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六场

 

“想必你就是羽皇风天逸了吧。”

风天逸没敢回头,依旧往前走,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右手却不断地摩挲着左手的手腕。

“呵。”

风天逸只听到一声轻笑,眼前就突然出现一个人,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世的片羽当真不一样。”他上下打量了风天逸一番,摇了摇头。

“你是何人?”就南羽都的现状,无论风天逸去哪里,羽卫都会跟在他的后面,深怕出什么意外。突然一个人的出现,羽卫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而且一个活人混进皇宫里,居然没有一个侍卫发现,到底是这个人的武功高强胜过羽卫还是皇宫里有漏洞。况且这人一开口就说自己是片羽,除了白庭君以外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谁?

他收起了扇子,正色道,“在下是天机门的之庸,如果你想要救活羽还真的话,就快点带我去见他。”

风天逸的瞳孔微缩,“本皇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天机门的人?”

之庸掏出一块牌子,丢给了风天逸。

风天逸伸手接过牌子,定睛一看,上面是天机门的图案,应当不是假的。“你真的有办法救还真?”

“在下正是算出有这么一劫才来的,若是冲撞了羽皇,还请羽皇不要怪罪在下。”之庸拱手道。

“你若救活他,此事就了了。”风天逸把牌子还给了之庸,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竟然不知道羽还真和雪飞霜现在在哪里。雪家现已经被查封,没有人能进去,而霜露宫是雪飞霜作为飞霜公主的宫殿,她还会在哪里吗?

“陛下,羽还真就在这里。”羽卫出现在风天逸的身边,递了一张纸条。之前他们没有出现是因为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而且之庸的行踪太过诡异,根本无法察觉。

“我们走吧。”风天逸侧了侧头,对之庸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雪飞霜惊讶地看着风天逸,突然看向躺在床上的羽还真,“他连这个都告诉你了。”

风天逸不语,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雪飞霜语气不耐烦地问道。自从在祁阳宫里,羽还真醒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睁过眼睛。若不是还有呼吸,雪飞霜真的很害怕羽还真就这么留她一个人。

“我……”风天逸刚说了一个字,便说不下去了。

“如果陛下只是来看真真的,那么看也看过了,可以离开了。”雪飞霜转过头不想看到风天逸,却看到了坐在床边的之庸,“你是谁?”

之庸并没有回答雪飞霜的问题,而是把羽还真的手搁在一个方枕上搭脉,脸色凝重道,“这个毒可以解。”

“真的?要怎么解?”雪飞霜立即转了态度,急切地问道。

“我把他带回天机门,两个月后你们就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羽还真了。”之庸擦了头上的汗。

“为什么一定要去天机门?”风天逸问道。

“因为天机门有一冰泉,可以帮助祛除羽还真身上的毒素。”之庸回答道,“请问有纸笔吗?”

“有。”雪飞霜马上拿来,递给了之庸。

之庸写完后,吹了吹,递给了风天逸,“我会先给羽还真祛除身上一部分的毒素,半个个时辰之后再把这上面的药材和比例煮药,服下后片刻就能醒来。”

“当真?”雪飞霜双手交握在一起,难掩脸上激动的神色。

“自然。”之庸点头道,“我现在就要开始,两位在外面等吧。”

 

煮药这种事情并不需要风天逸和雪飞霜两个人去做,只能无所事事地等在外面。

“你还不回去吗?”雪飞霜坐在垫子上,拿着琉璃杯,把玩了几下,状似无意地问道。

“等他醒来,我再离开。”风天逸站着说道,看着一望无垠的天空。

“我们的婚礼……”雪飞霜看着身上的嫁衣,她分不清哪里是原本的红色,哪里是羽还真的鲜血,“我想我还是比较适合做一个飞霜公主。”

“飞霜,我一直都把你当亲人来看待。”风天逸坐到雪飞霜的面前,“而还真是……是我一生都想与之相守的人。”

“我知道。”雪飞霜拿出自己的玉佩,“这是我和真真都有的,还是娘给我们的。羽家虽是一个贵族,和雪家比起来相差甚远。一听说雪越看上了我娘,不顾及与我娘的青梅竹马,直接送到了雪家去。这块玉佩是她所剩无几的好东西,就给了我和真真。他连这个都给你了,我能不知道他吗?”

风天逸有些懊恼,他虽然知道这块是羽还真贴身带的玉佩,却没想到有这么大的意义,而他只是戴在了身上,应当好好地珍藏起来。

“不过是我对不起他。”雪飞霜苦笑道,“若不是我刺激他,告诉他我与你大婚的事情,他也不会被雪凛逼迫,连命都不要了。”

“是你!”风天逸就在想为什么羽还真从霜城回来突然抱了自己,只怕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做好离开的准备了。但是他对雪飞霜又什么都做不了,毕竟是他伤害雪飞霜在前,现又想娶羽还真。

“你觉得你保护了真真,其实没有。我知道了,雪凛知道了,风刃估计也知道了。”雪飞霜摊手道,“你想瞒得一个也没有瞒掉。”

“但是我想得到的都得到了。”风天逸说道。

雪飞霜摇头道,“你从来都只能在皇位和真真里选一个。”

“这两个我势在必得,谁也不能阻拦我。”风天逸抬高自己的下巴,眼神凌冽地看着雪飞霜。

“有了我,你觉得真真会答应你吗?我告诉你!风天逸!你绝对做不到把真真从我身边带走。他去了天机门,我一定会跟着去,而你不可以。”雪飞霜站了起来,指着风天逸,冷笑道,“你当这是我对你的报复也好,或者是处于一个姐姐护着弟弟的心情也好。我一定不会让你接近羽还真半步!”

“你想都别想。”风天逸拍着桌子说道。

之庸突然推开门,就看到正在用眼神对峙的风天逸和雪飞霜,“你们可以进来了。” 

“真真,是姐姐啊!你还哪里不舒服啊?”雪飞霜马上冲了进去,抢在了风天逸面前,握着羽还真的手。

羽还真缓缓地摇摇头,“我……没事,让姐姐……担心了。”

“你怎么这么傻呀!”雪飞霜一想到刚刚发生的情景就吓得半死,余光瞥到跟在后面的风天逸,“我给你倒水去。”

风天逸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我……你……你还好吗?”

“等去了……天机……门……就能好了。”羽还真避开风天逸的视线。

“我之前……”风天逸还未说完,就被雪飞霜打断,“真真喝水。”

“谢谢姐姐。”羽还真接过雪飞霜手中的杯子,抿了一口,“我累了。”

“快点躺下休息,才刚刚解毒完没多久。”雪飞霜听完赶紧把被子放一边,然后给羽还真盖好被子,赶着风天逸就出去了。

其实羽还真并不是很累,只是看到风天逸和雪飞霜身着相似的红衣服,心就不太舒服。他刻意让自己不去想风天逸,抓紧胸口前的衣服,闭上了眼睛。不过羽还真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雪飞霜和喜欢的人结婚,而他现在还能找个由头离开南羽都,羽还真觉得这样挺好的。

 

“明日我就可以带羽还真去天机门。”之庸说道。

“那么快?”雪飞霜一惊,而风天逸皱眉。

“早点解决对羽还真的身体也好。”之庸解释道。

“我能和你们一起走吗?”雪飞霜问道。

“可以。”之庸点头道。

“明日就走,两个月后就一定能回来?”风天逸问道。

“说不定会提前。这主要是看羽还真。”之庸算了算时间后说道,“不知这里可有客房能让我借宿一宿?”

“有。”雪飞霜说道。

“那就麻烦了。”之庸略微点头。

“明日什么时候走?”风天逸问道。

“辰时。”之庸回答道。

“好。明日我送你们。”风天逸说完就走了。

          

 

第十五场

第十七场

评论
热度 ( 2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