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二场

 

“陛下,人族女皇殁了。”雨瞳木说道。

“什么?”风天逸一把合上了手里的奏折,“什么时候的事情?”

“准确时间属下也不知道。表面上的理由是白雪病逝,但是据属下探测出来的消息是机枢和白雪有争执,然后白雪就死了,机枢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雨瞳木说道,“白庭君登基了,身边还有一个不知名的人。”

风天逸的手指有规律地敲打着书桌,这是他思考的习惯。雨瞳木一言不发,安静地当着壁花。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白庭君前段时间不是自己请辞太子之位,离开了霜城,怎么又当上了人皇?”

“这也是属下奇怪的地方。”雨瞳木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封信,“这是人皇命属下交给陛下的。”

风天逸拆开了信封,眼睛一眯,“他这是找死。”

雨瞳木连忙跪下,“陛下息怒。”

“明日我们前往霜城,带上易茯苓。”风天逸扔下这句话就去找风刃了,“你不用跟上了。”

“是,陛下。”

 

“怎么今日有空来我这儿了?”风刃把琴放在一边,依旧坐在原地。

“本皇是来请求皇叔一件事。”丝毫听不出请求的口吻,风天逸抬高自己的下巴,“白庭君已登基,诚邀本皇去参加登基大典,所以得请皇叔重新掌管南羽都。”

“难道只是此事?”风刃问道。

“国家大事自然是要事。”风天逸回答道。

风刃看向风天逸,“看来是本王猜错了侄儿的意思,原以为侄儿是想提大婚一事。莫不是想毁约了?”

 “这怎么可能,本皇从霜城回来的后一日便是大婚之时。”风天逸说道,“若是皇叔没事的话,本皇告退。”

“等一等。”风刃喊住了风天逸,“裴珏,把那东西拿来提早当做我侄儿的大婚礼物。”

“是。”裴珏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风天逸。

“本皇先谢过皇叔。”风天逸接过盒子,高高举起,裴珏差点以为风天逸要摔了那个盒子,然后风天逸的手缓缓落下,“本皇会珍惜的。”

 

风天逸从风刃的逍遥府出来就去了玲珑阁找羽还真,就看见羽还真低着头专心研究,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

“还真。”

“陛下,你怎么来了?”羽还真似是被吓到了,手上的刀割到了自己。

“我来给你包扎。”风天逸皱着眉看着羽还真的手。先是摸上了羽族特质的药膏,再包上了纱布,最后还打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谢谢。”羽还真心情复杂。

“白雪死了,白庭君登基了,明日我得带着易茯苓前往霜城,你要一起去吗?”风天逸问道。

“那师父呢?”羽还真焦急地问道。

风天逸沉默了片刻,但他知道凶多吉少,“我不知道。”

“我……”羽还真想跟去,但是一想到风天逸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姐夫,他根本做不到坦然地和风天逸独处一室。风天逸又是怎么可以一边要和雪飞霜结婚,同时对自己这么好。

“你不想跟我一起去吗?”风天逸还以为自己和雪飞霜大婚的事情瞒得很好。因为羽还真一直呆在玲珑阁,而且所有人都被告知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羽还真,所以风天逸坚信羽还真是绝对不知道这件事情。只当羽还真的犹豫是因为前段时间自己的真心告白。

羽还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想起机枢和自己说过的话,要遵从本心,“我跟你去。”

风天逸立马笑了,像是得到糖果的小孩那样幸福的笑容,“明日雨瞳木会来接你。”

“好。”羽还真笑着点点头。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和风天逸在一起的时间,他想要好好珍惜。

 

雪飞霜在祁阳宫整整等了三个时辰,终于看到风天逸回来,高兴地站了起来,“天逸。”

“你怎么在这里?”风天逸皱眉问道,“为什么不进去等?”

“不用,我也是没事。”雪飞霜摆摆手,跟着风天逸走了进去,“你刚刚去哪儿了?”

“去办些事情。”风天逸没说他是陪着羽还真吃饭了。

雪飞霜的眼里闪过一丝恼怒,又恢复平静,“天逸,你明日要去霜城了。”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风天逸意有所指。

“我只是想知道那我们的婚礼……”雪飞霜期待地看着风天逸。

“飞霜,你也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妹妹来看待。”风天逸略带歉意地说道,“我相信你不可能不知道雪凛的野心。”

“那你以为你联合了雨瞳木向从灵羽族新贵,胜算就会很大吗?”雪飞霜冷笑道,“你以为你藏在玲珑阁那个人,你护得住吗?”

风天逸一把捏住雪飞霜的下巴,“如果你敢动他,就不要怪我对雪家不客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到时候你就会知道到底我做不做得到。”雪飞霜甩袖离去。

“陛下,这样恼怒了飞霜郡主真的不碍事吗?”雨瞳木悄悄地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问道。

“给我看好羽还真,尤其是大婚那天。”风天逸平静地说道。

雨瞳木知晓风天逸已经动怒了,玲珑阁得加强人手了,虽然现在已经基本上一只蚂蚁也爬不出去了。

 

“苓姐姐呢?”羽还真登上飞船之后,发现易茯苓并在这上面。

“她在另外一艘上面。”风天逸闭着眼睛说道。

“我去找她。”羽还真作势要下飞船,就被风天逸一把抱在怀里。

“就那么不想和我待在一起?”

“没有。”羽还真轻声说道。

“那就闭上眼睛好好休息。”风天逸说完,呼吸变得平缓,似乎真的睡着了。

羽还真不敢乱动,看着风天逸,手一点一点抬起,想要碰触风天逸的脸。他长而敲的睫毛,挺而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巴,仅仅只离了一寸,羽还真还是放下来自己的手,闭上眼睛,享受被风天逸抱住的感觉。

风天逸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握住了羽还真的手,十指相扣。你让我怎么舍得放开你?

 

“来者何人?”

“羽皇风天逸。”

“见过羽皇陛下,人皇已经在御花园等着了。”

“不必,你就带着她进去就好了。”风天逸指着易茯苓,然后带着羽还真先去下榻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她可以全权代表本皇。”风天逸已经走远了。

易茯苓感激地看了风天逸一眼,跟着守卫去找白庭君。

“庭君哥哥呢?”易茯苓到了御花园,全然不见白庭君的踪影。

“人皇陛下突然有要事要处理,命小的先带姑娘去休息。”

“知道了。”易茯苓只当白庭君是真的有事,虽然有些失落,但是这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都未曾看到白庭君,也不差这一天两天。

“请姑娘这边走。”

易茯苓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后有个带着半张面具的人一直看着自己。

“苓儿。”

“还望陛下早做打算,只有把花神早日觉醒了,才能得到你的易茯苓。”突然有一个打扮古怪的人出现在白庭君的身后。

“不用你提醒,朕有自己的打算。”白庭君负气离去。

那人掐指一算,满意地笑了,“我天机门就要出世了。”

——————————————————————————————

总算大BOSS要出现了orz昨天突然有点卡文,今天补上!



第十一场

第十三场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