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毕侃】不容

※重修 1-3   集锦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此章微卜岳

※OOC有 

※HE!HE!HE!

※原梗戳这儿 不戳也不要紧

※争取五万字完结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0.

我们的爱情,于理不容,于法不容,天地不容。

 

 

0.5

凌晨两点。

分明还是春天,空气中却有几分闷热。

这是一个废弃的港口,海面上漂浮着几艘小船,远处的点点星火,是灯塔。

暴风雨前的宁静。

晚上十点就蹲守在这里的警察们,耳麦终于响起,“目标已进入,一级警戒。”

夜色已深,不见月光,在夜视仪的帮助下,五辆卡车开了进来。

停车,熄火,打开射灯,“警察!不许动!”

从车上下来的人开始逃窜,有的慌不择路,想要驾车逃离,一一被警方逮捕。打开集装箱,只有一箱箱的面粉。

“队长,中计了。”

话音刚落,天空被烟花照亮,“BYE”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留下来,右手里的对讲机终究没有扔出去,转而左手一巴掌拍在桌上。

“收队。”

队长闭目养神,为了此处行动,身为执行官,已经快三天没合上眼了,到底是哪里泄了密?片刻,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老式手机,通讯录里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快速地编辑了一条短息,却在发送键上犹豫不决。

一个人换取一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家的安全,值得。

“K计划重启。”

 

 

1.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他骑着自行车,双脚快速踩着踏板,试图赶在黄灯翻红之前,失败,无奈地退到斑马线后面。裤兜里的手机一震,“抬头!”人来人往,一眼看见穿着紫色卫衣的人,踮着脚,双手挥舞。嘴角自动上扬,比了个口型,“等我。”

悄无声息。

他敏锐地感受到周遭的变化,舒缓的风如刃刮破了脸庞,注意力全在马路对面的他。陡然倒下,笑着说:“再见。”有人驻足,有人视而不见,层层叠叠的人围成了圈。当即甩车冲了过去,拨开人群,那人正倒在血泊之中。

 

“不——”

毕雯珺猛地从床上坐起,胸膛剧烈起伏,仍沉浸在噩梦之中。片刻,拭去了额头上的冷汗,拉开床头柜,摸出一瓶药,倒出两三粒药,看也不看地放进嘴里。干涩地堵在喉咙,后知后觉地喝了口水。

这才侧头看了眼钟,凌晨四点,还早。

冷风一吹,被汗浸湿的衣服黏在身上。毕雯珺皱了下眉,置之不理,盖上被子,静等药效发作。

呼吸逐渐平缓,而紧皱的眉头暴露了他睡得并不安稳。

 

 

八点半一到,司机在楼底下等着。

车载香水是常用的蓝风铃,空调温度在二十六摄氏度,司机把车开得快而稳。明明和以前一样,许是昨夜没睡好,亦或是着了凉,毕雯珺仍觉得浑身难受。车窗开了一条缝,热浪和噪音一同涌进车内。

“停车!”

司机不明所以,听从命令停在路边。

熟悉的街,熟悉的人,从太阳穴传来的疼痛告诉毕雯珺,这不是一场梦。

身体比脑子快,快走两步,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果不其然,他诧异地看着自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撩起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狭长的双眼,小而精致的五官,给人锐利之感。身上一整套黑色西装,左手皮质手表,普通的上班族打扮,偏偏解开最上面的两粒纽扣,平添几分不羁。

像他,却不是他。

“抱歉,我们认识吗?”

“建……英?”

“希侃!”

远处有人飞奔而来,像是护着幼崽的母鸡隔开了他们两个,怒瞪着他,“不可能不会给死心吧。”

毕雯珺苦笑,被误认成搭讪的。他明明知道,那个人已经死了,就死在他的面前。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听到敲门声,毕雯珺收回放在合同上的视线,看到签名处不该出现的名字,来不及处理,合拢放在一旁。

“请进。”

进来的是林彦俊,后面跟着端了两杯茶的刘秘书。

“毕总,刚才的合同您过目了吗?”

桌子的左上角放着蓝色的文件夹,刘秘书正要拿,被毕雯珺摁住,“排版有问题,重新打一份。”

林彦俊紧接着补了一句,“晚点再送来,我有话和毕总说。”

“……是。”

公司的排版都是定好的,这份合同到底哪里不对?

刘秘书百思不得其解,那边的林彦俊眼疾手快地夺过合同,打开来一看,在龙飞凤舞的签名边上还有醒目的三个字,侯建英。

“看来我这个,算不上惊喜了。”

“什么事?”

“塞个人。”

“这点小事还用得着和我说。”

“我二叔要我帮的忙。”

毕雯珺了然地点点头,“不过,这美人计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人家花了不少功夫,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对你,对我胃口的;两个人。”林彦俊在办公桌上一阵翻找,一个透明的文件夹,递给毕雯珺。

“那你二叔真是……”毕雯珺的话还未说完,翻到第二页,赫然是今早见过的人,“是他?”

“屈尊纡贵当个面试官吗?”

“哪里面试?”

“401”

“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

“嗯?兄弟,我是不是听错了?”

“反正是个流程,你二叔想必很乐意是你去面试。”

毕雯珺勉强地挤出个笑容,更像是威胁。

“Fine.”

 

毕雯珺重新拿起文件,抽出那一张纸,不放过一字一句。

李希侃,4月11日,出生地W城,毕业于M国大学,家庭地址也是在M国。

这是又一份假资料,还是原本的你?

毕雯珺忽然想起三年前父亲甩给他的一份资料,现在应该还放在……打开保险箱,指纹输入,拿出压在最底下的文件袋。

李希侃,4月11日,出生地W城,就读S城警校,隶属于S城特别行动小组,卧底。

 

六年前的接近,源于毕家多年作威作福,拿着得来不易的赌场专营权,背地里做着贩卖军火走私毒品的勾当。毕嘉浩自以为瞒得好,实则早就引来上头的注意。毕家的倒台,他只是递上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和李希侃无关,是他恨不得毕嘉浩死上千遍万遍。不过被关在精神病院里也好,没有纸迷金醉的生活,只有疯子为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好地在里面看着他儿子是怎么心安理得拥有他拼搏一生的金钱。

毕雯珺主动提供有关线索,十分配合警方行动,又因李希侃的再三保证,这场风暴没有波及到他。大学毕业后,银行账户里有毕嘉浩紧急转移的资产,做得极其隐蔽,警方没查到,毕雯珺没上交。

靠着这一笔钱才有现在的文英娱乐。

斥巨资四处挖角,要么默默无闻的新人,要么大红大紫的巨星。前者没必要,后者难度大、耗时间种种弊端。想要在一个圈子里长长久久混下去,就不要得罪人,更何况只是个小公司。在人人都关切前黑道太子爷毕雯珺做事方式,每一步更得小心谨慎。树大招风。

选择用“以剧捧人”,一年里出了三部剧,古装宫廷剧、纯爱偶像剧和仙侠剧。因其故事情节新颖,制作精良,瑕不掩瑜的演技成了当年的爆款,名利双收。

这在毕雯珺意外之外,按照计划,是主推偶像剧,因为对演技要求不高。岂料另外两部也大热,可公司根本运作不过来,资金链也存在短缺的可能性。林彦俊的出现犹如雪中送炭,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虽有人耐不住,跟着别的公司跑了,好在留下的也不少。

如今,文英娱乐保持一年出三部剧的速度,人人皆知佳剧出品。

今年是第四年,文英娱乐决定进军音乐领域。

消息放出去没多久,林彦俊二叔,林澜,居然这么快就送人上门。

 

这到底是天缘奇遇还是蓄意安排?

 

 

“希侃,今天早上那个人是谁啊?长得还挺帅的。”

“都说了几遍,我不认识。过会儿是你面试,能不能紧张一点啊!”

“是他们邀请我的,肯定能过的啦。文英娱乐的附近有一家超好吃的火锅店,我们过会儿去吃好不好?”

“长靖你一定要成功啊!否则火锅没钱吃。”

“好吧。”

 

在401静候面试的李希侃和尤长靖不会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镜头记录,传到隔壁的电视屏幕上。

作为见证了这段恋情的起承转合,李希侃对林彦俊而言并不陌生。曾一起打游戏、一起上学、一起打架,不善言辞的他硬是做了几回和事佬,被迫观看无时不刻都黏在一起的小情侣,但这些过去都是美好的。

李希侃的出现就像是一阵风,不知从何而来,强势地占据了毕雯珺的生活,又如同一阵风,不留下一点痕迹,消失了。

毕雯珺的喜怒哀乐因他而有,因他而无,成了现在这个只知工作的机器人。

人经不得念叨。

毕雯珺推门而入,四目相对,林彦俊无端有些尴尬,摸了摸脖子。

“你就是这样负责的?”

“不过是个歌手,你还想怎样?”

林彦俊暗自观察毕雯珺,眼珠子恨不得黏在李希侃身上,根本没听自己说了什么。无声叹气,“你明白的吧,他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他没死,比什么都重要。”

林彦俊语塞。文英娱乐,谁的文,谁的英,一目了然。

转头望向屏幕,不得不说先看照片,再见真人,变化太大了。若不是给人的感觉没变,走在街上林彦俊都不敢保证一定能认出来。

李希侃是个警察,毕雯珺林彦俊早就知道,那尤长靖是什么身份?也是警察?林澜是吃饱了没事撑的,安插一个警察在他身边,难道不是自找麻烦?

“你二叔到底是来捣乱,还是来帮忙的?”

毕雯珺突然出声,林彦俊装作不经意地揉眼睛,一手水渍,“谁知道他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尤长靖唱得是首慢歌,有些咬字不清,照样能拉着听众进入歌里的世界。感情饱满,一曲唱罢,眼里泛着红圈。两人都不是专业的,相比唱功更在意能赚来多少钱。原以为会是个赔钱货,现在看来是个聚宝盆。

 

眼看着面试要结束,毕雯珺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林彦俊作陪,看他能耗到什么时候。人都走了,HR特地跑来跟前报备,从个人能力、发展前景,非常欢迎尤长靖加入文英娱乐的大家庭。

“就是……尤长靖额外有个要求,一定要李希侃做他的助理。”

“同意。”毕雯珺毫不犹豫道,“还有李希侃的合同条款给我看完,才能让他签。” 

“是,毕总。”

少见毕雯珺在一天里发疯两次,林彦俊的手肘往后一推,“看不出来,你胆子这么小。”

“我早上已经见过他了。”毕雯珺起身整了整衣服,“文英娱乐既然走了音乐领域,这块儿就由你负责,尤其是尤长靖,记得对人家好一点。”

接二连三的指令犹如炸弹在林彦俊耳畔炸开。Crazyman.拜托,他只是个股东,不是管理层,平白无故多了一堆工作,有必要这么记仇吗?

 

 

2.

近日,街角的花店生意红火,全因换了个新东家,再加上隔壁咖啡馆服务生们个个推荐,总有几个客人愿意来店里一看,走时都会捧着一束花。

花新鲜,种类多,包装好看,价格公道,再加上书卷气息重的老板,语气温柔地讲解如何养花,恨不得买空整个花店的花。

无论多晚,这家花店总是亮着灯,隐约看见戴着金丝框眼睛的老板,一手捧书,一手撑着头。居然今天门上挂着CLOSED的牌子,站在门前,往里瞧,什么都看不见。

“一杯美式,一杯柠檬水。二位慢用,有事叫我。”

 

如果是咖啡馆的常客会发现这个“服务生”分明是身兼两职的咖啡师和老板,卜凡。

如果是花店的常客则会发现喝着美式咖啡的人正是隔壁花店老板,岳岳。

 

话虽是这样说,人自觉坐在了岳岳右手边的位置,盯着岳岳的侧脸,连余光都不愿意分一点点给在对面的李希侃。

除了点单,一句话都没说,岳岳沉得住气,还以为李希侃转了性。现在看看,一连喝了好几口柠檬水,一会儿跷二郎腿,一会儿靠在沙发上,估计是快忍不住了。

玻璃杯撞击在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杯内的液体晃动,李希侃手一指卜凡,“为什么他在这里?”

呛得岳岳直咳嗽,卜凡连忙拍了拍岳岳的背,“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这家店是我的你知道吗?我爱在哪里就在哪里。”

“说好的秘密见面,说好随我发脾气,你坐在这里谁还敢说……的坏话。”李希侃的声音越说越小,提及岳岳的名字都含糊而过。

卜凡还想回嘴,岳岳摆了摆手,卜凡不甘地闭上嘴。

“还以为你这四年能有点长进。”岳岳加了重音,看到李希侃眼里闪过一丝惊慌,嘴角弧度不变,“怎么还是毛毛躁躁的。”

李希侃撅起了嘴巴,以示不满,惹得岳岳刚要伸出去摸头的手被强制性扭转九十度,落在卜凡的头上。今早梳成偏分的头发,被揉得和鸟窝有得一拼。卜凡不用看镜子也知道变成什么样,埋在岳岳的肩窝,用了发胶后变硬的发丝蹭岳岳又刺又痒。

李希侃眼角一抽,一如既往的恩爱。

清了清嗓,“我们聊一下正事。”

没有反应,又咳嗽了几声,“岳队,我们聊一下正事。”

“欢迎归队。”岳岳紧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你的档案还在警局里,还是我们特别小组的一员。”

“……还是销案比较好。这次,我只是辅助,潜伏在文英集团,获取情报而已。”

“对。不过,你得盯好尤长靖。以他的身份,不知道为什么能卖你面子。我不管你们之间什么关系,一旦有任何阻碍K计划的倾向,就地解决。”

李希侃不安地绞手指,习惯眼睛躲藏在厚厚的刘海后,全然忘了为了显得成熟有型,眼里的情绪无处躲藏。

岳岳身子前倾,握住了他的手,“李希侃,你是个警察。”

李希侃猛地抽回,“……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和他,没什么区别。”

“你是为民除害,他是收钱杀人,当然有区别!”

“他只杀目标,我们为了一个目标,牵连了多少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了结。”

岳岳狠狠地拍了李希侃的后脑勺,闷声听得卜凡觉得自己的后脑勺隐隐作痛,“我就应该把你扔进警校重新读个四年。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要是还惦着毕雯珺,就老老实实地告诉他,看他什么反应。别把火都撒在我身上。订假死计划,你同意了,我们才执行的。”

卜凡没拦住岳岳,只好捂脸,从指头缝里偷看李希侃的表情。

啧啧啧,这嘴唇皮都咬出血了。

岳岳终是不忍,语气放缓,“开弓没有回头箭。你自己回去想想清楚。你属于游离在小组外,不许拿自己冒险。”

李希侃点点头,“我和尤长靖都不要安排警察盯梢,他会发现的。”

“没有。你们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消息传递老办法。”

“好,我午休要结束了,现在回去。”

“不打扰你工作,路上小心。”

卜凡站在窗边,看着李希侃走出咖啡馆,调侃道:“说好不提毕雯珺,我是忍住了,没想到是你没忍住。”

“尤长靖是敌是友,尚未分辨清楚。一旦暴露,说不定会连累希侃。”

“嗯?”

“是不是傻?一听到毕雯珺这三个字,别的都不知道了。”

“你故意的。”

“一半一半,就毕雯珺的智商来看,他迟早会找上门。四年前,为了希侃,把父亲都卖了,四年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还是小心为好。”

岳岳揉了揉眉心,有句话李希侃说得没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了结。”原以为剥丝抽茧,离真相靠拢,实则一团乱麻。干脆另辟蹊径,是越来越乱,还是有所收获。

“咖啡馆人人都能来,随时随地欢迎毕雯珺。”

 

 

临走时,李希侃不忘买了两杯咖啡和一个三明治。手里还拎了一袋鼓鼓囊囊的东西,屡屡看表,匆匆忙忙进了电梯。没看见从另一间电梯走出来的毕雯珺,不代表毕雯珺没有看见李希侃。

刘秘书照例汇报了下午行程,没有得到回应,人正望着电梯间上方跳动的数字,试探性地喊道:“毕总?”

数字停在了十一,毕雯珺收回了视线,是给尤长靖的。“林彦俊呢?”

“林总刚和尤长靖出去吃饭了。”刘秘书看了眼手表,“现在应该回来了。”

毕雯珺大步向前,刘秘书猝不及防,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

 

李希侃推开休息室的大门,转了一圈,尤长靖还没有回来,赶紧把东西往桌上一放。刚坐上椅子,尤长靖就推门进来,吓得李希侃立马站起来,打开塑料袋,满满当当的零食。

尤长靖还没开口,递上冒着热气的鸡蛋培根三明治。

尤长靖转了转眼珠,又打开盖子,恭敬地递上咖啡。

“很懂我哦。”尤长靖笑逐颜开,“你中午吃了没?”

被尤长靖这么一提,李希侃这才想起来,还没吃午饭。

“到底是我减肥还是你减肥。”尤长靖指了指塑料袋,“喜欢吃哪个随便拿。”

难得如此大方,李希侃嘴上不饶人,“还不都是我买的。”

“爱吃不吃。”

尤长靖故作凶狠地抢过来,却听到敲门声,犹豫片刻,把手里咬了一口的三明治塞在李希侃,换走一杯拿铁。

这就是林彦俊推开门看到的场景,“尤长靖……你们这是……?”

尤长靖歪着头,身体稍稍向右移动,“有什么事吗?”

林彦俊仗着个子高,看到李希侃嫌弃地把三明治放在桌上,狠狠地用纸巾擦自己的嘴,桌上放着零食还有一杯焦糖玛奇朵。以他对李希侃的了解,显然只有尤长靖手里那杯拿铁才是他的。

“还以为和我吃饭,影响你食欲,害你回来加餐。”

“怎么会。我吃得不多,是小鸟胃。”

有尤长靖在前面躲着,李希侃顺势往后移,拖着下巴,低头看手机,假装是综艺节目太搞笑。

“是这样啊。”林彦俊挑眉,“明天再一起吃午饭吧。李希侃,要一起吗?”

“啊?不用,我不是小鸟胃,吃得多,不太适合和你们一起吃。”

“和胃口好的人一起吃饭,心情也会变好。”

“我……额,长靖还在减肥,还是不要刺激他比较好。”

“那尤长靖明天老时间我在门口等你。”

“好啊。”

“不打扰你工作,明天见。”

尤长靖笑眯眯地挥了挥手,关门的瞬间,恶狠狠地举着手,“有什么好笑的!”

“小鸟胃哈哈哈哈哈,吃得不多哈哈哈哈哈。”李希侃笑得直不起腰,“这袋零食都是我的了。”

“这是你抛下我一个人的赔罪,想都别想。”

“那我现在就和林彦俊说,明天吃饭带我一个。”

“好啊,我倒要看看林彦俊会不会再拉上毕雯珺。”

“……一个个就会用毕雯珺压我。”

李希侃声音小,还是被尤长靖捕捉到,没去管复数,只道:“有用就好。”

“别吃了,过会儿还要练歌,吃太饱影响上课。”

“吃得饱底气足音才准。”

“歪理。”

 

 

3.

尤长靖签约已有三个月,毕雯珺当真不闻不问,全权交由林彦俊处理。

一个在十一楼,一个在二十一楼,愣是找不到机会见面,就连坐电梯都没遇上。

林彦俊替毕雯珺着急的时间都没有,一颗心扑在尤长靖的专辑筹办上。不光是选歌、宣发,还包括录歌、拍MV等。照道理来说这都不用他亲力亲为,不过尤长靖身份特殊,深怕一个疏忽,林澜借机伸手至文英娱乐。

林彦俊从不遮掩对尤长靖的过分关心,文英娱乐上上下下,都将尤长靖视作未来总裁夫人。

谣言的传播总是飞快,公司上下,合作方,甚至都上了八卦周刊的封面。看在林家的面子上,尤长靖的名字没有点出,可脸被曝光了。要是林彦俊真想拦,断然不会满城风雨,不过是做戏给林澜看。

副作用是连带着李希侃上了报道,林彦俊还没来得及出手,毕雯珺已经办得妥妥当当。

不过,这八卦杂志更关心林家的内部争斗。

硝烟弥漫眼花缭乱,堪比电视连续剧的林家争产大战如火如荼地上演。

 

林家,S城赫赫有名的老牌家族。由海运发家,传至林良辰,林彦俊的爷爷,家里产业不断扩张,涉足房地产、建筑和投资等。

事业蒸蒸日上,林良辰有经商之才,做得成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却管不好一个家。林彦俊的父亲,林辉和林澜,面合心不合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一年中只有家庭聚会的那几天,当着林良辰的面子,不吵架,维持着兄友弟恭的假象。

林辉是不屑,林澜是讨欢心。

林良辰刚过完八十大寿,没有任何的表示,牢牢地握紧手里的权力,倒是遗嘱早早地立下。据说每年都会换一次,不过这个据说不太靠谱,张律师是老爷子的人,口风很紧,否则也不会负责遗嘱这件要事。

正是如此,才造就了兄弟多年不和。

即便同父异母,林辉作为长了林澜七岁的大哥,长兄如父,细心照顾,不假他人之手。岂料,养大的是白眼狼,小时候的好认作利用,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得到他手里的股份。

林辉念着过去的情,想着林澜一时糊涂,处处忍让,直到林彦俊的出生,才彻底撕破脸皮。

林彦俊三岁被绑架,若不是绑匪和林澜没谈拢佣金,绑匪也不会直接打电话给林辉索要巨额酬金,才让林辉有机会报警。人顺利救出后,林良辰大发雷霆,林澜被禁足三个月,除了学校哪里都不许去,一同罚了林辉,没有照顾好林彦俊之罪,扬言带回祖宅亲自抚养。林辉好说歹说,才变成每周一次去祖宅报到。

这是老爷子对林澜第一次动怒,林澜学乖了,也总算明白林良辰对林彦俊的偏爱。至此,对上林彦俊,二叔范十足,对亲生女儿都没有对林彦俊好,甚至连名字都取了发音相近的林嫣。

林澜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林彦俊十八岁,破天荒地获得了林氏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老爷子手里一共七十,还剩下五十五,不可能对半分给两个儿子,还有他的孙女和其他亲戚。虽然老爷子重男轻女,但该有的每个人都会有,是多是少的问题,谁知道到手会有多少。

本是兄弟俩的斗争,不应该牵扯到林彦俊。在老爷子的默许下,林彦俊一毕业没有进林氏集团旗下的任何一间公司工作,而是和好友毕雯珺合开文英娱乐。

到底有涉黑的背景,林澜不敢轻举妄动,而是选择了更为温和的办法,塞人。

林彦俊没法拒绝,也不想拒绝。父亲不能护着他一辈子,手中必须有力量才能保护自己,将来才能保护所爱之人,五年前毕雯珺的悲剧不想再次上演。不是人人都能如他那般好运,死而复生,还能有一次机会。

 

撇开林澜这一因素,林彦俊并不讨厌尤长靖。

人长得好,性格好,歌唱得好,除了爱吃了点,挑不出毛病。哦,还有一点,太黏李希侃,二十一楼的醋味快弥漫了一个月,有损身心健康。而当事人尤毫无察觉,另一当事人毕默不作声,林彦俊选择多出外勤,不在办公室里待着。

事实证明,李希侃噎死人不偿命的技能倒是从未停止,不断进步。

 

“希侃~帅气有型的李希侃~让我吃一口,就一口。”

隔着门都听得出语气里的渴望。虽短时间暴瘦对身体不好,为了上镜更好看,尤长靖迫不得已过上一天吃三顿,顿顿白煮蛋和水煮生菜的生活。

照李希侃的话来说,就是动太少,身上的肌肉全都散了,不变成肥肉哪儿那么好减。

尤长靖气得想打人,他不运动还不是为了遮掩身份,绝对不是因为他懒。偏生这李希侃是个干吃不胖的体质,又是个牛肉重度爱好者,毕雯珺派人送的午餐里,都有快堆成山的牛肉。今天咖喱牛肉,明天滑蛋牛肉,天天不重复。

上个月,林彦俊带着尤长靖吃了一顿火锅,一不小心暴露了真实食量。尤长靖懒得掩饰,破罐子破摔,以减肥为由,拒绝了林彦俊所有的邀约,才有了现在望肉止饿。

 

 “不行不可以不能有。”

果断的拒绝三连。林彦俊在门外连连点头,正准备开门进去,就听到一句,“听说你拒绝和林彦俊吃饭,他是不是喜欢你?”

“怎么可能啦,他喜欢你还差不多,对你态度那么好,轻声细语的。”

老天爷啊,还不都是因为毕雯珺!对待老板娘,态度差那么一点,要和毕雯珺1 on 1,crazy!开玩笑,谁要和毕雯珺打架,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发泄。

“尤长靖,我告诉你,你别逼我,否则今天连减肥餐都没得吃。一整天都饿着,什么白煮蛋,什么水煮生菜,保证没有你的份。”

“你这样很不ok。”短暂的停顿,“难不成……你还喜欢那天早上见面的人?”

林彦俊的耳朵竖起,这个人分明是毕雯珺。

“我都快被吓傻了好吗?站在路边上好好地玩手机,突然被人打断,是件多么不爽的事情!还不都是为了等你!”

“我不是作为赔罪请你吃了海底捞。”

“分明是你想吃。”

林彦俊正要推门而入,突如其来的电话不得不匆匆离开,把手里的行程单递给迎面撞上的王秘书,手势比划,托他交给尤长靖。

“打扰了,林总临时有事先去忙了,这个行程单您先过目。我来,是通知您,摄影时间往后推迟半小时。”

“谢谢,下次可以发消息提醒,省的再跑一趟。”李希侃道。

“王秘书吃午饭了没?要不要一起吃?”尤长靖回以微笑,发自内心地午餐邀约。

“我已经吃过了,两位慢用。”

王秘书不是托词,就算真的没吃,也没胆子和总裁夫人共进午餐。

原本留有一条缝隙的门,随着王秘书的离去,细心地被合上。

一个单独又密闭的环境,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双眼紧盯对方,像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谁动谁先输的游戏。面上的表情没变,却有着说不出的奇怪。

尤长靖率先投降,勾着李希侃的手臂,“建英啊~”

李希侃夹起一块牛肉,在尤长靖包含期待的眼神中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口齿清楚道:“看出来你是饿得神志不清。”

尤长靖指了指嘴巴,“给我吃块牛肉,保证神志清楚。”

“你是要出唱片的人,对自己还是有点要求。”

“毕雯珺对你可真是念念不忘,你不主动出击,把时间耗在我这里,不要紧吗?”

“林彦俊刚走没多久,现在追上去,应该还能碰上,牛肉就有了。”

“走你这条路更快。”

“绕远路安全。”

又是一阵沉默。

这讨论的是牛肉,又意有所指。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费脑细胞,总喜欢把话里的意思换一种方式解读。

不巧的是,两人都是有秘密的聪明人。

 

和尤长靖相识是四年前的事,于一次偶然,本以为是萍水相逢,成了朝夕相处。两人的关系说不清是合作多一点,还是朋友多一点。说白了,不够信任对方。职业的特殊性,这种不信任恰恰是保护对方的一种手段。

这次回S城更是意料之外。李希侃的旧手机号码接到了许久未见的上司的来电,而休息了快有大半年的尤长靖恰巧接了个S城的任务。

一拍即合,伪装成助理和歌手,签约文英娱乐。

李希侃不知道尤长靖的任务,同样尤长靖不知道李希侃的目的,误打误撞在同一个地方遇到了自己的目标。

 

“这就是所谓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语文水平见涨。一生只活一次,当然做我要做的事情。”

“祝你成功。”

“你也是。”

成功与否,各凭本事。

——————————————————————————————

因为基友说人设给人的感觉像我先前的另一对CP文,我就做了更改,和剧情的删减。原本的一二两章,进行修改,还加了新更的一篇,所以把先前的更新删除,以此篇为主。

取名废,就用了小狐狸追球剧里的名字。

林家人物关系:林良辰【爷爷】 林辉【父亲】 林澜【二叔】 如有新加人物会重新梳理

周更保证,也许会有章节随机掉落

评论
热度 ( 18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