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三.第一章

 

近日,山中多雨,一连下了好几天。原本悦耳的雨声,入耳,直叫人内心烦躁。

手中的弓箭往桌上一放,王俊凯接过小厮递来的毛巾,擦干头发。看到桌上的信,手一顿,毛巾盖在头上,没有署名,王俊凯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犹豫再三,拿出信封中的信,一目十行。快速浏览至底部,如烫手山芋丢了信,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这信来自魔教,每隔一段时间,由吴磊亲笔记载王源的日常。事无巨细,就连因苦夏而没食欲,少吃了半碗饭,远在千里之外的王俊凯知道得一清二楚。

 

自小王源就有这个毛病。逮着机会能不吃饭就不吃,零食倒是一样不少吃。为了哄王源吃饭,身后至少跟着两个仆人,一个喂饭,一个随时随地去热饭。王母奉行着“不吃就饿着,饿了自然会想吃”的道理,王源留了更多的肚子偷偷摸摸吃着糕点。

王家的菜肴并不是不合王源的口味。只是王源长得讨巧,王家大,花园里逛一圈,今日碰见奶奶,明日遇上姨娘,忍不住带到屋子里,好吃好喝招待着。放回家的时候,自然是不饿,哪还有心思吃饭。

王源没这控制力,王俊凯强制性让他有。两人形影不离,再碰到这种情况,要么吃饱,王俊凯带他做运动,消耗点;要么王俊凯替他吃,或者宣称饿了,直接吃上饭菜。

这么一来,王源老老实实地吃饭,偶尔得到王俊凯的奖励,百花楼的点心一份。最有名的是百花饼,轻咬一口,就能吃到里面的馅,带着蜜的花瓣,酥皮不油不干,还带点咸味,两者一中和,吃进嘴里的仍能品出花的味道。

王俊凯最喜欢看着王源笨拙地吃着百花饼,嘴角、身上、手心都是酥皮的屑屑。还要坏心眼地往自己身上拍,被自己眼疾手快地握着手,掏出袖口的帕子,给人擦干净。

到了夏天,王源贪凉,酸梅冰,一吃就是两三碗。本是开胃的作用,谁会像王源当饭吃。往往这个时候,王俊凯会让厨房做一碗冷面,简单的醋和辣椒,浇在面上,还有黄瓜丝和蛋皮丝。王源能吃下两大碗,一连吃一周都不腻。

 

也不知道这个方法现在还适不适用。王俊凯这样想到,并没有回复。不止这一封,之前的三四封都是。

这信也是最近才开始有的。

距离王俊凯知道王源活着已经过去了近四个月。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王俊凯没有找过王源,一次都没有。

每日教教课,巡巡山,练练箭。到底是二十二了,一番试探,体面地回话,做师兄的根本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其实,王俊凯也没想好。

他们的故事中止于十岁那年。原以为永远不分离,变成了占据对方生命的三分之二、二分之一、三分之一,逐渐减少,成为不起眼的一小段过往。

偶然遇见,再次分开,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既然王源不愿意见他,又何必往人跟前凑,想起不美好的过去。王源的恨意,王俊凯怎会不知道。

至今,没人知道王源是如何从王家逃出去的。吴磊见到王源的时候,是在人贩子的马车上。若不是齐宇,现在他们会在哪里,王俊凯不敢细想。

一件一件事情回想起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享受了多年安稳的幸福。王家的秘密他是知道的,不应该全由王源一人来背。

从小到大好好保护的人,被自己弄丢了。又是他先选择的忘记,怪不得任何人。

现如今,王源忘记了过去,一切归零,重新开始。

 

王俊凯就是胆小鬼。

不敢面对王源的质疑,不敢面对如白纸的王源,不敢面对过去的王俊凯。

所以他选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去年十二月,张一山终于得求所愿。二月,就带着吴磊回家过年。三月,才正式上任,开始远距离恋爱。不过他们早有计划,一年里三个月要学着刘昊然董子健那般游山玩水,苍山一切事务交由剩余三人分担。

这三个月时间不定,年初、年中、年末都有可能。今年,怕是在年中,张一山旁敲侧击,如果王俊凯要去找王源,他们则留下。王俊凯装作没听懂,敷衍地笑笑,留下一句,“一山师兄若是赶时间,来回两个时辰就到了。”

 

 

天终于放晴了。

难得下午不练箭,命人搬了个躺椅,舒舒服服地晒太阳。

被苏陌看到,笑骂“老年人的生活”,也让人放个躺椅,就在王俊凯旁。

“明神峰最近一切都好?”

“师父,我上个月刚向您汇报过。”

“看到你在这儿偷懒,我难道不该多问几句?”

“是是是。问这个可以,问别的不行。”

“闲来无趣,问问两句,怎么如此心燥?”

王俊凯撑着椅背,人往上挪,“什么时候见您午时刚过就跑来找我了,平常您不应该找其他前辈喝茶。”

“当了峰主就是不一样了。消息比以前灵敏多了。”苏陌又道,“我也是刚知道,王源还活着。”

“嗯。”

“有些事,我觉得你应该有权利知道。就当我这个老头子年纪大了,爱回忆。”

 

时间倒回到王俊凯十岁,奚染轩等四人终于找到有关宝藏的线索,准备前去王家夜探,恰逢一场大火。不死心地寻找活口,找到了王俊凯。嘴里呢喃着“源源”“王源”,声音太轻,像是个人名。苏陌听了半天,越来越小声。不过,五个人已经把这王家快翻个底朝天,听到有其他人的动静,连忙离开。

王俊凯醒来后,所有都忘了,这个名字并不是苏陌取得,而是在王俊凯神情恍惚的时候,亲口告诉苏陌的。唯一能证明其身份的只有脖子上的那块木牌。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玄机。

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断了,仍要继续找下去。魔教开始蠢蠢欲动,苍山率先得知,心存疑虑。这任的魔教教主齐宇守成,忽然变了个人似的,为了整个中原,苍山必须一探究竟。

刚摸清楚个大概,魔教四处派人,不像是占领中原,大多都是沿海地方。苍山也没往宝藏那个方向想,他们知道珍宝岛是用来迷惑世人的传说。于是继续潜伏,意外地找到了王源,王俊凯心心念念的人。

但当苏陌说出王俊凯的名字,王源的表情主要是惊讶和愤怒,看不出一丝喜,冷硬地说着“他们不熟。”另一个主人公失忆,没法验证是真是假,既然是生死间,喊得名字,分量肯定不轻。

苏陌想帮王源逃脱魔教这个魔窟被拒绝。如果他走,有人会被牵连,所以他不能离开。话说到这份上,也不好再问下去,给了一块玉佩,许下重诺,“只要有事都可以来找他。”

苏陌一直等,也没有等到王源,直到王俊凯十八岁历练在即。王源上门拜访,请求王俊凯当他半年的护卫,理由竟然是,身为王家嫡长子知晓宝藏所在地,消息走漏,有生命危险,报酬就是苍山魔教合作,一同开宝藏。

王源没有找过苏陌,不代表苏陌不了解王源的近况。此话一出,险些拿不稳茶杯。苏陌立即拍板同意,等王源走后,和奚染轩商量,包装成历练。

显然,从那一刻起,苍山心甘情愿地踏进了魔教的圈套,谁料到还会赔进去两个徒弟。

“原本关于王源的事情,从情人崖回来之后,就打算和盘托出。可是……时机不太恰当,拖到了现在。”

临走前,苏陌意味深长地拍了拍王俊凯的背,“活过来是有代价的。失去记忆,重新活一次。”

 

当天下午,王俊凯对着小厮说了句,“有事要出远门,明神峰所有事务交由掌门处理。”快马加鞭赶到了鬼影山,站在山脚处,宿在上次和王大陆住的客栈。

人总算清醒不少,给吴磊寄了封信,“明日魔教一见。”

 

我总以为失忆是你的新借口,其实是我的借口,想要你过一个没有我而幸福生活的借口。

我决定再拼一次,赌你对我的心意。

我们重新相见、相知、相识,和过去无关,和身份无关,只想告诉你:

我有多喜欢你。

 

五年来,这是第一个不依靠酒精而睡得安稳的觉。

没有噩梦,没有惨叫,没有鲜血,一夜好梦。

——————————————————————————————

老规矩,六章完结!这次凯源part结束,就是真的完结了!会专注更K远那篇,应该还有十章不到,也要完结,更新下部了。



番外二6

番外三2

评论
热度 ( 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