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昊健】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狗血

※无上升真人

※HE!还有番外


4.

你说过牵了手就算约定

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就像来不及许愿的流星

再怎么美丽也只能是曾经

 

董子健病了。

病得无可救药。

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却演变成了发烧。

这又能怪谁呢?

只能怪自己作践自己,不好好吃药,不好好休息。

 

连董子健自己都没有想到,十三年过去了,刘昊然还是那么容易牵扯到自己的一举一动。他只是在自己的脑海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却误以为自己已经把他忘记。现实告诉他,刘昊然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的心里,一直在那里,在那个只有他们知道的地方。

那天刘昊然离开董子健家的时候,董子健整晚都没有睡好,仿佛睡着了,做了梦,又仿佛是清醒的,从未入眠,辗转反侧。自从那天提起刘昊然,董子健就不断地做着有关他们两个人的梦,都是过去发生的事情。这些梦都太真实,真实到在梦里刘昊然和董子健竟然可以白头到老。而他也不愿意醒来。

 

燥热的心,冰冷的室内。

当闹钟响起的那一刻,董子健知道自己肯定是爬不起来了,浑身乏力,头重脚轻。即便是好不容易从床上站了起来,下一秒他就晕倒在地上。不得已之下,董子健只能打电话给吴欣玲请病假。本来是想发消息,奈何连发消息的力气都没有,董子健就说了一句,“我今日来不了。”就挂了电话。全然不知电话那头的吴欣玲焦急的心。

今天是约好和D&A签订合约的日子。虽然说前一天董子健和刘昊然已经商量出一个双赢的条约,但保不定刘昊然看董子健不在就想刁难他们。出于一个女人的直觉,吴欣玲总觉得刘昊然和董子健之间一定认识,或者之前一定有过节。

 

刘昊然的心情并不是很好,被董子健赶出他家之后,刘昊然暗道自己还是太心急,董子健这个人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打破他伪装良好的冷静和沉稳。十三年的等待刘昊然都熬过来了,这一天两天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话虽这样说,刘昊然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所幸没留下很重的黑眼圈,要不然不知道董子健在心里会怎么笑话自己。

“刘总,你怎么早就到了?”吴欣玲诧异地看着刘昊然。

“是吗,我还以为我要迟到了,看来是我记错时间了。” 刘昊然看着手表,其实不停地看着吴欣玲后面的办公室,空无一人。

“没事,我们可以提早开始,今天董总不在。如果刘总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签订合约。”吴欣玲说道。

刘昊然根本没有听清吴欣玲后面说了什么,董总不在这四个字一直在他脑袋里回响。他不由地想起那天董子健一声不响地离开,就丢下一句我今晚的飞机。刘昊然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董总怎么了?生病还没好吗?”

“是啊。董总似乎病得很重。”吴欣玲回答道。

“把合同拿给我吧。我突然想起来我接下来还有点事情。”刘昊然放心了,只要董子健不是又逃跑就好。

“您稍等,我现在拿过来。”吴欣玲觉得奇怪,但是刘昊然没有再次挑刺。那吴欣玲只想让刘昊然快点签了合同,省得节外生枝。

刘昊然看也不看一眼,大笔一挥签在了一式两份的合同上。

“合作愉快。”吴欣玲还没说完这句话,刘昊然就发了疯似地跑走了。

 

刘昊然

刘昊然

刘昊然

董子健并不知道原来生病的人都是这样的脆弱。他突然有点好奇当初他妈妈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儿子终于走上正轨。儿子接管了她的公司。还是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不用被病痛折磨。董子健并不想知道,就在陈金敏想法设法分开他和刘昊然的时候,他可以理解,但是他做不到。面对着这个一辈子不可一世的女人,最后只能躺在病床上也算是对她的惩罚。

“你恨我吗?”陈金敏突然问道。

“把药吃了。”董子健把药和水都放在茶几上,让陈金敏伸手就能拿到。

“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姚遥,你们一样不会在一起。”陈金敏说道。

“妈,你该吃药了。公司里还有事我先走了。”董子健突然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刘昊然的妈妈,但是他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病房。

董子健和陈金敏仿佛是一对仇人,尤其是得病之后的陈金敏性格大变,脾气暴躁,董子健逆来顺受,尽了一个儿子应尽的责任。倒是陈金敏死的时候,董子健哭了,好像有什么一直背负的东西没有了,可是想要的东西也没有了。董子健突然特别想念刘昊然。

 

“叮咚。”明明来的路上刘昊然一路狂飙,可真的站在门口的时候,刘昊然又没有了摁门铃的勇气。

董子健觉得这个门铃声很遥远,就算他有心想要开门也没有力气。董子健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下去。

刘昊然久久得不到回应,整个人突然慌了。他开始怀疑吴欣玲是不是骗他,董子健其实已经连夜跑去另外一个地方。刘昊然掏出手机不断地给董子健打电话,怎么也接不通,手放在门把手上,突然发现这是密码锁。

刘昊然把董子健的生日输进去,没开。刘昊然又试了自己的生日,也没开。刘昊然想了半天,记起陈金敏的生日,还是没开。刘昊然已经放弃了,这种锁又不能找人来撬锁,也不知道门能不能被他踹开。

突然,刘昊然想起四个数字,颤抖着输了进去,门开了。那正是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天。刘昊然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开了门直接闯了进去,发现董子健在他的卧室。

刘昊然这才放心了下来,坐在董子健的床边,掀开没过头顶的被子,“这么盖着,不闷吗?”

“昊然,你别走。”董子健感觉有人扯开了自己的被子,睁开眼一看是刘昊然,还以为是在梦里,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我在。”刘昊然握紧了董子健的手。

“你不要我了。”董子健闭着眼睛,轻声说道,带着浓重的鼻音。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刘昊然笑道。

“你凶我。”董子健皱着眉。

“我没有。”刘昊然突然觉得董子健手心的温度不太对劲,摸了摸董子健的额头,“你发烧了。”

刘昊然赶紧给董子健套上衣服带他去医院,难怪刚刚一副神志不清,原来是烧糊涂了。

 

“怎么病人都烧成三十九度了才送来医院!”医生看着温度计,生气地说道。

“啊?”刘昊然惊讶地看着董子健。

“先打点滴,把热度压下去。这是退烧药,回去吃的,一天三顿。还有病人啊,有胃病,平常都是吃的什么胃药?”医生问道。

“我从来没看到他吃过胃药。”刘昊然握紧了董子健的手,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董子健非常瘦弱。

“哎,小年轻不要仗着身体好,就肆意妄为。这个身体是吃不消的。”医生摇摇头,“护士,快点给19号床的人打点滴。”

医生抬头发现刘昊然还在原地,“还不去付钱。”

“哦哦哦。”刘昊然这才反应过来,拿着医药单去付钱。

 

董子健慢慢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他刚刚好像做了个梦,梦到刘昊然跑到他家还送他去看病。董子健苦笑了一声,今天刘昊然应该在签合约,怎么可能来找自己。结果,他头一偏,就看到了枕在自己床上的刘昊然。他慢慢地伸出手,似是要摸刘昊然的头发。可还有一寸的距离,董子健收回了自己的手,拿着毯子盖在他的身上。

“你醒了?”刘昊然直起身,发现从身上滑落的毯子,连忙盖在董子健身上,“都跟你说了,让你不要开那么低的空调,现在可好发烧了。”

“你怎么在这里?”董子健问道。

“我发现你不在,还以为你又要躲我。”刘昊然说道,“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跟你一起住,一定把你的胃病啊,感冒啊,全部治好。”

“不用麻烦了。我现在就要回家,医药费我会换你的。”董子健刚想要下床,就被刘昊然强制性地摁在床上。

“你还有一瓶药没有吊。”

“我明天自己来也可以。”董子健避开刘昊然看着自己的眼神。

“十三年前我放你走,今天你想也不要想。不管你乐不乐意,我就是要住在你家,我赖定你了。”刘昊然倒了一杯热水给董子健。

“我……”

话还未说完,刘昊然就说道,“我去你家的时候,是你自己说的让我别走。”

董子健刚想说我怎么可能说出口这种话,后来想到之前做了一个刘昊然把他赶走的梦,又闭上了自己的嘴。

“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我认真的。”刘昊然握着董子健的手,“我不想再留下遗憾,只想和你一起走完接下来的人生。既然你说我们之前的不是爱情,那我们重新开始。”

董子健没有挣脱刘昊然的手,默默地点了点头。

 


3

番外

评论
热度 ( 3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