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二.第四章

 

刘昊然董子健的回来的确分摊掉不少事情,然而张一山还得多分出些精力在大婚一事上。一来一去,没占上多大便宜。忙碌的生活从未停止,藏匿在信件中的爱意未曾断过,只是吴磊给了明确的回复。

有事来不了,替他说一声祝福。

张一山看了暗自发笑,他算吴磊的谁?哪来的面子去替他?

龙飞凤舞地写下四个字,爱来不来。

吴磊也不恼,张一山的脾气向来如此。

大婚啊,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亲自跑一趟。

收到一个厚厚的信封,张一山一愣,打开来一看,是一张极大的纸,折了五次,才塞进的信封。上面就一个字,哦。

没说来还是不来,赤裸裸的报复。难得的幼稚行为,张一山小心地保存,放在一个盒子里,里面已经堆了不少信。近一年的信,不知道这个盒子还放不放得下。

 

不过是一个插曲,毕竟发请帖的人是董子健,又不是他张一山,操的心已经够多的,少管一件是一件。

 

离十二月十五还有七天的时候,张一山就没睡好过。刚躺在床上,脑海里过了一遍,总觉得不放心,跑去库房看一眼,东西都在。一晚上得跑个三次,才能安心睡觉。明明不是他结婚,比刘昊然董子健还紧张。

十二月十四,一晚没睡。明天的流程,先到明意峰跟着刘昊然去明魂峰接董子健,还要提防沈瑾会出什么招刁难刘昊然;再把人送回明意峰,总算能歇一会儿;申时和王俊凯在外招待客人;晚宴的挡酒必不可少,喝醉了能一觉安稳睡到天亮也好。

从决意一人揽下掌门这个职位,杂七杂八的事就没少过。睡不着更大的原因还是在吴磊身上。想他来,又想他不来。睁眼似梦,闭眼宛若现实,头晕眼花,分不清是真是假。

思绪辗转,天亮了。

张一山强打精神,喝了杯参茶,脸上倦容仍在,人倒是清醒了不少。

逃不过刘昊然的揶揄,“你没事吧?怎么看都像你成亲。”

张一山打了个哈欠,“还不是因为你们,没良心。”

“今天之后,一定给师兄包个大红包。”

“我缺这点钱吗?倒是你准备好了没有?沈峰主可不好惹。”

“我问了师父,一句话都不透露。就怕沈峰主突发奇想。”

“加油。”

好在沈瑾手下留情,提了一个不算太过分的要求,“指教就免了。速战速决,在我手里过五十招,你毫发无损即可。”

董子健在里面,刘昊然怎么会不使出全力,沈瑾怎么会下狠手。

不用张一山做裁判,两人心里都有数。倏地停下,五十招已到,沈瑾收剑,张一山拿过刘昊然手里的剑。趁着沈瑾和刘昊然谈话,张一山派人把董子健迎出门,与沈瑾告别,再度返回明意峰。

无事发生,眼皮一直在挑,张一山归根于休息不足,直接在隔壁歇下,叮嘱王俊凯记得来叫他。就此,错过了恭候多时的吴磊。

 

吴磊大大咧咧地坐在屋顶上,也没人发现,等人群散去,再去见董子健。理所当然地看到了张一山,下意识地想躲,好在他径直走进了屋内。

不想出声,只好敲门,轻轻地两下,深怕惊扰到张一山。

“谁啊?”

董子健的声音响起,吴磊推开门,“是我。”手里提着礼盒,随意地放在桌上,“恭喜。”

“你来得有些早。”

“见见故人。”

“这故人不是我吧。”

 “我诚心诚意来祝福,董峰主没有必要如此上纲上线。”

“教主,”董子健特意加重这二字发音,“不要乱喊。”

董子健的这张嘴从认识到现在,他甘拜下风。不是因为刘昊然的宠爱,而是因为他本人个性使然,才吸引的刘昊然。只是在感情中,放下身段,低一头,不累吗?有些庸人自扰,不过是他们的相处方式罢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

“你要是闲着,就去外面转一圈。” 

“不用,我送完祝福,就离开了。特地提早来是赔罪的。”

“赔罪?”

吴磊道出真实目的,“恕我不能见证这大好的时候,突然有了急事,人命关天的急事。”

“那就不耽误您救人。”

“王源还活着。”吴磊凑到董子健耳边,“这件事还望你能保密,只是可能,并非一定。”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看着董子健一脸警惕,吴磊这次可是真心实意,“有些不忍。”

“你说什么?”

“没什么。”吴磊听到隔壁的声响,“我要走了,他要回来了。”

董子健一时分不清,这句话里的他是刘昊然还是张一山。

“刚刚有人来过了?”刘昊然眼尖地发现原本不属于这个房间的东西。

“吴磊来过了。”

“谁?”

是张一山的声音。

董子健一惊,“你怎么在这儿?”

“他在哪儿?”张一山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难怪眼皮直跳,在这里等着,“他在哪儿?”

“不知道,他刚走没多久,你可以试着追追看。”

得到董子健的回答,张一山夺门而出,人早就没影了。

 

“一山。”

听到自己的名字,张一山猛然回头,一把抓住吴磊的手臂,“你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来是送贺礼的,送完就走,下次有机会再专门拜访你。”

“在我面前,你一定要端着那魔教教主的架子吗?”

“我本就是魔教教主,有何不对?”

“我看不懂你。”

“无须看懂。”

“吴磊,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是不是见面,时时提醒你我们不能在一起,才戴上面具。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想的。”

张一山缓缓举起手至脸庞,没有放在上面,只是维持这个动作。吴磊低头,贴了上去,手心一片火热,顺着皮肤肌理渗入血液传至心脏,很暖,所以不舍得放开。张一山讶异于吴磊的举动,想要拿开,被一把握住,手心冰凉,凉到骨子里。

“你愿意……愿意再等我一年吗?”

吴磊眼睑半合,张一山只能看到睫毛在颤,这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凭什么。”

是凭什么不是为什么,吴磊勾起嘴角,“凭我喜欢你。”

捅破身份之后,情人崖之后,漫长的纠缠之后,第一次出现喜欢二字。张一山无奈摇头,这个理由抗拒不了,“好。”

吴磊笑了,像是阳光那般温暖,能融化山头的雪,伸出小拇指,“约定好了。”

连等一年之后什么结果都不知道,张一山还是勾住吴磊的小拇指,“嗯。”

“我还有事,要先回魔教。还有,别给我写信。”

“你要做什么?”

“做一件大事。”

第二次了。张一山没由来地心慌,换来吴磊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安心,我会很安全的。就一年,我什么都告诉你。”

如一阵风,抓不住,仍能感知它的存在。

反正这些年来浪费的时间也不差这一年。既然选择了等待,就一定会等。不过一年,若是没有应约,就会告诉他这张镇静疏离的皮下藏了多少忍耐。

 

张一山不能在外逗留太久,回到明意峰,和王俊凯到门口等候。努力专心,但思念不受控制,老是走神。好在王俊凯一旁帮衬,才没丢了苍山的脸面。张一山还有证婚人一身份,提早半个时辰离开。

“上昭天地神明祖先,两人永结同心。”

这句话象征着整套仪式的结束,洞房花烛夜自是没人敢打扰,刘昊然董子健象征性地喝了一圈酒,就被送入新房。

“一山师兄,少喝点。”王俊凯看着张一山跟不要命地在喝,要知道新人喝的酒都是掺了水,而他们喝得是实打实的酒。

“今天高兴,沾点喜气,多喝一点。”张一山的脑子格外清醒,原本疲惫了一天的身躯,此刻有使不完的力气。

王俊凯直皱眉,又不好发作,好在就差两桌。二十个人,很快就能结束了。

耳边是听到起茧子的吉祥话,张一山负责喝,王俊凯一一应下,终于放过他们。张一山不停,拉着王俊凯去庭院里喝。

“一山师兄,别喝了。”王俊凯听说吴磊今天来了,不知道张一山有没有碰到他。

“我平日也没拦着你,今天别拦着我。”

“那我奉陪到底。”

“我可喝不过你。”张一山指着夜空中不算明亮的月,“看,月色多好。”

是真的醉了。王俊凯直接拿水灌在酒坛里,估计张一山也不会发现。

“我以前觉得世人说魔教作恶多端,都是道听途说。现在发现,他们说得没错。魔教一个比一个心狠。”

“一山师兄,早点回去睡吧。”

“可你就还是喜欢。早知道,早……”

王俊凯凑近,原来睡着了,随便找了个房间,把人丢在床上。脱了外衣和鞋子,盖上被子,让人睡得舒服一点。

不用问也知道,张一山这是碰上吴磊了。王俊凯是羡慕的,起码爱的人还在,而不是无尽的思念和怀念。



番外二3

番外二5

评论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