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二.第五章

 

无望的路忽然有了终点,即便仍然遥远,疲惫的心生出希望。

一年,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不算久,也发生了不少事。

魔教教主吴磊在三月与苍山续签了和平条约,不再侵犯中原。

四月,九大门派三年一度的收徒持续了整整两个月。

原定五月五日的掌门继任大典,被张一山往后推迟到十二月十六。

恰逢新秀榜更新,原来的少林武当峨眉名次纷纷下降,牧风央曲心素后来追上。

武林盟主改选,由蒋良凡担任,其背景来源江湖中神秘的天知楼,收集贩卖情报的地方。

……

 

隔了一年,众人又不得不来到苍山。因为典礼在十二月十六辰时,路途遥远,大部分人前一天就到达,下榻在苍山准备的房间。提前到达,无须张一山本人出面,所有想见他的人都被婉言拒绝,实在拒绝不掉,由张一山的师父梁澈或者掌门奚染轩出面。

张一山到底在忙什么?

他忙着等人。从日出等到日落,该出现的人没有出现,不该出现的倒是一个一个跑出来。

 

第一个造访的其实是两个人,刘昊然董子健。

见门打开后,异口同声道:“恭喜!”

“你们怎么来了?”

苍山没有固定五峰中有一峰就是掌门所在地,反而是跟着掌门跑。因为奚染轩出身于明意峰,有关苍山的事务、账本、信件等都送到明意峰。下一届是张一山,出身明志峰,这些就要换到明志峰。而现在的住所自然而然就由峰主府上升到掌门殿。前几日刚完成翻修,只比以前多了个前厅。

一来,不用让掌门搬家。二来,新官上任三把火,就从换峰开始。对于苍山弟子而言,习武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剑术本就是苍山专长,和掌门擅不擅长毫无关系。除了祖师爷,之后的每任掌门集五峰之所长,其余四样可以不精,但不能不会。

“不欢迎啊?”董子健左看看右看看,“看惯了你从前那个富丽堂皇的屋子,变成现在这样,我都有点不适应了。”

“什么呀。哪能算富丽堂皇,我只是舍得用好东西。现在都搬到后头去,你没看到而已。”张一山直接下了逐客令,“看也看完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啧啧啧,听上去还挺遗憾。”董子健装作没听见后半句话,“这茶呢?明志峰就这态度?让我们明魂峰的人好好教一教。”

“好意我心领了,喝完茶就走,行不?”

站在门口候着的小厮立即去沏茶,端着茶盘,附上了零食,放在桌子中央。

“这么着急赶我们走,后面难道藏人了?”刘昊然漫不经心道。

“他藏什么人,估计是人还没来,怕和我们撞上。”董子健回道。

“你们俩结了婚以后是不是经常吵架,这嘴皮子可是越来越溜了啊。”张一山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感情好着呢。”董子健是恨不得坐在刘昊然身上,“大陆我们管不着,你总可以管管的吧。”

“我娘都不催我,你们着急个什么劲。” 

“是,连着好几年都不回家,信一堆,还有隔三差五上门的媒婆。伯母是真的不着急。”董子健张嘴,刘昊然倒了一把瓜子仁。

“听说这一年你们不联系不见面,可我看名单上有他,你们怎么回事?”刘昊然问道。

“嘿嘿,不说,我该说的时候会说的。”张一山脸上笑得神秘兮兮,心里也没底,“祝福也送了,礼也给了,茶也喝了,明儿见,我就不送了。”

董子健拍拍手,“就等你的好消息。”

刘昊然在董子健耳边说了句话,就见他径直走了出去,关上了大门。

“别太紧张,有些话想和你说。”沉默片刻,刘昊然挠了挠头,“唉,这个气氛怪怪的。……总说局外人看得清楚,不过就你们这情况,我们是一点也看不懂。一山,你总是嘴上说得心比天高,实际上步子迈得比任何人都谨慎。偶尔勇敢一点,跌倒了也不要紧,还有我们呢。更何况,不一定会跌倒。”

“……我靠,娘儿们兮兮的,和你家子健说情话去。受不了。”张一山一把把人推出门外,董子健一脸诧异,“操心自个儿,我好得很。”

外人看不懂,说得好像自己懂,不过他也不懂。

 

第二个来的竟然是王大陆,张一山怎么也没想到,从情人崖一别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别……”张一山听到敲门声,还以为又是刘昊然董子健,“大陆!”

“一山!”王大陆紧紧地抱住张一山,“好久不见。”

“这好久不见怪的谁,快进来。”张一山勒得慌,锤了王大陆两下,才得以松开。

“事情太多,没空。上次昊然子健结婚我有来,只不过很快又回去了。”王大陆解释道。

“这次呢?能不能多待几天?”

“等你仪式一结束,我就得走。”

“怎么这么赶?你都成王爷了,怎么还要亲力亲为,丢给下面的人去做啊。”

“就是如此,才不好多往苍山跑。”

“……苍山不会在意的。没人会往朝廷走狗想,也不敢想。再说了,你在苍山待了这么久,在新秀榜上的名字,没有人会忘掉的。”

“可是皇上记得。”王大陆笑道,“再等几年,我说不定就能长待苍山。”

从祖辈开始稳稳地坐在皇商这个位置,不仅说明生意做得好,还是因为懂上头人的心理,安安分分地做事。就算张一山这几年管理苍山,不代表不知道外界的消息。王大陆现在就是皇上手里的一把剑,指谁打谁,以一人抵挡文武百官。唯一的靠山就是皇上,可皇上也会怕反噬,自然不好和苍山多接触,否则就有控制不住的嫌疑。到时候就算皇上不动手,照样能兵不血刃要了王大陆的命。

王大陆看到张一山没说出的担忧,宽慰道:“放心,毕竟我是他弟弟。”

最是无情帝王家。

“苍山永远欢迎你。”

是以掌门的身份许下的承诺。

“嗯,我再去看其他人。好久没见师父了,估计又要挨打了。”

“晚上,嗯,明天见。”

王大陆挥了挥手,扬长而去。

 

最后一个是王俊凯,老规矩拎了一壶酒。

这四年来,他们几乎每次见面,都少不了酒。还是从张一山发现王俊凯一个人喝闷酒开始,头两年喝得凶,现在倒是把酒言欢,说得多,喝得少。

“一山师兄,恭喜你明日就要成为掌门了。”

“你们今天一个一个是不是说好的,都跑我这来儿凑热闹。”

“那是因为以前我们五个都是一起的。”

“现在还是。”

“大陆师兄不能常回来,昊然师兄和子健师兄还不如别来看我,就剩下我们俩了。”王俊凯掰着手指头算完,喝了一口酒,给张一山倒上,被拒绝,也不意外。

无数个在外喝酒,两个人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夏天还好,冬天冷,第二天就风寒。张一山会有意地克制,到时候还能记着回家去。现在因为吴磊告诉的秘密,张一山想说又不敢说,深怕一喝酒就暴露了。

“常常记挂着对方也是一起的方式。”

“还是喜欢以前的生活,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

“学着接受它,你就是真正的长大了。”

“我都要二十二了!”

“和年龄没什么关系,是心态问题。”张一山看了看窗外的天,“回明神峰还是在这儿歇下了?”

“会不会打扰你等人?我回去吧。”

张一山的心空一拍,“别听子健说的。我让人给你铺床,明早刚好和我一起出发。”

“谢谢一山师兄。”

没有张一山的分担,王俊凯毫无意外地喝多了,头发晕,呆呆地点点头。张一山扶着王俊凯,人现在都比他高了,扶到房间里,让五福照看着,记得煮碗醒酒汤,夜里醒了,就让人喝下。

 

子时到了,是十六日,人没出现,名单上没有他的记录,看样子是真的不打算来了。

夜太深,太静,不由让人浮想联翩。想着想着,竟笑出了声。

这算什么?无声的拒绝,给对方所谓的体面?

张一山忽然有些后悔,刚才的酒应该让王俊凯给他留着。

 

岂料,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吴磊正坐在床上等着他。太过惊讶,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

“明日是你接任门主之位,送你一份礼物。”桌上有两坛酒,吴磊捧着罐子,一饮而尽。

张一山抢不过酒坛,只好劝道:“你慢点喝。” 

吴磊喝得太急,连着咳嗽好几声,双眼通红,嘴角还有残留的酒,趴在床上看着张一山。

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不会喝就别喝。魔教教主这个样子传出去,谁还怕你们。”张一山边说边给吴磊盖被子,“这送礼物的先把礼物给喝了,算什么事。”

突然吴磊亲了一下张一山,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这个礼物喜欢吗?”

张一山咽了咽口水,“你别逼我。”

“你爱要不要。”吴磊甩开张一山的手,翻身继续睡觉。

“……怎么会不要。”张一山吻住了吴磊,不安分的手不断撩拨。

 


番外二4

番外二6

评论
热度 ( 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