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二.第三章

 

早有预料的离别硬生生拖了一年多,不会一解相思之苦,平白多了几分不舍。

当断则断。

 

在苍山消失了两个月,早在请假的时候,奚染轩没有多问,看他一个人回来,只一句,“早点休息,明天辰时明意峰,不要迟到。”

张一山苦笑,之前都是午时之后,现在提早这么多,想必每日任务又要加重。这样也好,省得胡思乱想。

卯时,起床,早练。

辰时,听奚染轩讲苍山的历史。

巳时,跟着五峰峰主学习。每日一个,休息两天。七天一循环,直到张一山能达到每个人订下的标准才算过。

明魄峰峰主郁离,张一山的棍能击中一次就算成功。

明志峰峰主梁澈,看在是自己徒弟份上,强行把习武改成聊天时间,偷偷讲其他几位峰主的弱点告诉张一山。

明魂峰峰主沈瑾,借机修改制成的武器,张一山与其对打后,讲出优缺点,再加以改之。成功的条件张一山至今不知道。成功了,说是机器不行。失败了,说连机器都打不过。沈瑾还冠冕堂皇道:“告诉了你条件,习武的心不纯。”

明意峰峰主奚染轩,与他打平手。

明神峰峰主苏阳,要求比较奇怪,抓住他。暗器和射箭重要的是先发制人和不被人发现,隐蔽自己的气息很重要。想要制住这样的人,就要率先发现他的位置。

午时,根据巳时的峰主去相对应的山峰吃饭,难得的午休。

未时,苍山的一切事务由奚染轩主管,张一山辅佐。说是这么说,大部分时间奚染轩看都不看,全权交给张一山,完全不担心会出差错。事实证明能管得了金玉山庄的大少爷,相比之下,区区一个苍山显得轻松。

申时,在五峰之间巡逻,接受挑战,提点提点,探讨探讨,立立威信。偶尔陪王俊凯聊聊天,一坐常常忘了时间。

酉时,和梁澈一起吃饭。之后,都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忙了一天,突然闲下来,会有点不习惯。在见不到尽头的日子里,回忆冒上心头,恨不得仗着学了几天的轻功,在白水镇和苍山来回,看一眼,就走。

这个在脑海中出现很多次的疯狂计划,居然真的付诸于行动。

万事开头难。

只要不被峰主们虐得太惨,张一山几乎风雨无阻,却忘了这个马家,现在是魔教名下的镖局,意味着有人。

这个人是吴磊。

 

张一山下意识想逃,被吴磊看见,“这么巧。”

“嗯?”张一山特意停了几拍,才回过头,一副吃惊的模样,“好巧。”

拙劣的演技,有人买账,就能演下去。

吴磊抿了抿唇,似是忍笑,“最近好吗?”

“……挺好。你呢?”

“还可以。”

以他们俩的关系居然还能叙旧,敷衍地问候,不过他们什么关系呢?

难以定义。

张一山寻了个借口,“我来给小凯买零食,就先走了。”

“这里直走右拐再左拐,一直往前走的第四家店。做得糕点还不错。”

“多谢。”

“不客气。”

张一山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看到他的衣角消失在街角。吴磊保持着上车的姿势,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大晚上的,哪还有人跑来买零食,店都关了,也不知道找个好一点的借口。

“教主,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

吴磊摇了摇头,坐进马车。

这不是他第一次遇见张一山。前几次,他都跟没看到人似的,直接从身旁走过。今天实在没忍住喊住了他,原来是真的没看到。

明明最初是他设局,引诱张一山入套。失败,被迫做了协议。本应该是合作关系,倒是衍生了莫名的情愫。看似成功,治好了病,帮王源报仇,实则一败涂地。是他自始至终没有看清张一山,是他错误预判,才把自己落得如今尴尬境地。

吴磊掀起车帘,不同于车厢里的温暖,冷风阵阵,吹得脸疼。

车立即停下,一身黑衣出现在窗外,“教主。”

“里面有点闷,我透透气。”

“需要减碳吗?”

“不用,继续驾车吧。”

“是。”

吴磊忍不住回头,他在期待什么。

 

自从上一次遇上吴磊之后,张一山不常往白水镇跑,深怕再次遇见。短短几句话不断在脑海中重复播放,要是多见几次,那还得了。

人是没见到,信倒是不曾断过。

信的内容无趣又简短,聊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却是两人在小心翼翼互相试探,互相较劲。不想放开,不舍得放开,宁可稀里糊涂地纠缠,也好过相忘于江湖。

爱,这个字,在心口难开。

 

刘昊然董子健终于要回来了,准备结婚。

张一山打心底祝福他们,作为见证了他们一路恋爱、吵架、和好的人,终于下定决心结婚,告知天下,他们属于彼此。

只是怎么没人和他说过,结婚会让人变得敏锐。希望刘昊然能让董子健的关注力全部集中在他身上,不要分给别人,尤其是他。

 

“喂,这里是明志峰,我不在这里还能在那里。”张一山命人上茶,“你们还想再门口待多久?不冷吗?”

“极北之地比这冷多了,我们俩都冻习惯了。”

嘴上说着,两人进了前厅。

“那你进来做什么?”

“小董身子弱,着凉了怎么办。”

“子健在里面待着,你在外面就行。”

“我可离不开小董。”

“哟哟哟,别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恩恩爱爱。”

“你都看了快十年,以前不挺习惯的。”

“还不是有大陆和小凯陪着我,现在就我一个人,这不是找虐吗?”

“找一个,换你来虐我们也行。”

“不了,忙得很,哪有空花时间在这上面。要不我们换一换?” 

“我也忙。”刘昊然牵起董子健的手,“我们要结婚了。”

“真的?”张一山惊讶地看向董子健,得到后者的点头,“恭喜你们!什么时候?”

一瞬,心里有一丝羡慕,不可置否地想到某个人,或许他可以试一试。

 “师父订了十二月十五。”刘昊然道。

“不错不错。”张一山琢磨出些别的意思, “你们俩结完婚,不会又跑了吧。”

“之后就要传位仪式,我们俩肯定不走,得留下来帮你。”

张一山松了口气,又想起吴磊寄给他的信不会被他们发现吧。他并不羞于让这件事暴露,而是不知应对之后的结果。照他们俩的个性,一定会帮忙牵红线,怕吓着吴磊。

董子健误解,转而警惕道:“你该不会趁机撂担子吧?”

“你不开口,我还当你病了。”董子健的视线在自己的腰带处徘徊,一脸似笑非笑,张一山手第一反应去遮,欲盖弥彰,强装镇定,“你当我和你们俩一样。到时候不用掌门逮我,我娘就能把我念死。”

“伯母不是一心想让你继承金玉山庄?”

“这不还有我弟在,不急。”张一山早就铺好了路,否则也不敢接下掌门这个位置,“你们俩可千万别有什么负罪感。”

刘昊然:“我可从来不想当什么掌门。”

董子健:“和我没什么关系。”

两人一前一后,倒是把张一山堵得没话说。

“我们在拟名单……”刘昊然还未说话,就被董子健把话头截去,“我们该去找小凯。看到你现在挺好,我们也放心了。别太拼,拼过了,也没几个人为你伤心。得不偿失。”

显而易见,说给他听的。

梁澈早就和张一山讨论过这个问题,隐晦地表示不介意吴磊的身份。魔教,肆意妄为的代名词。最大的问题解决了,要在一起,无时不刻都可以。但是他们迈不出心中的一道坎。

最初的相遇,旅途的博弈,最后的分别。

有多少真心,有多少假意,分不清。

是相爱的,但是这份喜欢能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

张一山不想让刘昊然董子健太过担心,装作没有听懂,轻松道:“用完就扔,真有你们的。去吧去吧,就让我一个人沉浸在悲惨的命运里吧!”

太熟就是这点不好。

董子健完全不吃这一套,冷哼道:“你自己活得明白就好。”

扔下这句话,拉着刘昊然要走,“小董?”

“有人喜欢现在的生活,我们就别掺和在里面。”董子健意有所指,刘昊然明显察觉不对,虽不知理由,道了声别,就跟着出去。

“对了,大婚那天,我想请吴磊。”

“哦。”

面上冷淡,十指死掐手心,指关节发白,又要遇见了。

——————————————————————————————

此处对应昊健番外第四章。小董猜的都对,除了那个红印。到目前为止,山磊仍然处于暧昧的状态。这个感情线真的是太慢orz



番外二2

番外二4

评论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