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少年游

番外二.第二章

 

兴许是夜色正好,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直到回家才仓皇松开。

“我去给你热药。”

不知道这句话是冲谁说的,张一山丢下这句话,就去了厨房。

轻微的“嗯”一声,吴磊回了房间。换完衣衫,就看到放在桌上的药,旁边还有一粒蜜饯。药,吴磊似乎从有记忆开始就在喝,早就习惯了苦味。倒是张一山,每次喝药都会附赠一样甜的吃食,或是锦糖,或是蜜饯。

吴磊一口气喝完了药,把蜜饯塞在嘴里。是奶油话梅,有些甜,有些酸,从舌尖蔓延开,盖掉苦涩。不用努力嚼,就化在嘴里,只留下了甜味。

嘴里的苦靠甜食,心里的苦又靠什么?

 

没有人会想到吴磊身体里的毒是前任魔教教主齐宇下的。

连吴磊自己都没想到,他的生活会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改变。

 

那天,齐宇带着吴磊在外游玩,人太多,走散了。还来不及发射信号弹,就被人抓走了。车里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其他同龄的小朋友。吴磊悄悄地推了推旁边的小孩儿,“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儿吗?”

“不知道。”

“你也是刚才被绑的吗?”

“不是。”

“你……”

“很吵,能不能闭嘴?”

吴磊在魔教地位崇高,人人都知道他是下一任魔教教主,对他好的不得了。齐宇除了在练武这个问题上没得商量,几乎所有事情都能满足。想到齐宇,吴磊有些想哭,他无父无母,从睁开眼睛那一刻起,看到的人就是齐宇,是家人一样的存在。难得出门,吴磊央求了好久,才说服齐宇,只怕以后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别说以后了,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问题。

“别哭。”

“你都……不害怕……的吗?”吴磊想到再也见不到齐宇,更加想哭。

“不害怕。”

“你难道……不会想你……爹你娘的吗?”吴磊抽噎道。

“他们死了。”

“对不起。”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道什么歉。”

吴磊想了想,摇摇头,“我叫吴磊,你叫什么名字。”

“……王源。”

“他们要停下了,我们不如趁机跑了吧。”

“你听得见他们说话?”

“听得见啊。”

“你会武?”

“会一点,不是很好。”

“别白费这个功夫了。你连这儿是哪儿都不知道,往哪儿逃?”

吴磊沉思,“我有信号弹,师父会看到的。”

“你是不是傻?刚才放,你师父还能看见,现在只会让他们看见。”

“那怎么办?”

“凉拌。”

然而,当天夜里,齐宇就找到了吴磊,还带着一群官兵。

“师父!”

吴磊被齐宇紧紧地抱在怀里,一盏茶的功夫就把他放了下来,痛骂一顿,“从小教你习武,是用来防身的,结果还被抓走了!对得起你曹叔、俞叔和我吗!回去加练!”

“哦。”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跑了。走了。”

“师父,你等下!”吴磊跑到王源身边,“我师父来救我了,你……你爹娘都死了,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吗?”

齐宇揪着吴磊的耳朵,“臭小子,这件事应该先经过我同意!”

“曹叔说了,魔教捡人是传统,我就是被你捡回家的。”

“你!我又没让你不捡。”齐宇对着王源道,“喂,你要是没地方去,那就跟我们一起。”

“王源王源一起!”

“好。”

大概是一同被绑的情意,吴磊视王源为朋友,听到同意之后,特别高兴,没有发现齐宇奇怪的眼神。

 

那是噩梦的开始。

吴磊从小就开始喝药,说是可以改善体质,更容易练武。反正他没有太多的感觉,不痛不痒,一直这么喝着。王源来了之后,这个药就变了味道,虽然一样的苦,吃的时间久了,吴磊还是能分辨这其中的区别。

齐宇搪塞他,换了一种药材,比以前药效更好。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吴磊喝得每碗药都是毒药。其目的是逼王源交出宝藏的钥匙和地图。王源一天不交,吴磊喝一天毒药。

在重振魔教和吴磊的命,齐宇轻易地选择了前项。

每任魔教教主都对守着鬼影山而不满,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不满渐渐变成习惯,大家不愿离开鬼影山。占领中原,又远又麻烦。齐宇是其中一员,只不过继任时,上一任教主嘱托,要记得杀回中原,讨回公道。

魔教对上现在的正派,胜负五五开,要做肯定要做到十成十。齐宇把这计划搁置,想着等吴磊长大,就让他去完成。刚好为他扬名,势必没人敢小瞧吴磊。万万没想到,遇上了王源。

宝藏一事,魔教一直在寻找。

占据中原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打打杀杀,要实实在在地把这块地方吃下来,钱财必不可少。鬼影山以西全部都是魔教的地盘,生意做了不少。其中一项就是镖局,没有人会蠢到盗魔教的东西。同样是个隐藏身份的好方法,又能传递消息,又不会被外界发现。

但这些年的收入,长期以往存下来的钱,肯定和宝藏不能与之相比。燃起了齐宇对这计划的渴望,魔教上下一心,自然是无人反驳。毕竟没人知道这个是靠吴磊的命换来的,恐怕知道了也不会阻拦。

到底是亲手养大,齐宇下的都是慢性毒,剂量上特别有分寸,拖个十年不是问题。表面上看吴磊没什么问题,实则身体内部出了问题,尤其是他还练武,加速了毒素在血液的扩散。

岂料,此毒和之前的补药相冲,成了一种新毒。吴磊第一次毒发,是十四岁,还以为是练功出了岔子。所有人都瞒着他,只有王源诉说了真相。

吴磊不想听,还不如永远被蒙在鼓里。

他可怜王源悲惨的身世,可怜王源为难的立场,可怜王源不得已的苦衷,那谁来可怜他?

无缘无故成了两人斗争的牺牲品,连命都要没了。

这之后,齐宇更是变本加厉。照吴磊看来,就是入了魔障,妄想着自己能完成先辈们的遗志。吴磊没救成,却掌握了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方法,今天加剂量,明天改药方,迫使王源看吴磊的惨样。

十六岁那年,吴磊一个失手,把齐宇杀了。魔教重传统,没有接任仪式,没人认吴磊为教主。就算有左护法曹伟鑫和右护法俞文的担保,仍有小部分人不承认。道理讲不通,就来武。

暴力镇压的后果,就是维持一时和平。吴磊做了让步,以完成历代教主的遗愿的借口,离开了鬼影山,把抉择权给了曹伟鑫和俞文。其实一边拔除魔教的反叛分子,一边寻找传说中的神医陆易明,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张一山敲了敲门,“你睡了吗?”

吴磊拿碗的手一抖,太久没有回想过去的事,定了定神,“准备睡了。”

“那你早点休息。”

吴磊看着张一山的剪影完全消失,松了口气。明明什么事都没做,认真吃药,没违反医嘱,碰上张一山为什么有做坏事的感觉。怕是之前坏事做多了,成本能反应。

 

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明明真实存在,却像是一场梦。

这次一别,是真的不会再见了。

看了最后一次诊,吴磊收拾完东西,张一山还坐在庭院里。

正在犹豫要不要不辞而别,张一山喊住了吴磊,“来喝茶。”

吴磊走到张一山对面,坐了下来,没有碰茶,“我东西都收拾好了,过会儿就出发。”

“嗯,先恭喜你,身体终于康复。虽说好了,平日里还是多注意一点。毕竟大病初愈,身体虚,练武要适当。别逞能,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魔教缺了你,还是魔教。”

吴磊破天荒地没有打断张一山的唠叨,一字一句听了进去。最后一次,最后二字有魔力,让吴磊能忍受所有事。

“知道了,你也是。”吴磊还是端起了茶杯,一饮而尽,“有缘再见。”

张一山听到门外马车的声音,走得真是爽快。慢悠悠地喝着茶,看向天空,足足一个时辰,再把茶杯茶壶洗了,放进屋里,拿布盖上。

做完这一切,关上门的同时心里也上了道锁。

有缘再见,怕是再也没这个缘分了。



番外二1

番外二3

评论
热度 ( 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