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毕侃】帅哥,谈恋爱吗?(一发完)

※1700粉丝点梗福利之一

※总裁毕x设计师侃

※一点点长得俊+皇权富贵 带四大金花

※HE!HE!HE!

OOC 慎

※甜甜甜

※原梗戳这儿 不了解也行

※欢脱 努力搞笑却失败

※有点长 11000+

※某便签说5之后的内容有问题 以防万一 链接

※以上都能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0.

祸从口出。字面意思祸从口里产生出来,指说话不谨慎容易惹祸。

 

 

1.

竹喜烤肉。

S市最有名的日式烤肉之一,米其林一星,每天从日本空运的神户牛肉是其卖点。吃烤肉需要提前预定,堂吃提供的菜单和普通日料店没什么区别。周一至周五有定时套餐,用的料好,价格亲民,生意十分红火。

李希侃想吃这家店很久了,一年到头,六个月在国外,六个月在国内,不是订不到位置就是没时间。

第一次在网上知道后,李希侃盛兴而来,败兴而归。店员面对半个小时不带停歇的李希侃微笑地拒绝,“先生抱歉,没有预约,我们店是没有牛肉的。”

第二次在家庭聚会上,李希侃终于坐进这家店。虽然点了不少,摆满了一个长桌,可人多,就只吃到几片。意犹未尽。

第三次就是现在,和相亲对象吃烤肉。

 

要不是看在牛肉的份上,李希侃真想当场掀桌子。

他才24岁!

24岁啊!

意味着大学刚毕业!

意味着刚找到工作!

为什么就被催!婚!了!呢!

相亲就算了,居然还是!个!男!的!

学服装设计没错,时尚界十个男的九个弯没错,他就不能是剩下的那一个吗!

 

仔细想来,造成这一切的还是自己,怪不得别人。

二十岁那年,二十五岁的大表哥结了婚,稍长他半年的二表哥被迫结识父母朋友的女儿,导致李母蠢蠢欲动。

李希侃长得又高又帅,情书收到不少,没谈过恋爱。以前李母很是欣慰,专注学习,现在看李希侃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每次视频都要问一句,谈女朋友了没有?

识别布料,踩缝纫机,做衣服,充斥了李希侃的生活。看到女的第一反应,这样搭配不对,这条裙子收腰了会更好看。至于为什么不看男的,直男搭配已经被列入十大眼科疾病之一,轻则糟蹋衣服,重则眼瞎,久了会对这个世界产生怀疑。[1]

这直接导致李希侃成了广大女同学的妇女之友,没一个把他当男的看。这样也好,总比一口一个儿子好。苦于李母一再地唠叨,不知道哪天在想什么,大概是deadline快到,还有三件衣服没做完,脑细胞死绝,听了尤长靖的馊主意,“妈,我喜欢男的。”

第一次,视频电话十分钟就挂断了。

要不说李希侃心大呢。

一边戴耳机一边做衣服,听到对面没声,觉得这招非常好用,飞速地给尤长靖发了个消息“谢了,改天请你吃饭。”埋头苦干,争取零点前把这套巴洛克男装搞定。

李母照旧一周打一次电话,再也没催过,和平常一样关心学习担心吃不饱穿不暖。李希侃也早就忘了说过的话。哪里会想到李母记到现在!

 

“小侃,周末就住家里吧,看你瘦的。是不是又没按时吃饭?”

“我真没瘦。我房间能住人吗?能的话,当然住了,好久没吃妈做的菜了。”

“放心,肯定能住。……对了,你后天有事吗?”

“没。”

“毕雯珺你还记得吗?妈妈朋友的儿子,比你大三岁的那个。”

“记得。就是你小学,中学,高中的同学,没了音讯,靠微信找到的。”

“对对对。和他吃个饭,在竹喜烤肉,中午12点,不许迟到。”

“哦。”

“记得穿得好看一点,别给你妈丢人。”

“知道了。”

 

为了能够早上多睡一会儿,李希侃租在离公司地铁半个小时的地方。难得回家吃饭,不是外卖,不是速冻食品,感动得想哭。后天是周六,听上去是闺蜜叙旧,顺便带上家人,李希侃暗自窃喜,又能蹭一顿饭。

报上毕雯珺的名字,七拐八拐,进了一个包房,只有他一个人。李希侃不太自在地坐在了他的对面,看了眼手机,十一点五十,难得自己早到了。

这下看清了毕雯珺的长相。饶是在艺术学院待久了,看过不少俊男靓女,就连明星也见过一两个,李希侃还是讶异于对方的帅气。

“你好,我是毕雯珺。”

妈呀,声音也这么好听,想给他做衣服。

毕雯珺无奈地在李希侃眼前晃了晃手。从小到大被人看习惯了,痴迷、恶意、倾慕、嫉妒,第一次在他人眼中只有纯粹的欣赏,似乎还有几分探究。

岂料,李希侃一把抓住他的手,“我李希侃,你好你好。”

毕雯珺努力弯起嘴角,试图抽出自己的手,这人太热情了。

李希侃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咳,听阿姨说,你喜欢吃这家的牛肉。我没来过,你点吧。”

“等他们来再一起点。”

“他们?谁?”

“我爸我妈,叔叔阿姨。都要12点了,怎么还不来?吃饭从来不迟到的,我打个电话问问。”

毕雯珺摁下了李希侃的手机,“今天就我们两个。”

李希侃仍在状况外,“啊?他们临时有事,来不了了?那也应该会和我说啊。”

“抱歉,可能是我表达不好。我们相亲,他们去喝早茶。”

“嗯?相亲??!!”

 

 

2.

李希侃自以为控制好了脸部表情,找了个理由跑去外面打电话求证。有了朋友忘了儿子的李母,电话打不通。

“别费这个劲了,你有问题可以问我。”

毕雯珺倏地打开门,把李希侃吓得手机差点掉在地上,被毕雯珺眼疾手快地抓住,放在仍保持握手机状态的右手上,“先点菜吧。”

明明没喝酒,李希侃已经上头,走路摇摇晃晃,险些左脚绊住右脚。一个踉跄,扑到了毕雯珺的背上。

“小心点。”

毕雯珺轻笑,若隐若现的酒窝。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一条狗。

李希侃吓得一哆嗦,他是直男!他是要追可爱小姐姐!对!

“你没事吧?空调太冷了吗?”

“不用。你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

李希侃打开菜单,从前往后看了一遍,叫来服务员,一口气点了好几个,被毕雯珺拦下,“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吃差不多了。”

“那就这样吧。一杯冰可乐,你喝什么?”

“柠檬茶。”

一旦包厢里的人数减少至二,李希侃浑身不舒服,与生俱来的侃侃而谈强制性关闭。平日里绝不会碰一口的大麦茶,现在也喝得津津有味。

毕雯珺本就不是个多话的人,有意调解气氛。酝酿许久的长篇大论,确认再三,自认为可行,说出来的却是干巴巴的一句,“你之前想问什么?”

“啊!”李希侃有一种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错觉,差点就要站起来,“我妈没和我说是相亲。……你也是被骗过来的吗?”

“不是。”

“哦。啊?”

李希侃愣神间,原本空的桌子被烤肉拼盘占据。毕雯珺拿起夹子,把肉一块块平铺在烤盘上,来回翻面,逐渐变成褐色,泛着油光,香气扑鼻。

李希侃不自觉地咽了口水,之前的问题都被这香气赶跑,只想着什么时候能吃进嘴里。

“尝尝看,熟了吗?”毕雯珺夹起一块牛肉放在李希侃的碗里。

等不及牛肉变凉,象征性地吹了两口,一口吞下。不断喊着“烫”,像是能降低温度。半张着嘴,不断扇风。根本不需要使劲嚼,轻轻一抿就化在嘴里,一点渣都没有。

“吃点蔬菜。”

李希侃信奉,肉只有在是肉的时候,没有别的配料,没有别的搭配,才是最好吃的时候。可毕雯珺已经帮他包好,正正方方,方便一口吞下的尺寸。

李希侃不好意思拒绝,双手接过,“谢谢。”

生菜的清甜正好去掉牛肉的油,加上店里特质的酱,完美。

“你很喜欢吃牛肉。”

“是啊是啊!吃肉多有满足感,一口肉的热量还没有米饭高,我还不如吃肉。”

“你要减肥?”

李希侃今天穿着白色休闲长袖衬衫,V领露出精致的锁骨,前半截塞在了刻意做旧的九分小脚牛仔裤,勾勒出腰线的同时拉长了腿,本就细,显得更加长。

“我干吃不胖。”语气里难掩骄傲,“还不是我同学天天吃减肥餐,耳濡目染知道一点。他们可讨厌和我一起吃饭,说我吃得多,还不长肉。”

“我陪你吃,你多吃点。”

“好啊!我带你去吃别的店,这家的肉品质超赞,但是贵。我知道另外一家店,是韩式烤肉,不仅肉好吃,参鸡汤也很好喝。”

毕雯珺的手一顿,“好。”

一点也不精明的小狐狸。

 

 

3.

“我也不知道我妈怎么想的。20就催婚,连法定结婚年龄都没到啊!现在到了24,恨不得分分钟把我嫁掉。不对,娶媳妇儿。老毕,你说有必要这么急吗?”

食物俘获了人心,李希侃自然而然地打开了话匣子,毕雯珺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答着,称呼也从陌生的“毕雯珺”到了熟络的“老毕”。

李希侃在讲话,毕雯珺在烤肉;李希侃在吃肉,毕雯珺在烤肉。李希侃自知几斤几两,没有瞎帮忙。

喜欢吃不代表会做。

烤肉不是半生不熟,就是焦了。避免继续浪费,从来都是李母亲手掌火或者是服务员来烤,李希侃也习惯自己不动手照样能足食。吃到一半,才想起这个给他烤肉的人认识了不到两个小时。

本想叫服务员,被毕雯珺拒绝,李希侃心安理得地接受投喂,给对方贴上好人的标签,有机会一定要给他做衣服。

“可以理解。做父母的总是会担心。”

“你也被叔叔阿姨催婚吗?”

“没有。”

“真好。不过你肯定不像是缺女朋友的那种人,一定有很多人追你。当然不会烦恼这个问题。”

“还好。你那么可,咳,帅气,应该也有很多人喜欢你吧。”

“我跟你说英国这个地方,一对百合一对基。就别说我们这种艺术学院了!谁要被男的告白啊!错都在我不该请长胖吃饭,要不然也不会把我喜欢男的事情说出去。”

“长胖?”

“哦,我同学尤长靖。老毕,你这个重点抓的不太对,难道不应该是我喜欢男的?”

“我们在相亲,你喜欢男的,有什么不对吗?”

对哦。李希侃下意识点头,“不对!我是骗我妈的,谁让她老是催我婚,实在是没办法……”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一个念头从脑海闪过,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

“嗯,我是。”

毕雯珺一脸坦然,稳稳地拿着夹子,倒是李希侃反应过大,胡言乱语,“我不是……不对,我身边也有同学,就刚才说得那个尤长靖。我不歧视的。嗯,我还是把你当朋友的。”

“不是说好一起吃韩料店?”

“嗯嗯。这是我微信,你加我,保证带你去吃。”

李希侃莫名地松了口气,归结于不舍得长得好看的人难过。看到毕雯珺添加了他的好友,忍住想翻朋友圈的冲动,狠心退出软件。

“我现在27岁,爸妈怕我会和工作结婚。刚才你说叔叔阿姨在催婚,其实就是不想看你一个人单着。不如我们合作,假交往,你我都不用再被催相亲。”

“你居然能说这么多话。”李希侃脱口而出,对上毕雯珺戏谑的眼神,脸一红,“好啊。”

“谢谢。”

“小事一桩。”

“哦,那我们自拍一张,我妈要看。”

李希侃实在是看不下去,一把夺过毕雯珺的手机,“我来拿手机吧。”

想了想尤长靖在群里秀过和他男友林彦俊的自拍,勾住毕雯珺的脖子比了个耶的手势。一连拍了三张,传到自己手机上,难得用起了陆定昊推荐的P图软件,看上去还挺像一回事的。最后把成图发给毕雯珺,“这样可以吗?”

“嗯。”

在李希侃看不到的地方,毕雯珺摁下保存后,偷偷地设置成手机壁纸和锁屏。

 

 

4.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

站在家门口被毕雯珺抱在怀里的李希侃这样想道。

“雯珺啊,上楼喝杯茶。”

李母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李希侃如释重负,感觉到毕雯珺放在腰上的手一松,“谢谢阿姨,我下午还有事,改天吧。”

“好好好。”李母眼睛一亮。

“快进去吧,外面天很热。”

说完,毕雯珺坐进车里,不忘和李希侃招手,开着车扬长而去。

“别看了,车都走远了。”李母喊道。

“谁,谁看了,没见过好车,看看怎么了。”李希侃没底气地回道,“进去啊,外面多晒啊。”

“长袖长裤我都怕你热晕了。”李母又道,“看上去雯珺挺满意你的。”

李希侃不屑地一笑,那是毕雯珺做戏,说是恋人离别前都会抱一抱的,你妈正在后面。主要是后面一句,李希侃没有办法推脱。

“妈,你也不和我先说一声。我一个人过去多尴尬啊。我把人当哥哥,人把我当男朋友,这算什么事啊!”

“我跟你说了,你会去吗?”

“……不会。可你也得跟我说一声,你不去了啊。”李希侃一想起在毕雯珺面前犯蠢的样子,高冷的人设连渣都没剩。

“那不就是了。再说了,你这样能被雯珺看上,我真的要烧香拜佛。”

“你戏过了。还有什么叫我这样?看看你帅气有型的儿子。”李希侃在李母面前转了个圈,活像孔雀开屏。

“你也就这张脸能骗骗人了。”李母一巴掌拍在李希侃的背,“在电梯间里能不能有点24岁的样子。” 

“疼!”李希侃差点跳起来,“你怎么突然就想起来给我介绍男……朋友?”

“你喜欢男的,难不成我还强迫你喜欢女的。”

李母说得轻描淡写,这些年的挣扎纠结抵不过儿子开心重要,李希侃内心触动,“你没想过是我……开玩笑的?”

“有啊。当初你要学设计,我也以为你要开玩笑,结果呢,你还真的报了设计。好在你以前就喜欢画画,也算沾点边。这次倒是连个预警都没!不过也是,从小就没谈过恋爱,应该想到你喜欢男的。”

完了。

李希侃是gay。这个认知怕是在李母的脑海里改不掉了,连原因都帮他想好了。

“叮”

李母摁了门铃,李父开的门,“儿子,相亲怎么样?”

“小侃哪里不好,雯珺当然喜欢。刚见第一面,照也拍好了,抱也抱过了,说不定明天就要结婚了。”

“真的?”

“可不是,得和玲玲考虑起来了。玲玲还说她儿子慢热,这不挺好相处的。”

李希侃站在家门口,退出一步,门牌号1802,是他家,可能爸妈是假的。

 

 

5.

听到关上房门的声音,客厅的谈话声戛然而止。

茶几上的手机显示着毕雯珺李希侃合照,旁边是一本摊开的相册,是小时候的李希侃,左上角一张双人照,眉眼依稀可见,有毕雯珺的影子。

家里的隔音效果不错,李父仍放低声音,“你刚说得都是真的?”

“亲眼所见,还能有假。”李母指了指眼睛,“不知道这两人还记不记得,一个要娶,一个要嫁。”

“童言无忌。”

“算了算了,好歹还是个熟人,知根知底。”

 

李希侃一时的“豪言壮语”,李母是真的没往心里去,反省了下自己,好像是催的有点急。看他功课也忙,视频电话十有八九在做衣服。每次回来,本就没多少肉的脸又瘦了。

李父一旁宽慰,专心读书不浪费钱,也是件好事情。感情这事急不得,别催了。

李母琢磨,也是这个道理。

可李希侃回了家,把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两个月的实习,赖在家里补眠,除此之外,不是和他的朋友去看画展,就是和他的朋友出去玩。身边朋友一个一个都有男朋友了,李希侃也不急。

李母这回是真的相信李希侃不是骗他。手足无措之际,想起她闺蜜,毕雯珺18岁生日的第二天就出柜。人在美国,隔着十二小时的时差,打也打不着,骂也骂不了。接受不了,就不回国,毕雯珺这一手弄得毕父毕母措手不及,毕父气得停卡,毕雯珺早有准备,先靠范丞丞救济,等拿到打零工的工资,两个月的生活费都来了。

毕母到底舍不得,半年之后妥协,三个人严肃地讨论了出柜这件事。毕雯珺直白的一句,“天生的,不是病。”拿出A-的成绩单工资单证明他还是那个优秀的毕雯珺,和他喜欢男还是女没有任何关系。

毕雯珺自小就有主见,说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哪里拦得住。十岁那年搬了家,还想尽办法找当时的玩伴,还真被他找到了。到了吃饭时间也没回家把毕母吓得半死。

表面上是同意了,毕雯珺发现自己的微信无故被泄露了,还都是女生,自然能明白是毕母搞得鬼。一一见完,给出了是同性恋的理由,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在相亲圈都传遍了,没人愿意再去见面,毕母这下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原先毕母成天提心吊胆,毕雯珺会带回来一个怎么样的男生。后来毕母又开始操心毕雯珺什么时候能带回来一个。

所以李母打电话来求救,毕母除了宽慰就无话可说,甚至产生了荒谬的念头,“要不让他们俩相个亲?”

两人一拍即合,难得毕雯珺没有拒绝,才有了这次见面。

 

插不进话的李希侃躲进房间,寻求组织的帮助。

李希侃:@尤长靖 都是你的错!我今天去相亲了

陆定昊:我看到了什么???人长什么样?帅不帅?高不高?有没有钱?

灵超:同问

李希侃:现在是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吗?我妈真的以为我是gay!

陆定昊:是

灵超:是

尤长靖:是

尤长靖: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当时还因为我这个提议请我吃了顿火锅

李希侃:请看看后面一句好吗【微笑】

尤长靖:你难道不是吗

陆定昊:你难道不是吗

灵超:你难道不是吗

李希侃:……你们是不是聚在一起商量好的

陆定昊:十个男的九个弯了解一下

灵超:@李希侃 你相亲对象到底长什么样

李希侃:【合照.jpg】

李希侃:我就知道你们不爱我了

陆定昊:我靠!你不是你从来不P图的!

灵超:赌一毛 李希侃想给人做衣服

陆定昊:跟一块

尤长靖:长得有一点点帅 就比彦俊差一点

李希侃:闭嘴吧

尤长靖:你不是见到好看的人就想做衣服给人家

李希侃:我发错了 是这张

李希侃:@尤长靖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李希侃:【合照.jpg】

陆定昊:怎么有人可以没有滤镜也这么帅啊!

灵超:如果能碰上这样的相亲对象 我也想去相亲

李希侃:现在可以解答一下 怎么让你的妈妈觉得你不是gay这个问题吗

陆定昊:我的眼睛有点痛 去摘个美瞳

灵超:我的外卖到了 下了

尤长靖:我约会要迟到了 拜拜

李希侃:友尽吧【微笑】

 

 

6.

这个世界是真的小。

星期一,李希侃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试图挤进电梯,就发出了滴滴的声响,心不甘情不愿地推出去。希望来得及,要不然就要迟到了。

“只是开门时间太久,不是超重。”

“哦。”“老毕?你怎么在这儿?”

“我上班,希侃也是吗?”

“是啊。”

“副总,范总今天身体又不适,不能出席代表大会了。”秘书习以为常,丝毫不见焦急。

“打给黄明昊,然后把会议往后推迟一个小时,他今天会来的。”

“是。”

听到这个称谓,抹去了李希侃心底残留的一丝侥幸。原来毕雯珺就是大家嘴里的“三高”,学历高长得高颜值高,被总裁范丞丞重金聘请来,空降到分公司副总。这样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男朋友,给他做一套西服好了。不对,李希侃你在想什么!你是直男!

“希侃?”

“嗯?怎么了?”

“电梯到了。”

毕雯珺指着大开的电梯门,李希侃忙不迭地走了进去,“谢谢。”

“昨晚没睡好吗?”

“我比较能睡,就是每天睡不醒,一天睡十二个小时也睡不醒的那种。”

“睡觉的时候点一点香薰,会让睡眠质量更好。”

“我就是比较能睡。”

“中午一起吃饭?”

“好。”

“那中午见。”

眼看电梯门要关上,李希侃匆忙跑出去,“中午见。”打了卡,没有迟到,美滋滋地走到座位上,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刚才那个是副总?居然会笑!”

“你们什么关系?怎么从来都没看你提起过?”

“李希侃的魅力真的大,和工作结婚的人能在中午分出一点时间,难以置信。”

“老毕,不,副总他人挺好的。”

除了刚入职一个月,李希侃很久没有受到过这种待遇了。

“上班时间一个个做什么,半小时后开例会。”

人一溜烟地散了,李希侃张望了两眼,拿出手机,是毕雯珺发来的消息,吃饭地址和时间,纠结到底要不要回。回了算不算被抓到上班偷玩手机。一不留神,半个小时就过去了,李希侃连忙回了句,“好的。”抓起桌上的笔记本往会议室走去。

 

半个小时对李希侃来说是转瞬即逝,对毕雯珺来说是度秒如年,就差跑下楼去找人。尽管知道李希侃不会拒绝,得到答案的那一刻,毕雯珺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上扬的嘴角一刻没有放下来。

本想躲在会议室不被毕雯珺抓到的范丞丞,会一结束,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回到了办公室。原以为是字字戳心,没想到是和风细雨。

“我来这里是帮你的忙,不是替你的班,让你把时间用在黄明昊身上的。”毕雯珺低头在手机上打字,“下不为例。”

“好的好的。”范丞丞记吃不记打,难得和善的面孔让他忘记过往的毒打,“雯珺哥,今天心情很好?”

“不错。”毕雯珺抬头,“出门左拐,你的办公室在那里。迟到的人就不要早退。”

“不急,马上就要吃午饭了。你的那个相亲对象呢?”

毕雯珺看着范丞丞,范丞丞被看得不明所以,讨好地笑了笑,“还有一个半小时才是午饭时间,我建议你别吃了。我这儿还有你的工作,该处理一下了。”

笑容垮在脸上,“我不就是好奇问问。”

范丞丞出去了没多久,又回来,“雯珺哥,早上的举手之劳怎么回事?”

毕雯珺头也不抬,“出去。”

“嗯,10楼的设计师,李希侃……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范、丞、丞。”

“我果然应该常来公司,时不时地在10楼逛逛。”

避免造成范总和副总打架一事影响公司形象,孙秘书敲了敲门,“副总,您要的资料。”

范丞丞单手撑下巴,作高深状。

临走,孙秘书放了一只药膏在桌上。

范丞丞一看,跌打损伤,“这是什么意思?” 

“趁此机会用一下,看看效果好不好?”

“雯珺哥,我走了,中午一起吃饭啊。”

“不……”

毕雯珺话还没说完,范丞丞就跑了。

 

 

7.

发现相亲对象是上司,第二次吃饭是三个人,另一个人也是上司,该怎么办,在线等,急。——李希侃

 

吃饭前,李希侃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拒绝了同事们的邀请,慌张地在群里询问。得到“把自己打扮得好看一点,从此不愁大房子住”“一见钟情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情居然真实发生”“什么店?好吃吗?好吃的话能告诉我吗?拜托拜托”

呵,塑料兄弟情。到了关键时刻一个都靠不住。

 

“老毕!”李希侃挥了挥手,就看到那辆车上下来了另一个人。火红色的头发?范范范总,范丞丞?!

“您好,我是李希侃。”

“李希侃,好名字好名字。”范丞丞话还没说完,就被毕雯珺打断,“上车。”

不等李希侃拉开后排的车门,范丞丞殷勤地替他打开车门,手放在车框上,一副不坐就不关门的架势,小心翼翼地坐在副驾驶。“他怎么了?”

“有病。”

范丞丞一脸茫然,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骂,坦然地坐在毕雯珺后面的位置,给黄明昊做着实时直播。

多了一个人。

自诩见过不少大场面的李希侃有些茫然,只好再次求助他的朋友们,导致车里三个人,两个玩手机,一个认真开车,十分安静。

毕雯珺面上不显,心里火大。有一点两人很像,要做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比如说追黄明昊,跟张狗皮膏药般黏在人身上。又比如,见识下毕雯珺心心念念的发小李希侃,被打也要去。

 

毕雯珺一贯的话少,主要是范丞丞和李希侃太吵了。

是什么,可以让两个认识不到十分钟的人,侃侃而谈,连吃都堵不上嘴。就算是聊有关他的事情也不可以。

啧,微信都加上了。

毕雯珺恶狠狠地切着牛排,盘子里突然多了一块不属于的肉。

“尝尝看很好吃的。”

“嗯。”

范丞丞没眼看。

这叫没见过几面?这叫不认识?是不是自己不在这里,两个人就要开始互喂了。哇,有生之年还能看到雯珺哥脸红,我会不会被杀了灭口啊。

“我家昊昊呼唤,你们吃得开心。”范丞丞抓起手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李希侃一愣,“范总……经常这样?”

称呼上的不同,毕雯珺脸色好转,“见色忘友。”

“对了,我妈给你妈打电话了吗?”

“我在外面住,怎么了吗?”

“啊……就好奇他们有什么反应。”

李希侃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我妈已经想到结婚。假交往正是为了解决麻烦而存在的。万一阿姨也同意,无端给毕雯珺添了新的麻烦。

“他们应该就高兴吧。儿子终于不是单着了。有人愿意要我家儿子了。诸如此类。”

毕雯珺的语气毫无起伏,听得李希侃直笑,“你很好,不会有人不喜欢你的。”

“……借你吉言。吃饱了吗?”

“嗯嗯。”

 

李希侃有生之年见识到什么叫做刷脸吃饭,跟着毕雯珺畅通无阻地离开餐厅。坐在车上,意识到又是毕雯珺买单。

“说好今天AA的,你把价格告诉我,我转钱给你。还有上次吃烤肉的钱。”

“这次是给范丞丞赔罪。不是你要请我去吃韩国烤肉,什么时候?这周六中午?”

“这周六不行,同学聚会。周日中午行吗?”

“行。”

“过会儿我先上去,你等会再过来。”

“为什么?”

“因为老毕你帅气有型,会抢走同样帅气有型的我的光芒。”

李希侃再也不想经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太可怕了。

“好。”

 

李希侃下了车,想了想,低下头,毕雯珺摇下窗子,“怎么了?”

“谢谢你今天请客吃饭。牛肉超级好吃。” 

“明天再带你吃。”

“真的?可你不应该……很忙?”

“吃午饭的时间总归还是有的。地址我明天通知你。”

“好啊好啊。……我先上楼了,拜拜。”

随着吐出最后一个音节,李希侃不禁唾弃,这什么小情侣之间的对话。不对,他和毕雯珺不是情侣。

“希侃!”

“嗯?”

“如果想知道关于我的事,没必要去问范丞丞,我都会告诉你。”

“啊,好。”

大概是地下停车场太忙了,大概是一路跑到电梯间,整个人喘不上气,心跳加快。一进电梯,正对着是一面镜子,这脸也太红了吧。出门的时候,就说了高温预警。嗯,没错,就是这样。

转过身,摁下十楼,毕雯珺正依靠着车门看手机,察觉到他的眼神,对他一笑。李希侃慌乱地低下头,不断地摁着关门键。

 

李希侃:看到一个人笑 脸红心跳正常吗?求助!

尤长靖:恭喜你谈恋爱了

灵超:恭喜你谈恋爱了

陆定昊:恭喜你谈恋爱了 是哪个相亲对象吗?

李希侃:谁说是我啊!

灵超:这个群里最后的一个直男也弯了

李希侃:@陆定昊 @灵超 你们俩??? 

陆定昊:这个时候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

陆定昊:你跟人做衣服 顺便表个白 一定会成功的

尤长靖:这样会不会太随便了

灵超:@李希侃 你人呢?做衣服去了?

陆定昊:很明显 他害 羞了

尤长靖: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希侃也会害羞

灵超:难道不是利用完我们就跑@李希侃

尤长靖:@李希侃

陆定昊:@李希侃

 

 

8.

李希侃说要给人做衣服,不知道说了多少回,但这是第一次付诸行动。今早上班迟到就是因为画稿,一画就停不下来,连面料颜色都备注好了,就差买布料踩缝纫机了。这样的高效只存在于deadline前三天。

不是为了赶作业而是灵感来了,收不住手。

“因为长得好看”这个理由被朋友们无情捅破,原本思绪混乱的李希侃意外的清醒。心中陌生的情感被冠上了爱情的名字。一见钟情,总觉得不靠谱,迷恋于那张脸,期限又会是多久?衣服做到一半,迷恋就消失殆净,岂不是很尴尬。

狭窄的电梯间回荡着努力抑制的笑声,李希侃撩起遮过眼睛的刘海,最尴尬的莫过于送了衣服,对方不要。

那就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

 

被惦记着的某人尚且不知道所有的处心积虑都失去意义,而豪情壮志的某人早已是对方眼里的猎物。短暂的拉锯战又有什么关系,在通往爱情的独木桥上迟早会碰面。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李希侃成了群里的第二个最难约的人,不是今天和毕雯珺去看电影,就是明天要空时间给毕雯珺做衣服。张口闭口的“老毕”,先前信誓旦旦的钢铁直男,即便宣称只是朋友,依旧被打脸得很彻底。

若不是频繁的朋友圈合照,根本无法了解到李希侃的近况。除了他们本人,唯二乐见其成的就属毕母和李母,暗地里已经开始商量婚礼了,该有的流程一个都不能少。

李希侃和毕雯珺的生活大面积重叠,始终有一张薄薄的纸阻隔在中间。外人看着急,恨不得二倍速,早早地知道结局。本人倒是享受现在的状态,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期,三百六十五天中平凡的一天。

照例下班后一起吃饭,难得是毕雯珺亲自下厨。李希侃从头到尾一直拿着个纸袋,不让他看,不让他碰。虽然好奇,但一句“我饿了”让毕雯珺进了厨房忙活起来。

李希侃不是第一次来,坐在沙发上难得有些焦躁,裤子上的破洞快被他越扯越大。反应过来后,立即停手,转而跑进厨房想去帮忙,被毕雯珺赶了出去,替他倒好柠檬茶,开了电视,“很快就好。”

正在放的电视剧是陆定昊前不久推荐的,完全没看进去,当背景音乐放着。右手拿着手机,在对话框里打了删,删了打,又自暴自弃地往后一靠。

“累了?”

“没有,我只是饿了。你做了什么?”

“你最喜欢的咖喱牛肉,还有罗宋汤。”

“看上去卖相不错,让我拍个照,纪念一下。”

“这有什么好拍的。以后一直给你做。”

李希侃跑去拿手机,寻找角度,力求拍出最好看的一面。无意间碰上端着两碗罗宋汤的毕雯珺,全部倒在他身上了。

“老毕!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烫吗?”李希侃手忙脚乱,一连抽了好几张餐巾纸,试图擦掉衣服上红色的痕迹。

“就一点,没什么事。我先进去换衣服。”毕雯珺没什么感觉,还是李希侃说了才发现。

“你快去换衣服,先泡一泡再洗。”

“好。”

“等一下!”李希侃一把把纸袋塞进毕雯珺怀里,“你……嗯,要不穿这个?”

毕雯珺正要打开,李希侃摁住,“这衣服很贵的。你要有心理准备啊!不许不喜欢,听到没有!”

毕雯珺点点头,李希侃缓缓撒手。

纸袋看着小,里面装了不少衣服。最上面的是一件白色T恤,有些眼熟,正要继续往下翻,被李希侃赶进房间,“你先去换衣服。”

毕雯珺听话地换了衣服,发现白色T恤里有一张纸,是设计稿,背面是一句话,“初见,惊艳。白色,最简单而不简单的颜色。”

打开纸袋,动作不免有点急切。裤子、衬衫、毛衣、风衣、囊括了一年四季的衣服。无一例外,都有一张设计稿和一句话。最底下是一个本子,扉页上写着“穿上我设计的衣服就是我的人了”

李希侃趴在门上偷听,传来脚步声,双手交叉靠着墙,“嗯,尺寸刚好。”

计划好的这句话没说出口,就被毕雯珺抱入怀中,身体微微颤抖,李希侃悬在半空中的手拍了拍他的背,“嗯,尺寸刚好。”

“我很喜欢。不管是衣服还是你。”

“原来我和衣服一样啊。”

李希侃仗着毕雯珺看不见,嘴角的弧度越来越高。温暖陡然撤离,真实的表情被毕雯珺看个正着,“因为是你给我设计的,重点是你。”

“那帅哥,谈恋爱吗?”

“谈。”

  

 

注:

[1]:非针对所有直男。我有一朋友,穿衣服简直就是灾难,上次出去玩,黄色T恤,浆果紫的长裤,背了一个军绿色的包和亮橘色的袋子。当天就给他重新买了衣服。太害怕。

——————————————————————————————

真实故事改编,脑洞来源我25岁的大表哥结婚,大半年的二表哥被安排相亲,日常被问有没有谈恋爱。于是开了个脑洞,原以为6000左右就能结束,结果又是写到11000,脑瓜子疼。

我本人算是信奉一见钟情的。第一眼觉得是可发展的类型就会继续考虑下去的那种。但是这篇文里感觉不是很适合,就加了BK曾是发小,有过要结婚的约定,这样一个设定。在文里也有体现。所以才有的这场相亲。如果仍有什么不太懂,欢迎评论问我!

这篇文写起来挺顺的,就是我的身体在这周不是很好。上个月来了两次大姨妈,被迫去医院看病。中药对我似乎有点副作用,整个人不是很舒服。又去看眼睛,查出倒睫,烦得很。希望大家保重身体吧!

最后,希望大家能喜欢这篇文(づ ̄ 3 ̄)づ

评论 ( 11 )
热度 ( 51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