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一场

 

雪飞霜身着浅粉色舞衣,水袖的一张一弛, 轻轻地摆动纤腰,裙摆随之飞舞。虽然雪飞霜蒙着面纱,也遮不住回眸一笑的美。身姿灵动宛如一只高贵的鸟,翩翩起舞,银铃点缀于裙摆,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舞姿如铃声一般空灵美妙,让人不仅沉浸在其中。

易茯苓都看呆了,愣了一会儿,才鼓掌,“好好看。飞霜,你有空也教教我吧。”

雪飞霜浅浅一笑,看向风天逸。

“此舞名为滕鸾,飞霜从小练舞,只怕你一辈子都学不会这个皮毛。”风天逸低下头饮酒,错开了雪飞霜的眼神。

雪飞霜不禁有些失望,但是很快又展露笑颜,“你一直吃的都是热食,今天让你尝尝这羽族有名的一道菜,生切十二品。”

“好啊好啊。”易茯苓点点头。

突然,雨瞳木走到风天逸的耳边,“羽还真已经安排在玲珑阁。”

风天逸面露喜色,“我有些事情要去办,你们慢慢吃,失陪。”说完,就跟着雨瞳木去了玲珑阁。

雪飞霜握紧了手中的筷子,她根本不敢拦下风天逸,只怕会被讨厌的。余光一扫,看到吃得正欢的易茯苓,装作无意地问道,“天逸,在星辰阁有心悦的人吗?”

“啊?没有吧。我一般都是跟着庭君哥哥,看到风天逸,基本上都是雨瞳木,向从灵……”易茯苓停顿了一下,还有羽还真,可是羽还真说过不能随随便便就给别人提起他的存在,“就没什么人了。”

雪飞霜没有注意到易茯苓的停顿,陷入自己的沉思。

 

羽还真看到慢慢向自己飞来的尺素,惊讶地回过头,正是风天逸,“陛下。”

“坐。不必拘谨。”风天逸掀起自己的衣摆,坐在石凳子上,正对着羽还真。

羽还真听话地坐了下来,不敢看风天逸,不停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你还未曾用膳吧?我还没吃,一起吧。”风天逸说道。

羽还真点点头。

“吃这个。”风天逸夹了一筷子菜放在羽还真的碗里。

羽还真想了想,夹了一块糕点放在风天逸的盘子里,然后又低下头,应该说比起之前更低,仿佛要埋进碗里。

风天逸轻笑了一声,羽还真像是受了惊的松鼠,默默地远离了风天逸。然而风天逸直接坐到了羽还真的旁边,羽还真已经无路可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羽还真都可以闻到风天逸身上好闻的龙涎香。

风天逸觉得时机成熟,开口说道,“你觉得我待你如何?”

“好。”羽还真捧着茶杯说道。

“你可愿意信我?”风天逸问道。

“相信什么?”羽还真有些疑惑。

“你只要记得外界所说的都是假的,我告诉你的才是真的。”风天逸语气坚定地说道。

羽还真点点头。

“我喜欢你。”

羽还真手中的茶杯不小心摔在了桌上。

“你不用这么紧张,但七日后你得给我一个答复”风天逸接住了那个杯子放在了桌上,转身走人。

羽还真不懂情爱。

机枢说,不是多么喜欢,而是多么依赖。

易茯苓说,喜欢就是喜欢,要勇敢追求。

雨瞳木收到风天逸严密守卫的消息,再出现在羽还真面前,“如果你想要见易茯苓的话,陛下已经吩咐我可以带你去见她。”

“那我现在就去。”羽还真决定过会儿去问问易茯苓。

 

“苓姐姐。”羽还真喊道。

易茯苓看到羽还真十分高兴,虽然有雪飞霜相陪,但是羽还真是从星辰阁开始就一直帮助她,“还真,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爹呢?还有庭君哥哥呢?”

“昨日就到了。师父去找人族女皇了,我也没时间见到白庭君。”羽还真略带歉意地看着易茯苓。

“唉,你能不能帮忙和风天逸说说,让我回霜城?”易茯苓问道。

“不行。师父说了你留在南羽都更加安全,而且不让你接触白庭君。”羽还真拿出一个盒子,“这是师父让我给你的。”

“谢谢。”易茯苓接过盒子,“这怎么打开?”

“师父不让我开,说到了特定的时候就会自动打开了。”羽还真说道。

“那你偷偷告诉我。”易茯苓撒娇道。

“不可以。”羽还真摇头道。

“也不知道我爹卖的什么关子。”易茯苓把盒子放在枕头底下。

“那我先回去了。”羽还真把机枢告诉他的任务完成之后就放心了。

“你路上小心。”易茯苓说道。

羽还真点点头,刚关上房门,转身看到了雪飞霜,“姐姐!”

“真真!你怎么会在这里?”雪飞霜讶异地看着羽还真,眼里有一道不明的情绪闪过。

“我来看苓姐姐。”羽还真说道。

“这里不宜多说,我们回去吧。”雪飞霜把手上的盒子递给一旁的侍女,让她交给易茯苓。

“好。”羽还真有好多话想跟雪飞霜说。

“你怎么到南羽都也不和我说一声?”雪飞霜故作埋怨地说道。

“我昨天才到,想直接来找你就不必写信了。”羽还真笑道。

“姐姐有件事情想和你说。”雪飞霜有点羞涩,“天逸马上就要娶我为皇后了。”

羽还真的脸刷白,“什……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小时候就订下来,要不然现在也不会被封为郡主。”雪飞霜厌恶地说道。若不是作为雪家唯一的女儿,命运就是嫁给羽皇。如果不接受,她就继续顶着雪家不知名的庶女的名号,却被奴役,被唾骂,而他们的母亲早在雪飞霜十岁那年去世了,雪飞霜不得不为自己年幼的弟弟考虑。

“那姐姐想要嫁给陛下吗?”羽还真想起来这件事情,情绪不免有点低落。

“我从小和天逸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是好的,雪凛也说天逸即将要娶我了。”雪飞霜握着羽还真的手,“弟弟,你会祝福我的吧。”

“会的。”羽还真努力翘起自己的嘴角。从小雪飞霜对自己极好,什么好的都先给自己,还送自己去星辰阁读书。

雪飞霜笑了,“这是姐姐给你做的云片糕。”

“谢谢姐姐。”羽还真拿起一片云片糕放在嘴里,还是以前的味道,陡然间觉得有点甜得发腻,喉咙有点堵,“我拿回去慢慢吃。”

“嗯。”雪飞霜揉了揉羽还真的头。

“姐姐,早些休息。”羽还真抱着一个篮子,转身离去。

雪飞霜看着羽还真的背影,突然落下泪来,握紧手中的玉佩,和风天逸的那块有些相似,刻的是一个霜字。

 

当晚风刃正在宴请数位羽族重臣,风天逸却闯了进来,“你来做什么?”

“侄儿有些私事想跟皇叔商量。”

“臣等先行告退。”

“不必,诸位都是羽族重臣有什么是听不得的?”

风天逸继续说道,“自小风家和雪家就有一约定,雪家郡主雪飞霜要嫁给本皇,所以本皇是想请皇叔赐婚。”

“雪飞霜?”

“正是。”

 “听闻前几日雪凛还不顾尊卑,本王知道后狠狠责罚了他。如今你却要娶他的妹妹,是何道理?”

“求娶雪飞霜是因为我爱她,还是因为她爱我啊?”

“看来并非儿女私情。”

“识时务者为俊杰,本皇也明白这个道理。雪大人如今权倾朝野,又是皇叔的心腹。我要是能娶到他的妹妹,我们就是亲上加亲了。”

“你这是要和本王和解的意思?或者本王再把话说的明白一点你是准备好了要做好一个傀儡了吗?”

“一个死去的英雄不如一个活着的傀儡有价值。”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好侄儿,本王允了你这门婚事。传令下去,赐婚羽皇风天逸与郡主雪飞霜择日大婚。”

“多谢皇叔。”

——————————————————————————————

没出现多久的感情线就要BE了orz



第十场

第十二场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