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于远番外2

 

坐上车后,邹远一句话都不说,于锋有些担心道:“刚刚有没有被吓到?”

“啊?没有。”在荣耀酒吧,这种戏码看多了,发生在自己身上,邹远倒是有一种早会如此的预感,“倒是你,有没有被吓到?”

“有孙哲平和喻文州在我面前做了示范,还有亲身指导,没有吓到。”于锋又道,“没想到,你还会给我发消息。”

“如果被叫过来,就不像现在能全身而退。而且我还容易被套话,万一被他们扒出来我知道张佳乐前辈和孙哲平在一起,会死得很惨。”邹远想了想,双手抱臂,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于锋被邹远可爱到了,揉了揉他的头发,“我的小远还挺聪明。”

邹远不自觉地挺起胸膛,“那当然!对了,你要带我去哪儿?”

“去机场。”

“去机场做什么?”

“之前都太忙了,我请了一个月的假。你的第一个愿望是去遍全世界的迪士尼乐园,先从最近的开始。”

“我……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以后有机会再去,没事的。”

“你的每句话都很重要。这个月是我的婚假,如果不够,还能再请,反正有孙哲平和喻文州。当年他们俩一前一后去休假,都是我在管公司,现在也轮到他们了。”于锋本是想减轻邹远的心理负担,越说越让他想起当时昏天暗地的加班时光。

呵,单身没人权。

“你这样公报私仇,不好。”邹远笑着点点于锋的额头,“等一下,可我没带证件,行李也没打包。”

“放心,我都带好了。”于锋握住邹远的手。

“那我睡一觉。”邹远闭上眼睛,不忘提醒道,“你专心开车。”

“是。”

 

这个场面倒是有些怀念。

一开始,于锋和邹远不熟,联系方式都没有。毕竟两人的见面意味着两个人要他们俩转交东西。孙哲平会告诉于锋在哪里在什么时候去等着,张佳乐也是相同地告诉邹远。

于锋懒得深究里面的原因,上司说什么就什么。邹远则是呆呆的,直到于锋告诉他,孙哲平和张佳乐谈恋爱为止,始终认为他们是合租在一起的室友。

那时,他们俩都不知道孙哲平和张佳乐是瞒着所有人谈恋爱。不对,是于锋不知道。孙哲平让他送东西没有规律可循,自然会联想到孙哲平惹张佳乐生气,送东西哄人。后来,张佳乐也开始让邹远送,相比于孙哲平包得好看,不知道里面什么东西,张佳乐的保温饭盒一目了然。只要孙哲平不出差,于锋就有口福了。因为一模一样的菜色他也有一份。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就算没工资拿,于锋照样从公司开去荣耀酒吧。这段路闭着眼睛都能开了。有段时间太频繁以至于一摸上方向盘就下意识往荣耀酒吧开。

那天也不例外,于锋刚升职到副总,压力太大,开着车乱开。最后还是停在了荣耀酒吧,看见了蹲坐在门口的邹远,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车。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等他靠近了,才闻到邹远身上的酒味。

“嗯?”邹远迷迷糊糊地抬起头,“于……锋?”

“是我。”

“前辈被……孙哲平带……走了。”

原来是以为孙哲平让自己过来的,于锋不顾身上穿得西服,坐在了邹远身旁,“你不回家吗?”

“家?要回。”

邹远是真的喝醉了,于锋正在想怎么办,就见邹远左摇右晃地站起来,于锋赶紧扶住他,以免摔倒。

“我!要!回!家!”

话倒是说得掷地有声,只是这行为怎么看怎么不让人放心。

“我送你回家。”话一出口,于锋一愣,他还不知道邹远家在哪儿,“你住哪儿?”

“就我家啊。”邹远皱眉道。

于锋把人扶进车里,又问了一遍。

“我睡一觉。”邹远砸吧砸吧嘴,睡过去了。再怎么问他,都得不到回应。

于锋哭笑不得,这人的警惕心也太低了吧。他应该打给张佳乐,可没有联系方式,现在晚上十一点,打给孙哲平,也不会接。于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还真的没接,只能把人送回自己家。

邹远的酒品还不错,喝醉了就睡得跟个猪似的。于锋第二天早上有客户,离开的时候,邹远还没醒,在沙发边上放了一套新衣服和一张便条,嘱咐他如何使用浴室,厨房里有醒酒汤。再回到家,人已经不见了,倒留了一桌菜,就跟田螺姑娘似的。

短暂的相遇,谁会想到结局会是痴缠到老。

 

“小远,到了。”

“嗯?”邹远伸了个懒腰,迷糊地看了看周围。

“擦擦口水,我们要过安检了。”

邹远条件反射地去抹嘴角,红着脸,“你也不提醒我。”

“看你睡得熟,就没叫醒你。昨晚没睡好吗?”

“不是,你车开得太稳,让人想睡觉。”

“我每次开车,你都会睡着。”

“说明你给我很大的安全感。”

“你再说一遍。”

“哎呀,夸你车开得好。”邹远脸红,催促着于锋,“快点,人很多。”

于锋偏头,亲在邹远的脸颊,“谢谢。”

“这还在机场呢!你做什么!”机场的空调开得冷,邹远还是觉得全身跟着了火似的,“我去check-in。”

邹远走得飞快,于锋两三步就赶上了,揽住他的腰,是你给我安全感才是。

 

一下飞机,就感觉到空气中的潮湿和闷热。好在排出租车的队伍不长,大概没人会像他们直奔迪士尼。下午四点到的,开车过去,就是吃晚饭的时间。办理酒店入住,于锋就带着邹远先吃了晚餐。

正好赶上烟火,坐在靠窗的位置,看得还算清楚。明明吃完饭的时候还萎靡不振,在园里散步,各种不愿意,现在倒是聚精会神。结束了,还一脸惋惜。

“每天晚上都有,明天还能看。”于锋安慰道。

“不是。”邹远不知所措地挥着双手,想说什么却找不到准确的用词,无奈放下,“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才能早点爬起来。”

于锋和邹远的身高差只有两厘米,不费力地凑到耳边道:“蜜月旅行第一天就睡觉,是不是不太好?”

邹远惊恐地后退,看着于锋,“你跟谁学的?”

于锋有些懊恼地摸了摸后脑勺,“看到你就会了。”邹远怀疑的眼神让于锋暗自挫败,“好了好了,的确没跟谁学。不过,偶尔还是会想说这样的话。”

邹远一脸不解,“为什么?”

“因为……”于锋刻意拖长音,邹远望着他,没忍住吻住嘴唇,“就像这样。”

“于锋!”邹远意识到自己又被骗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于锋一把拉住气急败坏的邹远,“我努力以后不在外面亲你。”

“是一定不可以。”邹远认真道。

“回到酒店就可以了吗?”于锋配合地发问。

邹远看了看周围,叹了口气,小声道:“可以。”

“是只要没有人就可以了吗?”于锋又问道。

“可以。”

“是……”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

“我想问,是吃巧克力味的冰淇淋还是吃香草味的?”

“大晚上吃什么吃,明天再来吃。”

相处了五年,邹远一眼就看穿于锋的小把戏,他一直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于锋那么喜欢逗他,可又拿他没办法,把自己惹生气了再哄。

就像现在这样,于锋看他不说话,“不高兴了?”

“没有。”

刚开始的时候,邹远会当真,自顾自生闷气。毕竟自家男朋友是个脚踏实地地走向目标,做事严谨,有责任感的人,和自己不一样。现在已经习惯,比起生气,更多的是无奈,像个三岁小朋友般幼稚。

于锋仔细观察邹远的表情,没有说谎,“说好了,明天来吃冰淇淋。”

“会的,我真的很困,还有多久才能到酒店。”

“嗯——小远。”

“怎么了?”

“我们好像走错了,这不是回酒店的路。”

“……那你知道路吗?”

“还不走?”

“是!”



于远番外1

于远番外3

评论 ( 1 )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