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五场

 

雪飞霜抚摸着手腕上的白色绸缎,乱跳的心才得以平静。

“大婚之日,戴白的,不吉利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雪飞霜旁边的风天逸突然说道。

“也不知道指谁。”雪飞霜轻声说道,然后看着风天逸,“你想要停止婚礼的话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风天逸和雪飞霜已经走到了风刃的面前。

“请陛下为皇后戴上花冠。”使者低着头,双手端着花冠快步走到风天逸面前。

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瞩目在花冠上,因为风天逸有令“花冠一戴上,立刻动手。”现在的雪飞霜无欲无求,她只是死死地盯着雪凛,不知道他要让羽还真做什么。

风天逸的手将要碰上花冠,风刃开口说道,“等一等。本王有话要讲。”

雪凛并不害怕,挑了一下眉,而以雨瞳木为首的士兵们把悄悄放在剑上的手又收了回去。

“拿酒来。”裴珏立马递上了酒杯给风刃。

“为陛下主持大婚是我风刃的荣耀。这些年来我每每谦恭自省,如履薄冰,生怕哪个决断有失,还给笔下的江山有所缺憾,会愧对九泉之下的皇兄。这第一杯是敬皇兄的。臣弟今日算是功德圆满。”风刃突然转向雪凛,“这第二杯是敬雪大人的。”

“不知王爷为何要敬臣?”雪凛装似诧异地问道。

“雪大人,你我一殿为臣,两朝尽忠,求的不过是史书上的千秋一笔。大人,可知自己的两功一过?”风刃问道。

雪凛微微弯腰,“微臣愿闻其详。”

“我南羽都能有今日的繁荣鼎盛,全仰仗雪大人这样忠心耿耿的肱骨之臣来执掌大局。这第一功自然是辅佐社稷之功。”

“王爷言重了。”

“本王应当敬你。” 

“多谢王爷。”

“刚才那杯是敬雪大人。这杯是敬雪国舅的。若非你家风卓越,皇后德才兼备、知书达理,怎得陛下亲自请婚?雪家有女为皇族开枝散叶,当真是不输第一件的大功。”

“哈哈哈哈王爷,今后雪家定当上下一心,为王爷效忠。” 

“给陛下和新皇后也斟上吧。”风刃说道。

“皇叔刚刚说雪大人有两功一过,不知这一过是……”风天逸故意挑起话头。

“不如干了这杯再说也不迟。”风刃突然摔碎了手里的酒杯。

顿时所有人如临大敌。

“我风刃等这一日已经很久了。至于雪大人的过嘛……”

风刃还未说完,雪凛就插嘴道,“我这一过就是忍这小儿忍太久了。王爷登基才是人心所向,弑君的罪名我来背!”雪凛喊道,“来人!”

在外候着的侍卫全部涌了进来,雪凛对着风天逸喊道,“交出你的玉玺和第三块虎符。”

雪飞霜解下了手中的腕带,足足有六尺长,根本没有人可以靠近她,“雪凛,你放我走。” 

“雪飞霜,我把你留到现在可不是为了让你破坏我计划的。就算不为你考虑,不为你弟弟考量吗?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

雪飞霜手上的动作一顿。

风天逸被雪飞霜的举动一惊,示意向从灵去保护雪飞霜,他半分害怕都没有,“雪凛,你当众谋反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动手!”雪凛喊道。

“动手啊!”雪凛再一次喊道。

“这是怎么回事。”雪凛喃喃自语。

突然,一个侍卫冲进来,喊道,“报!禀羽皇,天和坛的叛军已全部拿下,隶属雪氏的三支禁军已宣布投降。”

“雪大人,还是省省心吧。”风天逸走到了雪凛面前,“你以为我会什么都没准备,就敢和你斗吗?”

说完风天逸就坐回了龙椅上,翘着二郎腿,一手拿着酒杯,“这也得拜雪大人平常横行霸道所赐,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明明雪大人中饱私囊,钱应该不少,但是手底下人活的到很凄惨。随随便便一些数目不大的钱财都能纷纷倒戈。”

雪凛并不死心,“即便如此,敢问你如何应付我的雪家将?”

 “本王为了祝贺侄儿大婚,特意准备了一个礼物。”风刃说完,风天逸就拿出了早先风刃给他的金羽令。

“先皇金羽令在此,合理围杀雪氏一族。”风天逸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正色道。

“风刃,我竟着了你们叔侄的道。”雪凛被禁军所围,依然冷静自若,“还好我还留了一手。”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还真!”

“真真!”

“还真,你怎么在这里?”风天逸惊讶地问道,转头去看雨瞳木。结果雨瞳木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羽还真看都没有看风天逸一眼,而是走到了雪飞霜的面前,“姐姐,我们走吧。”然后又转向雪凛,“我尽力了。”

雪凛仿佛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而是问道,“你觉得你走得出去吗?”

“真真,你今早给我的是解药对吗?”雪飞霜突然反应过来了,想要冲到雪凛面前,却被羽还真拦住,“雪凛你欺人太甚。”

“姐姐,不用担心。”羽还真平淡地说道。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雪飞霜喊道。

风天逸见状不妙,抓住雪凛的衣领,“你对还真做了什么?”

“只怕羽皇不知道,我雪家家大业大,庶子庶女数不胜数。为了以防夺权,每个人都有我雪家的特制毒药。”雪凛说完,咬破了嘴里的药丸,“而只有我才有解药。”

“不!”雪飞霜绝望地喊道。而这时羽还真就晕了过去,雪飞霜赶紧扶住他,“真真!”

“传令下去,逆贼雪凛,欺君擅权,紊乱国政,上违遗诏,下虐生民,此一过已掩盖所有过往之功,抄家诛九族。任何事情明日早朝再议。”风天逸说完,便抱起羽还真,往祁阳宫的方向跑,“还不传太医!”

“此毒怕是无药可解,若是有药方,臣还可以拼一把,可是……”太医摇摇头。

“庸医!”风天逸用力地拍了桌子,发出一声巨响。

“羽皇陛下息怒。”太医连忙跪了下来。

“姐姐!”羽还真突然醒了过来,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不认识的地方。

“真真!”雪飞霜惊喜地叫道。

“还真。”风天逸听到雪飞霜的声音,以为羽还真又出了什么事,急忙地跑了进去。

雪飞霜知晓风天逸的脚步声,说道,“真真,你再睡一会儿。”

“他怎么样?”风天逸紧张地问道。

“他刚刚醒了一下,然后又睡过去了。”雪飞霜说道。

“当真只有雪凛有解药?”风天逸问道。

雪飞霜点点头。

“派人彻查雪家,看看有没有解药方子。”风天逸喊道。

“没有这个必要。”雪飞霜说道,“这个解药里其中有一样东西就是雪凛的血。”

风天逸想到雪凛是自己中毒而死,这个血肯定没法用,“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吗?”

“你以为我想吗?”雪飞霜睁开眼睛,冲着风天逸吼道,“他是我弟弟啊!你以为我不想救他吗!我要带他回家,不能让他继续留在祁阳宫。”

“我不同意。”风天逸一口回绝。

“也许你们可以去找天机门寻求帮助。天机门虽擅长占卜演算,巫术也有涉及,说不定能治好羽还真。”风刃走进来说道,“裴珏,还不帮郡主把人抬回去。”

“谢王爷。”雪飞霜说道。

“今日过后,本王就要卸下摄政王的担子。”风刃说道,“而你准备好做一个羽皇了吗?”

“侄儿尚未举办展翼礼,皇叔不必……”风天逸恭敬地说道。

“本王累了。”风刃摆了摆手,“羽还真一事你要处理妥当。首先你是整个羽族的羽皇,其次你再是风天逸。”

风天逸站在原地,风刃在警告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毁了南羽都。

站在外面的侍女听到屋内器皿碎掉的声音,又不能进去,“陛下。”

“换上新的。”风天逸推开门,往玲珑阁的方向走去。

——————————————————————————————

真真不会那么快领便当哒!应该还有五章呢!下周开学,恢复周更!



第十四场

第十六场

评论
热度 ( 3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