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第九场

 

“快给本王如实禀告。”风刃压下心中的焦急,明明接到的消息是说风天逸受伤了,怎么现在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臣才疏学浅,陛下的脉象平和,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原因让陛下昏迷不醒,只不过……”太医跪了下来,额头上的虚汗根本不敢擦。

风刃一拍桌子喊道,“只不过什么!给本王如实禀告。” 

“陛下的状况和迷梦一毒有些相像。此毒如同它的名字就是让人在睡觉中死去,且不易被人发现。”

“此毒可解?”风刃问道。

“可解可解!”太医连忙点头。

“那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去配药!”风刃皱眉道。

“臣告退。”太医连忙拎着箱子就跑出了祁阳宫。

风刃一改刚才在太医面前的担忧,走到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这时,裴珏走了进来,“王爷。”

“调查清楚了?”风刃问道。

“是,人族女皇白雪以机枢为诱饵,想要引得易茯苓出来。被人族太子白庭君得知便联合陛下一起解救机枢保护易茯苓。”裴珏说道。

风刃想了片刻,“确认过易茯苓的身份了吗?当真是星流花神?”

“是。属下已经带着易茯苓去了禁地,花神阳佩果然亮了。”

“呵,我这侄儿当真是好运气。”

裴珏静静地站在一旁。

“派人看好这祁阳宫,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要告诉我。”风刃走出祁阳宫后,一脸悲伤气愤。

“主上。”雨瞳木待风刃离开之后才进来。本想躲在祁阳宫里,可是裴珏的武功之高,雨瞳木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被他发现,只能在外候着。

“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风天逸闭着眼睛说道。

“飞霜郡主已经知道主上刺伤的消息了。”

“就算她不来,雪凛也会让她来的。”风天逸停顿了一会儿,“给我看好易茯苓。”

“知道了,主上。”雨瞳木说完马上离开了祁阳宫,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风天逸服下了太医配置的解药,在床上又躺了半天,风天逸终于醒过来了。

“天逸,身体可有何不适?”风刃关切地问道。

“多谢……皇叔关怀,咳,侄儿的……身体无碍。”风天逸说话的声音十分虚弱,说两句就开始咳嗽。

“还是少说点话,好好休息。朝上的事情有皇叔替你担着。”风刃拍了拍风天逸的背,让他坐得舒服一点。

“多谢皇叔。”风天逸垂下眼帘,藏起眼里的杀意。

“万不可多操劳,皇叔就不打扰你休息了。”风刃说道。

风天逸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脸色惨白。

等到风刃离开后,风天逸才开口说道,“没听到皇叔所言让本皇静养,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奴婢等告退。”

 

“放我进去。”自从雪飞霜知道风天逸受伤了之后,就一直想要来看风天逸,奈何雪凛一直不同意。

“郡主,不是属下不放您进去,而是陛下正在休息。”雨瞳木说道。

“那我就在外面等,什么时候天逸醒了,我什么时候进去。”雪飞霜就坐在庭院里的石凳子上,一副我今天就是要进去的架势。

雨瞳木和向从灵对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向从灵进去通报,“郡主,您可以进去了。”

“真的?”雪飞霜欣喜地看着向从灵。

“郡主请。”向从灵和雨瞳木分别站在两侧推开了大门。

“天逸,你怎么样了?”雪飞霜何曾看见风天逸如此狼狈的样子。在她的印象里,风天逸一直都是意气风发,摆着一张全世界都绕着他转的架势。

风天逸摇了摇头,“别哭。”

雪飞霜抹掉了自己的眼泪,“谁哭了。”

风天逸微笑道,“你没哭,是我看错了。”

“油嘴滑舌。”雪飞霜故作嫌弃地看了风天逸一眼,“对了,跟你回来的那个女孩子是谁啊?”

“易茯苓是人族的太子妃。”风天逸没打算把易茯苓是星流花神这个秘密告诉雪飞霜。

“这样啊。”雪飞霜安心了。她其实偷偷地见了易茯苓一面,虽然是以侍女的身份,试探了下易茯苓,没看出来她对风天逸有什么好感,还以为是风天逸喜欢易茯苓。既然是人族的太子妃,那风天逸应该是不喜欢的。“那你怎么带她到南羽都来了?”

“受人所托。”

“我去找她玩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想说的话呢,我也就不听了。”

风天逸轻笑了一声,“聪明的女人。只可惜是雪家的女儿。”

 

照道理来说,风天逸回到南羽都,所有的事务都应该是风天逸处理,风刃辅助。可是,风天逸一直在生病,风刃以风天逸要养病为由,剥夺了风天逸上朝的权利,奏折却是可以看的。

躺在床上约莫有七天的风天逸都是靠看奏折度过的。也不知道风刃怎么想,所有的奏折都拿给他看,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或者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光看完这些奏折就可以花去风天逸大半天的时间,唯一让风天逸高兴的事情就是羽还真拜机枢为师。

 

关押羽还真的监狱地处偏僻,又因与羽皇交情非浅,基本上没什么士兵会来巡逻。羽还真根本不用担心自己身上的那套工具会被人找到,也不会有人来打扰到他。所以羽还真很快地就让自己可以在监狱里行动自如。

在找机枢的路上,差点碰到巡逻的士兵找到,误打误撞之下找到了机枢。说来有趣,羽还真竟然没认出机枢,只发现他被锁在情人结里。

“你能解得开吗?”他面无表情,倒是羽还真看到是机枢的作品,两眼发光。

“当然能啊。想我把渊海天工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情人结的机关肯定能给你解开。”羽还真也不在意他冷淡的态度。说完之后,他马上蹲下去,把第一道机关给破了。

机枢只当羽还真碰巧,没想到居然把前九道机关都破了,看得出来在机关方面颇有天赋。可是羽还真卡在了第十道,“我怎么想不起来第十道是什么?”

机枢慢悠悠地说道,“不是你忘了,而是书上根本没有写。情缠死方休,生门即是死门,死门即是生门。你试着不要将我脖子后面的刺拔出来,反而将它刺向我,把整个走位逆转过来试试看。”

羽还真一愣,“这……这万万不可,你会死的。”

“快一点。再过一刻钟,士兵们又会巡逻到此地。那个时候,我们两个都要死。”机枢催促道。

“可是……”羽还真左右为难,只好颤颤巍巍地摁下了那根刺。

“快点。”机枢喊道。

羽还真观察着机枢的表情,深怕会害死了眼前这个人。

居然真的解开了。

“情人结是机枢前辈所造……”羽还真想了半天,“你你你你是机枢前辈。”

“你说呢。”机枢摇摇头,往前走,“快点,要不然他们就发现了。”

“前辈你跟我走,保证不会有人找到你的。”羽还真拉着机枢,心底暗道风天逸果然是个好人,还真的见到了机枢。本来心里的一些芥蒂全部放下了。

 

而羽还真为了报答风天逸给他的这次机会,特地给了他一只尺素。只要风天逸有什么想和他说的都能用尺素来传达。但大多数时间都是羽还真讲给风天逸听,比如今天机枢教了他什么,又比如询问风天逸的情况。风天逸感觉到羽还真都自己没有那么戒备,就一个机枢,让羽还真更加相信自己,这是风天逸始料未及的。

每晚雨瞳木和向从灵都能看到风天逸站在窗户前等着尺素,一旦晚了一会儿,风天逸就开始担心,恨不得让雨瞳木现在就去找羽还真。好在羽还真的尺素一直都是准时到达的。

身为羽皇属下的雨瞳木每天都在怀疑羽皇到底有没有发现他喜欢上羽还真了。

————————————————————————————

祝大家节日快乐!宝宝要开始日更了哦~



第八场

第十场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