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青宇】爱的就是你

番外三-冯晟x林琛

 

每次的擦肩而过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

 

冯晟和林琛是大学同学,但是他们的专业不同,宿舍也没有被分在一起,基本上两个人根本没有交集。唯一的一堂课就是马哲,全称马克思主义哲学。

这门课令人又爱又恨,爱的是学分很高。相同的学分,可能要学两三门别的同类型的课,课时就会变得很多,还不算必修的科目。恨得是这门课真的是十分的无趣,讲这门课的老师是个老教授,对这些东西十分痴迷,讲得那叫一个热血澎湃。教授还指定了规矩,出勤率必须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否则不管期末成绩直接算挂科。为此,所有人算了一下,两周可以逃课一次,其他时间都一定在教室。

冯晟就是其中之一,并不喜欢这门课,更喜欢数学和经济,可能是家里人都是经商的缘故。商场是变幻莫测的,国内政策,国与国之间的交集,新科技的发现,都会让市场变得不一样,还要快速迎合消费者的喜好。即便有公式可以算,但是变量太多,要逐一推理,最后得到最好的结果。他很喜欢这种刺激感。

不过,好在这个教授沉迷讲课,并不会管他上课的时候在干什么,而且他总是挑最后几排,教授一定看不到他。最重要的是,他们班上竟然有一个人老是坐在第一排,认真地做笔记,回答问题,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有这样一个挡箭牌,冯晟的马哲课比别的同学好过的多。

出于好奇心,冯晟开始四处打探这个人是谁。在那个网络还不发达,手机并不普遍的年代,找一个人还真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实话,冯晟完全可以当面去找这个人,反正是同一个课上的,一切的难题都迎刃而解了。

可是,冯晟偏不。他足足花了大半个学期去了解这个人,林琛。他很不一样,是个典型的文科生,还曾是S市的文科状元。冯晟总觉得这种人骨子里都带着一种孤傲,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不过林琛并不算不合群,除了朋友少了点,但是每个和他相处过的人都觉得林琛很好相处。曾经还收到过学生会抛来的橄榄枝都被林琛拒绝了,因为他想要更加专注学习,别的事情会让他分心。最后,还是被林琛的班主任给劝进了学生会,也就是一个闲散人员。学生会有事才出现,没事他就待在图书馆。

据说,林琛第一次就借了十本书,每本书跟块砖那么厚,然而学校规定两个星期里是要把借来的书还掉,图书管理员还好心劝林琛别借那么多。结果,林琛真的做到了两个星期把借得十本书都读完了。后来才知道林琛只是读完了两本书,剩下的八本书只是读部分内容。

即便如此,冯晟也没有和林琛说上一句话,就像一个小偷一样天天状似无意地跟在林琛后面。直到有一次,不知道教授想到了什么,竟然让大家分组做演讲。冯晟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林琛。

“我们能一组吗?”冯晟说完,就觉得自己有点冲动,深怕林琛不答应。

“可以啊。”林琛点点头。

“冯晟,你太狡猾了!”

“能加我一个吗?”

“我也想和大神一起做演讲……”

 

最后的演讲果然是冯晟和林琛拿了最高分,同学们也心服口服。但是冯晟遭到了全班同学一致地排挤和嫌弃,把他赶到了第一排和林琛坐同桌。冯晟也不难过,“反正你们也不能和大神坐在一起,反正我拿了最高分。”群众发出了一阵嘘声。

有了冯晟坐同桌,林琛还是一如既往,认真听讲,只不过偶尔还要回答冯晟的问题。原本冯晟觉得上课不能做自己的事情会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每节课就看着林琛的侧脸,时间一会儿就过去了。他突然觉得一周三节两小时的马哲课还是太少了。

做了两个月的同学,冯晟自我认为他和林琛已经算得上很熟了。却在不久前才发现原来林琛和自己是一节高数课。

“你下节是高数课?”

“是啊。”

“我们俩是一节高数!”冯晟指着课程表说道。

“我知道啊。”林琛平淡道。

“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冯晟觉得林琛不把他当好朋友。

“我不是很喜欢高数课。”林琛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你那块儿太吵了。”

冯晟哑然,每次一做题都跟打仗一样的,声音超级响,充斥着“你是不是傻!”“这你都不会做!”“你看这道题都说了写式子你算什么算啊!”

“那我怎么从来都看不到你?”冯晟试图给自己挽回一点面子。

“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死角。”林琛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淡淡的炫耀。

“你厉害。”冯晟无语。

“以后要是高数上不会,你来问我吧!”冯晟说道。

“好吧。”林琛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自此,冯晟的高数课又多了一个爱好,寻找林琛,小心翼翼地看着林琛,不让他发现。

后来,林琛就辅导冯晟马哲,冯晟辅导林琛高数。友情在补课的日日夜夜内迅速发酵,两人形影不离。林琛被冯晟带着开始学会打篮球,打游戏。冯晟被迫背下一首首唐诗宋词,逛不同的书展。

再后来,冯勤决定一毕业就回去接受家族产业,而林琛决定留校当一个老师。

在后来的后来,友情变质成了爱情。

他们毕业的那一天,冯晟和林琛告白,“我喜欢你,虽然我知道你可能并不会接受,但是你要相信我会给你幸福的。你现在可以不用回答我,短期内你也可以不要回答我。三年!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你慢慢考虑。”然后,冯晟做了这辈子他觉得最怂的一件事情,就是跑了。

林琛一脸茫然,他其实并没有听清楚冯晟说了什么,只知道他突然拉住自己,说了一段话,然后就跑了。

 

三年后

“今天就讲到这里。”林琛听到了下课铃声,合起讲义,“下周别忘了交你们的论文。”

底下一片哀嚎。

林琛答完所有人的问题,正准备离开,就听到有人叫住了他,“老师!”

“你怎么在这里?”林琛惊讶地说道。

“我怎么就不可以来这里了。”冯晟反问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啊!”林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把这事给忘了。”

“走吧。我的车就在外面,现在就过去。”冯晟说道。

“可是我衣服也没换,还有粉笔灰,东西我都忘记准备了。”林琛焦急地说道。

“没事,就是跟我爸妈你爸妈一起吃顿饭。”冯晟推着林琛往外走,“时间本来就来不及了。”

“诶?”林琛一看表,还有十分钟就十二点了。

其实,这并不是林琛和冯晟并不是没有见过对方的父母。冯晟的父母对于林琛这个男媳妇一点儿也不排斥。冯氏这个家族有点异于常人,即便是和自己同性依然可以让对方怀孕。这好像是因为祖上曾经有一人为了和自己同性的人在一起改变了自己的体质,然后这个体质就这么被遗传了下来。冯晟的叔叔就和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还育有一子。冯晟的父母早已见怪不怪。

倒是林琛有点害怕,没想到自己有一天有可能怀孕!当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整个人都十分震惊,看到冯晟的父母还心存侥幸,后来得知了冯晟的叔叔,林琛就知道自己估计是逃不掉的。难怪当时冯晟见了自己父母的时候,一口承诺下来会有他们两个的孩子,原来是这个道理。

林琛的家是书香门第,据说祖上曾有人考中过状元。这也无从得证,不过林琛的父母都是教授。不过冯晟见了林琛的父母也吓了一跳。因为林琛的父亲正是当年那个教马哲的老师,当时冯晟主动坐在第一排这个举动,让林父对他有些好感,毕竟林琛就是被迫坐在第一排的。

 

“你不喜欢马哲?”冯晟问道。

“我比较喜欢柏拉图,苏格拉底。”林琛委婉地说道。

林父听到了林琛的回答轻哼了一声。

冯晟也不敢点头摇头。

 

林父就如同每个被拐走女儿的父亲那般问了冯晟,然后就对于冯晟和林琛在一起一点意见都没有。“物质是不依赖于人的意识、并能为人的意识所反映的客观实在。”既然这是客观存在的,那又有什么问题。冯晟知道理由的那一刻决定要好好的学习马哲。

林母就没有林父那么好说话,她是修心理学的,还是社会心理学,研究的是态度、说服、骚乱、顺从、领导行为、种族歧视、友谊、婚恋等问题。【来源度娘】冯晟一对上林母的眼睛,就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都暴露在林母的面前。明明只是平常的聊天,但是冯晟一回想就会发现自己把一些根本不会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到了最后,林母也没说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只说想要和冯晟的父母见一面聊一聊,但也没阻拦冯晟和林琛之间的交往。

而今天就是冯晟和林琛双方父母见面,冯晟和林琛陪着吃了一顿饭,林母特意让冯晟和林琛晚到四十五分钟。等冯晟和林琛到的时候,他们的父母相谈甚欢,甚至已经聊到了他们的婚礼。反正只要能让他和林琛在一起,过程就不重要了。

又过了两年,冯建宇出生了。

又过了十八年,有了冯建晗。

现如今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冯晟和林琛就觉得这样挺好的。他现在都还记得毕业那天对林琛的承诺,让他幸福,他做到了。

 

 

其实林琛很早就认识冯晟了,是在高数课上。他挺讨厌数学的,倒不是不会做,也就一般人的水平,对于积分微分线性代数实在是喜欢不起来。更喜欢语文,优美的文字,这里面蕴含着或浅或深的意义,这么多个汉字不同的排列组合,就可以表达出不同的意思。林琛很喜欢去钻研,而且在一个较为安静的环境里。

可是冯晟他太吵了。

所以一开始林琛对冯晟的印象不太好,又碍于他的数学真的很好。林琛有时候可以在他的大喊当中想出解题思路,但是有点时候天才和普通人还是有点区别。冯晟讲得太笼统的时候,他周围的朋友都想出来了,可是林琛还没有明白他们懂了些什么,只能继续死磕。

林琛以为自己和冯晟之间的缘分就到这里,没想到冯晟居然主动来找自己做马哲课上的演讲。直到现在林琛也觉得这个世界很奇妙,自己和冯晟在一个空间相处了那么久,却在另外一个地方相遇相识,最后变成了相恋。

不过,这个故事他是不会告诉冯晟的,这个人肯定会到处炫耀,还是埋藏在自己的心里好了。

——————————————————————————————

自我感觉考得还可以,反正没多久我又要考试了orz那个考试得好好加油为了考进想进的大学吧!要珍惜我四月份的更新啊!虽然没多久四月份就过去了hhhhhhh



番外二14

番外三-王晓x安欣

评论 ( 3 )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