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三十页

 

玻璃花房极其好找,即便被树木遮挡,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看着近,走过去也花了不少时间。

说是花房,更像是一个温室。共有两道门,越往里走越热,马思远卷起袖子。路面由鹅卵石铺成,黑白相间的鹅卵石指出一条观赏路线。花的品种极多,抬头、低头,讲得出名字,讲不出名字,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花。

目不暇接,马思远沉浸其中,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没放在心上。走了没几步又打喷嚏,根本停不下来,连眼睛都开始发痒。

“你怎么了?”Karry连忙抬起马思远的头,脸颊不自然的泛红,“你过敏了。”

“啊?”马思远扭头,又是一个喷嚏。

为了保证道路通畅,这是一条单行道,Karry拿外套盖住马思远的头,拉起他的手往外跑。

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马思远觉得自己好了不少,鼻子发痒的感觉已经没有了。

“现在怎么样?”

马思远闭上眼睛,眼泪还是在流,伸出手,“好多了。给我拿瓶水。”

“现在不是春天,没想到你还是花粉过敏了。”Karry细心地拧开,字字透露着懊恼。

“这又不怪你,谁会想到花粉过敏。看来是没有拿花的命。”马思远宽慰道。

“以后送你纸花,又省钱,放的时间也久。”

“谁稀罕纸花。算了,都有心理阴影了。接下来去哪儿?”

“嗯……再往前走有一片草坪,去那里吃午饭吧。”

“才几点就吃午饭?!”

“现在都要十一点半了。”

马思远猛地睁开双眼,一看手机,“都这么晚了。”

“学校出发时间是八点,路上一个多小时,解散的时候都要十点了。再加上我们刚才走的路,是该十一点半了。你还不饿吗?”

“都这个时候还饿不饿,我们快点吃,吃完就找个凉快一点的地方做兑现点。”

“不急,就算没有我,学生会还有其他人。”

“那怎么行,你可是会长。”

Karry抓住马思远的手,“我们就在玻璃花房前吃好了。进去遭殃,在外面看看也好。”

人不多,门口又有长凳,马思远点头道:“好。”

 

“你怎么还做了便当?”

今年午餐大改革,Karry是有私心的。小学中学的时候,都是自己带,高中的三明治不好吃,马思远还是习惯自己带。一旦做,肯定是两份,马思远就要比平常提早一个小时起床。有关秋游的会议,马思远每场都在,自然知道不再是过去的三明治,怎么又是自己做。

“习惯了。我没有起很早。除了饭团是早上包的,其余的都是昨晚准备好的。而且就一份,没有很花时间。”

“可你做的是两人分量。”

“材料买多了,就做多了。”

“明年……”Karry语塞,明年就不是他做学生会长了。

“你还吃不吃了?”马思远把饭盒放在中间,先拿起学校发的饭盒,“估计下午陪你在兑换点也挺无聊的,吃不完的下午继续吃。”

“抱歉。”

“有什么好道歉的。辰青森林公园又不是第一次来了,哪里还有什么新意。还不是找个地方打牌玩狼人杀,和你坐在兑换点没什么区别。”

重要的是,和你,做任何事都可以。

“好。”

“说起来,初中的时候,有人向你表白。你第一反应是逃,抓着我,瞎跑,最后还是被追上了。那人真的好能跑。气都不喘一下,倒是你扶着我大口吸气,哪里还有校草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结果她居然不想表白,说不和比我体育差的人,哈哈哈哈哈,谈恋爱。”马思远讲着讲着就笑出了声,“你还记不记得?”

如果马思远说“有人向你在辰青表白”,Karry是肯定不会记得。偏偏提了一句,“抓着我,瞎跑”唤起了他的记忆。

跑着跑着,发现一个山丘,躲在后面,三个人绕着来回跑了好多圈。实在是突围不出去,Karry拉着马思远转身就跑,快到了做缆车的地方还是被追上。

“有点印象。我们后来是不是还坐了缆车?”

“是啊。”马思远轻拍了下Karry的手臂,“我问的是那个女生,谁问后来发生了什么。”

缆车的目的地是个水库,见识了水是怎么从地下获取,经过多少多少道工序成了家庭用水,又经过许许多多道工序成了能喝的饮用水。借此提醒人们要节约用水。对于初中生来说,似懂非懂,没什么太大兴趣,参观完整个工厂就要回去。还以为要原路返回,居然有索桥链接两边。

底下是湍急的河流,桥摇摇晃晃,让马思远极度没有安全感。走上去一步,就开始晃。马思远扒着铁链,Karry故意摇晃,他都快哭出来了,嘴上喊着“再也不要理你了。”Karry看不下去,让马思远抓着他的手,快速跑过去,倒一点事都没有。

“哪里还有个许愿池,说是水质里含什么矿物质,对人体好。一个井用来喝,一个井用来投硬币。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关联。”

“有这回事吗?”

“有。你说懒得下楼,要走台阶,就回去了。”

“你记错了,我没什么印象。”

Karry看马思远的样子分明是记得,只是不想说,“吃饱了吗?”

“时间差不多了吗?”嘴上这么说,手已经开始收拾长凳上的饭盒。

“不急,没吃饱继续吃。”Karry摁在马思远的手上。

马思远立即把手抽出来,“到了兑换点再吃,今天真的好像有点做多了。”

Karry要帮忙,被马思远从包里拿出塑料袋,所有东西往里一装,扔进包里,行云流水的动作给惊呆了。

身为处女座的Karry看不下去,“不行。”把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马思远自带的饭盒最大,放在书包底下。把学校发的饭团都合并在一个饭盒,拿橡皮筋扎好放在上面,空的扔掉。最后拉上书包拉链。

Karry拍了拍马思远的书包,“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怎么都放我包里?”

Karry的笑容垮掉,正准备把东西再拿出来,“你怎么那么笨,这个包你背不就好了。”

马思远背起Karry的包,重到怀疑人生,“你里面放了什么?是砖吗?这么重!”

“不是。就一些奖品。把包给我吧。”

“背也背好了,你快去把我的包背上。学生会会长,还不快点找个地方?”

“我们的位置太外围,不太好找,得走去靠中间的地方。”

“跟着你走呗。”

马思远边走边想:Karry是怎么背着这个东西和他走了那么远的路?问题是他完全没看出来这个包有这么重!Karry的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到了,就这儿吧。”

同样人烟稀少的地方,马思远表示怀疑,“你确定?”

Karry展开地图,“我们现在就在这里。离3号活动区域还是很近的。况且找兑换点也是重要的一环。”

说好听Karry的安排,马思远一屁股坐在草坪上,“旗子也在包里?”

“对。黑色塑料袋装的那个。”Karry正在学生会群里发送他的定位。

马思远拿着旗帜往旗杆上套,用力地挖出个洞,把它插在里面。松开手,没倒。有风吹过,没倒。很好。马思远从包里拿出垫子铺在草坪上,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上面。

“好舒服啊——”过了几秒,马思远看着Karry,“我这样是不是有损学生会形象。”

“有我会长在,不会的。”

马思远意义不明地哼了一声,靠在Karry身上,“奖品都准备好了?”

“嗯。运气好,两天前拿到的。”

奖品是和晴雨伞相同标志的腕带、发带、帽子,镜子、印章和衣服。都是给达成印章连成一条线的学生,任选其中一件。第一个完成的即可获得全套。第一个填满整个九宫格的奖品则是学期末的精装版校册可免费获得。其余人则是获得普通版八折券。

这次的奖品实用性高,又有学校标志,大部分人都很喜欢。大概是期望值太低,看到奖品,眼前一亮,还有些嫌弃九宫格的奖品,恨不得再拿一套。

 

中午十二点,公众号发送了第一条消息,恭喜高一一班朱同学第一个连成一条线。

下午一点半,陆陆续续有人出现在他们的兑换点。

下午两点,公众号发送了第二条消息,恭喜高二四班刘同学第一个完成九宫格。

下午两点半,Karry和马思远往北大门赶去。

下午四点,活动圆满结束。

 

马思远很久没有秋游过后这么累,车子开得很稳,空调很足,睡意袭来,脑袋一晃一晃,抵着窗。是Karry轻手轻脚地让马思远靠在他身上,调整坐姿,窝在一个舒服的位置。

 

 

第二十九页

评论
热度 ( 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