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于远番外5

 

一阵窸窸窣窣,于锋紧闭双眼,翻了个身。紧接着一丝光亮照了进来,于锋没来得及反应,又迅速地消失。似梦非梦间听到了水声,于锋彻底睁开双眼,是浴室传来的,邹远已经醒了。

“把你吵醒了吗?”邹远正右手刷牙,左手拿手机,看到坐在床上的于锋,“你再睡会儿。”拿了件T恤后,进去洗漱。

于锋的大脑还没清醒,愣了一会儿,拿起手机一看,要十一点了!瞬间瞪大双眼,居然真的是十一点,他没看错。向来生活作息有规律的他鲜少睡到这么晚都不自知,整个人昏昏沉沉,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倒回床上。

想想他昨晚几点睡的?

下飞机、过海关、拿行李、等出租车,回到家都快十一点了。虽然这一个星期的玩乐不算太累,到底吃住在外面,身体吃不消。邹远在车上还一脸睡眼朦胧,到了家里满血复活,开始理行李,于锋拦也拦不住。尤其邹远还提到周六晚上吃饭,得把东西带给他们。于锋立刻积极地帮忙,虽被邹远嫌弃,乖乖地把东西一样一样从行李箱里拿出来。

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新衣服剪掉商标,一个小时衣服就洗好了,于锋被指派去晾衣服。晾完衣服,继续洗第二缸衣服。整个地上堆满了零食护肤品化妆品,邹远对着手机上的单子,一样一样地对,把这些代购而来的东西分门别类地放在袋子里,标上名字,以免搞混。

躺上床的时间差不多三点,于锋道了声晚安,就只有呼噜声作为回应,无奈地给他盖好被子。晚上要见荣耀酒吧的人,于锋是一点也睡不着。有幸见证了孙哲平和喻文州在婚礼后的派对上如何被刁难,花样繁多,丝毫不重复,弄得于锋不知道怎么准备。这群人狠起来是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叶修的婚礼被苏沐秋受邀,于锋看的是惊叹不已。平常看着乖巧的邹远也有如此强悍的一面。

光这一顿饭,于锋可不敢小瞧,又会闹出多少幺蛾子。

深思熟虑,心里想着事,于锋最后是不敌身体上的疲倦,强制性拉入梦境。一觉到了中午,离吃饭还有六个小时。作为主人应该早到,那就只有五个小时。

邹远洗完澡出来,于锋维持刚才的姿势不变,不过是低着头,还以为又睡着了。刚想把人放平,睡得舒服点,就被抱了个满怀。

邹远背对着于锋,坐在他的大腿上,感受到他禁锢在腰上的手,气不打一处来,“你装睡。”

“我没有。”于锋搁在邹远的肩窝处,身上还有沐浴露的蓝风铃香味,“换沐浴露了。”

“嗯,之前的用完了。”邹远侧头道,“你还不起床?”

“不想起。”

“那就再睡一会儿。”

于锋抱着邹远往后一倒,“一起睡。”

“不要,我饿了。”邹远冷漠地拒绝了于锋的要求,“你一个人睡吧。”

于锋装作听不见,抱得死死的,邹远动弹不得。

邹远见挣脱不开,问道:“你难道不饿吗?”

“有点。”

“那就让我去做饭。”

“不要。”

“……”

邹远决意等到于锋睡着了,偷偷摸摸爬起来。刚一懂,施加在腰上的力量一重,勒得慌。

“于锋,你难不成想在床上浪费一下午吗?”

“我们可以换另外一种方式,就不算浪费了。”

“……你慢慢躺。”于锋轻笑,胸腔的震动邹远感受得一清二楚,恼羞成怒道,“笑什么笑!”

“笑你可爱。”

“别闹了,我们起床吃午饭吧。再这样下去,就要饿晕过去了。”

于锋总算松开了手,大手一挥,拿起挂在椅子上的衣服,“你想吃什么,我做。”

“你先去洗脸刷牙,再考虑其他问题。”邹远把人推进了浴室,自己去了厨房。打开冰箱后,邹远一愣,拍了下额头,想起来因为出去玩,把家里的库存都吃完再走的,冲着房里喊道,“叫外卖,家里什么也没有。”

 

不在高峰时间,外卖来得还算快。邹远点得也是快餐,许久没吃,还挺想念炸鸡的味道。

“怎么吃垃圾食品?”于锋皱眉道。

“这个最快。我还点了饭,不算垃圾食品吧。”邹远打开盖子,是鸡腿饭。“我好久没吃了,你就让我吃吧。”

“好。”于锋倒了两杯温水放在桌上,“你慢慢吃,别噎着。可乐还是冰的,等一会儿再喝。”

邹远啃着鸡翅,点了点头,悄悄地把喝过两口的可乐放在自己右手旁的炸鸡。

于锋装作没看到,在平板上选了一部电影,投放到电视上,“看这个?”

典型的美式大片,场面恢弘,特效炸裂,配炸鸡薯条可乐简直是绝配。

 

一部电影看完,就下午四点多了。原本还沉浸在电影里的两个人,看到弹出来的晚餐提醒,匆忙换了衣服。好不容易不紧张的于锋拉着邹远,问了不止三遍,“我今天这样打扮可以吗?”

起先,邹远还觉得有趣。这一路上,于锋时不时地来一句,倒是让邹远觉得头疼,机械地重复同一句话。“可以。”

到了饭店门口,邹远整了整于锋的衣领,“前辈们觉得突然也是情有可原。生气的点无非就一个,我们瞒着他们,拖到结婚才说。我人那么好,肯定是你的问题。”

邹远不忘打趣,想让于锋放松一点,岂料于锋认真道:“是我的幸运,才能遇见你。”

“那你就得好好珍惜。”邹远一笑,“他们就喜欢搞事情。这几年基本上没几个人剩下的。刚好碰上,他们问什么就答什么。不过是吃顿饭而已,不会闹得太夸张。”

于锋听了邹远这么一讲,心里放心了不少。

事实证明,放心得太早了。

 

LeAmer,法式料理,去年得过三星的荣誉。为了留下好印象,于锋带着邹远吃了不少餐厅,邹远觉得不错,才订下这一家。当然是瞒着邹远,只告诉他是普通的吃饭。

选这家餐厅的第二个理由更加简单,有dress code,需穿着正装。什么乱七八糟的活动应该就能扼杀在摇篮里。

可于锋忘了,法餐往往一道菜配一种酒。前菜、主菜和甜品,不同的酒喝下去,容易醉。除了这些必要的酒,香槟、红葡萄、白葡萄,就差上威士忌。各种巧立名目让于锋喝。

从感谢请吃这顿饭开始,敬了一圈酒。开胃小菜,没让于锋一口气干了。基本上一杯香槟,喝了四口,就要满上。法式料理出了名的上菜慢,这么一圈下来,前菜上了。一个中场休息,于锋抓紧吃东西,邹远被安排在离他最远的地方。他坐主位,长桌的对面是邹远。这个长桌一边就能坐十个,明明有两个桌子,偏偏让邹远坐在那儿,分明是有意。

前菜吃得差不多,桌上的面包填了好几次。于锋警惕,又是一轮。以聊家常开始,和派出所调查似的问出个人基本信息,自然而然地过渡到和邹远什么时候开始相处,什么时候认识的等等问题。于锋甩了个眼神给孙哲平,示意帮这点,否则就把孙哲平和张佳乐早就在一起的事情爆出来。张佳乐感到左腿发痒,低头一看,是孙哲平的手在写字。凭着多年的默契,张佳乐恍然大悟,连忙隐晦地帮衬。

于锋的压力顿时减少,给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孙哲平举了举杯子,于锋会意地喝了个精光。倒也没人在意,大家都知道他们是朋友。

为了拖延时间,每人都有两份主菜,一个是牛排,一个是鸭胸。荣耀酒吧的人都喜欢吃且吃得用心。这点要感谢方士谦和王杰希,有事没事做美食,还要让人点评。

主菜一撤下,就是甜品,一个有三层的架子,各摆放着不同的点心。最上层是马卡龙,有三个颜色,粉红、薄荷绿和亮黄。中间是巧克力布朗尼、柠檬塔和草莓慕斯。最下一层是三个小泡芙。

装扮得极其华丽。纯白色的架子像是被切开的鸟笼,上面还有环可以提着。最底下还放了干冰,烟雾缭乱的样子引得大家疯狂拍照。于锋像是被遗忘,他求之不得,前两轮喝得实在是有点猛。

吃完甜点之后,这次喝酒就半是祝福半是警告,于锋喝得爽快。邹远有心想帮,也被分开,酒没喝多少,葡萄汁喝了一堆,频繁跑洗手间。

好在多年应酬的经验,于锋有先见之明,吃了颗解酒药,下场不至于太惨。包厢里横七竖八倒得一具具躯体,看着着实吓人。

于锋明面上还是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这场聚会终于散了。各回各家,不用于锋多安排,要么门口代驾,要么出租车回家。大家都有各自的归宿,邹远还是忙前忙后,和每个前辈道别。

“人都走了。”以防邹远担心,于锋提前报备他装醉,还是忍不住抱怨道,“对不起,喝了这么多酒。”

“也就这么一次。他们有分寸,我也有。”于锋握着邹远的手,放在了嘴边。若是真的有心灌醉他,不可能就葡萄酒。

“老板娘明天放了一天假。我看着你,今天好好休息,昨晚都没睡好吧。赶紧回家。今天我开车,我知道你没醉,自己走。”邹远嘴上这么说着,牢牢地牵着于锋,直到上了车才松开。

刚系上安全带,于锋吻住了邹远的唇,温柔又缠绵。

“慢点开。”

“你先睡一会儿吧。到家了,我再叫你。”

于锋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相比于孙哲平张佳乐暗涌起伏的爱情,于锋邹远的相处之道平淡如水。于锋的强硬碰上邹远的温吞,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而他爱死了这份平淡。

——————————————————————————————

全文完结撒花!*★,°*:.☆\( ̄▽ ̄)/$:*.°★* 。 txt链接:https://pan.baidu.com/s/1yUfAZDy8PXrpTsMb5tkdWg 密码:yims

忍不住再感叹一声终于完结了!拖到今年再修文,历时五个月,终于完成!理应开夜店系列之方王,但是因为这篇和喻黄那篇联动的太多,我得把那篇文先修了。完成了会发出txt链接,就不更改已Po在LO的章节了。所以大概明年再会开新坑吧。

感谢拖到现在还有人再看!感谢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各位!感谢评论,让我非常有动力!感谢这篇文能得到你们的喜欢!最后!我们下个坑再见啦(づ ̄ 3 ̄)づ



于远番外4

评论 ( 1 )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