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第十场

 

经过一月有余的修养,风刃总算同意风天逸上朝。拜这所赐,风天逸对现在朝上的局势有了一定的了解。原以为只有雪凛和风刃两拨势力,万万没想到还有保皇党,因为依附于这两拨势力才得以存活。不过风天逸有自己的亲信,更加相信这群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人,在星辰阁待得这几年可不是白待的。

而风刃和雪凛两个人看上去互相帮忙,雪凛尤甚,一副想要推举风刃成为羽皇的作态。可是暗地里都在互相较劲,风刃并没有像表面上信任雪凛,而雪凛只怕更想要的是自己成皇。之所以这两个人能够相安无事,都是因为有个共同的目标。只要风天逸有心挑拨风刃和雪凛之间的关系,便可以撑过二十岁的展翼礼,到时候风刃不得不把手上的权利交还于自己。

次明日的早朝,风天逸就打算用雪肃贪污腐败一事来试试风刃和雪凛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好。

“雪肃,你还有什么话讲?”

“启禀陛下,微臣冤枉啊!”雪肃跪在地上不断磕头,“无论是兴修水利,还是修建栈道,微臣都是矜矜业业,克勤克俭,从未有收受贿赂,靡费公帑之事。还望陛下明察呀!”

“明察?未央渠工程历时三年,耗费财力无数。你未央渠这个名字给我起的好啊!你是打算给我未央到什么时候?负责工程的鹤迁、鹤犇两兄弟跟你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在地方上作威作福,光是受到的弹劾就有几十本奏折之多!这些事情跟你都没有关系吗?你告诉我你是冤枉的?”风天逸怒急攻心,不断咳嗽,用手帕捂住嘴,一片殷红。

“微臣知错,陛下恕罪,陛下赎罪呀。”雪肃跪在地上并未看见风天逸咳血,否则只怕更加诚惶诚恐。

“启禀陛下,堂兄天性纯良,易受小人蒙蔽。臣请陛下,看在臣的面子上,从轻发落吧。”雪凛说完看了风刃一眼,他自然知晓风天逸养病期间看奏折一事。这奏折一向是被风刃所管,雪凛的人根本插不进去。怎么也没想到风天逸会知晓此事,还以为风刃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全部过滤掉。

风天逸坐在高处,把大臣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也知道雪凛看了风刃。倒是风刃面无表情,反倒是自己咳血之时,眉头一皱,又迅速恢复平静。“雪大人说笑了。自古以来朝堂之上只有君和臣,没有兄和弟。不过雪大人功勋卓著,我倒是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免了雪肃株连九族之罪,只把他一个人,拖出去斩了!”

“是!”

无一人反对,整个宫殿中都回荡着雪肃的求饶声,“陛下饶命!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本皇身体不适,今日就如此,退朝吧。”风天逸一甩袖子大步地离开了。

“恭送陛下。”

 

“天逸,你身体还好吗?”雪飞霜一听闻风天逸身体有恙,立马就赶过来了。

“无碍。”风天逸摆摆手,“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易姑娘想念她爹和白庭君,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回霜城。”雪飞霜说道。

“你们俩关系倒好。”风天逸虽然不想怀疑雪飞霜,可是奈何她和易茯苓的身份,都不能让风天逸放心。

“在这南羽都,从小也就你陪着我,还有我弟弟。好不容易来了个年纪相仿的姑娘,还不允许我多跟人家接触接触。”雪飞霜似是嗔怒地拍了一下风天逸的手。

“你还有个弟弟?”风天逸皱眉道。

“对啊。你可能没见过,我们俩一直都被分开,只能用书信聊聊天。”雪飞霜点点头,“这玉佩怎么先前没见你戴过?莫不是心上人送的?”

风天逸低下头一看,正是羽还真送他的。“一直有,只不过不怎么佩戴。”前几日,尺素飞来的时候,一同附上了一块玉佩,上面还写了一个羽字。羽还真只说光尺素一个礼物不能体现他的感激之情,就又送了一块玉佩。虽然风天逸自己有很多比这块玉更好的,做工更加精巧的,但还是日日戴在身上。

“我还有政务要处理,你先回去吧。”风天逸下意识地不想把羽还真的存在暴露出去。

“明日我再来找你。” 雪飞霜一脸不介意,微笑着说道,掩盖在衣袖下的是紧握的双手。风天逸的表情明显是有鬼,只怕就是心上人送的。只不过这玉佩看上去略显眼熟,雪飞霜突然握紧了脖子上的玉,这不可能。

 

当晚,风天逸就发现雪肃不仅没死,还大摇大摆地在花园里闲逛。这雪家唯一聪明的就是雪凛,雪家人早晚会把雪凛给害死的。心底里这么想,但是表面上一脸气愤,“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脑袋还长在脖子上?说!”

“微臣参见陛下。”雪肃行了点额礼,但是脸上的不屑根本隐藏不住。

“启禀陛下,宽恕雪大人是摄政王的意思。”裴珏说道。

“你再说一遍。”

“摄政王有令,雪大人,不能斩。”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我羽皇说了算,还是我那敬爱的叔叔说了算!” 

“陛下,恕微臣不敬。先皇留下的遗诏是,在您二十岁展翼飞翔之前,涉及到军政大事,需交由摄政王定夺。”

“我斩一个贪官也算军政大事吗?”

“其实,何为军政大事本身就足以是一件军政大事了。见此牌如见摄政王亲临。”

听完此话,风天逸拿开了剑,丢在了地上,转身就走。

雨瞳木已经在祁阳宫候着了。“参加羽皇陛下。”

“事无巨细,全部给我汇报一遍。”

“不出陛下所料,雪凛下朝后就去质问风刃,两人起了争执。风刃自认有错,便取消了雪肃的斩杀令。但是雪凛离开后,风刃把桌子给掀了。”雨瞳木说道。

“看来风刃应该是有自己的打算,静观其变,雪肃这件事情秋后算账。”看到尺素后,风天逸转忧为喜。

“师父夸奖我学得很快,过不了多久,我就都学完了,前往南羽都。而师父要重新回去找白雪,说苓姐姐呆在南羽都很安全,但是万不可让白庭君和苓姐姐相遇。”突然停下了,风天逸还以为羽还真说完了,又响起来了,“不知道主上现在好不好……哎呀怎么还在录呢?”

风天逸不由地笑了出来。按照羽还真的方法,风天逸录下自己的声音,装作没有听到最后一段,“等你回来,本皇有要事告诉你。”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机枢对于羽还真真的是非常满意。在机关方面非常有见地,也看的出来专心研读渊海天工。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比自己更厉害的机关师。但是就是一点不好,人太笨,机枢总是担心他会不会被人拐跑。

最简单的来说,羽还真住的清风院是风天逸准备的,这里面珍惜的材料应当也是风天逸寻来的。据他所知,这渊海天工自他离世以后,就已经被列为禁书,也难为风天逸居然找得到这一孤本。风天逸贵为羽皇,对羽还真这么好,要么是有求于他,可羽还真的机关术虽好却还差一点火候。那么剩下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风天逸喜欢羽还真。

看得出来,羽还真应该也是喜欢风天逸。否则,也不会做出尺素,还把自己贴身的玉佩送给了风天逸。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根本不往那方面想,机枢有心帮也无力。不过自己的徒弟对情爱了解不多,只怕将来会被风天逸所伤,毕竟是唯一的徒弟,机枢还是决定好好帮帮羽还真。

——————————————————————————————

总算是开启感情线了orz 一写感情线就苦手怎么回事呢?!!!



第九场

第十一场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