逸都知道韶舞片羽的事情,他一点也不像易茯苓和风天逸碰面,即便花神阴佩在他这里。

“好吧。”易茯苓只能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阵晕眩。

“苓儿,你怎么样了?”白庭君紧张地看着易茯苓。

“我没事,可能是饿了。庭君哥哥,我们用午膳吧。”易茯苓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撒娇道。

白庭君看易茯苓在自己眼前又蹦又跳的,只能松了口气,想着晚点还是请太医来看一看。“传膳。”

易茯苓没太放在心上,被头发遮住的星流花印记闪了一下后又黯淡了下来。

——————————————————————————————

五章内,估计是不能把逸真的部分给完结了orz感觉最近有点放飞自我2333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



第十六场

第十八场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